第411章、赢儿出事

作者:灵琲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不朽凡人雪鹰领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丞相的世族嫡妻最新章节!

    翱月刚想冲过去时,珊瑚一个移步拦在他前面,含笑道:“你的对手本姑娘,想救独孤月,先打败本姑娘再说。”

    珊瑚毫不花俏地刺出一剑,直直刺向他的要害,翱月不得不停下脚步,应付眼前珊瑚。

    珊瑚平时都是跟薄情身边,这次是好第一次出这样的任务,不过因为她一直跟在薄情身边,剑法经常得到薄情的指点,偶尔慕昭明心情好时也会指点一二,再加上人又机灵,平时就连古绝、追星他们也不敢小看她,翱月一时也奈何不了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牧野将军他们冲入密室内。

    “公主。”

    门被踢开的刹那间,牧野将军大叫一声,里面的画面触目惊心,看着教人心痛。

    阿丽雅公主惨叫时,露出一张鞭痕交加皮肉外翻,已经看不出五官的脸,其中一只眼睛只剩下一个汩汩流血的血洞,而下手的人还拿着刀站在旁边。

    如此血腥残忍的画面,牧野将军想都没想,手中的剑脱手而出,一下穿透了那人的胸口,一招致命。

    独孤月正在欣赏阿丽雅的惨相,不想门突然被踢开,回过头就看到站在门口,两眼冒火的牧野将军,毫不犹豫地对自己的人出手,一招致命。

    “大胆,竟敢杀我大宸天朝的人。”独孤月冷喝一声,似毫不在意事情被人发现,心里只有一个疑惑,敌人来了橘儿为什么不通知他。

    “杀,给本将军杀,不管是谁,统统给我杀。”牧野将军已经被怒火蒙住眼睛,根本不理会对方是谁。

    后面的人在看到自家公主的惨状后也是一腔怒火,出手没有丝毫犹豫。

    密室内本来就只有独孤月和那名看守的人,看守的人已死,所有人的刀剑全都朝独孤月一人招呼过去。

    独孤月的武功也不算差,只是双手难敌四拳,更何况现在十多个人朝她出手,很快便连中数刀,鲜血直流。

    大鸿众人犹似不解恨,是一刀接着一刀,一剑接着一剑,约好似的不停地刺伤她,却没有马上要她的性命。

    牧野将军已经把阿丽雅人架子上放下,看着已经不成人形的阿丽雅,大声叫道:“公主,公主,臣救驾来迟了,让公主……”后面的话说不出口。

    他想不到独孤月一个女子,手段竟如此狠毒,把公主折磨成这样,他要以牙还牙。

    独孤月的惨叫声,牧野将军愤怒声传出外面,翱月开始急了,招式变得犀利无比。

    珊瑚也感到有些吃力,格开对方一剑后,对着外面道:“你们还要看戏看到什么时候,还不快出来帮忙。”

    翱月听到后,面不改色,似是根本不在意眨眼间就见三道人影骤然出在密室内,是两男一女,更不在意三人的武功在眼前的少女之上。

    来人正是追星、逐月,还有久不出现的曼华,追星笑眯眯地道:“不错嘛,能跟大宸天朝的翱月公子周旋这么长时间,不愧是盟主亲自调教出来的人,直得表扬,下面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吧。”

    “你们准备以多欺少。”翱月淡淡地道,面上波澜不惊,出招也有条不紊。

    “我们东盟的宗旨是人少时多杀,人多时少杀,刚才你们人多所以我们多杀,现在我们人多只对付你一个,谁有空跟你这个红眼鬼子讲什么公平。”珊瑚一句话把翱月准备好一堆,正义凛然的话堵回去。

    珊瑚一口一个红眼鬼子,翱月听着也很不舒服,剑在胸前一横,轻笑道:“既然如此,就让本公子领教一下东盟的厉害。”

    神洲大陆上的东盟,是华夏大帝朝最大的民间组织,垄断华夏商域,与华夏朝廷紧密相连,可以华夏大帝朝有今日,与这个组织在背后的支持脱不了关系。

    大宸也试图跟这个组织合作,可惜完全找不到门路,这个组织的森严制度,让他们无孔可钻,能接触到全是些外围人,对东盟内部的事情一无所知。

    没想到今天竟遇上东盟的杀手,更没想这个组织跟皇太女梵夭关系非浅,难得机会接近东盟,他也不想错过,只需要带走其中一人,就能了解整个东盟的情况。

    到了这个时候,翱月也不再似刚才那般隐藏实力,而是全力出击,似乎是要速战速决。

    追星、逐月二人马上联手出击,翱月一与二人碰上,心里也有了几分底,二人的武功根本不是方才的少女能同级而论。

    两人用的是经过薄情润笔的一套独特剑法,需要两人有相当的默契才能充分发挥威力,追星和逐月也是初次使用,只不过翱月暂时没有注意到。

    或者他是一种遇上能视为对手的敌人而兴奋,有心要了解这门武功,并没有急着要二人的性命。

    珊瑚和曼华站在一边看着,心里不禁留汗,三人哪里是拼命,分明是在切磋武功。

    密室里面,牧野将军他们似乎到了尾声,曼华似是什么想起什么,飞快地走入内。

    牧野将军正扶着阿丽雅公主:“公主,现在就由你送这个恶毒的女人上路。”准备给独孤月致命一击。

    阿丽雅公主已经奄奄一息,哪里有力气动手对付独孤月,曼华看到这一幕,把一个玉盒递给牧野将军:“我们盟主有交待,若是阿丽雅公主伤得太重,就把这个给你们公主服下,至于服不服是你们的事情,我们盟主不勉强。”

    牧野将军接过玉盒打开,里面是一小段腥红,类似人参的东西,转头疑惑地看着曼华。

    “这是血婴人参,能在短时间修复受损的身体,是有钱也买不到的好东西。”曼华淡声解释,心里其实有些肉疼。

    这一段血人参若是卖,少少了也能赚几十万两黄金,真想不明白为何主子要为区区阿丽雅公主浪费这么好的东西。

    血婴人参不仅在神洲大陆在名,在九洲大陆的名头也不小,牧野将军想不到东盟的主子会如此大方,竟然会白送他们一段,心里虽然犹豫却没有推辞,把那一小段血婴人参喂入阿丽雅口中。

    血婴人参入口即化,阿丽雅身上的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牧野将军看着心中既骇然又惊叹,不过是一盏茶的时间,阿丽雅身上的伤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

    曼华淡淡地道:“我们盟主有交待,大鸿帝朝若想追究大宸天朝可留定国郡主一命,以防死无对证,若不想追究就直接送她上西天……”

    话音刚落下,牧野将军的刀已经刺穿独孤月的身体,不过动手的却是阿丽雅,不过刺完那一刀后,整个人油尽灯枯似的,无力地闭上眼睛。

    “牧野将军,你们请自便。”

    很明显对言已经做了选择,曼华淡然扫一眼,转身走出外面,追星和逐月联手对付翱月,只是形势已经不同。

    翱月不愧是羡天王府的人,很快就想到对付二人的办法,追星和逐月即便配合得天衣无缝,此时也仅是能勉强拖住他,还是在他没有全力出击的情况下。

    看到此情形,曼华微微蹙起眉头。

    珊瑚看到她出来,马上大声地叫道:“曼华,不得了了,红眼鬼子越打越厉害。”

    曼华点点头,站在一边观战不语,珊瑚忍不住道:“不然,我们一起上,先把他捉住再说。”

    “晚了。”曼华摇摇头。

    追星和逐月错过了最好时机,翱月已经摸透他们的规律,现在是被他牵着鼻子走。

    “不是咱家说,你们里面什么时候能结束,我们也好清理一下现场,殿下和小殿下的銮驾可马上就到了。”太监独有又尖又细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从门外走进来一个长得又白又嫩又英俊,说话趾高气扬的太监,看到里面的情形,面色顿时拉得老长:“不是咱家说,你们不会是指望咱家亲自出手。”

    珊瑚笑眯眯迎上前:“简公公,你怎么亲自来了,我们马上就收尾,你稍等。”

    此人可不是平时侍候在薄情和梵风流之间,平易近人又好说话的简公公,而是简公公的干儿子小简公公,专门负责打理皇族出行事宜。

    能干是一回事,关键他的武功不是一般地高,而深不可测,只是极少出手,平时低调到几乎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就是说话太过刻薄。

    哼!简公公不屑地哼一声,兰花指一戳珊瑚的额头:“咱家的眼睛没瞎,你们这像是要收尾的节奏么?简直是人家给你们收尾的节奏。”

    翱月的眼皮自打简公公进来后,就没由来的跳动,似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出招的速度越来越快,功力也提高了几成,毫不犹豫地直指追星和逐月的要害。

    追星和逐月一时被对方逼得有忙乱,出招时不觉慢了一步,马上给对方机会,一剑刺出硬硬把两人分开,翱月毫不犹豫地攻向比较离出口较远的逐月,而且是致命的杀招。

    眼看剑就要刺到,逐月心中一惊,追星又离得太远,根本帮不到他,顿时一心横使出最后同归于尽的杀招,就听到又尖又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不是咱家说,你要死也别死在咱家面前死,救你觉得浪费,不救你,殿下那边又说不过去。”

    刻薄的话一句接一句,逐月不敢多言,就见从简公公袖中飞出一条丝线,直直打在翱月的手腕上,翱月的剑毫无征兆地脱手而出,从他脸边险险地擦过。

    就在这一瞬间,翱月的身形一闪,同样毫无征兆地冲向密室的出口处,明显是想逃走的节奏。

    至此他终于想明白,在华夏没有最妖孽的,只有更变态的,看来华夏大帝朝如此嚣张不是没有理由的。

    在场的人都没有预料到翱月会逃跑,等他们回过神时,翱月已经消失在密室内。

    珊瑚等人的第一反应时追,简公公却不紧不慢地收回丝线道:“兔崽子们,还不赶紧进来打扫打扫,难道要咱家亲自动手不成,天亮之前这里要正常开店。”

    他的话音一落,一群小太监鱼贯似的进入内,迅速地打扫、清洗着地面。

    翱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逃出外面,本来以为能顺利逃脱,那知外面早已经灯火通明,脚步猛地刹住。

    皇太女殿下的銮驾已经停在当中,一见他出来,守在銮驾旁边的男子马上抽剑挥出,恰好珊瑚他们也已经追到。

    五敌一,翱月也无心恋战,就在他伺机逃脱时,突然一阵奶声奶气的声音响起:“娘亲,他的眼睛跟宝宝一样,赢儿想瞧瞧。”

    翱月心中一阵恍神,没想到銮驾内会有小孩子的声音,刹那间凌厉的罡风扫过来,毫不无意外地全扫在他身上,顿时遗只觉得浑身一软,就一头栽倒在地上。

    仅仅是一招,一招就几乎把他制服,里面的人还是人类吗?翱月有些不敢相信。

    “殿下。”

    珊瑚赶紧上前掀开帘子,恭恭敬敬地迎接。

    薄情抱着儿子从銮驾走下来,缓缓走到翱月面前,温柔地笑道:“赢儿,他大宸天朝羡天王府六公子,因为其母为异族,所以天生血瞳。”

    小家伙马上举起怀中的暖宝道:“宝宝也是天生血瞳。”

    翱月一看暖宝,顿时气得几乎要一下从地上跳起来,他天生血瞳,可以忍受别人的指指点点,却无法忍受眼前的小家伙,把他跟一只狗相提并论。

    薄情看着地上的男人,含笑道:“六公子,本殿久闻大名,没想到区区小事,竟然惊动了尊驾。”

    “你就是惊华公主?”

    翱月看着温柔慈爱的女子,语气有些不敢相信。

    毕竟眼前的女子跟传闻中手段惊天,又冷血无情的形象,多多少少有些不相符。

    薄情把怀中的小家伙放下地,看着对方淡淡一笑:“相信整个天下还没人敢冒充本殿。”

    那知小家伙一落马上像脱缰的小马,把暖宝一放,摇摇摆摆地走到翱月面前,速度快得让薄情来不及拉住他。

    只见小家伙睁大桃花眼,几乎是贴着翱月的鼻尖,好奇地打量对方的眼睛,薄情面色一变,只见本应不能动弹的男人,猛地从地上跳起来,伸出手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把儿子拎在手中,得意地放声大笑。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