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大恩大德

作者:灵琲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雪鹰领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丞相的世族嫡妻最新章节!

    薄情早就听到脚步声,知道来者是何人,头也不抬地道:“定国郡主免礼,请!”

    面前帘子缓缓掀开,独孤月才发现在女子的身边还趴着一只十分可爱的小猫妖,刚满周岁的皇太孙殿下--梵赢,小家伙一双桃花眼魅力四射。

    看着里面眸光浅淡,一派慵懒的女子,独孤月深地深吸一口气,缓缓走入内,弯腰屈膝行大礼:“定国见过皇太女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薄情瞟一眼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赐坐。”

    宫女把出一个绣墩放在独孤月身后,独孤月缓缓坐下,却只坐一半,身体一直绷得紧紧地,目光小心翼翼地看着上面的女子,不知为何心里紧张异常,掌心中不禁冒出一丝冷汗,小心戒备着眼前的女子,仿佛一不留神就会万劫不复。

    见独孤月如此小心谨慎的姿态,放下大宸天朝中英王府郡主的姿态,薄情的唇角微微扬起:“定国郡主今日来见本殿,所为何事?”

    独孤月起身,行半礼:“回皇太女殿下,定国想见兄长一面,还望皇太女恩准。”

    伸手拉住想偷溜出去的儿子,薄情微微抬眸:“定国郡主,为何会有此一说,是谁告诉你,令兄长如今在华夏,即便令兄长在华夏境内,以他的能力,本殿亦不可能知道他身处何方,何来准不准之说,该不会郡主误会本殿扣押了中英王吧。”

    独孤月心口一震,听到薄情抵赖的话,气得连手指尖都在发抖,设想过很多种结果,就是没想到对方竟然否认关押自己的兄长。

    面带笑容,保持屈膝行礼的姿势,假装镇定道:“大宸天朝此番与华夏和谈,难道正是在交涉定国兄长一事,还望皇太女殿下成全定国。”

    “定国郡主此言差矣,贵朝此番主动和谈,交涉并淡是令兄长一事,而是因为贵朝在海域一战中……败了,此番和谈是为了两朝停战一事,与令兄长无半点关系,定国郡主最好了解清楚情况后再来找本殿。”

    “皇太女殿下,你这是想要抵赖。”独孤月强压着心中的怒火,元天瑞明明说过,明轻飏亲口说过,大哥已经栽倒在梵夭手中,

    “抵赖?”

    薄情不屑地一笑:“还待你找到证据以后再说吧,不然以令兄长在贵朝中举足轻重的地位,你们大宸陛下的国书中为何会对只字不提。”

    三言两语,薄情清清淡淡地打发掉独孤月。

    独孤月眼中没有丝毫惊讶,陛下虽不会为兄长的事向华夏低头,但也不可能只字不提,其实一定是有诈,沉着脸道:“定国不信。”

    “你信又如何,不信又如何,还是那句话,待你找到证据,证实令兄长确实在本殿手上,再来找本殿吧。”

    薄情是吃定大宸不敢把独孤凌被生擒一事公诸天下,堂堂天朝上国九王之首被敌国生擒,传出去有损国家的威名。

    想私了,可惜他们找错了对象,华夏大帝朝可是软硬不吃。

    想要换回独孤凌,就拿出点诚意来,怎么着独孤凌一条命,还是能为华夏换点好处的。

    “皇太女殿下既然不肯承认,定国也无话可说,只是若有一天,定国若找到证据,希望皇太女殿下能兑现诺言。告退!”

    独孤月冷冷地抛下一句话,头也不回地走出阁楼,临走时还瞟一眼趴在地上的小家伙。

    薄情眼中飞过一抹讥讽,把儿子从地上拎起来:“赢儿,她这是警告娘亲吗?”小家伙懵懵懂懂地一笑,小手扯着她的衣领,嘴巴凑到她的胸前。

    无奈地拍拍儿子屁屁,玉手一挥,楼阁四周的马上垂下又厚又密的竹帘,挡住了四周窥视的目光,让儿子尽情地饱食一餐。

    看着儿子满足的小脸,薄情满足地一笑:“赢儿吃饱饱后,乖乖睡觉好不好?”她还要去见一个人,小家伙马上竖起剪刀手。

    走出楼阁后,独孤月一掌拍在其中一棵桃树的树杆上,震落了一地的花瓣。

    “月儿如此生气,惊华公主果然是名不虚传。”属于男子的声音传来,语气既懒散又充满讥讽。

    这话分明是在讥讽她,独孤月头也懒得回,反讥道:“本郡主中没有在梵夭身上讨到便宜,那四皇子又从华夏讨到了什么便宜。”

    他们一行到华夏大半个月,梵风流到现在都没接见他们的意思。

    元天扬的嘴角不以为然地勾起,似笑非笑道:“那是丞相大人他们的事情,本宫不过是跟过来打酱油的。还有,时间无多,你最好抓紧时间找到中英王,不然中英王的位置只怕换人坐了。”

    “中英王府的事情不用你管。”面对对方的落井下石,独孤月冷冷地回一句。

    大宸天朝的帝后出自中英王府,而元天扬的生母是出自从平王府的贤妃,一直屈居在独孤氏帝后之下,两府间自然微言颇多,如今中英王府出事,从平王府自然幸灾乐祸。

    独孤凌若出事,虽后面还有幼子继位,不过在未来十几年内,中英府若不想被取代最好懂得收敛锋芒,从平王府自然会趁此机会大施权脚。

    元天扬的眼珠子狡猾地转动着,笑得像一只狐狸一样:“月儿放心,乐于助人,从不是本宫的品质,就在此提前祝愿月儿节哀顺便,再见。”

    眼角划过一抹得意,落在惊华公主手中,独孤凌就是不死也要掉层皮,至于放人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以父皇的性格,更是巴不得如此。

    独孤月狠狠盯着元天扬的背影,对着树杆又是一掌,只是这回那株桃树,似是有了思想一般,突然移动到了一边,看着眼前空空的地面,面对薄情时的紧张感又回到她心里,赶紧朝人堆聚集的地方走。

    两人间短短的对话,早已经落入薄情分布在宴会上的眼线耳中,并以最快的速度传到她耳中,于此事很快就有应对的策略。

    桃花坞上,众人玩得最开心的时候,薄情抱着儿子从暗道离开凤华园,一路走地下密道,来到帝都最繁华之地另一处场所——烟花之地。

    烟花之地,如它的名字一样,就是寻花问柳的地方。

    烟花之地共有九阁,每一阁的服务内容都不同,薄情也不换衣服,只是戴上一顶纱帽遮住容颜,领着追星和逐月,抱着儿子直奔烟火之地第七阁——玉人楼。

    薄情直接走上最高一层,门外有一名俊颜如玉,眉目风情万千的年轻公子候着。

    那公子一见到薄情,就相当熟络地走上前,俊脸上堆满温柔地笑容:“属下玉人楼主事颜如玉见过盟主。”

    看着面前美貌不逊色白晨风那只狐狸男的年轻公,薄情微微一笑道:“帝都贵妇圈盛传,玉人楼的如玉公子郎艳独绝,世无其二,今日一见果真不负盛名。”

    颜如玉一脸谦虚地道:“世人薄赞而已,属下这姿色、这气度,直接被里面的人甩出到西区大街上。属下对他上了心,可惜他却不肯多看属下一眼。”

    这番话中,丝毫不掩饰他是个短袖。

    “啧啧……”

    追星口发出感叹,逐月则一脸婉惜地道:“若是京城那些个千金小姐夫人们,知道你是个不折不扣的龙阳公子,只爱蓝颜不爱红颜,不知道一颗芳心会碎成什么样。”

    面对两人的冷嘲热讽,颜如玉不以为然地道:“那也没办法,女人是落花,公子我是流水,怕他们把我给脏了,本公子的沐浴花露可是很贵的。”

    看着三人打打闹闹,相互言语攻击,薄情眼角一扬,淡淡地道:“他人在这里,你想怎么样就怎样,本盟主原则上是没有意见,不过你……只许攻不许受,你若能让他对你就此死心踏地,生死相随更好。”

    “盟主这可是你说,别到时又反悔。”颜如玉马上一脸兴奋,里面的人他可是垂涎很长时间,碍于上头一直没有话下来,他也不敢动。

    追星哆嗦了一下道:“别说兄弟我不提醒你,里面那个不是寻常人,别一个不小心反过来你对他死心踏地,跟着他一起私奔,到时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不会放过你们。”

    颜如玉马上两手拳头一握,托着下巴娇滴滴地道:“哎哟,本公子好怕怕。”

    “死相,居然敢吓唬我。”突然一记兰花指偷袭过去,保养良好的,修长玉指娇柔无力地戳在追星的胸口上。

    追星不防他会一记兰花指戳在自己胸膛上,顿时鸡皮的抖落一地,逐月本能地抱紧自己:“颜如玉,你离我远点,远点。”

    薄情心性算是强的也不由猛地一颤。

    这人才放在玉人楼真是太合适了,东盟真是什么人才都有啊!

    其实说到这颜如玉,其实来头倒也不小,出身世家公子,是极有才貌又全的人,却偏偏是不爱女色好男色,世俗里自然容不下他。

    恰好被蓝若云遇上,直接把他安排到烟花之地,管理玉人楼一阁的大小事务。

    玉人楼全是清一色的公子,他自此便如鱼得水,在东盟内混得风生水起,打死也不肯回本家,改了姓名,就在此安居乐业。

    薄情也不跟他多说,命他带路。

    独孤月他们做梦都没想到,她会把独孤凌关在这种寻花问柳之地,尤其还是跟一群龙阳公子混在一起。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