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父子相斗

作者:灵琲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不朽凡人雪鹰领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丞相的世族嫡妻最新章节!

    ( )旭日东升,纯白罗帐内是一幅温馨的画面。..

    慕昭明从背后抱着薄情,薄情又从背后抱着儿,一家口紧紧相拥在一起。

    窗外传来几声鸟鸣,轻软的被微微动了动,仿佛是有一在条虫不停拱动着柔软身体。

    片刻后,一颗睡意睲松小脑袋从被中钻出,目光迷离地看看四周,举起小手伸着懒腰。

    夫妻二人也许是累了,或许是过安心,都睡得有些沉,竟然没有察觉到小家伙已经醒来。

    只见小家伙揉揉瞬间睲松的眼睛,打了个大呵欠,小手揉了揉小脸上,露出以往可爱到人神共愤的表情。

    眯起眼睛习惯性地先看一眼身边母亲,突然一只陌生的大手闯入他的视线,笑眯眯的可爱表情一僵,顺着大手往上看,终于看母亲身后还紧紧挨着一个男人,可爱的表情瞬间转换警觉,戒备地看着紧紧地挨在母亲身边的男人,眼中充满敌意。

    盯着眼前陌生,似又有一丝熟悉的面孔,小家伙托着下巴思考了片刻后,飞快地钻出被窝,越过薄情,跨脚坐在慕昭明身上,缓缓抬起小手一巴掌朝某人的脸拍去,大声叫道:“捉刺客啊……”

    后面的字还没有完全出口,就被一只玉手捂着小嘴。

    薄情一觉醒来就看到儿骑在慕昭明身上,正好奇地看着某人的脸,本以为他对慕昭明还有印象,正在思考是不是以前见过,想不到儿思考的结果是扎扎实实地给了某人一巴掌,还把某人当成刺客,大声呼叫。

    顾不得身上的酸痛,飞快地捂着儿的嘴巴,把他从慕昭明身上拎下来,玉手抚着某人的脸道:“赢儿,看清楚,这是你父王,你不记得吗?”

    “父王?”

    闻方,小家伙睁大眼睛,惊讶地看着薄情。

    薄情微微含笑道:“是的,这就是赢儿的父王,他回来看赢儿。”

    桃花眼瞪得更大,小家伙好奇地打量沉睡中的男人精致的五官,似是在努力回忆。

    见儿一脸的好奇,薄情无奈一笑,某人离开时赢刚满月,不记得父亲的模样也是正常的事,亲了一下儿道:“父王累累了,赢儿别吵着父王休息,好不好?”眼眸中充满期许。

    嗯。

    半晌后,小家伙认真地点点头,这回没有再出招牌的剪刀手,而是直接回答。

    挣脱薄情怀抱,坐在枕边伸出小手小心翼翼地戳了戳父亲的脸,然后躺下,小脸紧紧贴着慕昭明的脸上,很快就又睡了过去。

    看着父二人挨在一起,薄情欣慰地笑了笑,幸好儿没有认生,很快就接受了慕昭明的存在,或许儿心里对某人还有一丝丝熟悉的记忆。

    虽然搞定了儿,不过刚才儿的叫声,已经惊动守在外面人,掀开被下床,对已经冲进寝殿来珊瑚笑道:“没事,是赢儿刚刚说梦话,你先侍候我梳洗吧。”

    珊瑚奇怪地道:“咦,怎么没见小殿下起来?”

    薄情不以为然笑笑:“还在睡。”

    珊瑚信以为真:“小孩,多睡睡也无防,不必起早。”

    薄情笑笑,昨天晚上不是珊瑚当值,眼下天宫也只有帛儿知道某人回来,她也懒得解释,想到儿把某人当成刺客,唇角不由自主弯起。

    见她这样,珊瑚笑道:“殿下今天似乎心情很好。”

    “嗯。”

    薄情淡淡地应了一声。

    换衣服时,珊瑚面上怔了怔,忽然狡猾地一笑:“奴婢知道了。”

    “知道了什么?”薄情眼中划过一丝疑惑。

    “殿下今天为什么心情很好。”珊瑚往她脖上一指。

    薄情此时才注意,她脖上全是慕昭明留下的吻痕,红的、紫的布满颈项和胸前。

    玉颜上微微一红,幸好及时发现,不然今天上朝,只怕所有人都会知道某人提前回到天宫,连忙让珊瑚换上另一套领较高的宫装,遮住某人留下的痕迹。

    “赢儿周岁宴会已经准备得差不多,朝会上没什么事情,时间不会长,你一会记得准备好米粥,待本殿回来好喂赢儿。”

    临出门,薄情不忘交待珊瑚,小家伙对什么事情都不急,唯独在吃上不能等,天生就是个小吃货。

    “奴婢知道了,一这照做。”

    见事情都交办好,薄情才安心地出门,珊瑚也去准备小家伙的粥,大床上仅剩下父俩。

    那知道薄情前脚刚走,小家伙就马上睁开眼睛,听听四周的声音,确定寝殿内无人后,一骨碌地爬起来,两只小漆黑的眼珠盯着慕昭明,骨碌碌地转不停。

    “嘿嘿……”

    过了片刻后,自大床内传出一阵的笑声。

    若是珊瑚此时听到绝不会相信,这是一个就要满周岁的孩的笑容,因为这笑声充满算计和阴森。

    薄情不在,大床就成了梵赢的天下,只见他一会儿翻翻慕昭明的眼皮,一会儿用手指戳戳鼻孔,一会儿还啧啧地亲着他的唇,一会儿又骑马似的骑在他身上,一会儿拉着他手拔河似的拽来拽去。

    见慕昭明依然没有反应,小家伙更加放肆,整个人趴在慕昭明面前,用已经见修长的小手指在慕昭明脸上轻轻划过,像画画一样勾勒着某人的轮廓。

    是后小手指用鼻梁上一下往下画,小家伙画得认真,慕昭明轻抿的嘴巴也没有放过,一遍一遍地划着,高兴时还忍不住亲了亲。

    正画得起劲时,本应沉睡的某人,突然张开口咬住小家伙的手指,小家伙一僵,桃花眼骨碌碌地看着被咬着手指,突然扑上前,趴在慕昭明脸上狠狠地吻一口。

    慕昭明日夜兼程赶,在见到薄情的一刻疲倦已经袭遍全身,再加上在九重殿不必提防任何人,抱着薄情柔软的身躯本来睡得好好的,没想到却生生被小家伙给折腾醒。

    故意装睡不理他,没想到小家伙越来玩越起劲,终于忍不住逗逗他。

    突然张口咬着小家伙的手指,缓缓睁开眼睛,只见儿顶着一张人畜无害的小脸笑眯眯地看着他,目光狡猾得像只小狐狸,目光中含着一丝丝威严和责备,其实更多的是宠溺。

    小家伙猛地抬起头,见本应沉睡不醒的人一双狭长的眼睛,正一动不动地看着他,马上呵呵地干笑两声,堆起招牌式的表情,笑眯眯的表情像一只可爱的小猫。

    “赢儿要嘘嘘,父王抱抱!”小家伙用小猫般娇昵的声音向慕昭明撒娇。

    想不到儿反应这样快,慕昭明眼中微微一怔,上次还觉得来人向他控诉儿时,还觉得对方有夸大之嫌,现在总算知道原来全都是真的,儿的狡猾更胜于从前。

    慕昭明懒洋洋地瞟一眼儿,施施然地抬起手,单手支着头,半卧着身体,一派慵懒地看着儿,目光慵懒中带着分严厉:“自己去。”

    小家伙一怔,想不到居然有人不卖他的账,忍不住冲着眼前人大叫一声表示抗议。

    瞟儿一眼,慕昭明若无其事地躺下,闭上眼睛继续睡觉,根本不理会小家伙的抗议和愤怒。

    第一次吃瘪,小家伙不由呲起牙,挥着小手,仅上下长着两颗绿豆牙的嘴巴,再加上发怒的表情,看起来越发像只小猫。

    感觉到儿的愤怒,慕昭明拉上被,施施然翻身,用背对着小家伙继续睡,唇角却微微勾起。

    看着彻底无视自己的男人,小家伙终于发飙,伸手扯着撒落在枕头上黑发的发丝不停打结,好好的一头发弄得像个鸟巢,小家来不嫌不解恨,一把掀开慕昭明盖在身上的被……

    “梵赢。”

    正解恨时,薄情暴怒的声音突然响起,小家伙猛地抬起头,面上怔了怔。

    看着母亲冒火的表情,再看看被他弄得乱七八糟的被,似是想到什么,瞬间冲着薄情露出一个比任何时候都更可爱的表情。

    原来薄情记挂着儿,朝会一散就匆匆赶回来,没想到一掀开帐帘,就看到儿在给某人的头发打结,昨天刚上身的新衣服也被儿糟蹋得皱巴巴,连被也掀开到一边,心里一阵哭笑不得。

    枉某人一世聪明,素日里高高在上,姿态从容,尊贵优雅,气韵若仙,只怕做梦都没想到,他会被自己的儿当玩具一样玩耍,真是作孽啊!

    想到慕昭明不顾一切赶回过,却被儿糟蹋,薄情心里不禁有些生气,佯装生气地把儿从床拎下来,沉声地道:“赢儿,娘亲不是告诉过你,不要打扰父王休息吗?”

    这小就是故意使坏,一刻不看着都不行:“珊瑚,皇孙醒了,进来吧。”随手把儿放到地上,地上铺着长毛厚毯,也不用担心小家伙着凉。

    见薄情生气了,小家伙坐在地上,马上委屈地叫道:“父王醒了的,他欺负赢儿,欺负赢儿。”

    眼睛眨巴眨巴着,目光可怜兮兮地看慕昭明,然而,慕昭明躺在床上却纹风不动。

    看着跟睡着似,一动不动的高大身影,小家伙似乎终于意识到自己被坑了,哇一声哭出来,边哭边道:“父王坏坏,欺负赢儿,娘亲也坏坏,凶赢儿呜……”惊天动地的哭声传出寝殿。

    看着地上哭得趴在地上,眼角却不见半点泪水的儿,刚好珊瑚端着粥进来,薄情挥挥手无奈道:“珊瑚,给小殿下梳洗,然后送到轮回殿。”

    珊瑚放下粥,瞟一眼大床上的背影,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拎着小家伙,神采奕奕道:“小殿下,美好的一天开始了。”大步流星地走出外面。

    趁着薄情不注意时,慕昭明悄悄回过头,冲儿眨了一下眼睛,就看到小家伙用力地挥挥拳头。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