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章 孔氏献计

作者:灵琲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雪鹰领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丞相的世族嫡妻最新章节!

    第310章 孔氏献计

    破晓,红烛燃尽。

    烛台上,红蜡滴得烛台上一片狼狈不堪,仁肃公主的心,就同这烛台一样,也是狼狈不堪。

    他没有来。

    仁肃公主满怀期盼的等了一夜,等到眼泪流得,把脸上的妆容弄得一片狼籍。

    这是她的新婚之夜,却不是他的。

    所以他可以完全无视,甚至根本不放心上,那怕她真的爱他。

    晓芙站在旁边,连大气也不敢出,更别说是过去安慰,生怕一不小心就惹恼了公主。

    恐怕结果是,不仅没劝到公主,自己也要跟遭殃。

    陛下昨夜却没有出现,也没有差人带来一句话,只能说明陛下心里根本就没有皇贵妃。

    正如帝后娘娘说的,可以给公主一个名份,也仅仅是一个名份。

    仁肃公主双手紧紧掐着自己双腿,不让自己哭出声来,不想让人看到自己的脆弱一面。

    真是太天真了,还以一条规矩能束缚住他,就算不愿意跟她洞房花烛,最起码也应该会过来看她一眼。

    他竟然是如此的……绝情绝性。

    或许,他已经忘记是在什么时候见过自己。

    就是那一次,她无意中发现了敌人探子的藏身点,匆匆赶回来报讯,却被圣宫外面的侍卫刁难。

    因为她与母妃一直是被遗忘的人,侍卫根本不知道后宫,还有一位珍太嫔,还有一位谨霏公主。

    侍卫很负责任的不让她靠近,甚至是不惜推倒她,因此她不小摔伤了手臂。

    正当自己狼狈不堪的时候,是他制止了侍卫,并把自己带入长生殿,才知道原来他就是当今的丞相大人慕昭明,那天刚好秘密回朝。

    陛下相信了自己话,让自己带路,及时消灭了那股势力,阻止了一个阴谋的发生。

    过后,丞相大人不仅让太医替自己诊治,还让陛下嘉奖自己的功劳,晋了母妃的位份,并赐她封号。

    这份荣耀,让她与母妃从地狱,不说升至天堂,最起码也生活在阳光下,而她在后宫的地位,也从默默无闻,上升至让人羡慕嫉妒的地步。

    整个东圣的公主,除了明月公主,就是她仁肃公主,没有人比她更风光,而她也终于配得上他。

    就是那一次,她开始默默的关注他,开始渴望见到他,却再也没有见他。

    后来才知道,他是去攻下大伏皇朝,然后再顺道去华夏帝朝,参加华夏帝朝新帝登基,以及去见他的丞相夫人……

    自己一心想着他的好,想要嫁给他,却忘记了,他早已娶有妻室。

    还是一个倾国倾城、风华绝代、才智双全的绝世美人,她为他,为东圣而挺而走险,孤身入华夏。

    东圣也因为有她的付出,取得了举世震惊的胜利。

    那样世间罕有的女子,就算她发现敌情,通风报信百千次,也不及之一毫。

    实力如此悬殊,她本应该退缩、本应该明智的放弃、忘记他,可是人心就是喜欢侥幸,就是喜欢一万中的那个万一。

    因为这个渺茫的万一,她不顾一切的接近他,希望能让他注意到自己,可是自次以后,他再也没有看过自己一眼。

    直到那个女子再次出现。

    仁肃公主苦笑一下,人生真是无常,去华夏之前,那女子是举世无双的丞相夫人,再回东圣,那女子已经尊贵无比的,惊华艳绝的华夏帝朝的皇太女惊华公主——梵夭。

    经过后来的调查才知道,她的出身是何等的尊贵、矜贵。

    既是华夏帝朝薄氏世族的唯一嫡女,亦是华夏帝朝殇帝唯一的公主,还可能是华夏帝朝的一代女帝王。

    看着她站在大殿上,一笑一颦,一举一动,皆是风情万千,尊贵无方,万众瞩目,才知道之前听到那些传言,那些赞美,根本不足以形容她的美,她的美就如她的封号一样。

    惊华,惊华艳绝,让自己甘败下风。

    尤其是他,他的目光自她出现后,全都投在她身上,唇边含着浅浅的笑意,眼中是满满的温柔。

    这样的他,是自己从未见过的,俗话说,不在沉默中暴发,就在沉默中灭亡,她再也无法沉默,

    连连饮下两杯酒壮胆后,终于鼓起勇气站出来,问一个别人忽略掉的问题。

    不想,仁肃公主苦笑一下,这一次的强出头,却换回他与那女子配合得天衣无缝的讥讽。

    他说她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而那女子更绝,直接问他,是要娶她,还是要娶她,问得真绝!

    答案早已经注定,到头来,是她仁肃公主不自量力的自取其辱,而且是弄出一个天大的笑话。

    再后来,那女子受伤,她第一次看到他愤怒。

    那是一种毁天灭地、天崩地裂的愤怒,也在那之一刻。

    他宣布登基,并且再次迎娶那女子,还为那女子而公然挑战云天大陆上最强国——苍穹帝朝。

    这算不算是,冲冠一怒为红颜。

    因为那女子的封号是惊华,他连帝号也定之为——惊,惊帝。

    再后来,是她收卖彼岸殿的宫女紫红,打探那女子的消息上。

    自己一心想单独见她一面,最后却看着紫红惨死在自己眼前,然后自己晕倒,再后来是母妃提醒。

    紫红的死,居然是那女子警告自己,自己的手段在她眼前不堪一击。

    至此,本应知难而退的,可是慕昭明的人,就像是某种能让人上瘾的毒,她戒不掉,那个把她从地狱拉到太阳底下的毒。

    毒瘾,戒不掉,只会越来越深。

    远远的看他一眼,悄悄的打探他的消息,已经不能满足她,终于出现了上元佳节上的一幕。

    仁肃皇贵妃,仁肃公主苍凉一笑,他连封号也懒得给自己选,连宫殿也懒得替自己换一换,因为他从未想过要踏入此间。

    落英宫。

    落英,就是落花的意思。

    眼泪再次滚下,仁肃公主,尚未盛开,就已经是掉落泥尘,永远的沉没。

    仁肃公主想到这些,早已经泪流满面,这是她为自己选择的路,是一条没有退路的路。

    想到此,仁肃公主从容的拿起帕子,拭掉脸上的泪印,淡淡的道:“晓芙,侍候本宫梳洗更衣,本宫要给帝后娘娘请安!”一夜未眠,声音有些沙哑,仁肃公主凄然一笑。

    晓芙站在旁边陪了主子一夜,蓦然听到这句话,面上一滞,垂下头小声道:“娘娘,您忘记了,昨天帝后娘娘让人吩咐过,晨昏定省一率免掉,让娘娘不必过去请安。”

    仁肃公主整个人一滞,是了,那女子确实是如此的关心自己,怕她大冷天的来回跑,会冻着自己。

    彼岸殿中,薄情赤足走在厚软的毛毯上,上元佳节的事情一过,她的目光随之放在今年的科举上,不仅是东圣要举办科举,连华夏也不例外。

    虽然此时距离科举时间尚早,还有好几个月的时间,却也不得不花费一番心思。

    既然是广招天下人才,自然是指整个云天大陆,甚至是云天大陆以外的地方,倒不知道如此一来,在诸朝中会引起什么反应。

    据曼华带回来的消息,大治皇朝、大夏王朝,大乾王朝,三朝已经联盟成一线,对抗苍穹帝朝。

    虽然明知道以他们的力量,想对抗三大帝朝,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却仍然绞尽脑汁,想在三大帝朝的夹缝中谋求一线生机,连她都有一点点感动。

    至于苍穹帝朝,由于信息暂时完全中断,内部消息不得而知,不过苍穹已经同时对大治、大夏、大乾三朝同时出兵却是天下皆知。

    慕容通天是卯足劲,誓要夺得云天大陆三分一的天下,却忽然一个最重要,最致命的问题。

    三朝一灭,苍穹将独自面对两大帝朝,打一场实力悬殊,毫无把握的仗。

    薄情笑了笑,此时倒不介意暗中帮三朝一把,反正闲着也闲着,借三朝耗一耗苍穹的气力也不错。

    薄情把话吩咐下去后,时刻关注四朝的战场,并根据战况,通过东盟本就潜在三朝中的势力,不着痕迹的把计谋献上给三朝上位者,以致三朝在战场上,总是能关键时刻扭转乾坤。

    天下众人面对这诡异的情况,感到疑惑不已。

    目光也纷纷集中到四朝的战事中,甚至还有人煞有其事的把每一战记录造册,以供后世观摩之用。

    苍穹与三朝的战争久持不下,苍穹殿中,慕容通天的面色十分难看,一是面子拉不下,二是顾虑。

    目前三大帝朝最后一战的事情虽然搁浅,但是长此耗下去,对苍穹帝朝大为不利,万一另两外大帝朝乘虚而入,苍穹帝朝只怕是凶多吉少。

    “晟王,对眼前战况,你有何看法。”鉴于事情蹊跷,慕容通天第一个想到了,曾经的废太子慕容晟。

    “回陛下,臣近日也对三朝的将领、谋事做了详细了解,三朝当中,似乎没如此大能的人,臣就大胆猜想此事会不会与华夏和大臻两朝有关,他们暗中出谋帮助三朝,想借此消耗我朝国力。待四朝打得两败俱伤时,再突然出兵,一网打尽。”

    慕容晟硬着头皮说出心中的设想。

    最近探子从大臻传来的消息,薄情一直没有远行的意思,他之前的一番算计可能会落空,如此一来对苍穹更加不利。

    无极太子忽然出言道:“父皇,儿臣以为,当下我朝应停止对三朝的讨伐。”

    此言一出,在场的人全都震惊,即使是慕容通天也不例外,淡淡的道:“岂有此理,难道我堂堂帝朝要向三个下朝小国低头不成。”

    慕容晟也冷冷一笑,讥讽的看一眼无极太子,面上淡淡的道:“不知太子殿下何以有此想法,难道你也认为我朝大军,收拾不了三个下朝小国吗?”

    闻言,无极太子一脸淡定的道:“回父皇,儿臣做此决定是有充足的理由,请父皇听儿臣一言。”

    “很好,朕就听你一言,看你有何说法,为何要停止讨伐三朝。”慕容通天语气中有一丝怒火,表情也颇为不悦。

    无极太子垂下眼帘,面容平静的道:“其一,眼下与三朝之战既消耗国力,又于我朝无益,留下他们还算是我朝的一道屏风;其二,留下三朝,我朝可以多一个盟友,一起对抗华夏与大臻,他日大战一起,岂不是多一分胜算。”

    殿内众人马上陷入沉思中,若华夏与大臻两朝对诸朝战事初起之时,一次性支持那么国家,或许苍穹会很吃力。

    但上现在不同,而且是恰好,留下这三朝,待大战开始时,就能为苍穹牵制住其中一个帝朝,减轻苍穹的压力。

    思及到此,一朝丞相大人站出来道:“陛下,臣附议太子殿下的建议,终止与三朝之战,建立联盟,共同抗敌。”

    闻到无极太子这番见解,慕容晟眉头一皱,随之很快舒展开,想到目前的情况,确实是只有此法可应付一二,虽然不想附各和,却不得不拱手道:“回陛下,臣亦附议。”

    沉默良久的旭王慕容旭也出列道:“儿臣亦附议。”

    坐在帝座中,慕容通天拈着胡子,沉吟片刻道:“原是我们出兵在前,此时要说服三朝,怕不是易事。”

    “禀父皇,三朝一直苦苦支撑到此时,仍不肯归顺于任何帝朝,说明他们也不愿意轻易交给帝位,而这就是我们的机会。”

    “儿臣愿意前往大治皇朝,言明利害关系,想必大治皇朝不会拒绝联盟。”无极太子郑重的分析道。

    “太子殿下言之有理,臣也愿意前往大夏王朝。”慕容晟毫不犹豫的出声,赞成此举。

    若四朝能联合起来,华夏与大臻想吞并他们,就不是那么简单。

    即便不能歼灭敌人,最起码也能保持住眼有下,三大帝朝,一皇朝,二王朝并存于云天大陆的局面。

    “回陛下,儿臣愿意出使大乾王朝。”慕容旭也不甘落后。

    此番出使,虽然会有一定的困难,但生死存亡之际,三朝即便对苍穹曾经出兵讨伐心有怨恨,较之亡国,还是联盟比较划算。

    思前想后一番,慕容通天也觉得此法不错。

    当即同意了无极太子的提议,当场下旨停止对三朝的用兵,并由三位皇室要员,亲自出使议和兼洽谈联盟一事。

    三位和谈使出行,慕容通天派出动大量的秋家暗卫,保护三人安全,以防两大帝朝从中破坏联盟。

    四朝的战事起得快,止得也快。

    联盟之后,苍穹不仅停止战事,同时提供给三朝大量资助。

    最重要的当然是提醒三朝,即刻对内搜查东盟的踪迹,以防东盟的突然袭击,再步他国后尘。

    而东盟有过苍穹的失利经验后,在四朝战事停战之际,已经做了周全的准备,及时撤离或者隐藏,倒没有造成任何损失。

    薄情暗中让东盟支持三朝,虽然没有达到最终要拖跨苍穹的目的。

    但几经较量之后,对苍穹帝朝将领的用兵策略却有几分了解,这也算是一种收获。

    朝堂上,三帝对此事,同样也没有太大的反应,两大帝朝一片安静。

    经过此番调整后,云天大陆上,出现了短暂的和平盛世。

    眨眼三月暮春,落英宫的风光,因为仁肃皇贵妃的不得宠,就如这春光般,渐渐退尽繁华,一片寂寥。

    仁肃公主坐在窗前,看着窗外的一片桃花灼灼,又是午膳的时间,不知道今天晓芙会给带回什么结果。

    圣宫,除了帝王、帝后,朝臣,任何都不能进入的圣地。

    太监缓缓跨出大门,晓芙马上迎上前道:“晓芙姑娘,陛下说让皇贵妃娘娘以后不必费心,请回吧。”

    晓芙的脸顿时一暗,随之又堆起笑脸道:“谢乔公公,晓芙会把话带给皇贵妃娘娘,晓芙先行告退。”

    拧转身后,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甚至有些想哭。

    已经两个多月,公主被封为皇贵妃后,陛下连一眼都未来瞧过娘娘。

    即便公主曾经找到太后、天后哭诉过,希望帝后娘娘,看在他们的面子上,能分她一分宠爱。

    太后与天后,却推托惊帝后宫的事情,岂是他们能插手,不肯理会公主,公主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宫中那起趋炎附势的人,眼见着娘娘不得宠,更是恨不得把娘娘踩到脚底下羞辱。

    什么话难听,什么话往娘娘身上说,娘娘本是要强的人,一时怒气攻心病倒。

    病好之后脾气也变得有些古怪,对落英宫的人,轻则喝骂、罚跪、不给饭吃,重则又打又骂。

    想到此,晓芙无奈的叹气,请不来陛下,今天这一顿打骂是免不掉,飞快的朝落英宫走。

    却不想在又快到落英宫的时辰,碰到一个熟人兼亲人的孔氏。

    孔氏是公主的表兄,如今甄府的第一人,深得陛下生用的,刑部尚书甄大人甄英杰的夫人,刑部侍郎孔大人的女儿孔凡。

    晓芙连忙上前见礼道:“晓芙见过孔夫人,夫人今天怎有兴致入宫。”

    那孔氏也不是生人,便是当日曾在梅园,向薄情请教过茶技的孔家小姐。

    孔氏也认晓芙是皇贵妃的贴身宫女,浅浅含笑道:“方才去拜见过姑母,姑母很是担心皇贵妃,却碍于面子,不肯过来看望女儿。本夫人见姑母思女心切,便替她走一遭。”

    晓芙闻言,一阵喜出望外,原来是特意来探望自己的主子,连忙请到落英宫,希望能让自己躲过一劫。

    英华殿中,孔氏恭恭敬敬下跪道:“臣妾,参见皇贵妃娘娘,愿娘娘吉祥如意!”

    仁肃公主虚抬一手,唇边自嘲的一笑道:“如意……甄夫人快快请起,不想今时今日,你尚愿意来看望本宫,本宫实上是……”

    孔氏微微的含笑道:“娘娘休要说此话,说句高攀的话,娘娘与臣妾本是一家人,何必如此见外。”

    “表嫂,今天怎么会入宫?”仁肃公主好奇的道,以前孔家的人是从不入宫的。

    “其实是公公听闻姑母她身体不适,让夫君求了陛下,恩准臣妾今日入宫探视。”孔氏说话的时候,眼睛闪过一抹狡黠。

    仁肃公主是什么人,自小在宫察颜观色最在行,明白孔氏是特意来看自己。

    故意一脸着急的道:“本宫母妃怎么样了,是本宫不孝,本宫无脸出宫见人,带连不能侍奉在母妃左右。”

    孔氏看看四下里的人,仁肃公主马上迸退左右,才听到孔氏小声道:“娘娘的事情,臣妾也略有所闻,恕臣妾大胆问一句,娘娘难道真要这样,无宠无爱,孤苦凄凉的过一世?”

    “陛下不愿意见本宫,帝后又断本宫见陛下的机会,本宫又有什么办法。”仁肃公主朝孔氏吐苦水,一脸的酸涩,眼泪潸然。

    原本以为有了皇贵妃这个身份,就可以正大光明的接近慕昭明,却不想却离得更远,他根本不给自己靠近他的机会。

    孔氏垂下眼帘,唇边露出一丝讥讽,淡淡的道:“臣妾素来听人说娘娘聪明,此时怎就如此糊涂呢。”

    仁肃公主不解的看着孔氏,孔氏微微一笑,低眉顺眼的道:“眼前这一片桃花灿烂如霞,娘娘怎能独欣赏,辜负了它的美丽,不如摆下桃花宴,请大家一起来欣赏。”

    闻言,仁肃公主先是一怔,随之露出顿悟的表情,含笑道:“还是表嫂高见,确实是不该辜负。”

    回头唤了一声晓芙。

    门外,晓芙不知孔氏要跟自己的主子说什么,心里正忐忑不安,蓦然听公主叫唤自己,心里一悬。

    推门进来后,却看到自家主子一脸笑容,悬着的心才回到原位,上前福了福:“娘娘唤奴婢,有何吩咐?”

    仁肃公主淡淡的笑道:“本宫五日后,在宫中设桃花宴,宴请阖宫的女眷,还有各府上的小姐观赏,本宫还要请太后,还有三位帝后娘娘一起欣赏,你赶紧让人准备。”

    晓芙面上一滞,连忙躬身道:“奴婢遵旨,一定会办好桃花宴。”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