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一枝梅花

作者:灵琲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雪鹰领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丞相的世族嫡妻最新章节!

    章节名:第306章 一枝梅花

    第306章 一枝梅花

    红烛如炬,烛影摇曳,美人垂泪,英雄折腰。

    慕昭明双手撑在床上,凌厉漂亮的眼眸,俯视着身下微微说颤抖的女子,眸中有一丝狼狈和无奈。

    从初见之时,就知道她身体异于常人的娇小,为了今天,所以一直让上官落用药养着,没想到……结果还是出乎他的意料。

    薄情眼中含着泪,幽怨的看着慕昭明,娘亲当日说:“我们薄家女子的身体与常人不同,天生比寻常的女子娇小许多,破身之时,还有生育之时,会比被人承受更多的痛。”

    原来是真的,却也不全是,

    现在还没开始,她已经很痛了……

    “轻飏。”薄情听到自己的牙齿在打格。

    “别怕……”

    “所以……”

    薄情一双眼眸,水汪汪的看着慕昭明,心里乱得像织布机上的线,突然乱成一团,理也理不清。

    忽然,一方红纱覆在薄情脸上,慕昭明低头,隔着红纱吻在她的唇上,似是诱惑,似是在安抚。

    薄情的唇上,唇脂蜜的香甜从红纱的另渗透到慕昭明口中,甜美的芳香,那也是一种致命的诱惑……

    啊……

    浓浓的,飘着飞雪的夜色中。

    充满蛊惑的一声音特别的清晰,雪忽然下大了……

    随之那一声过后,天花阁外面,响起一阵细小的脚步声。

    当慕绝、慕灭借着园中长明的红灯笼,看清楚眼前一群人时,嘴角边一阵猛抽。

    这群家伙是什么时候藏到彼岸园的,他们怎么没有发现,偏偏每个都他们若不起的人物,只好睁只眼闭上眼。

    看着他们走出彼岸园后,二人马上竖起了耳朵,其实男人嘛,有时候也可以很八卦的。

    姜氏拢了拢披风,小声道:“我就说不会有事,害我白吹了一晚的冷风。”

    薄言抱着她手臂,一脸抱歉的道:“宁表姐,我这不也是在担心情儿嘛。”

    “落师弟,你半夜不睡觉,跑来干什么?”姜氏看着自己的小师弟。

    “看看自己的劳动成果不行吗?”上官落不以为然道,他可是用药养了薄情七八年,等的就是这一天。

    想到此处时,心里暗暗偷笑,只怕那精明得比狐狸还狡诈几分的女子,到现在还不知道,慕昭明让她天天吃药,为的就是这一天,顺利的把她吃掉。

    看着另外两对携手而立的璧人,箫谨天似笑非笑的道:“今天喝酒喝多了,不小心识入到此处,纯属巧合,巧合。”拖着白映儿,大摇大摆往外面走。

    “清心小和尚,你们呢?也是喝多了。”上官落瞧着因为两大天帝,轮流大婚,婚事一拖再拖的清心,即虞家的虞清心和沈玉。

    清心淡淡的笑道:“保护明氏后人,是我虞家的职责。”

    上官落嘴角抽了抽,讥讽的笑道:“原来你念这十几年经,修的不是前世今生,修的是面皮。”带个女人来保护人,笑话!

    白天才刚刚赶回来白晨风,坏坏的笑道:“我看你像是来取经。”反正不像是来取佛经。

    清心面上一红,忽然一滞道:“晨风,明月来了……”了还没说完,白晨风已经不见踪影。

    此番话,听得慕绝和慕灭一张脸都僵掉,不知道主子听到后,会不会终止洞房,跳出来修理他们。

    红烛流尽,天色放明,天空放晴,又是一个暖阳高照。

    薄情被身上一阵清凉扰醒,却没有睁开眼睛,面上一阵火热,那阵清凉是慕昭明在给她上药。

    想着昨晚的事情,这洞房滋味,绝不比当年被风云弈一顿抽打差。

    想到这里不由的咬咬牙,刚开始不明白为什么慕昭明要用纱蒙着自己脸,后来才想明白……

    因为看自己含泪的面孔,他就狠不下心要自己,只有看不到自己的表情,他才能狠得下心要自己。

    这个混帐的男人,他何止是狠心,简直是冷心冷肺,那一下就如当年的第一鞭,一直痛到灵魂里。

    “凡女子都必须经历这一关,从女子到女人痛一回,从女人到母亲痛一回。”慕昭明躺回薄情身边,轻轻的抱着她,那份小心翼翼,像是保护一件无价之宝。

    盯着装睡的人儿,慕昭明又是宠溺又是无奈,看着那光洁无一物的手臂,面上露出一抹满足。

    薄情却不知道的,就在大婚当日,大臻帝朝和华夏帝朝,已经同时向天下发出讨伐苍穹帝朝的檄文。

    大臻惊帝明轻飏代先祖讨伐苍穹帝朝。

    他的一篇檄文,道尽当年慕容氏一族阴谋弑君夺位,以致云天大陆分裂,战祸连年,以及一千多年来追杀明氏一族,追杀其父母,灭他父族的仇恨。

    挥毫尽是血泪恨史,一文惊起千重流,卷起千堆雪,让天下为之热血沸腾。

    从润城开始,百姓们纷纷握紧拳头,陛下的仇恨,就是他们的仇恨,纷纷朝招兵的地方奔跑。

    华夏帝朝的檄文中,洋洋洒洒的道尽,苍穹帝朝在东圣,意图谋害皇太女,颠覆华夏江山的阴谋,文笔中尽显苍穹慕容氏一族,一千多年来的无耻小人行径。

    “还天下第一帝朝,原来做事还不如老子光明磊落。”

    “他娘的,慕容一族的人,肯定是出娘胎时忘记带面皮,不要脸。”

    “这样的人,哪里配当帝王,确实是应该灭掉。”

    “……”

    华夏的气氛丝毫不比大臻差,而就年初一这一日,两朝的大军缓缓朝苍穹帝朝行时,大军所经过皇朝、王朝,

    结果一率是顺昌逆亡,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同是在年初一这天,苍穹殿中,慕容晟一脸喜悦的道:“回陛下,臣不负陛下所望,与南宫族主一起。顺利拿下东盟暗阁副阁主薄暮,商阁的阁主蓝若云,还有薄情近侍灵雎。”

    灵雎,这算是一个意外收获,有了这三个筹码在手上,薄情一定会出现。

    薄情,整个云天大陆,他慕容晟唯一佩服的人,她在自己心中的地位,无疑于天下人眼中的云天大帝。

    “既然已经拿下,马上交给刑部严刑烤问,必然要问出东盟在苍穹的势力。”朝中一名大臣道。

    “皇儿有何看法?”慕容通天看到儿子眼中的讥讽。

    “回陛下,东盟所有产业已经在南宫信天的掌控中,严刑烤问已经没有意义,静待惊华公主出现即可。”

    “晟王何以肯定惊华公主一定会出现?”那名朝臣不解的道。

    “惊华公主名为薄情,情虽薄,却也是有情。”良将难得,薄情一定会来的。

    况且她喜欢兵行险招,越是危险的事情,她越喜欢挑战。

    既然她要来,南宫信天早就备好一张天罗地网等着她入网,真是让期待啊!

    南宫信天,把你的本事全都使出来吧。

    长生殿内,不仅有大臻帝朝的股肱之臣,还有华夏帝朝的股肱之臣,更重要的是惊帝、殇帝,天帝三帝临朝。

    还有薄情这位帝后娘娘,箫遥、吕浩然、箫谨天、齐国公等文武重臣,纷纷出现在长生殿内。

    三帝同殿虽然少见,历史却不是没有过,但是两朝的大臣,还加上一位抱着宠物帝后娘娘,同殿一起议政,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情。

    后世史书称之——四象同政。

    用四方二十八星宿来代表,四人在当时的地位,和在百姓心目中的形象。

    梵风流看着大臻帝朝的朝臣,面对这样的情况,却依然淡然镇静表情,暗暗赞叹,慕昭明和箫谨天看人的目光,果真不是一般的好,而是又准又狠。

    瞧到自己父亲的神情,薄情淡淡的一笑,父皇的目光没有错。

    眼前这些朝臣,皆是慕昭明和箫谨天从东域中,一轮一轮的千挑万选出来,每个人都有着强大的心理承受力。

    慕昭明锐眸淡淡扫下,看着众人道:“华夏、大臻两朝对战苍穹帝朝的战事一触即发,把大家聚到一起,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向大家宣布。”

    “你等可知道,当初天下围攻东圣,诸国中的米粮为何会突然消失吗?”

    “你等可知道,为什么我军讨伐大英、晋、越三朝时,为何会如此顺利,攻城如破竹吗?”

    箫谨天一连抛出两个一直被忽视问题,给下面众臣。

    而一众臣子虽然精明,却着实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很明智的选择沉默。

    慕昭明接过箫谨天的话,淡淡的道:“我大军的将士勇猛,固然是原因,但那也只是其中的一面而不是全部。”

    箫谨天淡淡的道:“因为有一批人,比我们的大军,更先一步进入敌国。”

    薄情坐旁边,抚着暖宝的手一滞,惊讶的盾着慕昭明和箫谨天,他们这是要宣布吗?

    似是感觉到她惊讶的情绪,慕昭明忽然看过来,淡淡的道:“正是他们,在暗中以另一种方式,为你们清除障碍,暗中为你们打开他朝的大门,他们就是东盟。”

    提起东盟,在场的人可谓是如雷贯耳,有谁不知,但是他们不知道,原来东盟一直是在替朝廷办事。

    箫谨天有所感触的道:“将士在战场上拼死杀敌,抛头颅洒热血,而东盟的兄弟们,他们在敌营的后方所面对危的险,丝毫不比将士们上战场差,甚至是更危险。而就在不久之前,苍穹帝朝终于注意到他们的存在,正准备对他展开捕捉、屠杀。”

    薄情的心一提,就见慕昭明盯着自己,别有深意的道:“因此,帝后明知这是敌人的诡计,依然准备背着朕,深入敌人后方不惜一切抢救他们。”

    此话一出,众人的目光马上集中到薄情身上,连梵风流也不例外。

    据古绝回报,自己这个女儿的势力大到不得了,就听到慕昭明道:“因为帝后就是东盟之主,她必须抢救她的下属。”

    大瞬间哗然一片,这一消息,比看到三帝同时临朝还震惊。

    因为谁也没有想到,这雄霸整个云天大陆商道的东盟之主,竟然是一名妙龄女子,还是一朝帝后。

    饶是他们这些,见惯大场面的人,也无法控制住内心激动。

    梵风流也张大嘴马看着自己的女儿,随之换上一副满意、自豪的表情,这是他的女儿。

    箫谨天双臂一抬,众臣马上安静下来,听他淡淡的道:“从东域五国时期,薄帝后就随着朕与惊帝一起打江山。当年凤麒国一亡,东盟成立,不仅助朕与惊帝建立帝朝,还收容那些从战场上下来的伤残士兵到东盟名下产来做事,才有东圣的盛世。”

    慕昭明深深的看着薄情,饱含深情的道:“一年前,天下群攻东圣时,是她孤身入华夏,从中周旋才让华夏突然按兵不动,才有了我们后来的战机逆转,再加米粮消失事件,终于抵住了诸国强敌瓜分东圣的野心,才有了今日的大臻帝朝。”

    “所以,帝后要入敌人后方救人,朕阻止不了她的决心,朕希望在场的众卿们,在后方与华夏帝朝的朝臣无分彼此,全心支持前方战事,尽快攻下苍穹,以助帝后一臂之力。”

    “陛下万岁万岁万成岁!”

    “帝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此番,梵风流才明白慕昭明和箫谨天的苦心,天下归一是迟早的事情,他们是在为那一天做准备。

    从帝座站起身,淡淡的道:“华夏的朝臣们听令,此番战役中一切以大事为重,天帝,惊帝,皆有调遣你们的权力,违者斩立决!”

    慕昭明也从帝座中站起来,朗声道:“大臻的朝臣们听令,此番战役一如殇所言,凡事以大事为重,殇帝同样有调遣你们的权力,违者斩立决。”后方有梵风流,他很放心。

    “臣遵旨!”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朝会散后,薄情还未从震惊中醒来,抱着暖宝出神。

    慕昭明拉着她的小手道:“我知道阻止不了你去救人,只能用这种方式来支持你,我们是真正的夫妻,福祸同担,无分彼此。”

    “孙总管,传旨,上元佳节,三对佳从成婚,由陛下与帝后亲自主持,届时请百姓们前来观礼。”至于是哪一对帝后,就不一定。

    薄情听到后微微一滞,马上明白慕昭明的用意,福祸同担,无分彼此。

    只有战场上的步步紧张苍穹帝朝,让他们无暇分心,她在那边才会越安全,鼻子不由的一酸,眼眶也红红的。

    “傻丫头。”慕昭明宠溺的道。

    云天大陆,自两大帝朝的讨伐檄文一出,瞬间席卷整个天下,晋越两朝一亡,大英皇朝也缴械交枪。

    剩余的大治皇朝,以及六个小王朝,看形势不对,纷纷与苍穹帝朝倒枪相戈,妄图在乱世中争取一丝生存的机会。

    正是这些小国为了讨好两大帝朝,给了已经暴露的东盟喘息的机会。

    迅速改变战略,以另一种方式隐伏到暗处,伺机而动,等到朝廷反应过来时,已经失去对他们的掌控。

    战场上风云瞬间,而在防卫森严,机关重重的天牢内,却是永恒的昏暗,灵雎、蓝若云、薄暮被关在不同的牢房内。

    天牢内的规矩,在诸国中皆是一样的,以灵雎的冷艳外表,自然也会不少人打她的注意,不过她入天牢后不到五天时间,连连死掉两任牢头,近十名牢卒后,再也无人经敢打她的主意。

    因为即便她被喂了药,全身无力的情况,她仍然有很多种杀人的方法。

    曾经有一任牢头,在她的食物中加入迷药,而她硬是在晕倒之前,用牙齿咬断那牢头咽喉。

    最后为阻止他人再生邪念,锋利的指甲往脸上一划,原本美艳无比的面容人,瞬间惨不睹,同样的伤口,在身体上就更是多不胜数。

    此时,正直深夜牢房的门开了,多年的杀手生涯,让灵雎瞬间清醒,却没有马上打草惊蛇。

    来人一步一步靠近,气息却不是牢头、牢卒那种庸俗的臭汗味,而是一股淡淡的,优雅的梅香。

    优雅的声音淡淡的响起:“如此绝色的一张脸,就这样毁掉,你不觉得可惜,本族主都觉得婉惜。”

    灵雎似是戳痛处一般,蓦然睁开眼睛,冷冷的盯着来人,眼眸中全是恨意。

    剑眉,星眸,薄唇,眼角一点泪痣,唇边三分笑意,人畜无害,一张面孔美得天下无双。

    就是此人,南宫信天,自己就是被她所擒。

    他的武功之高,恐怕只能主子出手,才能与之一较高低,想要能活拿下他,就要那个男人出手才行。

    虽然她想活着,但是若主子为她而冒险,她宁可马上死掉,她现在不死,是想杀够本,而且对方也没给她寻死的机会。

    南宫信天蹲在灵雎跟前,盯着血肉翻开的伤口,淡淡的惋惜的道:“这伤口现在上药,应该不会留下疤痕,再迟一点就很难说。”

    灵雎冷冷的一笑,南宫信天恍然大悟的道:“本族主真是天真,你连死都不怕,何况是一副皮相。”

    天真!灵雎闻言,自嘲的一笑。

    自己当初就是相信他的天真,才会被他骗到。

    南宫信天取出一瓶药,看着灵雎漠然的面容道:“以你现在内外重伤情况,怕是支持不到惊华公主来救你,这药能治疗你的内伤。”

    灵雎依然不出声,她欠主子一条命,如果就此死掉,全当是还当年的债。

    当然,她的心思,不会让任何人看出来,不过……

    南宫信天是真好意,还是假好意,灵雎却意外没有拒绝他那瓶药。

    因为那只装药的小瓷上,一梅花出墙,真的很漂亮,主子说过她像是梅花,冷艳高傲。

    晚上有二更

    三昧水忏《侯府嫡妻》一对一,宠文种田女强

    嫡女惊艳重生,斗破高门!

    史上最纯情专一的男主!最动人的一场痴缠爱恋!

    前世从妻到妾,到被送人,惨死!

    重生,未出阁的七年之前,这一世,她保亲娘,抚亲弟,斗庶母,斗姨娘,斗庶妹,争地位,挡阴谋,打倒一切牛鬼蛇神鬼魅魍魉!

    只是没想到,一道圣旨,难逃嫁入侯府命运!这次,竟然嫁给前世夫君那跛脚的亲大哥!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