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夜探沈府

作者:灵琲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不朽凡人雪鹰领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丞相的世族嫡妻最新章节!

    第296章 夜探沈府

    “既然如此,那就得罪了。”沈麒话一出,马上给几个儿子一个眼色,让他们准备动手。

    薄情闻言冷冷一笑,嘴唇轻轻的动了动,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帛儿和珊瑚看到后,嘴角马上抽了抽,主子实在是太腹黑。

    看着蠢蠢欲动的沈家的三位公子,追星微微的一凝神,趁众人不备之时,突然一鞭子抽在,拉着沈家小姐马车的那两匹上等宝驹上。

    马匹突然被鞭打,似是受了惊吓一般,高高跃起前蹄,一阵嘶鸣后挣扎后,猛的向前冲,直冲出城门外面,一路上把众人撞得四处乱倒。

    场面完全不受控制,马车飞快的向前冲,沈玉和沈夫人在车内,吓得抱在一起。

    沈家的人也顾不得薄情他们,全都跑出去追马车,堵塞半天的道路终于开通,薄情的马车也缓缓驶出城。

    “沈家的人,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活该。”珊瑚想着追着马车跑的沈家人,幸灾乐祸的笑道。

    “只是不知道,会不会伤了马车内的沈小姐。”薄情若有所思的道。

    直到现在,她还是不能相信,太后在深知儿子的心意后,还会坚持下懿旨,把族中女子强塞给箫谨天。

    “伤了又怎样,那也是他们自作孽,自讨苦吃。”珊瑚不以为然的道。

    帛儿似是看出什么,安慰的道:“主子放心,奴婢听闻,沈家人上下无论男女,皆是武功高强,这点儿事情还难不倒他们,别太担心。”

    薄情微微的点点头,她倒不是担心那沈家小姐会有事,只是想不通而已。

    原本行进的速度不算太快,也不算太慢,突然一阵急速的马蹄声,从后面追赶而来。

    薄情黛眉一挑,珊瑚连忙挑起窗帘,只见十几个人提着兵器,骑着马朝他们飞奔而来,并迅速把他们的马车包围起来

    追星只得缓缓停下马车,冷眸看着来人并不出声,只是一直随意把玩着手中的马鞭,目光异常的冰冷深邃幽黑。

    “在下莞城的城主沈珏,姑娘惹下事便跑,似乎不将我东圣的律法放在眼内。”沈珏盯着眼前的马车,在沈家的地头上,居然还有人敢将不把沈家放眼内。

    薄情淡淡一笑,沈珏,沈家的人。

    慵懒的身体向后靠在软枕上,含笑道:“本姑娘倒是一直把东圣的律法放在眼内的,只是没把莞城的律法,没把沈家的律法放在眼内。”更不把沈家放在眼内。

    “沈家的马车阻道,固然有错,只是姑娘解决的手法,也未免过激。”沈珏听到薄情轻蔑和讥讽的话,倒没有半点的怒火。

    “本姑娘解决问题的方法,素来是因人而异。别人若对我客气,我便以礼相待,别人若是嚣张,我便比他们更嚣张。”薄情不以为然的道。

    “只是伤及无辜,就不太好。”沈珏一脸平和的道。

    “这么说来,沈城主是来替他们讨还公道的。说吧,本姑娘当付多少医药费”薄情微微的一笑。

    “非也,本城主只是觉得姑娘的做法不当,前来提点一下姑娘。”沈珏双眸紧紧盯着马车,似是要把车帘子看穿似的一动不动。

    闻言,薄情淡淡的一笑,讥讽的道:“原来沈城主此番前来,不是前来替伤者讨公道,而是特意来教导本姑娘如何解决问题。既是如此,本姑娘就是洗耳恭听,请吧。”

    沈珏闻言,面上一阵尴尬,掩饰的轻咳两声道:“姑娘方才应该已经听闻,沈二小姐是奉太后的懿旨入帝都待嫁,若因为姑娘而错过了日子,太后若怪罪……”

    “太后若是怪罪下来,本姑娘自然会领罪,不劳沈城主操心。”太后那边她自有说词,劳不上别人操心。

    “沈二小姐此番入帝都,若是要嫁与天帝陛下为妃的,姑娘肆意妄为不要紧,只是累及旁人就不好。姑娘何不向沈将军赔礼道谦,化干戈为玉帛呢”沈珏一番好意的提议。

    薄情唇角勾起一抹讥讽,说到底还是想替沈家挽回面子,冷冷的笑道:“沈城主放心,待本姑娘入帝都后,见到天帝陛下后,一定会让他千万别纳沈二小姐为妃,把她封为公主,远远的和亲云,本姑娘也就高枕无忧。”

    沈珏的面色骤然一变,一改之前的好言好语,冷冷的道:“姑娘冥顽不灵,就别怪本城主不客气。”

    薄情冷冷的一笑道:“本姑娘也很想看看,沈城主如何对本姑娘不客气法。”沈家,可千万别步郁家的老路,她也不想太后为难。

    “姑娘的手下方才一鞭子打下,惊了沈二小姐的马车,以致撞伤百姓近百人,本城主粗略的算了一下,当赔偿百姓们的医药费,共计三万五千两。只是姑娘无故伤人,应判牢刑半年。”沈珏一脸严肃的道。

    珊瑚看着沈珏变脸,不屑的道:“这城主大人闹腾了半天,原来是学主子先礼后兵啊!”

    帛儿看着渐渐靠上来的人,装模作样的道:“主子,我好害怕啊!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薄情瞪了二人一眼,拍手赞叹道:“为民请命,沈城主果真是好官啊!只是沈城主说错了一点,本姑娘不是无故伤人,而是事出有因。”

    沈珏剑眉一挑,薄情淡淡的,无奈的笑道:“因为沈二小姐的马车,挡了本姑娘的道,本姑娘诚心的请让后,沈麒将军不仅不让道,还意欲对本姑娘动手,本姑娘的手下,救主心切,情急之下才小心惊了沈二小姐的马。”

    “沈城主如此不明道理,便要关押本姑娘,本姑娘肯定不服,刑满之后,必然状告沈城主徇私枉法,以本姑娘的身份,可不是革职查办那么简单,诛九族都有可能。”

    “本城主可以理解成,姑娘这是在威胁本城主吗。”沈珏很想冲上前,把帘子掀开,把里面的女子看个清楚,她究竟有何嚣张的资本。

    只是驾座上的男子,还有跟在马车后面的两名男子,看他们目光精锐,绝非是泛泛之辈。

    以他们现在的力量,连靠近马车都不是易事,何况是要说拿下他们,伯父这回真是给了他一个大难题。

    “威胁,沈城主也免太看得起自己,本姑娘只是实话实说。”

    薄情不想跟此人再废话,轻轻笑道:“这错,本姑娘与沈家各占一半,因为本姑娘尚有急事要入帝都,本姑娘就认赔钱,至于那牢刑就让沈家来受吧。”

    沈珏一听心里顿时冒火,自从天帝登基以来,可从没有敢这样轻视过沈家,这女子究竟是什么来头。

    正要下令众人冲上前时,车帘忽然掀开,从里面走出一个十三四岁,端着托盘的小姑娘,心头一凝。

    珊瑚端着托盘走上前,一直走到沈珏跟前,狡黠的一笑道:“沈城主,这是我家主子,赔偿给众人的医药费三万五千两,请沈城主收下吧。”

    沈珏看着用一块丝锦蒙起来的托盘,不知为何心里竟生出一丝不安,迟迟不敢掀开上面的丝锦。

    突然不知从刮来的一阵风,把丝锦从托盘上吹开,只见一阵眩目的金光窜起,晃得让人睁不开眼睛。

    沈珏本能的侧过脸,直到眼睛适应后,才回过头后一看,待看清里面的东西时,面色顿时大变,扑一下跪在地上道:“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原来放托盘里面放的的,不是三万五千两银票,而一面金灿灿的金牌。

    而且,这一面不是先帝的御赐金牌,而是箫谨天赐的金牌,见金牌如见君,难怪沈珏吓得脸都变青。

    薄情冷冷的道:“沈城主,你是否还要继续阻拦本姑娘?”

    俗话说,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欺。这句话得真是不错。

    既然沈家仗势欺人,那他们也仗势欺人一回,箫谨天的势可比太后强,看看还有谁敢阻拦他们。

    沈珏连忙拱手道:“下官不敢,姑娘请!”连忙挥挥手,叫自己的人让开一条道,给薄情他们过去。

    沈瑞从后面赶上来,看着大大方方离开的马车,旁边的人道:“沈珏,你就这样让他们离开吗?这让我沈家在莞城何以立足。”

    沈珏深深吸一口气,一脸正色道:“沈瑞,对方可是有御赐的金牌,而且我们还不知道对方的来头,冒然出手只会惹火烧身,你可别给沈家惹祸,到连累你二姐。”

    提到沈玉,沈瑞马上不出声,只是冷冷的盯着马车看,眼内全是不甘。

    刚才那侍女的打扮不俗,比寻常人家的小姐还要上一个等次,再加上那面金牌,其主必然来历不凡。

    此番决定,就在数月后,沈珏得知薄情的身份之时,不禁暗暗庆幸,觉得那是他此生最明智的决定。

    沈府。

    沈麒听完沈珏的话后,忽然觉得自己今日之举,有些过了。

    太后的懿旨只是说,让女儿入帝都待嫁,却并未指明是嫁给谁,可如今外面都在传,自己的女儿要嫁给天帝为贵妃。

    虽然消息不是他们传的,但若是太后知道怕会引起误会,再加上若万一并不让女儿嫁给天帝陛下,岂不是让沈家闹出天大的笑话。

    沉吟了半晌后才道:“珏儿,此事非同小可,你让人暗里查一查,究竟是什么人放出的消息。”

    沈珏也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马上点头道:“是,侄儿会派人暗中调查的。”

    此事关系到沈家的声誉,他也不敢掉以轻心,尤其今天还让一个拿金牌的人的撞上。

    两人又密谈了一会儿后,才结束这次谈话,却不知道他们二人的谈话,早已经被人听了去。

    逐月悄悄回到客栈,看到灯还亮着,推门进去道:“回主子,果然是不出主子所料,太后的懿旨确实是没有指明,要纳沈二小姐为妃,只是让其入帝都待嫁。”

    珊瑚也惊讶的道:“主子是如何知道,太后没有指明,让沈二小姐嫁给天帝。”

    薄情坐在摇椅中淡淡一笑,她虽不了解沈家,但是她了解沈玥,沈玥被困在后宫中一辈子,岂会让自己的侄女步她的后尘。

    “沈二小姐的伤势如何?”薄情忽然想了沈玉,会不会是她想嫁给箫谨天,故意布下疑阵。

    “回主子,沈二小姐并无大碍,只是擦破了点皮而已。不过属下有一个意外的发现,原来那沈二小姐已有心上人,听说是在天下人围攻东圣的战场上认识的。”

    薄情的眼睛一亮:“可有查出沈二小姐的心上人是谁?”

    逐月道:“属下惭愧。”

    薄情沉吟了一会儿后,淡淡的道:“想知道那人是谁,倒不难,只是我们的时间有限,没有时间慢慢调查,看来只有从沈小姐身上下手。”

    珊瑚马上吐了一下舌头,主子的意思是直接逼问沈玉。

    “奴婢马上安排。”

    闻言,帛儿马上就知道薄情要做什么。

    恒静居,沈家二小姐的闺房。

    此时,沈玉看镜子内自己的容颜,轻轻轻叹息一声,眉宇间一段愁云不展。

    贴身的丫头小双,一脸不解的道:“二小姐,我们又可以迟点入帝都,你为什么不开心呢?”

    沈玉苦笑一下,迟一点又如何,终究还是入京待嫁,她答应过要等他来娶自己,可是现在自己却先行违背誓言。

    天命如此,皇命难为,她一个女子纵使武功高强,又能如何,她想过离家出走,可是她不能自私得不顾会沈家。

    突然身后噗的一声,似是什么东西倒在地,沈玉连忙回过头,却见小双倒在地上。

    想要叫人时,突然一阵香风刮过,自己也全身不能动,口中说不出一句话,不由的心里一惊。

    房门被缓缓的的的人推开,从外面先走进来两名素色衣服的女子,随后一名蒙着面纱的红衣女子,沈玉看着那女子时,目光瞬间被锁定。

    若能动,沈玉可以举起手,对天发誓,自己从未见过么漂亮的姑娘。

    红女子走入房内,宛如是走进自己的家一样,自如的坐在房间内的摇椅上,从其一名素衣女子手中,接过茶杯,轻轻的抿口,眼中含笑如花道:“沈二小姐,本姑娘不请自来,打扰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