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武林在会1

作者:灵琲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不朽凡人雪鹰领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丞相的世族嫡妻最新章节!

    第230章 武林在会1

    离武林大会的日子,越来越近,丰洲城中聚集的武林人士也越来越多,也越来越热闹。

    自从上次的事情后,丰洲城再也没有出现,东盟杀害武林人的事件,当事人也从中捕捉到了一点点阴谋的味道。

    再也没有特别的针对东盟,丰洲城内,东盟的事情算是暂时解决,只是暂时,薄情一定给世人一个满意的答案。

    天下人的目光,此时也全部集中到到武林大会上,武林盟主的热门人选,原本有连任希望的夜如剑,因为一步走错,步步皆为错。

    虽然很巧妙的撇清关系,但人气也是一落千丈,威望远不如当日,连任的可能性不大。

    因为这一元素的出现,五年一度的武林大会,武林盟主选举,让整个武林都沸腾,比任何一届都热闹。

    只是,无论外界有多热闹,始终影响不到歌尽风华,住在里面的人,宛如神仙,被外面的人羡慕不已。

    风雅轩内,慕昭明手上执着一卷书,目光却没有落在书页上,而是落在旁边,正低头绣花的薄情身上。

    只是……看着看着,眼眸不由自主的合上,手中的书本也轻轻滑落。

    似是早就察觉到这一幕,薄情轻忙放下手上的活计,旋身坐到慕昭明身边,让他靠在自己身上,眼眸中闪过一抹隐忍。

    “慕灭、慕绝。”

    薄情轻唤一声,慕灭,慕绝马上出现,看到眼前的和谐的画面,就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两人伸手架起慕昭明,把扶到床上躺下,转身离开之际,就看到薄情正轻轻退掉慕昭明的鞋子,两人的眼眸内微微一热。

    相视一眼,两人飞快的退出房间外面,不愿意让人发现他们的情绪。

    掖好被子,薄情坐床边握着慕昭明的手,明眼的人都知道,他不是简单的贪睡,而长长的昏睡不醒。

    情况越来越明显,越来越严重,就连慕昭明自己也知道瞒不住薄情,只是两人都默契的没有提,独处的时间也越来越多。

    几乎一整天都粘在一起,每次慕昭明一睁开,必然会看到薄情,对自己绽放出最美的笑容。

    薄情努力压抑自己的情绪,不让任何人看出半点异样,她比任何人都清楚,此事的重要性,慕昭明的情况绝不能让外人知道。

    所以,慕昭明的情况,除了最贴身的人知道外,就只有上官落和箫谨天知道,不然,东域这片刚建立起来的乐土,将会再次陷入水深火热中。

    朝廷中,需要慕昭明批阅的奏折,需要慕昭明处理的事情,全都由薄情一手包办,她模仿的笔迹,她处事的手段,跟慕昭明没有什么两样,根本没有能看出其中的奥妙。

    只是,薄情一人处理这么的事情,再加上东盟的事情,再强大的人,在这种压力之下,也不知不觉的瘦掉一圈。

    原本就过份娇小的身体,变得更加纤细,看得灵雎他们心痛不已,却又不能制止,各种各样的炖品,一盅一盅送上,结果薄情还是一直消瘦,上官落只好给她重新开膳。

    薄情也知道自己的情况,再也不敢像以往那么任性,药膳吃一半倒点,现在是每餐必然吃得点滴不剩,情况才有所好转。

    刚刚替慕昭明掖好被子,珊瑚就风一样刮时来道:“主子,明净大师到了,要马上请他进来吗?”

    “快请!”

    除了薄情外,其他人都在外面花厅。

    明净大师难得一脸凝重,细细的把过脉后,捋着雪白的胡子,沉思片刻道:“按理,以他的情况来看,早该完全陷入沉睡中,因为这样能减少的消耗,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能不时的保持清醒。”

    明净大师不紧不慢,薄情却急了,失去冷静的叫道:“我不管他为什么没有完全陷入沉睡中,我只想知道两点,怎么解决问题,如果问题没有解决,他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只要他活着,她什么都可以不在乎。

    隐忍近一个月的眼泪,瞬间滑落,每次他睡着,她就会担心不能自己,怕他一旦睡下,就再也不会醒。

    看到薄情掉眼泪,明净大师眼睛不由睁大,太阳要从西边升起,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安慰,抓抓头道:“哭什么哭,老头子又没说他会死,睡眠只不过是一种减少内力消耗的方法,不过……”

    “不过什么……”

    “啊……”

    薄情一把捉住明净大师保养良好的手,只是力度大得惊人,明净大师禁不住发出一声惨叫。

    “死丫头放手。碎……捏碎了……要被捏碎了……”明净大师痛得呲牙裂齿,平时笑嘻嘻的面孔,也露出几分狰狞。

    “快说啊!”

    薄情大声催道,手上的力度不自觉的加大,明净大师杀猪般的惨叫声再次响起,冷汗渗出一层。

    清远大师和清心从外面冲进来,一看不由的急了,赶紧冲上前分开两人,清心连忙把明净大师拉到一边坐好。

    再看那只手,已经肿得跟猪蹄似的,心里一阵骇然。

    薄情生怕明净大师跑掉,呼一下推开清远大师,站起来走近两步道:“快说,不然我……”

    明净大师连忙躲到清心后面,一脸恐惧的道:“清心,救命,死丫头疯了,你要保护我。”

    说完,指着薄情,颤着声音道:“老人家也敢欺负,小心有报应。南无阿弥陀佛……”

    “再不说,我送你去西天见如来佛祖。”

    薄情冷冷的道,清心面容平静淡泊,声音祥和,不紧不慢的道:“师傅,再不说,只怕弟子也保住你。”

    明净大师马上哭丧着脸道:“老头子做错了什么,不过是好心提醒她,若是能让小子睡在极品的寒冰玉床上,不仅不会消耗掉内力,还能增加修炼的速度而已。”没天良的死丫头。

    薄情面上一滞,就听清远大师道:“曼珠,让人到通知薄晖,让他派人到十号库里,把那张极品的寒冰玉床运来,越快越好,不然等我修理他。”外面马上传来曼珠的声音。

    “等等。”

    明净大师急急的出声,马上感觉到一道凌厉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连忙道:“把你们薄家历代收藏的,能增加功力的丹药,统统取出来,越多越好。”说完,赶紧缩回清心身后。

    薄情收回目光,冷冷的道:“照明净大师说的话去做。”

    悄悄看向明净大师的手,上面一个红得发紫的瘀伤,正是自己赐才的杰作,心里不禁有些不好意思。

    面上故作冷静的道:“珊瑚,吩咐厨房,把烟雨江南最好的菜式,全都送一份过给……明净大师。”当是她向老和尚赔礼。

    “算你有些良心,没天良的丫头。”明净大师高高举起受伤的手,像一面旗帜一样,由清心护着走出外面。

    风雅轩大厅中,烟雨江南最好的菜式一样一份,足足摆满两张大圆桌。

    桌子上,明净大师心有余悸的与薄情保持最远的距离,除面前的菜式,他想吃吃什么,全部由清心替送到碗中。

    慕昭阳看着一桌子的好菜,心里一阵肉痛,这一顿不知道得花掉多少钱,上千两银就这样烧没,狠狠的瞪一眼薄情。

    这个女人也太败家,大哥那点俸禄不够她败啊!

    想到这里,狠命的把菜往嘴里塞,感觉是吞银子,就要把大哥的银子吞回来,看得众人一阵惊讶,他有这么饿吗?

    吃得差不多的时候,明净大师突然放下碗道:“臭丫头,我想起来了,还有一样东西,能在短时间内提高轻飏的内力,不过……”话还有说完,后面的话,就生生被薄情杀人的目光卡在喉咙中。

    薄情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发火,现在被明净大师一句点燃,嘣一声,手中的筷子断成两截,人也站起来,目光紧紧的锁着明净大师。

    要说她现在最讨厌什么,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用慕昭明威胁她,尤其是眼前这个趁火打劫,永不知足的老和尚。

    死丫头,说话换一下气也不行,明净大师赶紧跳起来,拿着一双筷子护在胸前,大声叫道:“死丫头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喊非礼……”

    噗……

    咳咳……

    大圆桌上众人,喷饭的喷饭,喷汤的喷汤,被呛到的差点被呛死。

    没有这两个动作的人,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明净大师,就连薄情面上也不由的一滞。

    非礼他,薄情一阵暴汗,瞬间表情一换,悠然的坐回位置上,淡淡的道:“大师是这做什么,我不过是想过去,跟你道歉而已,既然你不希罕,那就算了。”眼眸内闪过一抹狡黠发,反正那句‘对不起’她也说不出口。

    明净大师一脸我不相信的道:“你那吃的人样子,也叫道歉?鬼才相信。”向他道歉,用得着把筷子捏断,当他傻子啊?

    清心双掌合一道:“师傅,跟薄施主说话的时候,不要带转折性的词语,你会吓到薄施主。”

    哼!明净大师哼一声,瞪一眼薄情道:“记得参加武林大会,一定要夺冠,等你夺冠了,就可以向正一那老不死挑战,他手上有一颗舍利子,你可以把它要过来给这站小子服下。”

    虐待老人家的人,一定不得好死。

    薄情漫不经心的哦了一声,明净大师马上泼冷水道:“不要以为正一大师很好赢,他不会跟你比武。”

    挟菜的动作一僵,薄情看向明净大师,眼眸中一寒,明净大师马上道:“他只跟人比棋艺,别以为你的棋艺比老和尚我高一点就很了不起,前几天我跟他斗了一局,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败了。”极不愿意的说出丢脸的结果。

    薄情挟菜的动作又是一僵,不过动作很快,在场的人都没有察觉到,不以为然的笑道:“你的棋艺也就那样,不用太伤心,输了也不是你的错,错也错在正一大师,他的棋艺太高。”

    “死丫头,嘴巴这么毒,因果循环,你一定会有答应的。”明净大师在此时,终于想起佛祖。

    薄情无所谓的笑了笑,她是作孽还少吗?,多一个报应不算多,少一个报应也不算少,对她来说有什么关系。

    放下筷子,冷声吩咐道:“灵雎,正一大师的全部资料,天黑前送到我手上。”说完,转身走上楼梯,她的心全在上面。

    闻言,众人不由的皱起眉头,慕昭阳不解的道:“这是做什么,比试一局棋而已,为什么还要看人家正一大师的全部资料?”

    灵雎唇角一勾,冷冷的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还有今日的事情,除了这里的人以外,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尤其是正一大师。”

    “什么意思?”澜凌也皱起眉头。

    “我们能攻,别人就能防。”宫乐悠然的出声,声音有点像古琴般悠远。

    呃!回过神,所人都默默的点头,这似乎一声硬仗啊!

    武林大会,这一天终于在万众瞩目中到来。

    整个武林盟内也被装修得焕然一新,广场上彩旗飞舞,各大门派、帮会、世家都占据了一个属于自己的位置。

    而宽广的广场上,更是人海为患,站在下面的,全都是从各地赶来,准备参加盛会或者是看热闹的武林人士。

    广场中间,是一个宽阔的擂台,离擂台不远处,摆着十个华丽的高位,上面坐着十名,年纪加起来近一千岁武林前辈。

    这些人就好比是武林的北斗星,是武林的支柱,一直指引着整个武林。

    熟知武林大会的人都知道,这是十个高位,是专门为武林中十位最有名望的人摆下,此时十人已经入。

    这十人也是武林大会的评判和监察人,比武过程中,凡是有违反武林大会规则的,皆会被他们逐出场。

    夜如剑作为上一任武林盟主,显然是已经知道自己名声大落,连任希望渺茫,倒显得格外的平静,冷眼看着眼前的热闹场面,那种平静的姿态,让人感到他像是回到五年前,那辉煌的时刻。

    忽然,广场上,桃花雨纷飞,无数名女子提着花篮,从广场四周的高墙上飞来,一路不停的撒着花瓣。

    看到漫天的桃花,所以人都知道,这是桃花公子箫熙来了,场面瞬间有些失控,在场的女子失去往日的矜持,大声的叫道:“桃花公子,桃花公子,桃花公子……”

    箫熙,即箫谨熙,曾经的八王爷,现在的熙亲王。

    箫谨熙依然是一袭标志性的,宝蓝色绣着几枝灼灼如华桃花的华贵锦袍,手中纸扇一展开,晴天色的扇面上,几枝开得正灿烂的桃花展现在众人眼前,配上唇边浅浅的笑容,潇洒自如的降落在擂台上,这一幕足以令天下女子为之疯狂。

    玉树临风的身影,站在擂台上,双臂一震,强大的气势马上震慑全场,下面瞬间安静下来。

    桃花眸扫过全场:“本公子就不再自我介绍,规矩如旧,唯一变更的一项时,只要有足够的能力,你可以同时挑战数人,当然……被挑战之人,有权利拒绝。”

    这条规矩一出,台下马上哗然起哄,甚至有不以为然的笑声。

    谁会有这么大的本事,同时挑战数人,就算真有这个本事,也没有人傻到会这样做,也只有疯子才会有这么疯狂的举动,同时挑战数名高手,简直是找死。

    箫谨熙毫不不理会下面众人的反应,深知武林人豪爽的性格,当下也不拖沓,用内力含笑道:“本公子的话大部分是废话,所以就不浪费大家的时间,本公子宣布……”

    “请稍等。”

    从高空之中,突然飘下一把性感惑人的声音,三个字极尽的魅惑,让在场的人不由心神一阵恍惚。

    这把声音,太性感,太魅惑,无论男人还是女从,都瞬间都产生出一股。

    想把声音的主人,紧抓在手中的想法,眼中也多了一股渴望,纷纷抬起头,朝高空上望去。

    只见一顶十分的巨大的,四周飘着红色纱幔的轿子,缓缓从空中降落,稳稳落在广场上面。

    原本飘舞的纱幔落地的瞬间,自然而然的垂下,让人无法窥视到轿子里面,但是隐约能看到,轿子内一道曼妙的身影,正慵懒的半卧在轿中,只是看得并不太真切。

    “南无阿弥陀佛。”

    正一大师的一声佛号响起,如梵音响起,惊醒世人。

    广场上众人猛然清醒,心中那份渴望,忽然化为一身冷汗,惊恐的看向,停在广场中华丽的软轿。

    箫谨熙同样看样软轿,只是他的目光是落在软轿旁边的人身上,抬轿的四名男子,随侍在旁边的侍女,已经清楚的告诉他,轿内人的是谁——薄情。

    那个曾经让他恨入骨的女子,只是,现在再看,心里却平静如水。

    同样,夜如剑也认出了,站在旁边的灵雎和曼珠,平静了很久的身体,像是吃了人参一样,倏地站起来,朗声笑道:“丞相夫人大驾光临,本尊有失远迎。只是,今天乃是武林盛事,不知丞相夫人突然到访,所为何事?”

    该死的女人,他不去找她,她竟然主动送上门。

    广场上众人闻言,热闹的场面刹那间出现了十息的安静,片刻后又现沸腾起来。

    丞相夫人怎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朝廷要插手武林的事情,气氛瞬间凝结,探究的目光纷纷落在软轿上。

    薄情唇角一勾,露出一抹妩媚的笑容道:“诸位不必紧张,本夫人今天不会动用丞相夫人的身份,而是以另一个身份参加武林大会,我想在场的诸位,不会在意多我一个女人吧。”

    蛊惑邪魅的声音飘出,众人似乎看到薄情唇上那一抹妩媚的笑容,都有种一窥娇颜的渴望。

    薄情这把声音,箫谨熙就算是化为骨灰,都听得出来,只是比以前更邪恶,更加让人捉狂。

    盟主座上,夜如剑眼眸中一处阴郁,听着薄情带笑的声音,心中的恨意又添一分,声音却依然保持着往日的那份平静道:“不知道丞相夫人,要以什么身份参加武林大会。”

    艳唇绽放,柔柔之音响起:“本夫人担心现在就报出名号,你们会不敢挑战本夫人,等比武过结束后,自然会告诉大家。”

    这把微微的沙哑,魅惑中透着高贵、端庄、睿智的声音一出,所有人的目光中都露出一抹柔意。

    箫谨熙回过神,转身看向高坐上的十人道:“请诸位前辈栽定,丞相夫人是否能参加武林大会。”

    标准的桃花眼中,露出一丝疑惑,她为什么一定要参加武林大会,有什么目的。这个女人总是令人难捉摸。

    高座上,其中一名老前辈道:“请姑娘给我们一个理由。”

    薄情唇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对方已经主动抹去她丞相夫人的身份,玉手抚着正枕在她腿上熟睡的慕昭明的脸庞,无比温柔的道:“从来英雄不问出处,前辈以为如何?”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