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酒老的担心

作者:劝君饮鸩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冰封之遗落的世界之痕敛财人生[综].全能运动员超能名帅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敛财人生[综]绿洲中的领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刀塔之异界超神最新章节!

    随着眼前光芒的散去,陆清宇逐渐看清了在眼前叫嚣之人的相貌。

    这是一个身后背着巨剑的中年男子,乍一看上去很是威武不凡,可惜若是仔细打量,就会发现此人相貌阴柔,言语之间眼神闪烁不定,嘴唇单薄,让人不经意间就会升出小心提防的感觉。若是要简单直观的描述的话,看到此人,就好像有一种被毒蛇盯着的感觉。

    陆清宇早就料到,梅落那般凄惨地摸样被传送了出来,必然会有人来找他们的麻烦的,毕竟她可是相府的千金。

    可这找茬之人居然如此快地,如此不分青红皂白地就找上了门来,并且一见面就扬言要置他们于死地,还给他们贴上了恶毒狠辣的标签,就实在有些出乎陆清宇的意料了。

    按说梅落在比赛场地中受伤不轻,即便是要找他们的麻烦,也应该是等梅落清醒之后再说吧,可眼前这人却是一副急不可耐的模样,好像生怕自己三人被别人抢去了似的。

    “这是学院的中级教师,黄君,三级斗者,以前曾在相府做过家将,看来他是想近水楼台先得月,拿我们去向他的旧主子邀功了!”朱清怡在一旁小声地给陆清宇介绍了一下眼前这人的情况。

    陆清宇闻言眉头一皱,阎王好斗,小鬼难缠啊,在这清水学院里,一个教师身份的强者要对自己动手,可真是件麻烦事情。想想自己来了没几天,就已经把清水城里最有实力的几个家族都得罪了个遍,蓝家,罗家,相府,可就差皇帝了,自己的运气可真不是一般的好啊!

    陆清宇自嘲地笑了笑,正要上前辩解几句,虽然自知这一切只不过是徒劳而已。

    阴笑着的黄君显然是要将恶人做到极致的,他根本就没有打算让陆清宇开口,就已经开始指挥者手下的一众帮凶扑向了陆清宇等人。

    “住手!”

    一声雄浑的断喝突然自远处响起,可黄君等人根本就不予理会,依然我行我素地冲向陆清宇等人,有相爷撑腰,他怕什么!

    “呼轰!”一道声势滔天的火墙突然在陆清宇等人的面前平地而起,一下子就隔断了黄君等人的去路,剧烈跳跃摇晃着的火焰映照在黄君等人的脸上,一片鲜红如血,其中警告的意味不言而喻。

    “四级魔法,绝焰火墙!”黄君几乎是咬着牙,一字一顿地念出了这八个字。

    一看这火系魔法的威势,不用看,黄君也知道是谁来了。

    没过,施展火系魔法将黄君等人拦截下来的正是清水国第一火系魔法师,朱清怡的老师,酒老!

    火墙刚刚燃起,不远处就有两个人影飞快的赶了过来,其中一人,正是酒老。

    走到近前,酒老散去了魔法,冷冷地盯着黄君道:“看来老头子我的面子现在是越来越不值钱了,连你等小辈也敢将我这老古董不放在眼中了!”

    黄君看到酒老忽然赶到,就知道自己今天注定是要无功而返了,连忙点头哈腰地说道:“哪里,哪里的话,酒老您的威名黄某可是如雷贯耳的,只是方才小的一时失察,竟没有留意到您罢了,多有得罪,多有得罪哈!这三人方才居然敢伤了相爷的义女梅落小姐,小的见了之后,一时情急,便想先行过来看看,酒老您可千万不要误会啊!我这也只是对相爷的一片忠心而已!您若是想将他们三人留下,小的自然没话说,若是想带他们离开,那小的可要斗胆,要您一个解释了!”

    酒老见他张口相爷,闭口相爷的,顿时皱了皱眉头,却也不屑于跟这种势利小人啰嗦,只是淡淡地挥了挥衣袖,冷冷地说道:“梅小姐的伤势已经被控制住了,虽然难免要吃些苦头,于容貌上有些损害,但性命还是无碍的。经我们鉴定,梅小姐身上的伤势乃是因她自己空间袋中的毒物和毒粉而起,想来应该是梅小姐还年轻,对于这些东西的操控手法还不够娴熟,所以才会在争斗中失手伤了自己。我们已经将检查的结果回报给长老会了,过上几日自然会有结果出来的!这样的解释,你可还满意?”

    黄君看着酒老那冷飕飕的目光,哪里还敢说半个不字,他一个三级初期的斗者若是敢跟一个四级强者叫板,那可真就是不知死活了。

    于是,方才还气焰嚣张,气势凌人的黄君,唯唯诺诺地又应了几声之后,便带着一帮子爪牙慌不择路地跑了。

    “怡儿,你们没事吧!”酒老丝毫不理会黄君等人的去向,只是关切地看向自己的爱徒。

    朱清怡轻轻摇了摇头,回答道:“多亏了有清宇在,所以才没有中了那梅落的圈套,而且几乎她们所有人都是清宇一个人击败的,可是他不让我看当时的景象,所以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呢。老师,您刚才说的什么毒虫毒粉是什么意思?梅落她们中毒了么?”

    酒老听了朱清怡的话,有些诧异地看了陆清宇一眼,随即又大有深意地点了点头。

    诧异自然是因为陆清宇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一级修炼者,居然能够带领着自己的徒儿打败了三个实力不弱的家伙,而随后那深深的一眼却是因为陆清宇没有让朱清怡看到梅落二人的惨状。

    梅落刚刚传送出赛场的时候,酒老可就在第一现场,一个十五六岁的花季少女突然成了那般模样,还是相当让人震惊的,除了脸部还算完好之外,身上几乎处处都是毒伤,咬伤,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

    当时酒老就在担心不已,这梅落都伤成这幅模样了,不知道自己的徒弟是否安全,即使是安然无恙,就她那般面冷心慈的性格,把人伤成这样,怕是也会自责得紧的,惶恐得很的。

    可现在朱清怡居然告诉他,她到现在都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

    这一切,都是这个貌似平凡的少年的功劳,这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年么,他自进入学院之后种种的行为手段,都透着神秘与神奇,即便是酒老这般年纪的老古董都不得不感到讶然。

    逆天的箭术,惊人的力量,诡异的速度,这平凡的少年身上到底还隐藏了多少秘密呢?

    他为什么如此地维护清怡,这一切到底是好,是坏,连酒老自己都有些糊涂了。可不妙的是,现在的清怡似乎对这个少年越来越有好感了,不行,有些话,必须要问清楚。

    “清宇,你为了怡儿用心良苦,可有所图!”酒老领着三人走了一段路之后,便借故支开了徒弟和羽墨,郑重地向陆清宇提出了他心中的疑问。

    陆清宇见酒老脸上露出难得一见的严肃,全不似平日里的漫不经心,先是心里一惊,暗道,这老头儿问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怀疑小爷是个心怀叵测的伪君子不成。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因为眼前酒老的这幅神色,怎么看怎么都像前世电视剧里担心女儿被男孩子拐走的家长啊。

    于是陆清宇微微一笑,反问道:“酒老何出此言?”

    “老夫一把年纪了,这世上的事,这世上的人,自问也是看了不少的。”酒老遥遥望着远处朱清怡的背影,不动声色地说道,“所以我知道,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付出,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地对别人好。你自从进入学院之后就屡屡帮助清怡度过难关,现在这份情谊似乎又重了几分,老头子我自然要替怡儿问你一句,你,可有所求!”

    酒老紧紧地盯着陆清宇的双眼,不肯放过他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以期从中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却不料陆清宇压根儿就没有想要隐藏什么,在他的心中,这只不过是一个英俊潇洒地少年,想要追求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所应该做的事情而已,又有什么好隐藏的呢,难道还怕酒老不允许自己的徒儿早恋不成!

    所以,想到这里的陆清宇笑了,笑得前仰后合,开怀不已。

    酒老的脑海中想象过无数种可能,这少年也许会紧张,也许会慌乱,也许会愤怒,

    也许只会不知所措,可他偏偏没有想到过陆清宇会笑,会如此畅快地笑。

    “小子,你这是何意!”酒老恼怒地挥了挥手中的酒葫芦,以掩盖自己的失算。

    “笑,我自然是要笑的!”陆清宇抿着嘴,可仍有一股欢喜的味道从脸上透了出来,“想来酒老也是久经世事的了,居然问出如此浅显的问题,我如何能不笑呢!不错的,我对清怡如此之好,当然有所求,有所图,而且,所求甚多,所图甚大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