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节整编前后一

作者:wanglong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不朽凡人雪鹰领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蒙山军最新章节!

    蒙山军获得北洋第五镇的正式番号的意义是重大而深远的。如果说三年前蒙山军仓促被招安是摆脱其响马身份的第一步,那么,次年因勤王之功被编为威胜军右翼是进入朝廷正规军的象征。但由于荣禄身体急转直下,慈禧依靠荣禄整编新军的计划成为泡影,威胜军右翼孤悬鲁南,军饷来自沂、兖两州及山东省的接济,军火装备朝廷竟然没有出一分银子,从这点讲,蒙山军依旧是一支地方部队。但从现在起,蒙山军成为了中央陆军的正规部队,受兵部直辖,军饷来自北京中央财政,官兵待遇与其余五镇陆军完全相同了。

    除掉蒙山军的核心高层外,大部分军官在获知被改编为中央陆军第五镇的第一反应是部队将要大扩编,从而盘算自己是否会在这一次扩编中得到提拔。这是人之常情,那几天,驻扎于大河两岸的蒙山军部队喜气洋洋也是题中应有之意。

    龙谦在接到改编第五镇的上谕后下达的第一道命令是要求驻守曹州抗洪的宁时俊、周毅及留守鲁南的司徒均、叶延冰立即赶赴青城县田镇蒙山军临时司令部,商讨部队整编事宜。

    第二道命令是下给参谋处的,要求参谋处根据规定的编制拟定第五镇编制序列表并统计上报现有武器的准确数字。

    参谋处立即忙碌起来。现在的情况有些特殊,参谋长宁时俊在曹州,副参谋长兼参谋处长司徒均留守沂州大营。任务落到了参谋处副处长姜义柳身上。

    关于组建第五镇的上谕中附了中央练兵处确定的第五镇编制表,明确要求迅速上报现有武器缺编情况,这意味着中枢将根据威胜军右翼的装备情况,按照预定编制给予补足。

    蒙山军负责武器装备的部门不是后勤处而是参谋处,参谋处下设一个装备科,专门负责武器装备的配备问题。武卫前军出身的参谋处副处长姜义柳拿到装备科提供的全军武器装备明细表,陡然意识到,司令官绝对不会将武器的实际数额上报兵部,那么,应当如何上报呢?

    还有就是编制问题。已经确定的北洋六镇常备陆军编制上基本采用了日本陆军编制。以镇为基本战略作战单位。每镇辖步兵2协。每协辖2标,每标3营,每营4队,每队3排。每排3棚。每棚兵目14人。炮兵1标下辖3营。每营3队,每队3排,每排3棚。每棚兵目14人。骑兵1标下辖4营,每营4队,每队2排,每排2棚,每棚兵目14人。工程兵1营下辖4队,每队3排,每排3棚,每棚兵目14人。辎重兵1营下辖4队,每队2排,每排3棚,每棚兵目14人。全镇计官长及司书人等748名,弁目兵丁10436名,夫役1328名,共计12512名。

    蒙山军现有兵力(不包括预备役部队),编有步兵两标,炮、骑、工、辎、警各一营,加上庞大的直属机关分队及随营军校,实际兵力已达9000余人,如果再加上王明远统率的预备役部队,兵力竟然超过了中央练兵处发来的第五镇编制人数!对照编制表,部队还将扩编两个步兵标及炮兵、骑兵部队,这个编制表该如何做?

    姜义柳忙了一个晚上,编出几张表格去找龙谦。

    龙谦正与武定知府陈培余聊天,陪同的是方声远方参议和青城县令王占杰。

    得知威胜军右翼扩编为中央陆军第五镇,陈知府送帖子恭贺龙谦高升,请龙谦赴府城喝酒,但龙谦婉拒了。陈培余意识到自己托大了,一个五品知府无论如何比不上新军统制官,于是亲自跑来田镇,当面向龙谦道贺,并送上一份不菲的贺礼。

    虽然文武殊途,但陈培余感激蒙山军抗洪的功绩,如果没有蒙山军舍命护堤,武定府必遭大难,他的官途也会受到影响。其次是认识到龙谦在朝廷心目中的地位,不足而立之年蒙获如此重用,断定此人前程无量,所以抱了巴结之心。二人谈及招兵之事,陈培余说武定府百姓感激大军之仁义,希望大军在本府多招一些子弟,并且希望第五镇所部常驻武定。

    龙谦收下了陈知府的贺礼,承诺扩军时一定多招武定子弟。至于部队驻扎地,尚要请示兵部。看到姜义柳进来,龙谦含笑对陈培余说,军务繁忙,先请陈大人与王大人歇息片刻,中午设了便宴,咱们好好喝几杯。

    陈培余与王占杰告辞而去。

    “义柳,编制拿出来了?”龙谦接过姜义柳手里的几张表格。

    “有些不明白的地方,要请示司令……”

    龙谦花十几分钟看完了表格,“第五镇编制完全按照上面的规定报,这个不需要研究了。你们要研究的是我军的实际编制,先不要考虑预备役部队,现存编制中超编的部队要重点研究,该留的要留,该撤的就撤。要说明理由。你们先拿一个详细的意见出来,不要等宁参谋长及司徒副参谋长了,他们来了,立即开会确定,你来汇报。这个不行,太简单了。至于武器,枪械按照我们实有数量的三分之二上报,火炮按照一半上报。”

    “是……”

    “义柳,司徒不在,你就是参谋处的最高负责人,大胆去做。另外,部队将接管山东全省防务,你们一并考虑一个意见出来。”

    “是。”

    打发走姜义柳,龙谦对方声远说,“他是西沽之战投奔我军的,参谋业务的底子不错,就是太拘谨了些。我们严重缺少可以独当一面的人才啊。”

    “我不懂军事。但觉得你手下一帮参谋官的水平真不错……是不是该抽空去趟济南了?”

    “是要和周抚台商议。不过要等大家聚齐后,将军事上的几件事确定下来再说。鸣皋兄。你知道我为何让你讲东北的局势吗?”

    “司令要图谋东北?”

    龙谦点点头。

    “方向极妙!但时机要把握好。另外,大规模地调兵东北,怕难以瞒过朝廷的耳目……走海路怕是难以遮过日本人,何况我们也没有那么多的海船啊。”

    “这就是我最近苦思难解的地方啊……对了,鸣皋兄对我手下军官大都认识了,你觉得谁可主持东北事务?”

    “这个……”方声远为难了,他加入蒙山军时日甚短,虽然认识了司令部及第一标的主要军官们,但说不出其特点长处,“我想司令在下一盘大棋。目的是在东北占据一块地盘。与山东我军主力遥相呼应。但东北各种势力纠结在一起,非得有独当一面之能力方可……”

    这话等于没说。龙谦笑笑,“鸣皋兄历来爽快,何以吞吞吐吐?你认为鲁山和王明远比较。谁更合适?我就是要听一听你这个新人的看法。”

    “这个。”方声远沉吟道。“接触日短,怕是有所失误。鲁标统有魄力,王司令处事稳重。似乎各有所长……不过,既然司令不将预备役部队列入正式编制,方某猜想,司令一定是准备将这支部队投放东北吧?预备役是王司令一手带出来的,将不知兵乃兵家大忌,从这点讲,似乎王明远更为合适……方某疑惑难解之处在于想不明白司令如何在满洲布局,若是公开我军进军满洲,似不符合司令的总体战略吧?”

    “是的。在东北的布局必须是秘密的,不能与第五镇有任何的关系。所以,要提前确定派往东北的军官,他们必须做出最大的牺牲……鸣皋,我让你研究东北的局势,但你没有得出我要的结论。”

    “司令认为俄国人和日本人会开战?”

    “你不敢做出这个判断吗?”

    “自三国干涉还辽,日本人就憋了一口气。如今俄国人赖在东北,日本人肯定气的要死……而且,英日同盟也签订了,英国人会全力支援日本……我军即使派过去几千人,先不论用什么办法派过去,对于俄日战争,几千人怕是无关大局……”

    “鸣皋,东北的战略地位极为重要,如果拿东北来换山东,我甘愿让出山东来。但是,我这人比较贪心,鱼和熊掌想兼得。既要独霸山东,又想着在东北立足,至少要占据一块地盘。日俄开战是极为难得的时机,当一支精锐的部队出现在俄国人或者日本人的后方,其作用是难以估量的。另一方必定想尽办法拉拢扶持我军……从长远看,俄国和日本兼是死敌,这场狗咬狗的战争打的越惨,对于我国越有利,虽然战场在我国。”龙谦盯住方声远,“鸣皋兄,你估计日俄开战,获胜的是谁?”

    “这个……但从军力上讲,俄国人占据绝对优势,如果他们愿意,可以调集一百万陆军进入满洲,何况还有一支庞大的太平洋舰队驻泊于旅顺口……但西伯利亚大铁路尚未完全通车,俄国的补给来自其欧洲部分,路途过于遥远,而日本海军精强,从辽东半岛登陆不难,这场仗,很难预计。以我对日本的了解,日军获胜的希望是有的。”

    “为何?”

    “日本自明治维新以来,国力蒸蒸日上,特别是取得甲午之战的胜利后,隐然有称霸亚洲之雄心。日军训练精强,又悍不畏死,那股子劲拿出来,怕是俄人难以抵御……”

    “我亦判断日本将获得胜利。但他们不可能将俄国赶出东北,最多从俄国人手里获得南满。北满辽阔的土地,日本人难以染指。我的计划是将部队派到北满去……俄国人的远东支线将是他们的生命线,日本人的谍报工作高于俄国人,日本人必定收买大批的土匪,实施其以华制俄的战略,我军一面剿匪,打击北满的胡子,一面获得俄国人的支持,待战争结束,力争在北满占据一块地盘……俄国人战败,其在北满的控制力必将削弱,假以时日,欧洲局势发生变化,北满俄军必将全部撤走,我军独霸北满就有可能了。当然,这需要时间。这些话我没有对其他人讲过,等宁参谋长他们过来后,你做关于东北的报告,将我的这些判断揉进去,用你的语言讲出来。”

    “成。”方声远感到了龙谦对自己的器重。

    “时间不早了,咱们请陈知府他们吃饭吧,还不知鸣皋兄酒量如何,不妨放开胸怀,图谋一醉。哈哈。”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