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诱卢俊义

作者:藏剑翁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娘子在种田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神医凰后天医凤九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晁氏水浒最新章节!

    只说席间吴用和萧让又借故出去,写了一封书信,让人送予李固,便回到聚义厅与卢俊义陪话。

    直从午时吃到晚间,方才散去。

    席散,晁盖便让人安排卢俊义住处。

    林冲忙道:“便请卢员外去我住处,我还要向师兄请教一些枪棒。”

    武松却道:“你那里有嫂嫂,师兄住的不自在,还是去我那里吧。”

    说完,也不待众人说话,便拉着卢俊义往外走去。

    次日大早,卢俊义正和武松在院中切磋,便见晁盖派人来请,却是晁盖父子单独宴请。

    卢俊义不敢怠慢,赶忙来晁盖府上赴宴。

    席间,卢俊义忍不住问起:“不知少寨主如何知道我名号?”

    晁勇笑道:“我若说的玄了,只怕你不信。不过却是非人力所能知晓,总之你注定了便是我梁山一名头领。便是没有军师赚你,你也逃不过上天安排,你本也是天上星辰,这次下凡来便是要辅佐我建立一个新的王朝。想来你此时必然不信,不过稍后便会证明我所言不虚。”

    晁勇早已自我催眠,反正这些事情真的不是凡人能知道的,而他穿越更不是凡人能做到的,因此现在忽悠起来却是脸不红气不喘的。

    卢俊义却不相信自己是什么星辰下凡,摇头笑道:“只要贤父子不强留我在山上,我又如何会成为山寨头领。”

    晁勇笑道:“你以为我们送你下山,你便还能回去做你的员外吗?”

    卢俊义想了想。道:“我不过便是在梁山住了几日,便是家丁有人去告发,没有真凭实据时,官府也奈何不得我。我卢家在北京也小有经营,断不是几个家丁便能诬陷的。”

    晁勇昨日看吴用和萧让出去后,便让时迁暗地跟去,自然知道官府要的真凭实据已经有了,但是也只能当作自己不知。

    他也考虑过是不是要阻止吴用陷害卢俊义,但终究还是敌不过爱才之心,决定坐收渔利。而且李固和贾氏已有奸情。恐怕便是吴用不陷害时,只怕李固也会陷害卢俊义。左右卢俊义逃不过此难,他又何苦让吴用那厮惦记呢。

    “若是你那都管李固和你娘子一起告发你呢?”

    卢俊义笑道:“我娘子自不必说,便是李固,我对他也有救命之恩,他又怎么会去告发我呢?”

    晁勇笑了笑,张口便要反驳,却又看到旁边还有一众丫鬟伺候,若说出来。恐怕卢俊义面上不好看,赶忙又闭上嘴巴。

    晁盖却是相信晁勇不会无的放矢。见状笑道:“勇儿有什么话便说,员外也不算外人。”

    晁勇想了想,便是自己不说,只要放卢俊义下山,那么李固和贾氏的事情还是会传开来,便也不再犹豫,摇头道:“但若是他们二人有奸情呢。”

    “啪”

    晁勇话音刚落,卢俊义便一掌拍在桌子上,脸上铁青瞪着晁勇道:“士可杀不可辱。卢某中计被捉,便已抱了死志,何故这般戏弄。”

    晁盖也没想到晁勇居然会说卢俊义娘子和家里下人通奸,下意识的便道:“勇儿休得胡言,还不给员外道歉。”

    晁勇也知道这事情古往今来便是男人难以抹去的耻辱,看到卢俊义一脸铁青,也只能抱拳道:“员外回去便知。若是晁勇说错了,那晁勇在这里先给员外赔个不是。”

    卢俊义看晁勇赔礼,也不好再发作,不过心中难免有些不快。酒席的气氛也冷了下来。

    晁盖又和卢俊义吃了几碗,见他不快,便也散席送卢俊义回去。

    送走卢俊义,晁盖不由也好奇的问道:“你真的梦到了?”

    晁勇点头道:“不然我怎敢拿此事作耍?”

    晁盖倒是不怀疑晁勇的梦,闻言也不由替卢俊义生气,骂道:“你何不早说?早知李固是这等忘恩负义、不知廉耻之人时,昨日便碎剐了他了。”

    晁勇闻言不由一愣,他似乎开始便没想过揭穿李固,虽然说出来卢俊义也不可能信,但若在劫持众人上山时,便让人除去李固,也是轻而易举,中间死伤一两人,卢俊义也没话说。

    没了李固从中作梗,很可能卢俊义便不会被告发,也就不会入伙梁山。

    看来他潜意识还是想让卢俊义上山啊。

    晁盖看晁勇愣住,想了想道:“难道是昨夜才梦到的?”

    晁勇也不知道如何说此事了,只好含糊道:“恩,昨日看到李固才梦到。”

    却说卢俊义回到武松住处,想起武松和林冲说的晁勇神奇之处,也不由疑神疑鬼起来。再仔细想想娘子和李固,似乎还真有些不对。

    有一次他去打熬身体,回去撞见李固正从他房里出来,李固那厮却是有些慌张,推说是向娘子禀报事情,接着又在门口和他禀报了一阵府上事情才告退而去。

    燕青仿佛也暗示过他撞见李固和娘子有些亲昵,但他却以为是燕青经常流连三瓦两舍之地,看谁也轻浮了,因此把燕青一阵斥责。

    卢俊义是越想越惊疑,不由有些坐卧不宁了。

    一直熬到傍晚,才见武松练兵回来。

    武松看卢俊义在院中,也不由奇道:“天王今日不是宴请师兄吗,怎地这般早便回来了?”

    卢俊义摇头道:“午后我便回来了。”

    武松看卢俊义话语间有些不快,皱眉道:“天王是一诺千金的豪杰,该不会再逼哥哥入伙啊。怎么看哥哥有些焦躁。”

    卢俊义却是不想说那丑事,顿了一顿,道:“我突然想起家中还有一些事等我回去处理,不免有些焦躁。还请兄弟与我去天王那里辞行,待处理了家中事务,再来和众头领相会。”

    武松虽和卢俊义只相识一日,但有同门之谊,又觉卢俊义为人洒落,因此分外亲近,闻言不由道:“哥哥好不容易来一趟,何不多住两日,林教头也还想与哥哥交流一些枪棒。当年师父为他完善林家枪法时,便说哥哥枪棒之术已经超越师父,若能得哥哥赐教,林家枪法便可大成。林教头却是山寨总教头,白日都忙着操练兵马,恐怕一会便会来讨教了。哥哥若无十分大事,不若多留几日,你我师兄弟也多聚的几日。”

    卢俊义自打回了北京大名府便闭门造车,也感觉武艺进步不大,日前和梁山众头领交过手,也知道其中有很多都是武艺高强之辈,他本也想留几日,切磋切磋,提高武艺。

    只是想到自己家中那可能成真的丑事,便一刻也不想逗留,抱拳道:“卢某家中委实有要事,实在无法耽搁,等我处理完了,一定再上梁山与两位兄弟盘桓些日子。”

    说话间,林冲也已提着一根哨棒赶来。

    听得此事,叹道:“原本以为这次能和哥哥相会,完善我林家枪法,不想哥哥家中有要事,只是无缘。既然如此时,我们这便和哥哥到天王那里请辞。”

    卢俊义闻言,赶忙拱手道:“卢某先谢过两位兄弟,来日必定再上梁山,与两位兄弟相会。”

    林冲笑道:“你我三人有同门之谊,何必见外,哥哥请。”

    三人来到晁盖院子,晁盖听说卢俊义要请辞,挽留了一阵,见卢俊义去意已定,也只好道:“那我明日召集众头领,送员外下山。”

    卢俊义闻言,忙道:“怎敢再劳烦众人,天王拨一只小船送我出泊便是。”

    晁盖笑道:“我等请员外上山,已多有失礼。如今员外要行,我等怎可再失礼。此事员外便听我安排便是。”

    卢俊义见晁盖这般说,也只好谢过晁盖盛情。

    晁盖便又留三人在家中吃酒。

    有了武松和林冲作陪,席间的尴尬便也少了许多。

    众人也是相谈甚欢,直吃到戌时,扈三娘要小青来请晁勇回去吃药,众人方才散了。

    林冲送卢俊义回到武松院落,便抱拳道:“哥哥明日要上路,便请早些安歇吧,林冲便先告退了。”

    卢俊义却是有些过意不去,笑道:“无妨,现在天色尚早,我们不如在院中切磋一下枪棒。我也早听得豹子头林冲名号,正要讨教一二。”

    林冲看卢俊义这般说,便也不再客气。

    林冲原本心中对卢俊义棍棒天下无双的名号还有些挑战之意,可是交手十几合后便知道盛名之下无虚士。

    不过二十多合,卢俊义便取得上风,林冲虽然拼尽全力,想抢得先机,转守为攻,但却被卢俊义逼得只能左遮右挡。

    好在林冲时常和梁山头领切磋,比卢俊义多了一些对敌经验,虽落了下风,但卢俊义一时也胜不得他。

    两人斗了五十余合,卢俊义才一棒点在林冲胸膛。

    林冲退了一步,便也收住手中哨棒,抱拳道:“哥哥枪棒功夫果然了得,五十合能胜林冲者,哥哥是第一人。”

    卢俊义道:“林家枪法果然精妙,不过防守有余,进攻不足,若是碰到武艺相当之人,只怕便会陷入僵持。”

    林冲征战沙场多次,也常和梁山头领切磋,自然晓得自家枪法优劣,若是碰到武艺不如他的,他几合便能击败,但碰到武艺稍逊他一些的,他却是苦战几十合才有可能艰难获胜,甚至很多时候都以平手告终。

    林冲看卢俊义一语中的,赶忙虚心讨教。(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感谢书友“相爱半生”588打赏,感谢书友“笨蛋0202”100打赏

    无弹窗小说网www.R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