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史文恭

作者:藏剑翁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娘子在种田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神医凰后天医凤九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晁氏水浒最新章节!

    史文恭看曾参冲出去,不由眉头一皱,大叫道:“快些回来。”

    曾参怎肯听他话,打马冲到董平跟前,雁翎刀便带着呼啸风声向董平当头砍去。

    史文恭看曾参已经冲了过去,也只能再次取出弓箭,准备搭救曾参。

    曾参虽然力大无比,但是却不爱习武,招式破绽极多,不过仗着一身蛮力和沉重的雁翎刀杀些异族莽汉可以,但和国内武艺高强之人对阵,那便是九死一生了。

    若是第一阵和秦明相斗,或者也能斗上几十合,但和董平这神出鬼没的双枪将相斗恐怕走不过五合。

    果然刚刚交手三合,曾参一刀砍空,胸前便露出老大破绽来。

    董平自然不会手软,一枪便刺向曾参胸膛。

    史文恭见了,赶忙一箭射去。

    董平先前险些挨了一箭,怎会没有防备,听到弓弦响,正要用另一只枪去拨来箭,却听得后面自家阵前也传来一声弓弦响,同时有人喊道:“休慌。”

    却是花荣看史文恭先前射了董平一箭后,便盯着史文恭,看他取了弓箭在手,便也取出弓箭来戒备着。

    董平听出是花荣的声音,对他神射也十分有信心,手中钢枪再不犹豫,手起枪落,便把曾参挑到马下。

    同时花荣射出的箭矢后发先至,从董平身边掠过,正撞在史文恭箭头上,发出一声脆响,两只箭一起落到地上。

    “杀”

    “杀”

    “杀”

    梁山兵马看到花荣如此神射不由大声鼓噪起来。

    曾参全身披挂,虽然被董平一枪挑下马,但受伤并不重,挣扎着便要起身。

    董平受自家士卒鼓臊,也是热血上涌,看着挣扎起身的曾参,纵马上前,一枪在曾参脖子上刺了个窟窿,随即拔了出来。

    一股鲜血顿时飙了出来。

    “啊”

    曾参没想到董平会赶尽杀绝,惨叫一声,仰天倒在尘埃中。

    史文恭看到董平居然杀了曾参,不由大怒,把手中强弓扔到马下,抓起方天画戟便打马来取董平。

    吴用看董平已经连战两人,也恐伤了自家大将,对一旁呼延灼道:“烦请呼延灼将军去替下董平将军。”

    呼延灼接令,便也打马上前迎住史文恭。

    二人交手不过十合,史文恭便取得上风,方天画戟力大势沉,一招紧似一招的攻向呼延灼。

    呼延灼武艺在梁山众头领中也算顶尖之一,没想到和史文恭交手,居然只剩的遮挡之功。

    吴用看着场上几乎一面倒的打斗,也是眉头一皱,看了看众将道:“这史文恭难缠得紧,烦请林教头上前助阵。”

    林冲看呼延灼招架的已经有些费力,也不敢迟疑,赶忙打马上前。

    这边副教师苏定见状,也拍马出来要拦住林冲。

    吴用见了,又拨栾廷玉出去接住苏定。

    曾家五虎老大曾涂一看,自家头领没有梁山头领多,索性一声令下,全军涌上来厮杀。

    吴用见状,便也挥军掩杀过去。

    梁山兵马成军以来,战无不胜,军纪又严,军令一下,各个如狼似虎。

    曾头市壮丁生在边疆,常年与辽国铁骑作战,各个悍不畏死。

    李应、徐宁分别迎住曾涂、曾索,张清本来也要奔曾涂,看李应抢上去,只好选了曾魁而来。

    “杀”

    曾魁看着张清打马而来,暴喝一声,还未合嘴,便见张清右手一扬,一颗飞石便打来。

    曾魁不防张清还未交手,便放石子,想要躲闪时,已经来不及,正中嘴角,痛叫一声,身子在马上一歪,险些掉下马去。

    曾魁刚刚忍着疼痛挣扎起来,便见张清一枪刺向胸膛,赶忙拼命扭身闪过。

    二人错马而过,几个曾头市丁壮便一起举着长枪刺向张清。

    “死”

    张清也不躲闪,手中长枪后发先至,猛然划了个半圆。

    “呃”

    “呃”

    围上来的士卒喉咙便都被划断,一股股鲜血**而出,闷哼声中都倒在地上。

    张清又挑杀几个曾头市丁壮,也不屑再杀这些小卒,拨转马头便来找曾魁。

    曾魁却是怕了张清飞石,也不回头找张清,而是奋力往梁山兵马中杀。

    曾涂、曾索二人却是被栾廷玉、徐宁接住。

    鲁智深、李逵等人慢了些,也不去围攻他们,领着士卒便直杀向曾头市丁壮。

    没了曾家五虎阻拦,普通丁壮怎能挡得住梁山众头领冲锋,不过片刻,曾头市丁壮便被杀的七零八落。

    曾涂和栾廷玉斗了二十来合,一时却是分不出胜负,缠斗之际,却听得周围尽是自家丁壮惨叫声,分神看梁山众头领虎入羊群一般,屠杀着自家丁壮,也不敢再战。奋力逼开栾廷玉,拨马便往回走,同时喊道:“退……”

    栾廷玉被曾涂逼开,看他要逃,取下马鞍上铁锤,望着曾涂后心便打去。

    “噗”

    曾涂正要下令全军撤退,哪想到有此一招,顿时被砸个正着,一口鲜血喷口而出,只觉五脏內腑都有些移位了,张嘴想再下令,都觉痛的不能,只好伏在马鞍上往寨里逃。

    史文恭独斗呼延灼和林冲三十合,却是不落下风,但看自家丁壮被杀的溃不成军,曾涂又受伤逃走,也知道再战下去,于军不利。

    手中方天画戟一个横扫,逼开二人,打马便往回走,同时喝道:“全军撤退。”

    曾头市兵马早已被梁山众人杀的节节败退,听到史文恭下令,顿时一个个转身往后逃去。

    吕方、郭盛率军掩杀之时,正碰到史文恭逃来。

    二人看史文恭逃来,有心立功,打个眼色,两把方天画戟便一起向史文恭刺来。

    史文恭看到二人这般手段,不屑的冷哼一声,手中方天画戟搅住吕方画戟,用力一拨,便带着吕方画戟撞到郭盛画戟上,然后略一挑拨,便把二人方天画戟压到下面。

    抽出自己方天画戟,便横扫向二人脖颈。

    吕方、郭盛赶忙舞起方天画戟要遮挡,一举自己方天画戟,才发现史文恭方才一撞之间居然把二人方天画戟搅做一块。

    二人用力一夺,却没扯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