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张网以待

作者:藏剑翁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娘子在种田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神医凰后天医凤九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晁氏水浒最新章节!

    天刚蒙蒙亮,宋江便从自己先前的安乐窝走了出来,一面把门带上,一面骂道:“这贼贱人,好生无礼。”

    原来昨夜阎婆惜母女一顿好劝,让宋江吃了好几角酒,直喝的宋江头晕眼花。

    阎婆一顿奉承,宋江都以为自己已经成了达官显贵,原本还想趁着酒意,再和阎婆惜欢好一番,便当逛窑子解闷了。

    没想到一上床,那阎婆惜便变了个人似的,全不似先前那般主动偎依陪话,宋江也拉不下脸面开口求欢,两人只好分头睡了。

    好不容易熬到天明,宋江起床穿衣,阎婆惜也不来伺候,宋江憋屈的自己打水洗漱罢,便气哼哼的拂袖而走。

    走没多远,正碰上卖汤药的王公推着车子赶早市。

    那老汉看见是宋江来,慌忙停下车子,弯弯腰,问候道:“押司今日出来得早。”

    宋江有苦自知,只能点头道:“夜来酒醉,早晨起来有些头晕,出来走走。”

    王公赶忙道:“押司必然是酒醉喝伤了,喝一碗老汉的醒酒二陈汤吧。”

    说着从车上拿下一个板凳放在地上,拿袖子擦了擦,才敢请宋江坐下。

    宋江坐下,接过一碗浓浓的醒酒汤,一口饮罢,才感觉气愤消了些。

    王公在一旁紧盯着宋江茶碗,看他喝完,赶忙道:“押司,可还要吃一碗?”

    宋江起身,道:“一碗便够了,多少钱我算还你。”

    王公已经习惯了各种官吏白吃喝,这些官吏不向他们敲诈便是好的,吃喝一些实在平常。

    突然听到宋江要给钱,赶忙道:“一碗汤值甚,押司只管去便罢。”

    宋江却是自恃自己马上便要成了县尉了,好歹是入了品级的官员,不能再和那些皂隶一般敲诈百姓。因此执意要给汤钱。

    王公见推不过,只好受宠若惊的接过汤钱,一口一个“好走”的送宋江。

    宋江破天荒的掏了汤钱,也感觉自己又恢复了威风,抖擞精神往东门招兵处走去。

    却说阎婆惜等宋江走后,便也起身拾掇起来。

    阎婆看女儿大早便妆扮起来,不由奇道:“女儿今日怎起的这么早,这是要去哪里吗?”

    阎婆惜看着老娘笑道:“女儿这便要自由了,过了今日,咱们便再也不用看宋江脸色了。”

    阎婆还做着等宋江当了县尉后,自己跟着风光的美梦,听到女儿似乎要与宋江决裂,忙道:“女儿这是准备干吗。”

    阎婆惜把她与张文远想好的计策缓缓说来,直把阎婆听得面如土色。

    “宋江马上便要成了县尉了,你们万一诬陷他不成,我们三人只怕落不得好下场。不如你好好伺候宋江,等他发迹了,我们母女也过的光鲜。”

    阎婆惜还准备让阎婆一起去告发宋江,见她不肯,只好连哄带骗道:“昨晚宋江已经和我说他知道我和三郎的事情了,昨日不过是吃你缠不过才来,改日便要把我扫地出门,还让我算还他给的钱。左右是个没有活头,不如先下手为强,只要害了他,我们便带着这些钱财远走高飞。”

    阎婆见阎婆惜这般说,想了一阵,叹道:“罢罢,便知道你和那张三迟早要做出事来,事已至此,也只好如此了。不过要由我去首告,便说昨晚有人敲门找宋江,我开门后宋江和那汉子在楼下说话,正被我听个正着,你在楼上却是没注意。万一被识破,也只舍我一条老命。”

    阎婆惜没想到老娘为了她,居然敢做如此事情,顿时抱住老娘啼哭起来。反倒是阎婆安慰她这事一点风险也没有。

    两人又在家中商量一番,阎婆这才向衙门走去。

    新任知县却是政和年间进士出身,及第后因为无依无靠,一直没有出仕。

    前些日子,突然接到中书省文书,来郓城县任知县。原本以为是守得云开见月明,到了地方才知,郓城县刚刚被梁山草寇洗劫了一番,梁山贼势又十分浩大,想必是无人肯来此任职,才想起自己来。

    刚刚到任几天,还没摸清县里情况,便又听到梁山贼寇居然打败东平府两千厢兵,洗劫了东平府。

    知县顿时吓得没了主意,只好召集县衙文武官吏商议对策,都头雷横说宋江是县里豪杰,若让他出面招兵买马,一定可以守卫好县城。

    知县原本有些看不上一个小小的押司,不过见众人再没主意,也只好死马当活马医,没想到宋江短短几日,便招到数百人,知县这才给他许下县尉之职,好让他全心全意出力。

    这日,知县刚刚升堂,便听到衙门外鸣冤鼓“咚咚”响起,赶忙令人带进来,却是县里押司张文远带着一个老妇人。

    张文远见过知县,禀道:“我与这阎婆婆相熟,在衙门外碰着她听她要击鼓鸣冤,便领她前来。”

    知县看正主是这老妇人,便和颜悦色的道:“你有什么冤屈要告,细细说来,本官一定为你做主。”

    这阎婆却也不是善茬,在大堂上也全不怯场,当下便把宋江告了。

    大堂上众人听说宋江私通梁山草寇,顿时乱了。

    宋江可是刚刚招了几百人,若是带着他们作乱,这郓城县只怕又要被洗劫第二次了。

    知县也是大惊,道:“可有何凭证?”

    阎婆摇头道:“此事却是老身亲耳听到,不会有错,却不曾有甚凭证。”

    知县闻言,疑道:“只是你一面之词,让我如何取信。”

    张文远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惊道:“难怪啊,那日梁山贼寇偷袭郓城县时,宋江突然告假回乡,想来是早与梁山贼寇勾结。宋江与那梁山贼寇头目晁盖却是交情甚深,这个县里不少人都知道。如果他们真有勾结,县城危在旦夕,大人还要早作决断啊。”

    新任主簿也是刚来郓城,闻言赶忙道:“若真是如此,那宋江便十分可疑了,现在新招兵马都在他麾下,大人不如先把他抓起来再说,免得他得到消息做乱。”

    知县也是心头大乱,见有人出主意,便对一个原是自己家人的衙役,道:“你去请宋江,便说有事相商。”

    张文远忙道:“且慢,依小人看,此事十有八九是真的,只是城中尽是宋江新招兵马,恐怕还有不少梁山留下的眼线,若是在县衙审问宋江,恐怕引出乱子来。不如派人把宋江诱到城外,就地捉拿,然后押送到济州去审问,便是梁山草寇知道了消息,济州城高墙厚,想打济州也不是那么简单。”

    知县闻言,点头道:“你说的有理,快招朱仝前来,他办事认真,此事交给他便可以了。”

    张文远已经决定事成之后就搬离郓城县,也不怕得罪同僚,又道:“宋江与县衙众人都有交情,只恐朱仝私放宋江,须得把此事担系都放到朱仝身上,才能让他尽心尽力。这大堂之人也都不得出去,免得泄露风声。”

    知县此时对郓城县老人也是疑心大起,忙道:“好,多亏有你为我出谋划策,此事便都在朱仝身上,若是宋江逃了,他须逃不过个私放犯人的罪责。”

    (写宋江是为了引出花荣、秦明等人,不是为了让宋江上山恶心人,没有宋江花荣基本不会落草。大家有点耐心,本书志在追求一个合理的水浒,也不会专门写一些章节恶心人。宋江暂时还不会上山,最后让不让他上山,还在考虑。另外欢迎读者加群,一个普通群,一个粉丝群,群号都在简介下面。已经打赏的读者可以加粉丝群,大家可以在群里讨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