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全军覆灭

作者:藏剑翁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娘子在种田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神医凰后天医凤九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晁氏水浒最新章节!

    到的第一座关前,黄安却没发现关上有人。

    何涛见前面关隘没有动静,这才凑上前,道:“梁山贼人芦苇荡中不设埋伏,现在又不守关隘,只怕有诡计。黄将军要小心啊。”

    黄安看着眼前不甚雄壮的木质关隘,恐怕几把斧头就能劈开,想了想,道:“贼人想来是知道这道关隘守不住,不想折损人马,都在山上守着,也省了我们不少力气。石都头,你带人去关里看看,有没有贼人。”

    被黄安点中的都头带着人顶着盾牌小心入关,四处查探后,才发出信号让大队人马上山。

    黄安带着人马沿着山路走了一阵,前方便又出现一道关口,和第一道关隘一般大小。只是关上却是刀枪林立,守卫甚严。

    黄安赶忙指挥兵马摆开阵势,以防梁山人马出关突袭。

    晁盖等人在关上看济州官兵摆开阵势,才喊道:“山下何人?敢来梁山捋我虎须。”

    有郓城县做公的道:“喊话的便是晁盖。”

    黄安见关上礌石、滚木准备齐全,心下也怯了三分,喊道:“我是济州都指挥使黄安,今日带兵剿灭梁山贼寇。晓事的出关投降,只抓黄泥岗上劫了生辰纲的一伙人,其余既往不咎。不然打破山寨,鸡犬不留。”

    晁盖在关上见山下水边阮小二、阮小五已经杀败留守官兵得了船只,都划到山南去,便笑道:“今日怕是你们有来无回,你们且看山下船只。”

    众官兵扭头看时,才发现山下船只一个个都划向南边去了,顿时都慌乱起来。

    何涛急道:“原来贼人是要断我们后路,黄将军,我们快下山去抢船只吧,不然真回不去了。”

    “现在去抢已经迟了,贼人胃口倒是挺大,只怕他们牙齿不够锋利,反倒崩了他们满嘴牙。”

    黄安想了想,高声喊道:“大家不要慌,船只便先让贼人保管,等我们打破了山寨,再去拿回船只。”

    官兵也知道即使现在下山,船只也早划远了,在黄安和各级军官呵斥下,只好慢慢摆开队形,准备攻打关隘。只是第一回合便中了梁山计策,先前还想着悬赏的官兵,现在却想着如何能平安回去了。

    在黄安催逼下,当先一排盾牌掩护着三百弓箭手缓缓向关隘靠去,准备由弓箭手压制住关上山贼,黄安再带人强行冲关。徽宗时世道不太平,太师蔡京又爱粉饰太平,各地上报贼寇的奏折多被压下,并不让徽宗知道,只是让各地自行剿捕。因此兵器管制也就松了些,路上常见有人携刀带枪,多是为了应付劫道的。虽然如此,草莽间也只是装备些刀枪,朝廷的制式弓箭还是很少流落的,也因此各地草莽很少敢正面对抗朝廷官军。

    还没进入弓箭手射程,便见关上滚木礌石雨点般打将下来,顺着山道呼啸着向官兵扑来。

    盾牌手哪敢硬挡呼啸而下的滚木礌石,顿时散做一团,蠢笨些的转身便往回跑,机灵些的则往两边躲,弓箭手也是有样学样,阵势瞬时大乱。

    两只脚怎么跑得过翻滚而下的石木,许多人还没跑几步便被砸个正着,顿时残肢断臂横飞,一条条血溪便顺着山道向下流去。

    黄安此时也只顾得上躲闪,怎顾得指挥兵马。

    晁盖在关上见状,一声令下,关门大开,众头领一马当先杀了出来。

    北宋诸州官兵多是厢兵,平日只是承担各种杂役,并不进行军事训练。刚被滚木礌石泄了胆气,又没将领组织,此时哪有人敢回身抵抗,不片刻,便被梁山众人撵到金沙滩上。

    一路败退,到的后来黄安想要指挥人反身稳住阵脚时,才发现一旦败退,再要收拢溃兵真是万难,只好被溃兵裹挟着往山下逃去。

    “狗官,哪里走?”

    黄安逃到金沙滩,立足未稳,便见一个杀的满身是血的猛恶大汉持刀扑来,一头赤发,脸上巴掌大一块朱砂记,形如猛鬼一般,还没交手已经胆怯,只遮挡三两回合便被砍翻在地。

    刘唐先前在灵官殿熟睡被雷横带土兵捉住,便憋了一肚子鸟气。这回可以肆无忌惮的杀官兵,自然杀性大起。一早便盯上了一身盔甲的黄安,沿途也不知砍翻多少官兵,才追上黄安,没想到却是如此怂包。

    晁勇本来还想留个活口,没想到刘唐一路猛冲,他却是追之不及,等他砍倒几个官兵追上来,黄安已经被刘唐砍倒在地。

    晁勇站定喘口气,只见众头领各个如狼似虎的纵横在官兵丛中,不少慌不择路的官兵跑到水中才发现自己不会水,大呼救命,完全是一面倒的形势,不用片刻,只怕官兵便会被杀的一个不留了,赶忙高声喊道:“放下兵器,降者不杀。”

    众官兵早已没了抵抗胆气,只是见四周梁山人马杀的厉害,又不敢扔了兵器,怕梁山人马不接受投降。听得晁勇喊话,如得了护身符般,纷纷把兵器抛了,跪在地上。

    “真他娘软蛋,爷爷还没杀过瘾呢,平日诈害百姓厉害,厮杀起来便都成了软脚虾了。”

    刘唐似乎还没杀过瘾,踢着跪在地上的官兵,咒骂道。

    众官兵看着意犹未尽的刘唐,更是无人敢出声。

    待金沙滩上清理了战场,阮小七也从石碣村返回,活捉十几人,缴获战马三十余匹。

    众头领上的山寨,论功行赏,却是刘唐斩杀黄安抢的头功,其余头领身先士卒亦都有功劳。因为官兵一路溃败,又有一干头领当先冲阵,梁山人马倒是伤亡很少,战场受伤的还没崴脚的人多。

    刘唐得了头功,喜不自禁的道:“这等官兵,便是再来一万,俺们弟兄也能杀的他们屁滚尿流。”

    林冲曾经身为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自然知道这厢军和禁军的差距有多大,提醒道:“不可轻敌,今日来犯的只是地方厢兵,缺少操练,若是禁军来犯,少不得一番苦战。”

    吴用笑道:“当今圣上不明,文臣武将只知争权夺利,为防止武将做大,蔡京一味粉饰太平。依小生看,蔡京只会勒令地方剿捕,多半不会大动干戈。最坏的情况便是调青州禁军来攻,现在青州地面也不平静,青州禁军亦抽不出多少兵马,大可不惧。”

    晁盖笑道:“军师说的是,便是青州禁军来攻,有众兄弟在,必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今日旗开得胜,本该大庆,只是想起白胜兄弟此时还在牢中,不免伤心。众人看看,我们能否趁胜追击,打下济州府,救出白胜兄弟。”

    刘唐摇头道:“白胜出卖兄弟,哥哥想他作甚。”

    “若不是勇哥儿提醒,恐怕我们稀里糊涂便被官府捉了,现在哥哥让大伙提着脑袋去打城池救他,只怕弟兄们不愿出力。”吴用说着看了眼阮小二。

    阮小二会意的道:“军师说的是,便是救出白胜,按江湖规矩,出卖兄弟的,也要断手断脚,何苦再让兄弟们去冒险。”

    晁盖摇头道:“当初是我带他做下这事,现在理该救他出来,有弟兄不愿去的,晁盖也无话可说,便请不愿去的兄弟留守山寨,其他人随我去打济州城。”

    晁盖名震江湖,除了仗义疏财,便是义气过人。众人愿意跟随晁盖,看中的也正是这一点。此时见晁盖执意要去,也都纷纷出言愿意一同前去。

    晁勇想起水浒中白胜的脱困方法,道:“济州城池坚固,山寨兵马又操练不熟,若是强行攻打,只怕伤亡很大。不如花钱打点牢中上下,只要看守宽松些,以白胜机灵,必能逃脱。我等在山寨多加操练兵马,若是白胜逃不出来,我们再提兵去打济州也不迟。”

    吴用点头道:“勇哥儿说的是,如今做公的哪有不贪财的,此事便交给小生,不日必能做成此事。”

    晁盖见有了救白胜的办法,便也点头道:“那就有劳军师了,其余兄弟要勤加操练兵马,以防官兵攻打。”

    众头领齐声应喏,各自操练兵马不提。

    (北宋厢兵编制多以指挥为单位,一指挥五百人,其统兵官是指挥使和副指挥使。一指挥五都,一都一百人,统兵官马军是军使和副兵马使,步兵是都头和副都头,在副兵马使和副都头之下,还有军头、十将、将虞侯、承局和押官等官吏。捕快头目也叫都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