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章 不好办啊

作者:晨光路西法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第一序列官场局中局超级无良学生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女帝的大内总管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权倾一世最新章节!

    宦海沉浮十几年,曲文海在基层呆的时间比在领导位置上要长的多,环卫局干了整整八年的副局长,他唯一学会的东西,就是察言观色,要知道在华夏的官场当中,除了一把手算是官之外,其他的人,实际上都是做事的吏。

    一个人的所处的环境决定了这个人的性格,曲文海很早就知道,官场当中有比男女之情更要紧的事情。一个人在面对人生重大抉择的关键时刻,应当具备分清主次的基本素质,相对于这个基本,其他的远没有这么重的分量。就好像现在的自己,虽然这个女人很漂亮,但是曲文海心里面对她却是一点欲望都没有,因为他知道,这是一个坑,一个别人给自己挖好的坑。

    不过曲文海却并不畏惧,在机关里面打滚这么多年,诸多阴暗面他早就见识的差不多了,虽然这个名为南琳的女人不时朝自己露出媚眼,但是曲文海很清楚,自己不能犯错。而且他也有个想法,也许能够从这个女人的身上,有所发现。

    点了一个烟,曲文海慢慢的说道:“公安局的待遇可是不错啊,再说了,工作调动的事情,不是我这个区长说了算的。”

    南琳一愣,抬起头看向曲文海道:“可是,可是您是区长啊,区政府不是您说了算么?”

    曲文海摇摇头:“我是区长,只是为全区的老百姓服务的公仆而已,区政府是全区群众说了算的,可不是我曲某人一个人的。”当着别人的面,他可不想落人口实,区政府某某人说了算这种话,听上去没什么问题,可经过别人的嘴一传,曲文海保证,肯定能传出花儿来。

    南琳听到曲文海的话先是一愣,慢慢的低下头,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这个时候,政府办主任老张的电话响了起来,他一边站起身朝着外面走去,一边接起电话,似乎是那边有人说了什么,老张转身回到房间里面,对小刘说道:“刘秘书,你帮我搬点东西。”

    小刘转身看向曲文海,曲文海起初没在意,刚想点头答应,可是看着老张的背影忽然心中一动,开口对老张说道:“张主任,你先下去吧,叫招待所的服务员帮你拿东西,要是拿不了的话,就给政府办打电话,让他们叫人过来去。小刘留下来,把我跟南琳同志的谈话记录,唔,小刘我记得你的手机能录音吧,把录音打开吧,南琳同志反映的情况,肯定是重要证据。”

    老张听了曲文海的话表情一僵,看着曲文海古井不波的表情尴尬的点点头:“我知道了,区长。”

    说着,他转身离开了房间,小刘把门打开,就坐在曲文海和南琳的中间,拿出一个手机,调试了一下,按下了录音键。

    曲文海把手里面的烟蒂掐灭,看着南琳淡淡的说道:“南琳同志,有什么事情你现在可以说了。不要怕,只要你反应的情况属实,我一定会秉公处理。如果我处理不了的,还有区委葛书记在。还有市委市政府的领导在。咱们仁庆市始终都是受到法律保护的,每一个犯了错误的人,不管他是什么身份,什么地位,都会受到法律的严惩。”

    南琳终于抬起头,眼圈红红的,但止了哭声,犹豫着问:“区长,富尔区是不是要变天了?”

    曲文海一怔,被南琳的话弄的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耐着性子说道:“怎么能这么说呢?富尔区,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会一直是咱们劳动人民的天下嘛!”

    南琳凄然地笑了一下,说:“区长,我在公安局工作,也自然有人告诉我消息。外面都传,区长您是市长的人,市长很厉害是不是,他派你来,是整葛书记的是不是?”

    葛书记?

    曲文海的眉头一下子就皱在了一起,他自然知道南琳说的人就是区委书记葛成名,这位葛书记在富尔区盘踞多年,跟去里面各方势力都有着深深的联系,就好像政法委书记顾顺章就是他做副县长的时候从下面派出所提起来到县公安局的,两个人的关系很铁,属于那种可以互相信任的关系,好几次的常委会上面,曲文海都发现,顾顺章就是葛成名手中的一杆枪,葛成名不方便说的话,不方便做的事,都让顾顺章出面来说,来做。

    居然有人说自己是陆市长派下来整他葛成名的,有点意思。

    笑了笑,曲文海摇摇头道:“我们都是党的干部,说不上谁是谁的人,更用不上整字,但不管是谁犯了错误,我们一定会纠。”

    南琳摇摇头,有些凄然的说道:“是么?那你告诉我,为什么顾顺章他可以在富尔区为所欲为?”

    说着,她似乎忍不住自己的泪水,再一次哭出声来。

    刘秘书此时感觉出不对劲的地方来了,这女人的来历不简单啊,居然是直接针对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顾顺章的。他可是深知自家老板的性格,曲文海是那种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尤其是做了一把手之后,更是习惯于后发制人,像这样牵扯到区委常委的事情,不啻于是在为难曲文海,所以刘秘书眉头皱了皱,就想要说话。

    曲文海轻轻的摇摇头,伸手再次从兜里面掏出一颗烟来,淡淡的说道:“你说说看,顾顺章同志有什么地方做的不恰当了?”

    听到领导这么说,刘秘书也只能够无奈的低下头,开始摆弄起自己那个录音来。

    “两年前,我大学刚刚毕业,从省城的警官学校分配到富尔区下面的一个派出所里面,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这个世界是多么的美好,怀着一颗憧憬的心走进公务员的队伍当中。但是随着我遇见了顾顺章那个恶魔,我的噩梦开始了。”

    南琳神情悲痛的讲述着自己的经历:“在一次调研当中,顾顺章遇见了我,他当时就对我表现的十分热情,关心我的工作,还把我从乡下的派出所调到了县局户籍卡。开始的时候,我以为他是一个好人,只是领导关心下属一般的照顾我,但是,但是随着时间的不断向前发展,我渐渐的明白过来,他顾顺章,就是一个披着羊皮的狼!”自顾自的说着,南琳用伤感的语气讲述着自己是如何被顾顺章利用职权之便强行霸占的,甚至于还绘声绘色的描绘出顾顺章跟她的某些隐私事情。

    表情平静的听着南琳貌似悲伤的讲述,曲文海也不说话,就那么坐在南琳的对面,等到她说完了,这才对一旁的小刘问道:“都录下来了么?”

    小刘点点头:“我已经记录了一份,并且录音了一份。”

    “很好。”曲文海慢慢说道,转身对南琳道:“这个事情,知道的人多么?”

    南琳目光微微有些闪烁,迟疑道:“知道的人不多,不过,不过顾顺章并不只有我一个情人,他有好几个情人呢。”

    曲文海又问道:“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不早点离开他呢?毕竟他不能够束缚你的自由。”

    南琳沉默了一会儿低声对陆睿道:“因为,因为我舍不得这份工作,说实话,公安局的待遇在整个富尔区是名列前茅的,我们家的条件一般,能够进公安局工作,我已经很满足了。而且,而且顾顺章对我也还不错……………………”

    曲文海冷哼了一声:“明知道做小三被人骂,还心甘情愿的,分明就是贪慕虚荣。”

    南琳的泪水再次流了出来,抽泣着说道:“是,我知道这么做不对。可是,可是我要养家,而且他是公安局长,在富尔区一手遮天不说,他还说了,要是我敢离开他,就杀我全家!你知道吗,他甚至在办公室,办公室里面强暴我!”她越说越激动,最后歇斯底里的大喊起来。

    眉头皱了皱,曲文海问道:“那你为什么现在敢来找我举报他?”

    南琳道:“因为,因为有人告诉我,说你是上面派来整他的人,所以………………”

    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曲文海打断了南琳的话:“我再说一次,没有谁要整谁,顾顺章的问题,如果你反应的是真实的情况,我们会依法办理,但是如果你反应的情况不属实,那你是要负责的。”

    南琳点点头:“你们可以去查,我说的句句属实。”

    挥挥手,曲文海对秘书小刘道:“送她出去吧。”

    说完,他对南琳道:“你反应的问题,我需要核实一下,如果有需要你配合的地方,会有人找你的。”

    一直到南琳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眼前,曲文海的表情一下子阴沉了起来。看来自己低估了某些人啊,这富尔区不仅仅有葛成名一个人的势力,背后还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呢。

    就在这个时候,放在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起来,曲文海按下了接通键,陆睿爽朗的笑声传来:“文海啊,明天我去你们富尔区转转,有个事情要跟你商量一下。”

    曲文海心中一动,连忙说道:“市长,正好我有情况向您汇报。”

    说着,他把今天自己得到的消息对陆睿介绍了一遍。

    半晌之后,陆睿平静的说道:“文海啊,富尔区的棋,不好走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