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血刺

作者:胤镜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第一序列官场局中局超级无良学生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女帝的大内总管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都市极品酒神最新章节!

    “女婿子在呢,就不要...”

    “要,要见,一定要见,今天不见不行。”老罗愤怒的打断狗剩的话喊道。

    狗剩犹豫了一下说:“好吧,你们先吃饭,我把我嫂子弄过来。”狗剩说到这里又微笑的对罗怡和孟小贱说道:“好好吃,不够了就告我。”

    “你不要闲操萝卜淡操心,我们不会客气的。”本来孟小贱已经站起来要客气几句的,可是最后还是被老罗抢先了一步的喊道。

    知道自己角色的孟小贱,看着这样场面的孟小贱,心里还是懵懂的孟小贱,只好跟狗剩客气的笑了一下后,便又坐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

    看着狗剩离开后,老罗突然回头瞪着孟小贱说:“将来你和兰花结婚以后,会不会对不起我家闺女?”

    “不...不会...”

    面对老罗的突然质问,孟小贱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回答好。

    用谎言欺骗老人吧,孟小贱实在是觉得不妥。说出自己心里的真实感受吧,罗怡的精心安排就泡汤了。孟小贱此时只能是支支吾吾的附和一下老人。

    孟小贱希望以此来敷衍过去。

    “说句话还吞吞吐吐的,我看你就不是真心对我们家兰花好的,不要以为你给我做了那么一点事情,你就可以随便欺负我们家兰花。”

    老罗既然是老罗而不是小罗,自然是见识过了很多的事情,阅历和见识不是孟小贱一个毛头小伙子可以比拟的,老罗已经从孟小贱的回应之中看出了一些端倪。

    “我不会欺负兰花的,爸,您就放心吧。”孟小贱有点违心却安慰自己、觉得朋友之间也可以这样表达的说道。

    只见老罗没有点头认可也没有摇头否认的说:“小贱,我们罗家从唐宋年间到今天,虽然已是分出了太多的支脉,可我老罗才是最为正宗的罗成后裔,罗家枪因为世事变迁早已失传,可有两样东西却一直手手相传延续至今,今天,我要把...”

    “爸,都什么年代了,你不能这样做的,你会把小贱害死的。”

    老罗刚刚说到这里,罗怡便急忙制止了老罗的话语,孟小贱听不懂这是怎么回事,孟小贱只看到在罗怡的眼神里,充满着恐惧和对自己的愧疚。

    “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不要管家里男人之间的事情。”

    回应过罗怡后,老罗又接着对孟小贱说道:“小贱,今天我要把两样我们罗家祖传的东西传给你,虽然我们罗家老祖宗有话,这两样东西是传男不传女更不能传给外姓人的,可就像罗怡说的,现在已经不是旧社会了,我也就兰花一个闺女,传给你也是没有错的...”

    “不是,爸,其实...其实传给罗怡就挺好,我和罗怡以后都是一家子了,传给谁都没有关系。”孟小贱被罗怡暗示性的踢了一下后,便急忙不知所为的说道。

    只见老罗有点无奈的笑了一下说:“要是能传给兰花的话,我也就不会和你说这些事情了,可这两个传家宝是不能传给女人的,小贱,把手心给我...”

    “小贱,不要...”

    “女孩子家的不要管这些事,小贱,把手心给我...”老罗很严厉的制止了罗怡的话语后,又让人无法回绝的对孟小贱说道。

    “不要,不要,孟小贱,不要把手心给爸爸,不能给...”

    看着罗怡恐惧的神态,孟小贱也是犹犹豫豫的,可孟小贱倒是没有罗怡那么的恐惧,孟小贱觉得老罗一定不会害自己的。

    就在孟小贱犹犹豫豫的时候,就在罗怡眼神中充满恐惧之时,老罗突然伸左手使劲拽住孟小贱的手,随即又用不知道拿着什么物件的右手、狠狠的刺了一下孟小贱的手心,孟小贱的手心出血了,是黑黑的血。

    “哎呀,爸,这是什么东西,都出血了。”孟小贱就像是被蜜蜂蛰了一下,却还是很不以为然的问老罗道。

    就在孟小贱的手心出血的那一霎那开始,罗怡泄气了一样的缩在了椅子上,在罗怡的眼神中,有着许多让孟小贱捉摸不透的信息,此时罗怡的眼神是无奈的、是充满歉意的、也是有一点点是愉悦的。

    而此时的老罗,就像是完成了一件天大的事情一般的满足,只见老罗拿一张餐巾纸轻轻的给孟小贱擦拭了血迹之后,便微笑的对孟小贱说:

    “孩子,你现在已经和我祖上罗成的血脉融会贯通,你现在再看看我们家兰花,看看还是原来的感觉吗?”老罗兴奋而幸福的对孟小贱说道。

    听得老罗的话语后,孟小贱突然感觉到老罗的声音无比的亲切,此时的孟小贱,身体里就像是着了魔一般的憋胀,浑身上下、从里到外、不知为何充斥着一股难以形容的气息。

    孟小贱都能够感觉到这股气息在流动,那种流动的感觉就像是天人合一的畅快,更像是酒精已经充满血液一样的燥热和兴奋。

    孟小贱回头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缩着脖子、满脸迷茫的罗怡,此时的罗怡在孟小贱的眼眸里,犹如一湾清澈清凉的秋水,孟小贱想要让自己好好的深入其中,孟小贱想要让自己身体的焦躁得到缓解。

    就在这时,孟小贱突然觉得浑身湿漉漉的,刚才那种即充满不适又充满快意的感受,瞬间不见了踪影。

    此时孟小贱眼里的罗怡,又变成原来正常时候的样子。

    孟小贱只见罗怡拿着一个空空的水杯面对着自己,孟小贱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孟小贱疑惑不解。

    “孟小贱,大白天的你想干什么?爸,不要闹了好不好。”罗怡满脸通红、‘咚’的一下把手里的水杯放到饭桌上说道。

    这时的老罗,也只是微微一笑的说:“不干什么,也不是什么可急的事情,来来来,小贱,闺女,快吃菜,再不吃的话菜都凉了。”

    “爸,怎么回事,我刚才怎么感觉自己...爸,刚才是什么东西刺着我了?”孟小贱拿了一张纸巾一边擦着脸上的水渍一边疑惑的问道。

    只见老罗还没有开口回应,罗怡便很生气的坐下说:“孟小贱,是我对不起你,只要你愿意,我以后会好好对你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