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追来

作者:元暮轲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不朽凡人雪鹰领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我是不会为白莲花复仇的最新章节!

    现在听到老者询问,傅恬恬不敢怠慢,连忙从储物袋里拿出身份玉牌,特别恭敬地双手递给了他:“在这里了。这枚身份玉牌是晚辈无意间在黑市淘买到的,不知是令公子所有,竟一直带在身上。冒犯之处,还请前辈大人不计小人过,多多海涵。”

    如果实话实说,玉牌算是杀人夺宝得来的,傅恬恬怕一时解释不清老者得疯。她便扯了个慌,说玉牌只是黑市上买的。这样,也可以让老者少注意她一点。

    那老者却也不理傅恬恬口中说的话,不理她说的是真话假话。

    他一双眼睛只紧紧盯着傅恬恬递过来的玉牌,用略微颤抖的双手,接过了它。

    身份玉牌是用统一的材料,批量制作出来的。上面没什么复杂的花纹图案,对持有者的信息一般也不会录入过多。

    这样的做法省时省力,而且毕竟修真界有那样多的修士,他们也大都不想自己的信息被巨细靡遗地记录在一块小小的玉牌上。

    但对老者来说,这样称得上简陋的玉牌,缺很不好。

    首先是单调。在儿子六岁的时候,他就为他取来了一面身份玉牌。看着光秃秃的牌子,为了让儿子喜欢,拦着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在玉牌上细细雕琢上了虚云山的山水景观。

    其次是不安全,容易引人觊觎被抢夺。百多年前,儿子十六岁那年,他步入了筑基期,坚持一个人出门历练。

    也就是那次历练,他的魂灯灭了,再没有亮过。

    他的儿子,死了。

    死后,他的身份玉佩还被抢夺,被贩卖,落在这块大陆的各种人手中,各处流荡。

    老者接过那枚身份玉牌,手指轻轻抚摸着上面的花纹,一遍又一遍。

    他的手指倒是保养地出奇意料地好,十指很是光滑,指甲盖很是红润,彰显了他不同寻常的修为和身份。

    元婴期修士,在整个西大陆也是有数的。

    而在傅恬恬遇到老者的虚云前结界内,整个虚云观,只有一名元婴修士。

    那人叫什么来着?

    似乎是叫什么问剑真君?听说在剑道上造诣很好,是虚云山真正的“顶梁柱”。

    会是他吗?

    傅恬恬带着点探索欲地看向老者,他正将玉牌捂在两个手掌之中,闭着眼睛,不知道在干什么。

    他眼睛闭上了,这是不是个绝好的趁机走掉机会?

    然而,他毕竟是个元婴期修士啊。哪怕一时失神,只要睁开眼睛,发现傅恬恬她们不见了,但凡他想抓住她们,那还不是像揪笼中的鸟儿一样简单?

    傅恬恬心里默默盘算着,走,还是不走?她真的想走,却也真的不敢走。

    没等傅恬恬犹豫完,那个老者就睁开了他的眼睛。

    他盯着傅恬恬上下打量,把她看得浑身发毛,这才用一种比较温和的声音问她:“我相信你没有参与害死我儿子。但我儿子的身份玉牌是如何流传到你手里的,我需要你跟我说实话,全然的实话。只要你告诉我实话,我不怪罪你,也不会动手伤害你。”

    问她要实话了。

    说不说?说不说?说不说呢?

    傅恬恬心里一边忐忑一边天人交战,最后她看老者的眼神已经比较清明,也承诺了不会伤他,傅恬恬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开口说她所知道的了。

    于是,她小心翼翼开口道:“前辈明鉴,身份玉牌确实不是我买来到。其实。它是我和友人,在对付了两个穷凶极恶的歹徒之后,从他们身上搜来的。”

    傅恬恬说着,诚恳地看向老者:“我们从那两个歹人搜到身份玉牌,只道是他们的,便拿来用了。没想到这竟然也是他们抢来的,若有冒犯到贵公子的,还千万请您原谅。”

    傅恬恬再次道歉,看着却置若罔闻。他只是凑近了傅恬恬,揪着她胸前的衣服,问傅恬恬道:“那两个人是谁?他们长什么样子?叫什么名字?他们的身份玉牌是哪来的?”

    “我也不知道啊!拜托你先松手。”

    傅恬恬无奈地回答道。

    人根本就不是她杀的,她甚至连那两个修士长什么样子都没见过,他们就被顾长风直接解决掉了。

    这个疑似问剑真君的老者的问题,让傅恬恬有点儿没法回答。

    “你快说!这需要什么犹豫吗!”

    老者揪紧了傅恬恬领口,手中加力,开始压迫她的呼吸。

    这位大爷,求你别这样,冷静一点儿,我真不知道那俩人长什么样啊?

    傅恬恬心里无奈大喊,只能拼命用眼神给这个疑似问剑真君的老者暗示,示意他冷静一些。

    傅恬恬双手去掰老者的手指头,却被牢牢抓住,压根就掰不动。

    救命啊,谁来救救我!

    正心里呼喊着,下一秒,仿佛心有灵犀般,“救兵”果然就出现了。

    还是昨天拉走老者的那个修士。他御剑飞快地来到了几个跟前。他的修为傅恬恬看不透,但见他御剑前来,应当是个金丹修士,比傅恬恬高一到两阶。

    看老者正死死揪着傅恬恬衣领不放,青年忙上前阻止他:“师傅,你干嘛一直抓着这位陌生道友的衣领啊?”

    老者似乎对青年很是熟悉了,对他的问题老老实实回答道:“蜘蛛和养蜘蛛的人都有八条腿,很会跑。他拿的身份玉牌和熙儿丢掉的一模一样,我问问他是从哪儿来的,推测一下,究竟是谁害死了他?”

    “她手中竟然真有师弟的身份玉牌?”青年听了老者的话,倒真有点吃惊了。

    他看向傅恬恬,神色微微严肃了起来:“这位道友,能否告知一下,你手中的身份玉牌,是怎么来的?”

    在他说话的同时,毫不客气地说,傅恬恬感觉到了细微的杀意。

    于是,她不得不继续实话实说:“这玉牌是一个月前,我和同伴在卧牛山,杀死了两个抢劫普通人的修士之后,从其中一个人身上搜到的。我不知这是令师弟的身份玉牌,随手拿过来用了,冒犯之处,还请见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