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老者

作者:元暮轲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不朽凡人雪鹰领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我是不会为白莲花复仇的最新章节!

    “机缘巧合?”那个年老修士愤怒得眼珠都红了起来,“我儿子不明不白死了,他的身份玉牌挂在你身上,你说这是机缘巧合?”

    我擦!还真是苦主!

    傅恬恬惊了。这身份玉牌是当初顾长风杀了两个抢劫普通人的修士拿来的,虽然她并没有参与杀人,但却也坦然收下了人被杀死之后留下的东西。

    且不论那两个抢劫普通人的修士道德上到底有多大错误,还不该被杀死,但是现在死者家属找上门来,那么,她确实得承担对方的愤怒和仇恨。

    傅恬恬肃了肃神色,正待张口说话,一个青年却突然跑了过来,拉起了老者:“师傅,您老人家又昏头了,这不是师弟的身份玉牌。师弟失踪已逾百年,这位小友骨龄还不到一百岁。怎么可能有他的身份玉牌呢?都是您搞错了,别拦着人家了。”

    那青年一边对老者说着,一边冲傅恬恬二人使个眼色,示意她们赶紧走。

    傅恬恬会意,连忙牵起宗晴的手,拉着她迅速地跑走了。

    跑出一段距离之后,她们已经从市集的一端到了另一端,傅恬恬神识也感受到那老者已经被青年拉走,这才停了下来。

    她们的速度对宗晴来说稍有点吃力,她微微喘着气,道:“呼,方才那个老者是谁?突然就拦住了我们,我看他脑子不太清明的样子。”

    “唉,如果他和那青年所说没错的话,也是个可怜人。”傅恬恬叹了口气。

    修真界的身份玉牌,没有明确信息,很容易就能被易手。

    而玉牌易手的方式,却是可以想见的残酷,盗窃、售卖还是好的,更普遍的,可能是杀人夺宝。

    比如她现在用的这枚玉牌,不就是杀了那两个截道的修士抢来的吗?

    傅恬恬拿起腰间的玉牌打量,这是一块颜色有些暗淡的玉,上面的花纹已经被磨得有些平了,显然很有“年代感”,应当已经用了不少年。

    如果那老者所言为真,百年前,这枚身份玉牌是他失踪的儿子的。那么,他的儿子可能早已经……不幸遇难。而他的这枚身份玉牌,也早已经不知转过了几手。

    宗晴听了傅恬恬的感慨,也很快想明白了前因后果。

    她的身份玉牌也不是自己的,是宗路舟给她弄来的。玉牌来的途径应当没有这么血腥,但,有些人是怎样夺取身份玉牌,也是可以想见的。

    宗晴更加感慨的是,都说修士比常人更加坚韧强大,然而修士毕竟也是人,却也有因为丧子之痛,一病疯魔的修士。

    “不说他了,”傅恬恬再次叹息一声,“咱们不是要在这里休憩一会儿的吗?现在就去找家客栈休息吧。”

    “是极。”宗晴点头同意。

    此时天色已经擦黑,赶夜路恐怕会认错路。于是,两人一路打听着,找到了一家客栈,要了两间房,住了进去。

    第二天早上,距离使用易型符已经过去了十个时辰。

    用一个净尘诀简单清洁过后,傅恬恬照照客房的镜子,里面映出的依然是那个眉眼寡淡平凡的青年。

    看来易型符真的可以随修为不同发挥不同作用。

    傅恬恬得意地一笑,转身出了客房。

    她敲敲隔壁宗晴的房门,低声问道:“阿晴,你起了吗?”

    “起来了。”

    宗晴在门内回答着,随着一阵脚步声,她很快走到门前拉开了房门。

    看她装束,依然是一身黑衣,头戴斗笠,显然已经打扮停当。

    傅恬恬招呼宗晴:“你收拾完了吗,收拾完了我们就走吧。”

    宗晴回答道:“好的,我已经都收拾妥当了。”

    于是,两人便下楼离开了客栈。

    走出客栈大门时,傅恬恬感觉到后背似乎有点发毛。她狐疑地回头看去,却什么异常都没发现。

    于是,傅恬恬只好忽略后背麻麻的感觉,转过头,继续和宗晴往前走。

    很快她们就出了市集,傅恬恬再次放出碧春剑,和宗晴站在上面,驭使着飞剑继续往她们的目的地飞去。

    半路上,傅恬恬后背发毛的预感,得到了兑现。

    正在碧春剑飞去前行时,一个如鬼魅般迅捷身影,突然之间出现,挡在了碧春剑前飞的途径。

    傅恬恬正在驾着碧春剑往前飞,前面突然出现了一个挡路的,猝不及防之下差点没撞上去。

    她连忙操纵碧春剑紧急减速+转弯,这才惊险地绕着那个拦路者飞了过去。傅恬恬身后的宗晴被这么一晃,吓得不由搂住了她的腰。

    往前飞了没多远,飞剑停下。

    傅恬恬调转剑头,朝那个突然出现的拦路者看过去。大哥不知道注意空中路况吗?知不知道刚才差点出交通事故?这些男司机真是莽撞。

    傅恬恬就见,那人悬浮在空中,也回头朝她们,哦不,朝她看了过来。

    他看起来五六十岁模样,眼睛肿着,头发胡子蓬乱,十分憔悴邋遢的样子。

    这个人,正是昨天拦住她问她身份玉牌从哪来的那个老者!

    傅恬恬心里无声尖叫,心砰砰直跳,急得像是要擂鼓。

    倒不是因为“做贼心虚”,也不是因为这个人长的有多可怕。而是,她已经反应过来,能够不借助外物浮在从空中的,他,他他,他修为至少得是个元婴修士啊!

    一瞬间,傅恬恬冷汗流遍了全身。

    她既有些庆幸,自己的身份玉牌不是杀了他儿子抢的。心里又有点担心:此人修为这么高,万一不分青红皂白,就是认定她杀了他儿子,一定要杀她给他儿子报仇,她可怎么办?

    那只能,凉拌了。没法宝,没保命手段,没怎么办呢?傅恬恬欲哭无泪。

    那个老者一双眼睛还是混浊的,但万幸他不像昨天那样激动了,没有扑上来揪住傅恬恬不放。

    他只是眼睛紧紧盯着傅恬恬:“昨天你腰上挂着的那块身份玉牌呢?”

    昨天傅恬恬因为身份玉牌被他突然拦住,哪里敢再露在外面招摇过市,早将它收起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