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苦主?

作者:元暮轲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不朽凡人雪鹰领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我是不会为白莲花复仇的最新章节!

    碧春剑飞速从天空中掠过,速度快到都看不清地面的风景,只能隐约看到经过了一片什么样的颜色。

    更好的是,飞剑速度虽快,但自带防风结界,完全感觉不到空中高速飞行带来的疾风或者颠簸,用户体验非常之好。

    傅恬恬不得不佩服加感叹,果然是地级上品飞剑,跟黄级青钢剑那样烂大街的就是不一样。

    当然,她一时没有想到,速度能这么快,也是因为她修为又高了的缘故。

    闲话少说,傅恬恬带着宗晴驾驶着飞剑,从东部沿海城镇往西部而去。

    由于是在空中飞行,哪怕是傅恬恬这样半路痴的水平,倒也没有迷失方向。

    就是这个世界比她想象的要大多了。

    照傅恬恬现在的速度,如果是在华夏,飞了这么选的距离她估计已经将整块大陆从一边飞到了另一边。

    然而在修真界,三个时辰过后,她目测也才飞了行程的一半。

    三个时辰,这就是六个小时,哪怕是开车跑长途的都该停下来歇会儿了。

    傅恬恬掏出日辰表看了一下时间之后,决定停下来休息片刻。

    正好前方有个修真结界,中等大小,里面有不少修士来来往往,还挺热闹的。

    傅恬恬征询宗晴的意见:“飞了这么久,我们要不要停下来去休息一下?”

    御剑飞行的是傅恬恬,宗晴只是在后面等待的,自然没有任何意见:“好呀,你都御剑飞行好几个时辰了,是该停下来休息休息了。”

    于是,傅恬恬放慢了速度,驾驶着飞剑下落,往结界内而去。

    腰间的身份玉牌闪了一下,飞剑载着穿过结界进入了其中。

    结界的最外围区域照例是一片比较荒凉的戈壁小山,傅恬恬驭使飞剑在荒地上落下,和宗晴走了下来。

    这个结界中等规模,傅恬恬取出地图看了一下,应该是地图上标注的那个叫“虚云观”的门派势力范围所在。

    虚云观顾名思义,是个道观门派,门派里半是出家道士半是俗家子弟,建立在虚云山上。由于虚云山上的灵脉不大不小,虚云观自然也就不大不小,不上不下,门中有一个元婴长老撑场面、几个金丹期修士做中坚力量,算是个中等门派。

    虚云观结界范围,自然也不像昇阳山的那样广大,分不出那样明晰的层级。

    抬头向前看,前面不远处就能看到虚云山,虚云山下是城镇、市集合而为一的交易场所。

    既然都停下来休息了,那就要“好好”休息。傅恬恬和宗晴往虚云山下的市集走去,准备找个客栈住上一晚。

    虚云山前的市集热闹程度还是可以的,很多修士来来往往,有买有卖,正在热火朝天地进行交易。

    看到傅恬恬和宗晴并肩走来,很多修士纷纷对他们行起了注目礼。目光走好奇、有惋惜、有赤裸裸的轻佻和鄙夷(轻佻是给宗晴的,鄙夷是给傅恬恬的),不一而足。

    怎么回事?干嘛都盯着他们看?

    傅恬恬很是疑惑,看到太明显的不怀好意的目光,都狠狠瞪了回去。反正这里大部分修士修为都是筑基以下,她谁都不怕。

    而宗晴在惨遭围观后则审视起了自己。微风吹过她的脸,她恍然大悟,小小叹了口气,从储物袋中取出斗笠戴上。

    原来,虽然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但易型符给傅恬恬带来的易容功能还没有失效,她现在看起来,依然是那个五官平的年轻人。

    而没有遮住面纱的宗晴,她的脸哪怕在美女如云的修真界,也算得上倾国倾城。

    一个其貌不扬身材矮小的普通修士,竟然带着个国色天香的大美人同行。傅恬恬穿着又很是普通,也没什么高手气场,她跟宗晴同行的组合在很多人看来,可以说是不搭的,非常的不搭。

    就是因为有这样“不相配”的反差,她们一路走过才会吸引了那么多的眼球。

    幸而宗晴很快认识到了问题所在,把脸蒙了起来。傅恬恬又有凶巴巴的眼神攻势,围观者只是看个热闹,见她们不给热闹看,也就很快移开视线,不再关注她们了。

    傅恬恬对这群好事者默默翻个白眼,跟宗晴继续前行。

    然而,她们想避免麻烦,麻烦却似乎总是要主动找上门来。

    一个肿眼泡、头发胡子乱糟糟的修士,看起来五六十岁模样,突然朝她们撞了过来。

    傅恬恬眼疾脚快,敏捷地躲开。

    那个修士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傅恬恬的腰间,口中一字一句问道:“哪来的?”

    哪儿来的?什么哪儿来的?我们从哪来凭什么告诉你?

    傅恬恬不解且反感,这人谁啊,跟个疯子一样,上来就碰瓷?

    那个修士见傅恬恬不答,提高了声音,继续问道:“我问你哪来的?你腰上挂的身份玉牌,是哪来的?”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那个修士眼中不再是浑浑噩噩,而是散发出一阵凶戾的光,愤怒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傅恬恬。

    他这一嗓子声音不算小,听到这人的质问,刚刚不再关注傅恬恬二人的围观修士,纷纷都把目光集中到了她的身上。

    看到傅恬恬有些慌乱的目光,再结合老头的问题,他们立马就懂了。

    修真界每个人都有至少一枚身份玉牌,用于出入各地的结界。总有些修士因为种种原因,自己的身份玉牌不能用,便会杀死其他修士,抢夺他们的身份玉牌。

    这种事,在修真界中并不少见,甚至可以说见怪不怪。杀了人抢夺走身份玉牌,被苦主逮个正着的,还真不多见,正好可以当个乐子看。

    听到这个修士质问自己“玉佩哪来的”时候,傅恬恬确实有些慌了。因为,玉佩是顾长风杀了两个抢劫普通人的修士得来的。

    被杀的修士,肯定会有亲人、有朋友。现在她碰到的,不会就是那两个修士的亲友吧?

    想到这里,傅恬恬既心虚又紧张。然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却不能承认自己是杀了人的,只好模棱两可道:“机缘巧合之下所得,怎么了你有疑问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