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上学

作者:百岁02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成零最新章节!

    一块毫不起眼石头凌空击来,准确无误地将刀刃震开。

    虎口处阵阵发麻,五十岚不自觉地松了手,长刀掉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声响。

    “你以为死了,就能让他们活过来了?”饱含怒气的声音传来,成道子落地的同时踢开地上的长刀,冷冷说道:“若真能如此,我第一个动手。”

    “哥……”

    “不叫五十弦了?”成道子看着长满枯草的空地,夕阳渐沉,给他笼上了一层阴影。

    “烧的可真是干净啊……”他解下腰间系着的酒壶,那是在一家酒摊前随意买的,他在手中掂量着,仰头灌下半壶,透明辛辣的液体顺着留下来,打湿了衣领。

    成道子眼中泛起波澜,他将剩下的半壶倾倒而出,融入地下的黄土。

    “还记得以前的事情么?”他忽然问道:“以前就是在这里——”成道子指着一个角落,“好像有一颗李子树。”

    “记得,是父亲从移来栽的。”五十岚低着头,不想暴露出他眼中的愧疚和痛苦。

    “对,因为你爱吃,所以才种上的。”成道子笑了笑,“我还没有这么好的待遇过。”

    可最终还没等到李子花开结果,一切都变了。

    “都是因为我……”五十岚颤抖地开口,声音沙哑,他越是去想,自责和痛苦便愈来愈深,心口像是被撕裂了一样,折磨的他恨不得立刻自戕。

    “也怨不得你。”

    山间的风逐渐平息,夜色笼罩下来,偶尔有一两声微弱的虫鸣传出来,孤独而悲凉。

    “不!”五十岚挺拔的身影慢慢佝偻,似乎要低到尘埃里,“如果不是我修习内力时走火入魔,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是我毁了一切,却可笑地恨了你二十三年,我才是最该死的那个人。”他眼神空洞,从地上捡起长刀,隔空扔给成道子。

    突如其来的真相把他折磨的没了原来的样子,活生生地打破了内心所有屏障,支离破碎,他沙哑地嘶吼起来,“动手啊!杀了我!”

    成道子双目通红,“你有什么资格去死!”

    他直到现在都不愿意再想起的场景,忽然间不受控制地历历在目。

    “他们本来可以活着,我回到家里时,房梁断了,是爹娘死死把你护在身下面,我才有机会能救下你。”

    成道子扯起他,逼迫五十岚直视他的眼睛,“懂么!你这条命是他们换来的,你得活下去!”

    许久过后,轻轻的声音带着哽咽声传出来,“好……”

    一向冰冷的他居然压抑地哭了起来,成道子的手指动了动,按住五十岚压在他肩膀上。

    “哭吧,都哭出来,就好了。”

    得知成零回来了之后,夜时信是高兴的能与夜时元有一拼,这天他从瀚云回来后,特意带了礼物再去找的她。

    成零看着白瓷碗中游动的红色的小鱼,笑着问道:“真送我了?从哪抓的?”

    “今天我们上了节外堂,这是在思文河里抓的。”夜时信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本来是想抓两条的给阿姊的,可是到结束也只抓了一条。”

    小黑轻盈地越上桌子,扫着细长的尾巴,步伐优雅地凑近瓷碗。

    “猫?”

    夜时信脸色一变,“阿姊,鱼!”

    已经来不及了,猩红的小舌头伸出来——喝了一口水!

    “这是在……喝水?”夜时信懵在原地,成零原本想要去赶的手转而摸了摸它的小脑袋,语气欣慰,“真懂事。”

    夜时信头一次遇见不吃鱼的猫,不禁觉得有趣,也伸手想要摸摸。

    谁知小黑完全不给面子,背过身去跳下桌子,转而到外面晒太阳了。

    夜时信悻悻地放下手,仰脸问道:“阿姊,你明天会去瀚云吗?”

    “去。”她点了点头,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一想要去上私塾心里还怪有些郁闷。

    夜时信又跟她说了最近瀚云发生的一些事,无非就是来了个新夫子啦,食堂里又添了些好吃的之类一干琐事,成零却听的津津有味。

    “那到时候你可得带我去尝尝。”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不知不觉就到了晚饭的时候,留夜时信吃了饭后,成零发了会儿呆后便上楼去了。

    她没骨头似地扑在床上,腾出一只手松了松脖颈上缠绕的布条。

    呼吸畅快了不少,她平静地呼吸着,闭着眼睛却毫无睡意。

    明明感觉身上很累,脑子里的弦却紧紧地绷着,无论如何也松不下来。

    直到快天明时,她才勉强睡着了一小会儿。

    “小姐?小姐?”

    凝香把成零叫起来时,看着她眼底的乌青有些担心,“小姐,您昨晚是不是没睡好?”

    “嗯,有一点。”成零揉了揉眼睛,穿戴完毕后照例洗漱,早点刚吃完,夜时信便来了。

    “晚了?”成零放下碗,接过凝梅递来的帕子擦了擦嘴,“那快走吧。”

    “阿姊再多吃一会儿也不怕的。”夜时信抿嘴说道。

    “没事,吃饱了。”

    马车在门外等着,成零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对了,你五姐不是也在瀚云上学吗?”

    “是啊。”一提起这事,夜时信的目光不禁转向它处,不自觉地攥了攥手,“不过,她,她去的时辰要比我们早。”

    这是撒谎了。

    就算夜时信不说她也知道,夜时婉明大概对她没什么好感,看这样子,估计以前他们两个还是一块走的。

    成零一想起上次成一的大胆举动,怎么想都想叹气,成一忍不住抗议:“喂,当初可是你急的不行我才那么干的!”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她还是有些心虚,毕竟当初看夜时婉明的那一眼可不是无意,而是故意的。

    “是是是。”成零对此事毫不知情,便顺着她的话迁就下来,“真是辛苦你了。”

    “那改天有空时让我出来玩玩?”

    “依你。”

    成一最满意成零的性格之一便是她好说话,此刻达到了目的便也不再吱声。

    马车颠簸几下后停了下来,夜时信面对长长的石阶,期待地看着成零。

    她则淡定地一阶阶地开始爬,回头说道:“怎么了,快走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