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私家医生(1)

作者:夏木果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亲爱的,盛医生最新章节!

    白子羡今天在片场状态不是很好,导演以为是昨天受到袭击,今天还有些不适,让他早收工一小时。

    白子羡出来的时候,贺向阳看到他便招手。

    张科认识贺向阳,客气的过去打招呼。

    “贺总,今天怎么有空过来片场?“

    “我找夏心澄,她什么收工了吗?“

    “她今天请假了,说是发烧正在打针。“

    “在医院?!“贺向阳无语,等了一下午,夏心澄根本就没来!

    他转身上车,张科回来,白子羡问他有什么事。

    “是找夏心澄的。“

    白子羡微微皱眉,楚煜和贺向阳交好,难道是要夏心澄……

    “不过,他不知道夏心澄今天请假,白等了半天。“

    “不知道?那他怎么不问楚煜?“

    “别人的事就不要管了,你今天是不是不舒服?“

    “嗯,确实不舒服。“心里不舒服,莫名的烦躁。

    “也是,昨晚的事真是太危险了,以后离江忆南一定要远一点,每次都没好事。“

    张科还在絮絮叨叨的交待,白子羡则是靠在座位上看向窗外。

    贺向阳上车后,立刻打给楚煜。

    “夏心澄生病请假,你怎么不告诉我!“

    “啊,她请假了?严重吗?“楚煜喝了口咖啡,用十分担心的语气说道。

    “放屁,你别说你不知道!把夏心澄的电话给我!“

    “这怎么能行?我们是正经公司,不做那种陪客活动。“

    “你TM信不信我明天就出本,那些年你睡过的女友给你!“

    “那我就把你八岁还尿裤子的事告诉给所有采访我的人。“

    来啊,互相伤害啊!无所畏惧!

    “好,你厉害,夏心澄是艺人,我现在要当粉头,是可以享有见面特权的!“

    “她是新人,粉丝不多,不需要什么粉头。“

    “你确定不说是不是?“

    “哎,我也不知道啊,你等会,我问问。“

    楚煜挂断电话,打给夏心澄。

    “心澄,针打完了吗?“

    “嗯,刚打完,还有个检查结果明天出来。“

    “怎么样啊,医生怎么说的?“

    “就是太累了,受了凉,引起的低烧。“所以她早上起来,浑身难受,而且无力。

    “明天你继续休息,一般打针都是三天。“

    “不行,这个布景里有我,我不去,会耽误拍摄。“

    该有的敬业还是要有的,毕竟自己是新人,进组晚,还总是请假的话,会显得很不认真。

    本就不是科班出身,再不努力,别说白子羡,其他人也会对她有意见的。

    “好吧,你别太勉强,实在不行用替身。“

    “我知道了。“

    “你现在回去了吗?“

    “我正准备回去。“

    “好,注意安全。“

    挂了电话,楚煜等了五分钟,才给贺向阳发定位。

    贺向阳没有多想,直接开车过去,到了医院,在咨询台一问,夏心澄半个小时前就走了。

    “楚煜,我CNDY!“

    晚上,她把自己的单子和病例都拍了给盛瑾天,汇报自己的身体状况。

    “请假吧,一天病好不了。“盛瑾天有些生气,他可以支持她的选择,但不能接受她受伤。

    “我如实告诉你,就是希望你能谅解,人在社会,不可能都如意,也不可能不顾及别人,剧组的人很多,我不拍完,布景不能撤,其他人也不能继续。“

    “别人的事我不关心,我只在乎你的安危,你现在生病,我不能同意你继续工作。“

    “那你上次发烧,第二天还不是去做手术了?你之前胃不舒服,还坚持接了两台手术,一天没吃饭,最后打完营养针才回来。“

    盛瑾天眉头紧皱:“都是谁告诉你的?“

    “没有谁,去一次天仁医院,就会听到很多,你这么有责任心,我也要和你一样。“

    “责任我有就行了,你不需要。“

    “我还有一个月的戏,马上就能休息了,而且我戏份不多。“

    盛瑾天叹了口气:“是不是我的反对,你不会听?“

    “嗯。这次不会。“

    “好,你照顾好自己。“

    “知道了。“

    夏心澄说完,盛瑾天就挂了电话,她有些失落,他是生气了吗?

    M国,盛瑾天打给常远:“Mikson那边的工作现在就收尾。“

    “少爷,现在收尾不是最佳时机。“

    “无妨,我只需要得到他的公司,后期经营可以把这点损失补上。“

    “是,我现在就去安排,少爷,董事长吩咐,不要动温家,我们……“

    “现在还不着急,埋点暗线,慢慢养着。“

    “是。“

    夏心澄第二天就回去拍戏了,一切如常,就是白子羡和她的话少了许多,夏心澄觉得,经历过一次打架后,白子羡应该是被她汉子的一面所吓倒,原本他的嫌弃吐槽,现在就难以说出口。

    没有这些话,他也就对自己无话可说。

    一天拍摄结束,到了晚上的时候,夏心澄觉得又有些低烧,收工后便去了医院,原本她就有体弱的名声,所以去医院剧组没觉得奇怪。

    临走的时候,白子羡叫住了她:“明天这个场景是最后一场,之后我们会去景区拍摄,那里医疗条件没有这么好,你可以吗?”

    “什么时候去景区?”

    “下周。”

    “好,谢谢,我会调整好,不给大家添麻烦。”

    白子羡看着她,最后还是问出口:“你和贺向阳认识吗?”

    夏心澄一脸茫然:“贺什么?”

    “没什么,可能是认错人了。”既然不认识,那就不必加强她的印象。

    夏心澄直接去了医院,如果下周去景区,那这几天最好把病治好。

    晚上吊瓶打到十一点,她才从医院离开。

    回到酒店,简单洗漱后直接睡下,盛瑾天安排的真好,住处离医院近,剩下不少时间。

    连续三天都是如此,但她的病情并没有好转,总是间歇低烧,整个人晕晕乎乎的状态,拍出来的效果像是换了一人。

    刚好这里的情节是沐天雪被人彻底洗脑,大开杀戒,导演觉得这个状态虽不是最好的黑化样子,但和之前判若两人,也许会有不一样的效果。

    收工后,她上了保姆车,闭上眼睛就睡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