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

作者:觅安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等等,别走最新章节!

    气,为什么不气?

    她知道他恨自己,她以为人生就像是电视剧上演的一样,

    只要有时间,时间就会冲淡一切,

    如果她早点知道魏毅樊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她那天怎么样也不会带着真正的魏荷洁去河边的,

    哪里不好玩呢,要去水里玩?

    她不怪魏毅樊,她只怪自己当年太傻“我没有资格生你的气…”

    夏瑾躺在床上,慢慢地挪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

    想要将自己的身子从床上撑起来,

    见她似乎想要起身,魏毅樊赶紧伸出了手扶着她坐了起来“安安,对不起…”

    夏瑾摇了摇头,一双毫无神采的双眼,看向了窗外,

    今天的天空一片昏暗,似乎片刻之后就有大雨倾盆而下,

    这看起来让人十分压抑的天空,却不知道为何让人感觉十分的平静“你带我出去走走吧?”

    她说话的语气里并没有请求的意思,

    听见她想出门,魏毅樊自然是高兴地,只是担心她的身体,他有些犹豫“你身上有力气吗?”

    夏瑾伸手摸摸了自己早已疼得麻木了的胃部,轻轻地点了点头“嗯,我想出去看看”

    她已经受够了这个房间了,房间里的每一件物品都是按照魏荷洁的喜好精心摆放的,

    只要还在这个房间里面,夏瑾就连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都觉得是自己赚到了,

    她甚至在想,当年如果死的是她,

    魏毅樊会不会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这个想法虽然很不负责任,但是她真的是这样期望的,

    夏瑾看到现在的魏毅樊就已经有了这样的想法,当她知道安城在魏毅樊的诱导下所做的一切时,她彻底崩溃了,

    魏毅樊伸手抱住了夏瑾,将她放在了轮椅上面,推着她向外面走去

    两人慢悠悠地走到院子里面时,夏瑾看到了坐在银杏树下的魏荷洁,

    看到他们两人过去,魏荷洁放下了手里的书,管家很自觉的就推着她走开了,

    夏瑾看着离去的她,轻声询问“她怎么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的?”

    “意外”他回答的很平静,自从他知道了魏荷洁还在庄园里的时候,他就发现自己当初似乎真的太冲动了,

    可是事已至此,他也无能为力,

    耳畔传来的风声,似乎将他的回答给吞噬了,

    夏瑾抬头看着眼前高大的银杏树缓缓地闭上了双眼,感受耳畔的风声

    佣人端来了茶点,将茶点放在了桌子上面,

    一个个坐的晶莹剔透的点心,粉嫩嫩、绿油油地

    摆在银制的托盘上面,点缀着鲜花,看起来煞是赏心悦目,

    可茶点做得再精致,也没有勾起夏瑾半点食欲,

    佣人放下茶点之后,走到了魏毅樊的身后,俯身贴在魏毅樊的耳边细说几声耳语,

    说罢,她后退两步,随即快步向前厅走去,

    魏毅樊感觉秋风正凉,将身上的外套拖了下来,搭在了夏瑾的腿上“我有事要去处理一下,你在这里坐一会儿”

    “嗯,去吧”她还是没有睁开眼睛,

    得到夏瑾的同意之后,魏毅樊对着刚刚回来的管家招了招手,示意他好好看着夏瑾,

    管家点头,走到了夏瑾的身后站着,

    魏毅樊匆匆忙忙地赶到前厅门口时,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安城,

    只见他一只手杵着自己的下颚,一只手从糖罐里捡了糖块丢进咖啡里面,

    不一会儿就看到他将眼前的咖啡杯里装满了糖块,

    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在自己的耳边回响,安城抬起了头“魏毅樊,夏瑾她没有回国,告诉我她到底在哪里?”

    魏毅樊停下了向他而去的脚步,站在门口远远地看着他“我不知道”

    “不,你知道!”安城眼神凌厉的看向了他,

    在来这里之前,安城终于知道了卫舒忛为什么那么讨厌自己了,

    他也终于知道了,魏毅樊为什么那么讨厌卫舒忛了,

    他们回国之前,卫舒忛在飞机上一脸愤怒地抓着顾泽盛的衣襟“顾泽盛啊顾泽盛,这么多年我供你吃供你穿,你不但没有帮我做任何一件事情,反而还去帮魏毅樊做了什么劳什子的程序,那么多年不回国,英国你倒是来得特别欢腾啊!”

    顾泽盛脚上没有站稳,跄踉了一下“你供我吃穿,我的吃穿明明是安城给的!就算我帮他,也是我自己的事情,你凭什么有这么大的意见?”

    坐在飞机上剩余的几人全都莫名其妙,不知道他们怎么就吵起来了,

    “呵…”卫舒忛指着坐在一旁的安城“你觉得是他帮你给了学费,是他帮你完成了学业?顾泽盛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天真,你忘了我跟你说的,你哥的事情了吗?”

    “我哥那件事情只是个意外!”他别过脸不再看着卫舒忛的眼睛,

    惹得卫舒忛更加的生气了,手上突然用力将顾泽盛推到在地“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帮魏毅樊,你应该知道魏毅樊才是我最大的竞争对手!”

    被推到在地的顾泽盛马上爬了起来,伸出双手用力的推了卫舒忛一把“我为什么不能帮他,当年的事情,只允许你们伤心,只允许你们害怕吗?”

    他也很伤心,他也很后悔啊,

    当时他如果没有去做其他的事情,没有抱着手机一心一意的跟萧潇聊天,就会注意到夏瑾她们的情况,

    等他听到呼救声的时候,他被吓懵了,

    再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听见卫舒忛叫他将夏瑾拉上岸,

    他跟魏荷洁原本就不怎么熟悉,所以他本能的反应并不是去救她,而是想要逃跑,

    小孩子犯错了之后第一件事情几乎都是逃离现场,因为害怕大人的责骂跟愤怒,

    “你知道吗,我当时要是不那么胆小,不那么害怕,或许我就能找点帮你去救她…”

    卫舒忛被推得后退了两步,撞到了椅子上面发出了一声闷哼“那时候的我们都只是孩子啊!”

    “不是,至少你不是,我也不是!”他们两个天才少年,那个时候他们的思维早就不是小孩子了

    “舒忛,他的要求并不过分,他只是想要魏荷洁的人工智能而已,我就帮了帮他而已”只是他没有想到,就因为他的人工智能,魏毅樊变得十分偏激,

    不成熟的技术,在实验过程中总会有数据偏差,导致最后的机器人都有或多或少的瑕疵,

    也或许是因为那时的顾泽盛所设想的可能性还不够多,所以最后他将那个程序关闭了,

    毕竟那个时候,魏毅樊身边已经有了一个活生生的魏荷洁

    可是那个时候的魏毅樊一度认为,就是因为自己领养了这个孩子,取名为魏荷洁,所以顾泽盛的程序才会不够完美,

    才会导致机器人有行为认知上的偏差,所以他将顾泽盛的错误怪到了魏荷洁的身上,将魏荷洁的腿打断了,

    他认为只要他领养回来的这个孩子,不再那么像真正魏荷洁,那么那个机器人就一定会是完美的,

    卫舒忛有些头疼的按住了自己的鼻梁“嗯是的,你只是帮他做了一个程序而已!”

    安城在一旁坐着,听到他们两个说到自己,很不适时宜的说了一句“我从来没有资助过你的学业,这么多年来,我们只是在魏毅樊那里遇到过几次,唯一的一次去找你还是因为我有事要求你,但是你的学业真的不是我资助的”

    “怎么可能?”顾泽盛一脸的不可思议,他根本就不相信安城说的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