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他是主人

作者:寒飞燕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你不负我我生死相随最新章节!

    聂玉茹微微点点头,她都能看得出来,难道聂天睿没有发现吗?不可能,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想包庇柳如烟。

    “好了,既然误会一场,说清楚就好,茹六!”聂天睿好像没有看懂聂玉茹眼神的意思。

    “是,少主!”聂玉茹面无表情地低下头。

    柳如烟快步上前去抓聂玉茹的胳膊,聂玉茹急忙退了一步,柳如烟手尴尬地落空了,“那个,茹六,是家丁不懂事,我替他向你道歉!”

    “不用,无奈!”聂玉茹不咸不淡。

    柳如烟一脸如泣如诉,“茹六,如烟知道你心里不舒服,要不处死他算了。”

    “如烟小姐说什么就是什么!”聂玉茹心里冷笑,想给自己泼脏水,你还嫩了点。

    家丁眼睛一转,直接跑过来,“小姐,饶了我!”

    茹六急忙轻轻一转身,家丁直接撞上了柳如烟,而柳如烟直接飞了出去。

    “啊…”

    “如烟,小心!”聂天睿飞身接住柳如烟。

    “睿,谢谢!”柳如烟小脸煞白。

    聂天睿放下温柔地放下柳如烟,怒气冲冲地直接下命令,“来人,茹六以下犯上,目无王法,给我打五十军棍!”

    “少主不可!”廖伯惊叫。

    “少主,手下留情,不是小姐的错!”展眺也急忙上前。

    “你们要造反吗,给我拖下去打!”聂天睿怒不可歇。

    聂玉茹冲人群中的人摇摇头,“茹六,领棍!”

    “小姐!”

    “多谢廖伯,多谢展护卫!”聂玉茹心一点点的死,这算不算一怒为红颜。

    柳如烟哭哭啼啼的跪下,“少主,请你三思,这不是茹六的错,是如烟该死!”

    “起来吧,下人犯错,如果不惩罚的话,我的威严何在!”聂天睿心疼地扶起柳如烟。

    “少主!”柳如烟一脸忧伤地抬头。

    “起来吧!”

    “诺!”

    “砰!砰!砰!”

    军棍再次结结实实地落在聂玉茹的身上,钻心的疼痛,远不如心里的伤痛。

    “小姐,你何必呢,你求求少主吧!”廖伯难过的劝道。

    “廖伯,我没事!”聂玉茹心里在想,刚刚的情形柳如烟也不可能甩出去,除非…

    “哎,小姐,你的脾气迟早会害了你!”廖伯摇摇头。

    展眺一脸愤怒地站着,远处传来的声音更加的烦躁,“你是不是怪我?”

    “你是不是心里怪我?”聂天睿背着手。

    “少主,属下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要惩罚小姐,小姐没有错!”展眺低下头。

    “就是因为她没有错,我才要处置她,难道让我处置柳如烟,还是那个家丁?”聂天睿反问道。

    这就是御权术,是展眺永远学不会的,廖伯明白如果聂玉茹开口的话,聂天睿不一定会动手。

    “啊…小姐!你怎么啦?呜呜呜…”莲儿让再次打的血肉模糊的聂玉茹吓哭了。

    “好了,哭得丑死了!”聂玉茹捏捏莲儿的鼻子。

    “小姐,都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莲儿轻轻地吹着聂玉茹的伤口。

    “嘶…莲儿,去门口守着,不要让任何人进来,我要疗伤。”聂玉茹悄声叮嘱道。

    “是,小姐!”莲儿咬咬嘴唇。

    “怎么啦,想说什么?”

    “小姐,我们回家吧,在这里你迟早要让那些狐狸精给害死!”莲儿哭泣道。

    “知道了,我们终究是要回家,但不是现在。”聂玉茹摇摇头。

    “既然这样不舒服,为什么不创立自己的王国,你值得吗?”季继云清风淡的面容有了丝动怒。

    “你来啦?”聂玉茹微微一笑。

    “如果我不来,你是不是要玩死自己?”季继没好气地瞪了一眼。

    “呵呵,大公子妙手回春,玉茹是知道的。”聂玉茹难得俏皮的说话。

    “令主,你为何不考虑莲儿的话?”季继严肃地问道。

    “季继,我以为你会懂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懂我的人。”聂玉茹大大的眼中闪着失望。

    “我当然知道,可是那样你很苦,难道不是吗?”季继摇摇头。

    “没事的,时间久了,也就忘记了,什么是痛。”这样的她让季继心疼。

    “好了,我们疗伤吧,还有这个是我给你研制的,你一定要用。”季继笑了。

    “嗯,谢谢!”

    聂玉茹没有想到聂天睿会来,而且是这个时候,直到传来连耳朵声音,“少主,莲儿见过少主!”

    “你怎么在这里,你们家小姐不是受伤了吗?”聂天睿狐疑地看了一眼。

    “小姐说,她想休息,让我守在门口,不要任何人打搅。”莲儿的实话实说,倒让聂天睿不好意思进来。

    聂天睿看了眼里面,“好好照顾你家小姐,这个给你,女孩子留疤了不好!”

    “诺!”

    聂天睿的话让季继感到了危及,转头触及的是聂玉茹面无表情的脸,他心沉下去,“令主,我先走了!”

    “季继,等一下再走,聂天睿疑心很重。如果这个时候你出去,恐怕会有危险!”聂玉茹抿抿嘴。

    聂天睿边走边想着发生的事情,突然猛地站住,“展眺,你今天在人群中,有没有看见一个特别的人。”

    “少主,什么是特别的人?”展眺问道。

    聂天睿眉头紧锁,“回去!”

    对于聂天睿的突然冲进来,聂玉茹只是淡淡地望了一眼,“少主!”

    聂天睿环视了一圈,走过去拿起桌上精致的小瓶子,“这个是什么?”

    “金疮药,聂王府的秘药!”聂玉茹抿抿嘴。

    “秘药,怎么没有听说过?”聂天睿翻来覆去地观察。

    “聂家军为紫颠王朝出生入死,受伤是家常便饭,爹爹研制了很多不为人知。”聂玉茹说得是天衣无缝。

    “哦,我来给你疗伤,起来吧!”聂天睿眼睛暗了暗。

    “多谢,少主!男女授受不亲,茹六长大了,怕毁了少主的清誉!”聂玉茹低下头。

    “哎,好吧!你好好休息!”聂天睿叹口气出门,抬脚的同时目光再次落在瓶子上。

    “少主!”

    “好好照顾你家小姐!”

    “诺!”

    “莲儿,给我上药!”聂玉茹慢慢地爬起来。

    “小姐,少主假惺惺的,是他命人打的你,现在又来什么意思啊?”莲儿撇撇嘴。

    “莲儿,他是少主,有权利处置我!”聂玉茹微微一笑。

    “哼!”

    “好了,夜深人静了,该回去休息了!”聂玉茹意有所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