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 芝兰小筑

作者:于长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生如戏唱最新章节!

    吴昊问道:“怎么会突然来扬州?”

    小半仙道:“遇到些麻烦。”

    吴昊道:“这三年每次叫你来你都不来,现在却突然来了,看来你这麻烦不小。”

    小半仙道:“正因为不小,所以才要找你。”

    吴昊叹了口气:“不错,遇到麻烦还知道找我,说明你倒没拿我当外人。”

    小半仙道:“如果当外人就不来了。”

    吴昊道:“别的地方不敢说,在扬州应该没人敢动你们。”

    小半仙举起酒杯:“来,喝酒,把这三年没喝的一次性喝回来。”

    吴昊修深邃幽黑地眼眸默默注视了小半仙半晌,然后把他杯里的酒大半倒进了自己杯里,仰头喝了个干净。

    无垢抬头看时,才觉悟到手里的杯子,已是斟得满满的,纵然手不动,那杯子里的酒,也是晃荡晃荡的泼了出来。

    接着又哦哟了一声,无垢低下头来,一伸脖子,把杯子里酒唰的一声喝干,向吴昊照着杯,连鞠两个躬。

    无垢笑道:“谢谢,我该转敬了。“

    这时吴昊叫人拿出来两小瓶酒,没过多久就见到侍女端托着木盘里面装着几瓶美酒上来,这酒是用小青瓶装着,瓶嘴塞着挂着绳的木塞。

    侍女呈上了一壶葡萄美酒和一双透明的琉璃酒杯,莫流年对曾在宴席上见过的葡萄酒并不惊讶,倒是对那透明的杯子有几分好奇,只见杯子绿色带蓝,半透明,阳光照射在上面,熠熠生辉。

    木塞刚一拔出来,酒香就已经飘了满屋。酒斟到杯子里时,由亏及盈,发出的声响是会变调的。

    吴昊手腕一起,断了酒瓶与酒杯的连线。小半仙看了眼桌上的那酒杯,不盈不亏,酒面与杯边存着刚刚好的距离。

    “这可是上好的美酒,府上只有八瓶,今天高兴就与大家分享了!希望今天大家能够尽兴!”吴昊慷慨的说道。

    闻听此言,众人纷纷举盏,果然见一盏琥珀色的酒浆慢慢沿着杯子口转动。

    也许是端上来之前刚刚温过的缘故,在酒浆表面,还有抹若聚若散的白雾,萦萦绕绕,若焚香兰。

    小小的青绿色瓷杯,小半仙也拿过一瓶举起来,因为酒很满,所以不得不小心翼翼。

    液体在轻轻地晃动,灯光映在其中破碎迷离,一切都恍如隔世。

    小半仙举高了手,晃了晃,两个酒瓶被晃得不住地往一块儿碰,发出一下下清脆的声响。

    先是深深地用鼻子吸气,最后一次转动酒杯,之后慢慢地喝了一口酒,但仅是浅尝轻现很显然酒必须经过多次的测试,才准将其送入喉咙。

    半仙逸他没有说什么,眼睛盯着美酒,在接过酒杯,仰头大口大口地灌下去,喉结在上下地滑动着仰脖一饮而尽,认真专注地,极缓慢地,饮尽他们的合卺酒,一滴不剩。

    “哈哈!好酒!”半仙逸在提起酒坛豪饮一口,不禁赞了一句,吴昊看了看正喝的痛快的布自在,有瞅了瞅桌上的酒盅酒碗,不禁佩服的舒了口气,然后端起自己的酒碗也敬向布自在喝了一大口,道:“逸兄好酒量!”

    只见吴昊看了看半仙逸,叹了口气,两指一点酒杯旁的桌子,示意侍女生为自己倒酒。

    六分之一杯的酒,晃一晃,轻嗅,饮尽,满嘴苦涩。

    “唉”吴昊忽然,这么轻轻的,叹了口气。美酒清纯如琥珀,细细如线,从壶口中倾倒入酒杯之中,溅起细微的水花。

    无垢凝视着面前的酒杯,看着那水面上,轻轻晃动的自己隐约的倒影。

    然后无垢微笑,笑容中有那么一丝苦涩,将酒杯拿起,一饮而尽。

    半仙瑶因之生气强自镇定,端起酒杯来,打算喝一口,那意思也是要用喝酒的举动,来遮掩她生气的状态。

    可是那杯子拿到手上,把自己生气的状态,更形容得逼真。

    还有就是半仙瑶手上的茶杯,像是铜丝扭的东西,刚放在嘴边来喝,却撞得牙齿当当地响,这没有法子,只好把茶杯放下来。

    而莫流年却喝着茶,吃着点心,态度是很从容的。

    他放下筷子,手上拿了一只桶式的茶杯,只管转着看上面的花纹。

    然后将茶杯放在桌上,把手按住杯口,使了一下劲,作个坚决表示的样子。

    于是这几个人如同疯了一般,一杯,一杯,接连着向唇边送,好像鲸吞鲵饮,举着杯的吴昊口中喊着:“酒来!酒来!“叫个不休!

    吴昊将酒杯搁下,身边侍女立即过来,提起酒壶为他斟满御酒蔷薇露。

    一缕呈浅紫红色的细流自壶口倾坠而下,注入桌上的白玉雕龙杯中,融聚成一泊清澈的液体,有略深一层的纯净色泽,清香四溢,其间有蔷薇花瓣的芬芳。

    吴昊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往日云淡风轻、雍容优雅的风度重又回到了他的身上。

    莫流年微笑着取过两只杯子,拿起桌的酒壶,一手拂长袖,一手提锡壶,蜻蜓点水般将酒杯斟满,轻轻吹了吹,然后小小地抿了一口,微阖双目,露出陶醉的神色。

    半仙瑶握住我拿杯子的手说:“吴昊!你醉了,不要喝了吧!“

    吴昊被半仙瑶一提醒,身子好似已经像驾云般支持不住,伏在半仙瑶的膝上。

    人们互相敬着酒,酒杯碰来碰去,一会儿一杯,一会儿一杯。

    不像刚开初时,人人都很警觉的,小心翼翼,谨慎地接受敬酒,再谨慎地想好说词,去向别人敬酒。

    那是闸还没拉开,迫于水的压力,必得一点一点地打开闸门。

    等打到约莫二分之一,抑或是三分之二的光景,水流便推开闸门,一泻千里。

    酒喝到酣畅,就类似这个情形了。

    大家频频敬他酒喝,开始他推辞,后来小心地沾了一点,再后来很舒服地小口小口抿,最后则是大口大口地豪饮了。

    这一顿酒从中午一直喝到晚上,半仙瑶第一个受不了,直接站起来问:“我们住的地方在哪?”

    吴昊已经喝的有几分醉意,醉眼朦胧的道:“在芝兰小筑。”

    半仙瑶对莫流年道:“走,让他们喝去。”

    几个男人在一起喝酒,莫流年也觉得无趣,就和半仙瑶一起走了,两人还未走远,就听到吴昊道:“早就该走了。”

    半仙瑶身形微微一怔,她一下子端起酒杯,似乎想用酒泼洒他,但最后只是慢慢地把酒杯往桌上一放,站起来走了。

    等两人走远,小半仙才道:“你就非得气她吗?”

    吴昊笑道:“我就喜欢看她气呼呼的脸。”

    半仙逸凑过来道:“吴哥,你和我姐算不算不是不冤家不聚头?”

    吴昊道:“呸,胡说八道。”

    莫言道:“明明动了心却偏偏要如此这样一般,实在欲盖弥彰。”

    吴昊笑道:“你这闷葫芦,要吗不说话一说话简直让人接不下去。”

    “嗯?”皇宫乃是禁地,哪是轻易能进的,李显倒是说得轻巧,却将玉矶子吓了一大跳,手一抖,端着的酒樽险些就此打翻在地,一双眼瞪得跟牛蛙似地看着李显,满脸子的狐疑之色。

    他突然睁眼,眼睛亮黑,光华璀璨又很凶悍,把旁边扶他的姑娘吓得跌坐在地。而睁开眼的程勿转眼一看,又去抱酒坛狂饮了。他喝得醉醺醺,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没走两步,重新噗通倒地。

    不敢死的人,常常反而死的快些。但不敢醉的人,却绝不会醉,因为他心里已有这种感觉,酒喝到某一程度时,就再也喝不下去,喝下去也会吐出来。一个人的心若不接受某件事,胃也不会接受的。

    一个茶杯一壶茶,这就是单纯的心情,我们如果只有一个茶杯一壶茶,才不会计较喝的是什么茶。一斤一百元的茶枝,喝起来也有滋味。假使是一个茶壶几个杯子也很好,因为大家喝的是同样的茶,没什么计较,现代人的生活就是好几个茶壶,倒在几十个杯子里,这就复杂了。

    一分钟的沮丧之后,他想起茱莉在等他,他一口把不自觉端在手上的杯中之酒饮尽,把酒杯放在吧台上,拿起两杯威士忌,一杯给自己,另一杯要拿给茱莉。

    好好对自己,毕竟一辈子不长。不要去羡慕别人喝的饮料有各种颜色,其实,那未必有我们喝的白开水解渴。不刻意而得,因而常有悟。

    他有抗饥饿的办法,忍上一天不吃东西也可以,身体会有些颤抖发飘,但精神不受影响。直到这时,他才发觉自己的饥饿。他只想快点咀嚼,牙齿的速度赶不上胃口空虚的速度。吃得急了,就喝一口。这白酒很香,不辣。

    贤不再正式做律师,只好办些非讼事件,收入便锐减了。往来的人都喜欢这样问:“你近来打算怎么样?“他的回答是:“失业了,准备饿死。“说过之后人家当然表示不相信,他也为了坚定人家的这种不相信起见,不得不招腰包表示自己家尚富裕,就勉强叫菜买酒的装作欢容陪人饮,饮醉了便不免露出颓然的形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