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 图乐呵

作者:万莲生香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庆春泽最新章节!

    “三娘还没回来?”

    姜老夫人把有人想掳劫姜妧的事告诉了燕三娘。燕三娘听罢二话不说,出去向道上的朋友打听消息。

    “还没呢。老夫人别担心,三师父会功夫。”

    姜老夫人嗯了声,边吃牛乳边盘算下一步该怎么走。

    燕三娘直到凌晨才回蒋府。心里存着事儿,睡也睡不踏实,她索性将趁手的兵器都找出来,该擦的擦,该磨的磨,一副大敌当前模样。

    金鸡唱晓,又是崭新的一天。就在姜府上下都为大爷姜澈担心的时候,姜家活宝,姜二爷回来了。

    “这两箱是松鹤院的。”姜泳生的浓眉大眼,鼻直口阔,一看就是个敞亮人。他两手叉腰,指挥小仆搬东西。

    “诶?诶?你好生捧着,要是不小心摔地上咱们都得玩儿完!”

    小仆苦着脸,带着哭腔转头问道:“二爷,这什么呀?”

    姜泳眼皮都不抬一下,“哦,也没什么,就是些暗器之类的,还有几个砸地上就能炸的黑疙瘩。回来的路上,遇见个大侠金盆洗手,我跟着凑热闹喝了顿搭大酒。他家里好些兵器,件件都漂亮。可惜车上装不下了,就买了这点回来。反正他都金盆洗手了,以后也用不着了。嘿嘿,图个乐呵呗。快给三师父送去吧,叫她留着用。”

    小仆欲哭无泪。二爷真是的,怎么什么玩意儿都往家划拉。买一匣子暗器还叫图乐呵?这图的哪门子乐呵?

    二爷没心没肺的站那盯着,也不着急进去向老夫人报声平安。老方有些着急,好心上前回禀道:“二爷,大爷前儿回来就病了,这会儿还在松鹤院调理,没敢挪动呢。”

    许管事派去的人光是告诉姜泳姜成行事莽撞,卸了米粮铺的门板。为了姜老夫人的身子,请他多加克制,不要发怒。姜泳打定主意关起门来再跟姜成算账。甫一听大兄病了,担心的不行,“什么?我哥哥病了?!我瞧瞧他去!”话音落下,人已在数步开外了,跨过门槛时,还不小心绊了一下。

    老方望着姜泳踉跄的背影,忽然觉得自家二爷懂事了。

    小吕氏照顾整宿守着姜澈不肯休息。睡不好,胃口也不好。姜妧怕她熬出病来,给姜老夫人请过安后,就去小厨房做小吕氏爱最爱吃的透花糍。

    做得了,姜妧吩咐香梅给各院都送些过去。她亲自端着一碟去松鹤院厢房找小吕氏。

    夜里刚下过雨,空气十分清爽,窗子半敞,就听有人在里边哭唧唧的说:“大兄,你快醒醒吧,看你这样我都担心死了。”

    “井之,梅老大夫说了,大伯无甚大碍,再睡一两天就醒了。”于氏一面说,一面为姜泳擦去脸颊上的泪珠。

    姜泳原本因姜成而迁怒于她,被带香风的帕子抹两把,心里那股火突然灭了。

    “梅老大夫还说什么了?”姜泳拂开帕子,温声问道。

    当时于氏没在跟前,她哪能知道的那么详细。

    小吕氏接道:“梅老大夫还说按时喂药喂水。”

    姜泳点点头,一本正经的说:“嫂嫂你回去歇着吧,我来照顾哥哥。”

    于氏差点笑出声,“井之,你哪会伺候人呐?!”

    小吕氏也弯弯唇角,道:“二叔路途劳累,快回去吧。这有我就行了。等木卉醒了,我命人去你那儿知会一声。”

    姜泳偏头瞅瞅颧骨高耸的姜澈,鼻子又是一酸。姜澈身体一直不错。除了吕氏横死那年闹过几场病,平时就连伤风都少有。怎么说病就病了呢。

    这当儿,姜妧捧着托盘进来,给姜泳和于氏行过礼,劝道:“二叔就听阿娘的话回去吧。”

    姜泳看见姜妧,猛地想起车上还有些绢花首饰,是他特特从南齐沈宏阁买的,也不知下人们送去鎏华院没有。

    姜泳怔怔发愣,姜妧拿起一块透花糍塞到他手里,“二叔尝尝味道如何。”

    姜泳鼻子又是一酸,“福儿亲手做的,自然是好的。”

    方才姜老夫人把金光门米粮铺的事体跟他简要说了一遍。幸亏姜妧处理得当,要不然他哪还有脸再去金光门那片儿吃酒。

    大侄女帮成儿收拾乱摊子,出钱又出力,他这个二叔怎么也该有点表示。要不再加一斛东珠吧,就是个头不大,串珠链有点小,串门帘倒是不错。

    姜泳胡思乱想瞎琢磨呢,于氏跟小吕氏打声招呼,拽着他走了。

    姜妧放下碟子,顺带把窗户合上。

    小吕氏坐在床沿,忧心忡忡的盯着姜澈。

    姜澈双目紧闭,面色灰败,下颌冒起青嘘嘘的胡茬,愈发显得形容憔悴。相较于姜澈,小吕氏更担心姜妧。

    “福儿,你哪儿都别去,就在家里好生待着。”小吕氏唯恐姜妧耐不住性子,这话反复说了好些次。

    姜妧笑笑,抬手给小吕氏斟满热茶,再将透花糍摆到她眼前,道:“透花糍刚刚做好,正新鲜,阿娘快吃。”

    小吕氏不忍拂了姜妧的好意,小口吃着。

    姜妧也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两手圈住茶盏,轻声道:“阿娘,有些事不是一味躲避就能避的过的。”

    小吕氏神情一滞,自然而然的想起了惨死的吕氏。

    “我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水汽氤氲扑在姜妧脸上,温温的,湿湿的,带着茶香。梦中,她没有做任何对不起莫狄,对不起莫家的事。可莫王氏还是千方百计的置她于死地。

    每当姜妧回想起莫王氏那张狰狞扭曲的面孔,都要问一句为什么。她当然得不到答案。

    “昨儿个你亲口应承大人,难不成要反悔?”小吕氏红了眼眶。

    姜妧忙安抚道:“阿耶还没醒,我怎能逆了祖母的意思?而且此事尚未坐实,也不知是真是假。如果确有其事,再做打算也不迟。”

    小吕氏一听就急了,“打算?福儿,你莫不是要以身做饵,引那贼人出来?”

    姜妧抿紧唇角不说话。

    若真是莫鹏父子俩起了歹念,姜妧绝不会一味避让。她要让莫狄受到应有的惩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