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三章 对句

作者:古树红藤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雪鹰领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地魂变最新章节!

    什么样的生物能够拥有鳞片一样的皮肤!

    紫嫣微微皱眉,口中不断念叨着,

    “龙域…龙域…龙纹…?”

    龙?!

    白玄心中已然嘶声呐喊,可表面之上,他却不敢再去表露更多,不禁颤声道,

    “你…你的意思不会是?”

    紫嫣苦笑着摇了摇头道,

    “若真是顺着这个思路去想,莫说是你,连我都吓了一跳,真龙之说,已算得上是上古传闻了,现世之中是否真的存在,无人能够证实,即使古黎崇手臂上的真是龙纹,也不能说明他就是真龙之身,没准是龙的后裔,也未尝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龙的后裔…”

    白玄口中喃喃,他还是不敢相信,无论从哪个角度去看,眼前这个古黎崇都是个人类。

    可经过紫嫣与隐万无那番言论,再是加上他那徒手碎玉,怒声伤人的本事,除了龙爪,龙吟,白玄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可以用作解释的。

    古黎崇的身世由来着实让白玄好奇,可就算他们凭空想象,任是说得天花乱坠,那也不过是胡乱猜测罢了。

    “千文筵”还在继续,古黎崇如此一手,震慑文坛,也让那些有着别样私心的人引以为戒,不敢轻举妄动。

    古黎崇徒手碎玉,怒震欧阳,犹是吓着了身周不少文人,若论受惊最甚的,莫过于古黎崇身后那席的主人。

    那人本正好吃好喝待着,没想到祸从天降,眼前那整个白玉桌忽然被人举起,美酒佳肴撒了一地,瞧着那人依旧苍白的脸色,可见吓得着实不轻,就连白玄都是替他无奈。

    一连碎了两张桌子,又是连同文坛地下的地板也是砸了个大坑。

    可左丘太辰却是丝毫没有怪罪的意思,只是唤来侍从,便是为两人重新搬了个席座过去。

    瞧着左丘太辰已将两人安顿,欧阳文丹也是被人抬回地坛之下疗伤,左丘水便是拆开了手中剩下的那个信封,缓缓道,

    “七绝七对,地坛为四,出对之人乃是,方天煜!”

    方天煜,这倒不是左丘水提过的名册之人,白玄本还期待是否会是同样龙域出生的洛心仪,绕是心中想着,龙域之人也许又能让他大开眼界,可惜不是。

    许是因为方才古黎崇的行为实在太过激进,导致方天煜才站起来,目光就是不由朝着他的方向看去。

    见到古黎崇完全没有在意自己,那苍白的脸上才是稍许有了血色,可即使如此,他的双腿还是不停打颤,可见确实惊吓过度了。

    由于古黎崇这样一闹,文人们似乎都收敛了不少,也不知方天煜原本想到何对,可他如今,将那本该成对的上下,东西南北皆放在一个对句之中,虽不容易,但也算得中规中矩。

    北雁南飞,双翅东西分上下。

    此对一出,文坛之内倒是出了那么三四个对句,可经最后挑选,左丘太辰还是留下了如此一对,前车后辙两轮左右走高低,随即抬手一笔,“七对”之上又多一个万程的名字。

    黄坛一对,玄坛一对,地坛两对皆是完毕,如今剩下的,除了天坛两对之外,就是文坛泰斗左丘太辰自己之对了。

    左丘水拿起最后一个书卷,顺势将袖口之中的两个信封也捏在了手上,高声道,

    “七绝七对,天坛为五,出对之人乃是...冉哲!”

    冉哲!

    果真到了天坛,这实力提升可不只是一点点了!

    话音刚落,冉哲就是笑着起身。

    能在古黎崇之后还能如此从容的,整个“千文筵”怕是也找不出几个人罢。

    冉哲出对,白玄本以为他会直指隐万无。

    可不料冉哲居然连看都没有往白玄这边看上一眼,自顾自在那边道,

    “不才冉哲,出对如下,人过大佛寺,僧游云隐山,客上天然居,贤出多福地。”

    冉哲好长的对句。

    可这对到底有何玄机,白玄自然听不明白,忙是转向余音问道,

    “怎么样,你师父这对局你可对的上来?”

    余音捡起桌上一粒葡萄塞入口中,美目微颤,不由皱了下眉头,古怪道,

    “我虽不能马上接对,但以师父的水准,却是不该出此对句,当真奇怪。”

    难道这个冉哲是在故意放水,还是另有所图?

    白玄缓缓抬头,可见碰到这类问题,他又得是向隐万无求助。

    同时眼角不经意的瞟向古黎崇,不知这位出尽风头的龙域将臣,是否还会再有作为。

    可惜似乎欧阳文丹一事之后,古黎崇又恢复了先前那般高傲冷漠,一言不发,只是静静的坐于席内,既不喝酒,也不进食。

    白玄看着古黎崇这难以亲近的模样,不禁无奈摇了摇头。

    而就在此时,白玄居然听到了隐万无的笑声,

    “这个冉哲,有倒是点意思。”

    恩?

    难道隐万无已然发现了什么玄机?

    望着隐万无如此参透的模样,白玄好奇问道,

    “先生可是知道答案了?”

    隐万无一捋银须,缓缓飘到白玄面前,笑道,

    “其实要说答案,他自己便已告知,老夫觉得有趣,不过是指他的奇妙思路罢了。”

    什么叫做他自己便已告知?

    难道冉哲的对句当中还包含了接洽之句不成,白玄实在搞不明白。

    从”七对“开始至今,白玄问题倒是问了不少,可就是一直没有参与其中,对于这点,余音正是觉得奇怪,不由问道,

    “唐公子为何总是问我,你自己怎么不对?”

    白玄尴尬一笑,确实,唐天书这种身份,理应抢着去接对句。

    可自己并不是真正的唐天书,隐万无更不会随意接对,唯有苦笑道,

    “其实…”

    白玄话语未尽,忽听天坛之内传来一阵爽朗笑声。

    “恩?…难道除了先生还有别人觉得有趣。”

    既然被人打断,白玄正好借机转了话题,随口道,

    “那是何人?”

    余音顺着笑声找去,只见坛内一名老者缓缓起身,瞧着模样恐怕已是六十好几。

    老者白发银须,向着冉哲微一拱手,笑道,

    “冉哲小子,许久不见,想不到时隔多年,你倒是一如既往的喜欢标新立异啊!”

    余音瞧着老者面容,若有所思,怕也是忘了早先与白玄的问话,缓缓开口道,

    “我记得此人…此人…”

    还不等余音说完,那边的冉哲也是朗笑了起来,对着老者亦一拱手鞠躬道,

    “学生不才,想不到都过了这么多年,轩辕老师您还记得!”

    原来与冉哲对话的这位老者,赫然就是陀罗学院的轩辕通!

    而冉哲,竟然曾也是陀罗学院的学生?

    轩辕通长笑一声,居然出了席位,径直朝着冉哲走去,边走边道,

    “你这个要了命的学生,老夫怎么会不记得,更何况,你如今可是贵为万神殿的次席炼魂师,就算是老夫,没准都要多仰仗仰仗你呢!”

    冉哲瞧着轩辕通移步过来,忙是跨出席位出去迎接。

    搀着这位昔日的恩师,冉哲笑道,

    “学生如今成就,还不都是老师您的功劳。”

    轩辕通大笑,摆了摆手道,

    “哪里哪里,老夫不教书都好多年了,你怕是老夫教过的最后一届学生,你能有今日成就,那靠得可全都是你自己!”

    这两人虽是多年未见的师生,可如今乃是“千文筵”,这番叙旧之情,放在如今,着实有些令人奇怪。

    别人看着奇怪,但他俩却是丝毫不去理会。

    既然轩辕通都已来到身旁,冉哲索性请了他入席而坐,一边为之倒茶,一边缓缓说道,

    “学生这点小花招,在老师面前恐怕实在不值一提吧。”

    冉哲所说花招,自然指得就是方才的对句。

    可轩辕通的表现却是奇怪,只见他将冉哲递来的茶杯放于面前,也不抿上一口,只是用了指尖轻轻在那杯沿滑动,口中叹息道,

    “这些个小花招,用在正道许是不值一提,但若用在旁门左道上,实在让人不得不防啊!”

    轩辕通这话一出,莫说冉哲,就连白玄都是皱起了眉头,转向余音道,

    “是我的错觉还是...我怎么觉得轩辕长老这话中带刺,他与冉兄不是方才还念旧师生之情么?”

    余音对着白玄耸了耸肩,沉声道,

    “我知轩辕通,也知师父曾是陀罗学院的学生,可这两人居然会是师生,我也是今日才知道的。”

    白玄方才就是觉得不太对劲,这两人明明有着师生之情,见面又是这般热情招呼。

    可如此交情,如何又会做到这么多年都未曾见面,如今看来,这其中果然是有猫腻!

    轩辕通静坐在那,虽是年迈,但那目光炯炯堪比烈焰。

    反观冉哲,一副无精打采的懒散样子,轻轻放下手中茶壶,把玩着折扇,淡淡笑道,

    “老师这话说得极是,学生受教了。”

    轩辕通冷哼一声,但随即又是面露慈笑道,

    “时间过得可是真快,想不到当年的小小子,如今居然自己都开始收学生了,首对那个叫余音的,我看你倒是教得不错!”

    白玄不知轩辕通为何突然提及余音,便是转头问道,

    “他俩的事和你有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