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正式亮相

作者:齐云久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雪鹰领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观火最新章节!

    “有两百万。我们就是靠这笔钱慢慢做起来的。”

    “做什么生意了?”

    “最初阶段,他做电视机生意,我在淮州开了一个服装厂。”

    “两百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诫诚是怎么解释这件事情的呢?”

    “他说他把一个祖传的宝贝卖了。”

    “什么宝贝?”

    “他没有说。”

    祖传的宝贝很可能是诫诚从冷月寺带走的金佛。

    “诫诚有没有跟你说金佛是怎么来的呢?”

    “他说金佛也是祖传的宝贝。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那尊金佛。现在想一想,他应该是把金佛卖给了那个南港来的客商。”

    “南港客商走了以后,诫诚把海通公司变成了海通集团,还让我卖了服装厂,在市中心广场开了这个银楼。”

    “我也怀疑海文君把金佛卖给了那个南港客商。我曾经问过他。他说,金佛还在他手上,我让他拿给我看,他支支吾吾。我跟他说,菩萨是不能亵渎的,卖菩萨是要受到神灵的惩罚的。”

    “如果那尊金佛没有卖给南港客商的话,一定还放在文君的手上。”

    “即使诫诚把你见过的那尊金佛卖给了南港客商,诫诚的手上也有金佛,诫诚从冷月寺拿走了一大四小五尊金佛。”

    “我可以劝文君和天宇把剩下的金佛交给你们。金佛一定在我家的密室里面。”

    “你家有密室?”

    “文君在电视机上发了一笔财之后,把淮州的老宅翻修了一下,老宅的房子结构很复杂,能藏东西的地方有很多。夜里面,我醒来后,经常发现文君不在卧室里,他一定是乘我熟睡之际到密室里面去了。”

    “密室的暗道机关肯定在他的书房里面,又一回,我发现文君不在床上,便到处找他,明明人不在书房里面,再路过书房的时候,他竟然从书房里面走了出来。”

    “臧玉蓉,你能有这种态度,我们很欢迎。诫诚从冷月寺拿走了一大四小五尊金佛,最大的金佛是一个双面金佛。”

    “你如果能帮忙找到金佛,我们可以网开一面,不追究你的刑事责任。”

    “玉蓉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只求无愧于心,你们可以放过我,但我不能放过自己。”臧玉蓉说了一句莫名奇妙的话。

    “赵队长,我现在就领你们到淮州去。水晶佛珠一直是我收藏的,你们再到海文君的书房找一找密室的暗道机关,如果找不到,再问海文君不迟。”

    一行人随臧玉蓉走到门口的时候,远远地跑来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他走到臧玉蓉的跟前:“臧经理,您等一下,我去开车。”

    在银楼停车场的拐角处停着一辆黑色奔驰牌轿车,男人一边说,一边朝轿车走去。

    “小李,不用了,你忙你的去吧!”

    臧玉蓉随陈局长上了警车。

    出清安江市,警车向东行驶了四十分钟左右,坐在车上的人便看见一个古城,这个古城就是淮州城所在地。

    宝塔、钟楼,鳞次栉比的重重叠叠的黑色的屋脊,苍松古柏,无一不写着淮州城的历史。

    很快,警车上了一条石板路,古城还保留着历史的影子,无论是石板路,还有沿街店铺的门窗、廊檐,还是店铺前面的石阶和屋脊上的杂草,都在强调这座古城的苍老。

    淮州城有前街、中街和后街。

    警车驶进了后街。

    警车在后街中段停下。

    在石板路的右手,有一个高大的门头,门外有门当,门前有石阶,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大户人家。

    警车停在台阶下的时候,从店铺里面走出一些人来。人们站在台阶下,看着臧玉蓉领着几个人走上台阶。

    回到淮州以后,海文君大哥海文涛将西院腾出来,西院曾经是海文君和母亲住过的院子。海文君在住进去之前将破败不堪的西院简单修葺了一下,然后搬了进去。

    海文君离家出走后不久,随着父亲的离世,海家逐渐败落了。房子是父亲留给两个哥哥唯一的东西。他们没能继续海家的昔日的辉煌,但却咬定青山不松口,死死保住了祖产。

    回淮州之前,海文君是想让父亲和两个哥哥难堪的,得知父亲已经作古,大哥、二哥的日子过得非常惨淡,再加上两个哥哥把西院让出来,也就释怀了。

    臧玉蓉领着三个人走进院门的时候,从中院里面走出一个年已古稀的老人来,经臧玉蓉的介绍,他就是海文君的大哥海文涛。

    海文涛头发花白,一脸的老人斑,他佝偻着后背,看人的时候眯着眼睛,臧玉蓉说,海文涛的眼睛已经看不清楚人了。

    臧玉蓉说,两个哥哥的孩子,大部分都在海通集团和她的银楼工作。

    海文涛跟在大家的后面走进西院。

    西院不大,只有两进,西边还有一个小花园。

    地方不大,但却别收拾得干干净净,井井有条。

    臧玉蓉将三个人领进第一进的中厅。

    大家刚在红木椅子上坐下,便有一个年轻的女孩子送进来四杯茶。

    臧玉蓉示意三个人稍坐片刻,然后走进后院。

    两分钟左右的样子,臧玉蓉拿着一个木匣子走进中厅。

    臧玉蓉坐在赵子蒙旁边的椅子上,打开木匣子,从里面拿出一串挂珠来。

    挂珠上的珠子和同志们在暗道里面发现的两颗佛珠的大小、颜色完全一样。

    赵子蒙数了一遍,一共是106颗佛珠。

    令狐云飞也数了一遍,也是106颗。

    这也就是说,有三颗佛珠遗落在暗道里面。

    “臧玉蓉,你数过多少颗吗?”

    “没有。”

    “你确定这是水晶做的?”

    “肯定是水晶做的,我做的就是首饰生意。”

    之后,臧玉蓉又将三个人领进海文君的书房。

    海文君的书房在第二进正房西屋。

    正房有西屋和东屋,中间是堂屋。家具都是一些老式家具,这么多年,海文君一直住在西院,可见他还是比较低调的,这说明海文君比较谨慎,他不想引起别人的主意。

    书房的面积有四十平方左右,书桌、书橱、座椅、躺椅、盆景、盆景架。脚下是地板,头上是天花板。

    赵子蒙在书房里面转了一圈。

    臧玉蓉走到海文涛的跟前:“大哥,你在这里住过不短的时间,这间屋子里面是不是有密室啊?”

    “我住的中院正屋下面有一个密室,这个院子是偏院,是二妈和文君母子住的地方,不大会有密室;文君曾经翻盖过,有没有密室,只有文君自己知道。”

    赵子蒙在书房里面转了一圈后,决定随陈局长和边队长回刑侦队。既然海文君父子已经就擒,还怕他不交代自己的罪行吗!

    臧玉蓉提出随同志们回市公安局刑侦队,她想劝海文君和海天宇交代自己的罪行。

    晚上七点钟,海文君被带进审讯室。

    审讯室里面坐着令狐云飞、林狄、马建平和马聪副队长。

    四个人回清安江的时候,绕道清安江宾馆接走了觉水师傅。

    海文君被带进审讯室的时候,臧玉蓉和觉水师傅已经坐在了审讯室旁边的观察室。

    陈局长、赵子蒙和边队长也坐在观察室里面。

    观察室和审讯室之间有一个玻璃墙,坐在观察室里面的人能看到审讯里面的人。

    当海文君被带进审讯室、坐在审讯椅上的时候,觉水师傅蓦地站了起来:“赵队长,就是他——他——他就是诫诚。”

    冬雪和尚国伟说的太对了:诫诚的脸果然比一般男人的脸要大一号。过了十几年养尊处优的生活以后,脸上长了不少肉,所以,他的脸显得更大了。

    陈局长、赵子蒙和边队长走出观察室,走进审讯室。

    在令狐云飞和林狄之间摆放着三把椅子。

    三个人推让了一会,赵子蒙坐在中间的椅子上,陈局长坐在赵子蒙的右边,边队长坐在赵子蒙的左边。

    赵子蒙负责审讯,林狄负责记录,在审讯记录旁边还放着一个录音机。

    海文君双手放在审讯椅前面的挡板上。

    赵子蒙的眼睛直视着海文君的脸,有好几个人在赵子蒙面前描述过诫诚的相貌,今天,赵子蒙终于看到了这张脸。

    海文君的头上理着短发,短发根根直竖,而且非常茂密,只有头顶上的头发比较稀疏,也比较短,虽然有些稀疏,但已经看不见头顶上的诫疤了。

    在诫诚的脸上,眼睛和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的脸比一般男人的脸要大一号,但他的眼睛却比一般男人要小一些。

    眼睛虽然很小,但非常聚光,当赵子蒙坐在椅子上的时候,海文君的眼珠滴溜溜地转了好几圈。

    海文君也许从赵子蒙和陈局长的谦让声中听出了赵子蒙的口音,所以,他的视线在赵子蒙的身上停留的时间要长一些。

    海文君的身上穿着一条咖啡色和灰色相间的方格休闲西服,上装里面是一件天蓝色衬衫,衬衫的领口上系着一条玫红色带黑点的领带。

    海文君的脚上穿着一双棕色尖头牛皮鞋。

    在诫诚的身上,已经看不到僧人的影子了。

    海文君昂着脑袋,双眼冷冷地看着坐在桌子后面的几个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