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0章 人不狠站不稳!

作者:苍寒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不死剑尊最新章节!

    燕飞的修为已达剑意境中期。

    可比武修者武王之境,可战武修者武皇之境,除非对手也拥有至宝,修炼奇功。

    同时面对三五个武皇境中期以前的对手,燕飞不惧。

    可八十一剑门的门主,修为最低都在武皇境后期,眼下却有三个,再加上薛奎,那萧战岳必定也是强者。

    燕飞自知,胜算极小。

    但他似乎已经习惯了,由始至终,他的对手都是无比的强大,而且越来越强大。

    这或许也是他能快速成长的原因。

    薛奎回过神来,虽然震惊,有三大门主在,他底气还在。

    “哈哈,你小子终于出来了,老夫不看到你的尸体誓不罢休,诸位还愣着干什么,诛杀邪魔,除魔卫道。”薛奎大吼一声,但他却没动。

    萧战岳看着身边十来具尸体,一头的冷汗。

    就差一点,如果换个位置,自己能不能躲过这一劫?

    再看燕飞,萧战岳手持长刀,满目的凶光。

    “姓燕的,你,你若不死,我萧战岳誓不为人。”

    刷!

    燕飞可没心思废话,直接就是一剑扫来,萧战岳急忙挥刀硬抗,硬是被这一道剑芒逼退三步。

    凤翅翎羽已经回到燕飞手中。

    趁着逼退萧战岳的瞬间,再发凤翅翎羽,萧战岳刚刚站稳,同为无双城大家族,他知道童家这凤翅翎羽的厉害。

    眼看着一道金芒袭来,浓重的死亡气息瞬间填满心头。

    他只能硬着头皮挥刀去挡,只可惜,金芒刚过,他的刀锋才到,结果可想而知。

    噗!

    穿胸而过,有着武皇境后期修为的萧战岳,绝杀!

    远处,唐门的人还没走太远,身后传来阵阵杀气,他们也都感应到了。

    一同回头,有人便道:“是燕飞,这小子终于出现了。”

    为首的老者断喝一声:“干什么?”

    “走啊,回去击杀燕飞啊。我们等了七天,不就是为了杀这小子么?”

    那老者沉思片刻后道:“闭嘴,走,离开西皇山。”

    ……

    三大剑门门主和武者们已经把燕飞围住,随着这三位剑门门主出手,燕飞的势头瞬间便被压制。

    实力面前,不得不低头。

    三位武皇境巅峰的剑道高手,联起手来,已经超出了燕飞目前所能承受的极限,他甚至连发出凤翅翎羽的机会都没有。

    薛奎在暗中偷偷暗笑,时不时的鼓动两句。

    十几个呼吸的时间过后,忽然间葛行天身形闪动,他直接出现在另一位门主的身边,手中一把夺命剑,从那门主的背后干脆利落的刺了进去。

    噗!

    一剑,夺命。

    那门主毫无防备,做梦也想不到,同为八十一剑门门主的葛行天,竟然会对他出手。

    二者修为相仿,暗下杀手,他根本避无可避。

    “你,你,葛行天,你……”

    燕飞也大吃一惊,这是什么情况?

    难不成,葛行天竟然也是魔道中人,是魔道安插在西皇山的人?

    脑海中灵光一闪,罢了,一切全特么都是算计好的。

    世界之险恶,人心之难测,真是让人无法想象。

    这葛行天恐怕就是接引我上西皇山的。

    燕飞将一切抛之脑后,就看眼下,葛行天出手,有了这么个帮手,局面足以出现颠覆性的逆转。

    葛行天一剑斩杀一位门主,另一个门主大吃一惊。

    “葛行天,你……”

    正当此时,燕飞已经到了近前,龙纹古剑剑鸣响起,三分神凰烈焰灌注其中,一把剑顿时燃起熊熊烈焰。

    呼!

    一剑横扫,那门主闪身后退。

    得势不饶人,燕飞甩手打出凤翅翎羽,同时,发出一道玄霜剑气。

    有着武皇境巅峰境界的门主果然强悍,硬是用剑拨开了凤翅翎羽,再挥出一掌击溃玄霜剑气。

    砰!

    玄霜剑气爆裂,将门主包裹。

    就在此时,葛行天已经到了他的身侧。

    “仇兄,不好意思了。”

    葛行天的声音满是阴森的味道,一把剑奔着那门主刺去。

    门主的注意力全在葛行天这里,剑还没到,只觉得眼角余光闪过一抹金芒。

    那门主震惊之余转头看去,金芒正中眉心。

    又是一声闷响,来了个脑浆迸裂,这一下连葛行天都狠吃了一惊。

    燕飞竟是抢在了他的前面,用金阙剑气,将那门主的头生生炸碎。

    “小老弟,好狠的手段。”

    “哼哼,说狠,怕是狠不过你们吧?”燕飞冷声回道。

    葛行天爽朗大笑道:“这世道,人不狠,站不稳。”

    “嗯,这话,正解。”

    话音落地,接下来的一切,已经没有了悬念。

    三大剑门那些武者,修为不算低,可是在这两位面前,实在是不堪一击。

    而那一直在背后鼓动的薛奎彻彻底底的懵了。

    足足十几个呼吸的时间过后,薛奎才想起一个关键的问题,再不跑,他恐怕就的去见薛荣。

    可惜,还是晚了。

    薛奎转身要跑,那个令他恨到了骨头里的身影,直接挡在他的面前。

    一转身,身后是手提滴血之剑的葛行天。

    薛奎看看燕飞,再回头看看葛行天,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燕,燕飞,你,你……”

    龙纹古剑泛着神凰烈焰,燕飞的双眼中满是死气。

    西皇山的事,原本不至于这么棘手,一切说到底,就是这薛奎导致的。

    如果不是他将自己给推出去,段如烟不会……南离和唐十八不会……小黑现在更不会生死不知。

    无尽的恨意转化为冲天之怒,使得燕飞体外再次涌动起了黑色的魔气。

    “别,别杀我。误会,都是误会,我也是没办法,燕飞,你饶我一条命,我发誓从今以后绝不会……”话音到此,戛然而止,燕飞的左手已经掐住了他的喉咙。

    同时,一把剑直接插进他的腹部,却不是龙纹古剑,而是冥煞邪剑。

    接下来,薛奎的身体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被冥煞邪剑所杀,不仅饮血,薛奎的神魂也将永远困于剑体之内,经受万世煎熬。这种死法算不上形神俱灭,毕竟神魂还在,但神魂依旧进不了轮回,却要比飞灰湮灭更加凄惨,对神魂而言,可谓是求生不得求死也不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