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8章 血饮!

作者:苍寒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不死剑尊最新章节!

    《形意剑诀》,鹰击!

    聚力于一点,燕飞的这一剑,力贯千钧,快似闪电。

    嗡!

    黑剑的剑体发出一阵轻鸣,对黑色锈剑而言,这是无数年的孤寂之后,它重返人间的第一剑。

    快,实在是太快了,柳君硕即便有着武者境的修为,面对燕飞如此一剑也没有丝毫还手之力,当柳君硕感觉到危险的时候就已经晚了,他所能做的,只是仰起头一看究竟。

    结果,燕飞的这一剑直接刺进了柳君硕的喉咙。

    黑色锈剑的剑体,将柳君硕的脖子穿透,柳君硕的两眼暴凸,眼中充满了震惊和不可思议,他的眼球很快因充血而变得发红。

    事发突然,柳君硕身边的四个打手一看之下也都吓得不轻。

    实在是够惨。

    等他们刚刚回过神来,黑剑已经被燕飞拔出。

    《形意剑诀》,狼杀剑诀!

    刷!

    黑色锈剑随之又是一记横扫,快、准、稳、狠!

    两个黑衣打手避无可避,全部胸口中剑,惨叫声顿时传遍了整片密林,同时,柳君硕的尸体已经栽倒。

    转眼间柳君逸和两个打手全部毙命,那另外的两个打手心惊之余,挥起手中的剑刺向燕飞。

    不料,燕飞剑锋回转。

    咔嚓,咔嚓!

    黑色锈剑的剑锋嗑在了两个黑衣打手的剑上,直接发出两声脆响。

    两个黑衣打手亲眼所见,自己的剑,在黑色锈剑面前脆弱的连根木条都不如。

    剑断,人亡!

    那两个黑衣打手心惊不已,眼下手中剑断,等他们回过神来,一片黑漆漆的剑芒已经到了眼前,随后,两人几乎同时感觉到自己的喉咙传来一阵刺痛,身上的力气在一瞬间被抽空。

    他们甚至看到了自己脖颈处的鲜血喷射出去。

    由始至终,不超过三个呼吸的时间,燕飞出手,剑毙五人。

    空地中央的柳君逸和柳君明将一切看在眼中,两个人彻底的惊呆了。

    “君硕……”

    “五弟……”

    柳君逸和柳君明同时惊呼了一声。

    实在是太快了,根本帮不上忙,他们现在终于明白,他们与燕飞之间的差距,根本不是人数能弥补的。

    “不,这不可能。”柳君逸表情呆傻自言自语。

    柳君明惊道:“堂兄,这,这小子的实力如此强悍,你,你不是说他……”

    “我也不知道,数天前,他虽然赢了我,但,但……”

    柳君明大有种叫苦不迭的感觉,早知道是这么个狠角色,他绝不会来帮这个场子。

    此刻,燕飞没有动。

    因为他发现了一个诡异的现象。

    黑色锈剑连斩五人,剑身上染满了鲜血,可是黑色锈剑上沾染的鲜血竟然消失了。

    “好怪的一把剑,剑不染血?不对啊,方才我明明看到剑身上有血,难道是?”狐疑之间,燕飞把剑在地上的血泊中一扫。

    剑尖探入血泊中,这一次燕飞清晰的看到,血泊中的鲜血竟然正在被剑体快速吸收,偌大的一摊血转眼间就消失了,而且,鲜血从尸体中流出来的速度更快了。

    “此剑,饮血?”燕飞心中惊呼一声。

    几息之后,燕飞压制了一下心中的惊疑,他缓缓转身,两道凌厉的目光直接看向柳君逸和柳君明。

    柳君逸这三兄弟的实力相仿,柳君逸刚刚踏入武者境,柳君明则达到了武者境中期,不过他并非名剑山庄弟子,用的是一根棍。

    燕飞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远远的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提着黑色锈剑,燕飞缓步走向柳君逸兄弟二人。

    柳君逸和柳君明已经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死亡气息的迫近。

    想来甚至很可笑,柳君逸带着七个人来追杀燕飞,本以为绰绰有余,没想到一转眼就被人给杀了五个。

    一步,一步的靠近。

    “你,你别过来。”柳君逸吓的脸色有些发白。

    柳君明将一根钨铁长棍横在身前,故作镇定的道:“姓燕的,你敢杀我柳家的人,你知道后果么?”

    燕飞在柳君逸两人面前一丈远的位置停下了脚步。

    “后果?无非一死,我燕飞的命不值钱,无妨,况且想让我死,你们还没那个本事。”

    “你,没错,我们低估了你的实力,但我柳家高手如云,就凭你一个山村小子,早晚难逃一死。”柳君明给柳君逸使了个眼色。

    听了柳君明的话后,燕飞冷笑道:“咯咯,谁死谁活,那都是后话了,但你们肯定是看不到了。”

    柳君明将钨铁长棍直指燕飞,怒道:“哼,燕飞,你的口气倒是不小,方才君硕猝不及防这才着了你的道,现在,我兄弟二人联手,你有把握能必胜无疑?”

    “能不能,总要试一试才知道,行了,我想你们大老远的追我过来,不是想找我聊天的,动手吧。”

    刷!

    剑锋一转,黝黑锈剑直指柳君明。

    战意涌动,感受到燕飞心境的黝黑锈剑微微颤抖了起来,发出一阵阵渴望饮血的悲鸣。

    嗡,嗡嗡……

    柳君逸压低了声音在柳君明耳边轻声道:“堂兄,要不然……你先拖住他,我这就回去搬救兵。”

    一句话把柳君明气的满脸怒气。

    “君逸,你这是什么话,如果不是为了帮你报仇,我和君硕何必来招惹这家伙,现在君硕命都搭上了,你却要临阵退缩?”

    柳君逸一脸惭愧的道:“不,不是。你别误会,咱们两个恐怕弄不住他,到时候,如果我们都死在这里,谁也不知道是他杀的,所以,我们两个必须要活下去一个,起码得让家里人知道,好给我们报仇啊。”

    “哼,说的好听,这件事既然因你而起,留下来的也应该是你。”

    柳君逸急道:“我要是死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就没人知道了。”

    此刻,柳君明实在后悔到了极点,他万没想到柳君逸竟然是这种人,彻彻底底的小人一个,可是事到如今,他也不能跟柳君逸翻脸。

    “行了,我们两个孤注一掷,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如果有一个走,结果只能是谁也走不成。放响箭,只要我们能拖一时半刻,就有机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