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6章 剑气境!

作者:苍寒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不死剑尊最新章节!

    这一剑,为何会偏?燕飞没有那么多的善心,就在方才的刹那,柳君逸手中青光剑透出的犀利剑气,将燕飞完全包裹,当时的燕飞也是全神灌注。

    猛然间,燕飞感受到周身传来一种异样的感觉,丝丝诡异的气流,竟然沿着他的周身筋脉涌入了体内。

    突破,剑气境!

    这就是突破到剑气境的感觉。

    突破了,燕飞也没想到,竟然在这个时候,自己突破到了剑气境。

    武道修炼,尤其在瓶颈状态,真刀真枪的实战最容易突破。

    果然如此,燕飞心中大喜。

    还有这一声剑啸,就连他也吃了一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因如此,最后的一刻,他的心神难免一颤,躲过青光剑后再出手,这才稍稍偏了一些。

    此刻,燕飞还沉浸在方才那一瞬的感悟中。

    台下,寂静无声。

    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满脸的难以置信,很多人甚至一脸的茫然,方才那一瞬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根本没看清,就是那些名剑山庄的弟子也没看清楚。

    他们只是看到,柳君逸的一剑眼看着刺中燕飞,随之,燕飞便化作了一道残影以一种很诡异的方式绕到了柳君逸的身后,一切就结束了。

    一剑,就一剑!

    柳君邪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台上这一幕,脸色也有些吃惊。身边的白若萱两眼瞪的滚圆,朱红小口微微张开,满是震惊之色。

    足足十几个呼吸的寂静过后,整个武场都沸腾了起来。

    “发生了什么,这怎么可能?”

    “天呐,只用了一剑?你们看到了吗,那个身穿杂役服的小子,仅仅用了一剑。”

    “这,是我眼花了么?柳君逸可是入选了剑武堂的,连一个杂役一剑都接不住?名剑山庄的剑武堂,这么没用?哎,看来传言真是不可信啊。”

    “刚才你们看清了么,那小子是怎么做到的?”

    四下里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名剑山庄的弟子们也乱了起来,他们苦修数月,为的就是加入剑武堂,可是没想到,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杂役,就将已经成功加入剑武堂的柳君逸给击败了,而且仅仅用了一剑。

    柳君邪的手紧紧攥成了拳,他斜视白若萱,严肃的问道:“若萱,你必须跟我说实话,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

    白若萱现在的心里也很纳闷。

    短短几天没见,燕飞怎么会变得这么厉害?

    难道,这真的是巧合么?

    不可能,扪心自问,白若萱虽然是本次竞技的第一名,她也无法在一招之内就可以击败柳君逸。

    “师兄,我说的都是真话,他,他真的从来没修炼过。”

    柳君邪更加不愿意相信,他看了看白若萱又道:“师妹,你别有什么顾虑,实话实说。从未修炼过,就能一招击败我表弟?”

    白若萱无言以对,只能不住的摇头。

    台下的几位老者面面相觑。

    台上,燕飞拔出铁剑,柳君逸的血顿时喷了出去。

    柳君逸险些栽倒,他强忍着剧痛缓缓转身,再次与燕飞对视。

    “你,你……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多说无用,胜负已分。

    燕飞收了剑,飞身下了斗台。

    正在此时,台下几乎同时传来两声怒吼。

    “混账,敢伤我柳家的人,找死。”

    说话间,剑武堂弟子里冲出两个人,两人一左一右转瞬间到了燕飞近前。

    异变突发,整个武场再次沸腾起来。

    这两人身穿白衣,显然早就是剑武堂弟子。

    燕飞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他观察到,这两人身上都有淡青色的气流涌动,这是武修者达到武者境的标志。

    事发突然,燕飞不敢大意,同时,浓重的恨意也油然而生。

    凭借他现在的实力,同时挑战两个剑武堂弟子,显然胜算不大,即便如此,燕飞也要试一试,就算死,也得战!

    很明显,这已经违背了比斗的规则,就是欺负人。

    主持的老者想要开口喝止,却被柳君邪拦下。

    在柳君邪看来,这两位,瞬间就可以灭了燕飞,万没想到,燕飞非但不惧反而竟敢与两个剑武堂弟子同时交手。

    诡异的身法使得他在两人的围攻下竟然有惊无险,而且,仗着身法和速度,燕飞还可以时不时的反击,逼得两人不得不防。

    柳君邪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他自己清楚,他这是在用柳家的声望,用他这张脸皮换燕飞的命,可惜还是不行。

    人群里已经逐渐出现了斥责声。

    “大家快看啊,名剑山庄欺负人了,台上比斗输了,台下找后账。”

    “哎,太让我伤心了,这就是名剑山庄?”

    “小子,好样的。”

    十几个呼吸时间过去,那两个人硬是没伤到燕飞,但是燕飞也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他才修炼区区几日,能撑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

    主持的老者再也无法坐视不理,即便他不敢得罪柳家。

    “住手。”

    老者一声断喝,那两人竟然还不依不饶,要知道,对付一个杂役,两人一起上,硬是没行,这两位现在只觉得脸颊燥热,十分丢人。

    老者勃然大怒,一个箭步上前,硬生生将那两人震退,这才制止了双方的恶斗。

    至此,围观众人大部分已经都站在了燕飞的这一边。

    不少名剑山庄弟子也微微低下了头。

    反之,燕飞并不愤怒,因为他早已经看清了这个世界。没什么好怒的,弱肉强食,生存法则罢了,规则,也是强者给弱者定的,能发生这种事,不奇怪。

    他平复了一下气息,缓步走到老者面前:“前辈,这一场,可以结束了吧?”

    燕飞话中有话,那老者略显尴尬,他瞟了一眼柳君邪,柳君邪也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老者这才对燕飞说:“嗯,还不错,这一场你是赢了。”

    “多谢,这么说来,我就可以加入剑武堂了?”

    老者沉沉的点头道:“可以。”

    不多时,柳君逸也踉踉跄跄的下了斗台,他低着头来到柳君邪的身边轻声道:“表哥,我,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