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4章 挑战!

作者:苍寒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不死剑尊最新章节!

    燕飞有些为难,自己毕竟是杂役的身份,如何能顺理成章的参加选拔呢?

    时间还早,燕飞索性看上一看,了解一下这些弟子的真正实力。

    剑武堂弟子的选拔正式开始。

    九百多弟子,四十个名额。

    燕飞仔细的观察着每一场比斗。

    “慢,太慢了。”

    “这招式,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

    “果然没错,寻常弟子都无法运转战气,也就是说,修为根本达不到武者境,凭我现在的实力,取胜应该不难。”

    燕飞拥有不灭剑体,感观比常人敏锐数倍,斗台上的拼斗,看的围观众人叫好声不断,可在他的眼中却显得十分缓慢。

    燕飞格外留意了一下白若萱,白若萱果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她登台数次,每一次对手都没有走过三招,想必是得到了柳君邪的特殊照顾,再加之天生灵体,简直成了一枝独秀,拿下前三甚至第一都完全可能。

    竞技持续到下午才接近尾声,入围的四十人也已经产生。

    时间紧迫,燕飞下定决心,走出人群。

    两个青衣弟子将他拦下:“站住,非名剑山庄弟子,不得踏入武场。”

    燕飞干脆利落的道:“我要挑战。”

    两弟子打量燕飞一番,怒斥道:“你?滚滚滚,一个区区杂役,疯了?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

    争执声很快引起了白若萱和柳君邪的注意。

    看到燕飞,白若萱的脸色有些发慌。准备从今以后飞黄腾达的她,绝不希望一个知道她底细的人存在。

    她凑到柳君邪的身边,几乎贴在了柳君邪的胳膊上:“师兄,这,这可如何是好,要是被他闯进来胡说八道,我……”

    柳君邪面带笑意,洒脱的安慰白若萱道:“放心,没什么,有我罩着你,在这名剑山庄,你什么也不用怕。至于他……哼,真是该死的鬼,既然他不知死活,好,我就去成全了他。”

    二人走向燕飞所在之处。

    白若萱一脸气愤的走到燕飞面前,怒道:“燕飞,如果你还要一点脸的话,就别缠着我了,好么?”

    燕飞冷冷的斜睨了白若萱一眼:“不用再自作多情了,我燕飞今天来,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声音冰冷如霜。

    “姓燕的,你到底要怎么样?”

    不等燕飞开口,柳君邪走上前来,冷冷的道:“姓燕的,我很好奇,你怎么还能活到现在?”

    “福大命大吧,阎王爷不收我。”

    柳君邪冷笑道:“咯咯,不用急。看你这个样子,是准备参加剑武堂弟子的选拔?”

    “没错。”

    “好,这可是你自找的。”

    燕飞没有回答,他微微仰起头,目光与柳君邪对视不卑不亢。

    拦住燕飞的普通弟子闻言急忙说:“柳师兄,他只是一个杂役,有什么资格挑战入选剑武堂弟子?”

    柳君邪竖起手,止住了那人的话。

    白若萱一脸狐疑的压低了声音问道:“柳师兄,你这是要?”

    “他来挑战,若是直接将他赶走,未免让人笑话。另外,比斗之时生死各安天命,既然他不想活了,我不如借这个机会替你除了这个祸患。”

    柳君邪的话使得燕飞的心放在了肚子里。

    “姓柳的,多谢了,如果你非拿我的身份说事,不让我比,那才糟了。相信我,你会为今天的这个决定后悔的。”燕飞心里暗暗的嘀咕着。

    白若萱明白了柳君邪的用意后,眼中流露出赞许之色。

    为了弄死燕飞,柳君邪特意去找那几位老者沟通,最后回到燕飞的面前。

    “姓燕的,今天就给你机会。”

    在柳君邪的带领下,燕飞走入了武场,一时间,他这个身穿灰色杂役服的小子,成为了众人瞩目的焦点,霎时间,外围的看客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顿时议论纷纷。

    “你们看,那小子要干什么?”

    “不知道,看这个样子,也想试一试?”

    “开什么玩笑,你们没看到他穿的是杂役服,一个杂役也想加入剑武堂?”

    燕飞被带到一处斗台的下面,一位银发老者来到他的近前,老者打量了燕飞一番,眼神中明显有几分不屑,几息之后,那老者问道:“就是你,准备挑战这些刚刚入选的剑武堂弟子?”

    燕飞点了点头道:“没错。”

    “好,老夫要警告你,斗台比斗,生死各安天命,如果你死在斗台上,啧啧,白死。”

    燕飞的回答果断,利落。

    “无妨。”

    这一刻,柳君邪也没有闲着。

    刚刚入选的四十人中,也有柳家的人,柳君逸就是其中之一,他也是柳君邪的表弟。

    柳君逸听明白了柳君邪的用意后,当即答应,并且拍着胸脯说:“表哥尽管放心,哼哼,就这么个废物,我保证,一招就够了。”

    “不,赢对你来说是必定的,你要做的,是务必杀死他。”

    “放心,我懂,一招我就送他归西。”

    看到柳君逸信誓旦旦的表情,柳君邪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带着柳君逸来到燕飞和那老者的面前。

    不少人看到柳君邪带着柳君逸走向燕飞时都连连摇头。

    “完了完了,这小子真是死定了,柳君逸刚才可是以第三名的名次入选了剑武堂,那小子恐怕,连一招都走不过去。”

    “哎,你才懂?那小子得罪了柳君邪,你真以为,柳君邪是善心大发,破例给他一次机会?”

    柳君邪面带邪笑,颇有深意的打量了燕飞一番后道:“小子,你只要赢了他,就可以破格入选,从一个杂役,直接进入剑武堂,如果你能行,那也是名剑山庄的一个传奇了,我很期待,啧啧……”

    燕飞心明眼亮,柳君邪的心思,他都明白。

    两人并未多言,来到台下。

    武场的斗台搭建的都比较高,足有一丈五六,所以,几乎每个人都看得清斗台上的一切。

    燕飞与柳君逸各自站在一端,隔着两丈远的距离对视。

    在柳君逸看来,这场所谓的比斗,实在没什么意义,他根本没有用剑的意思。

    “小子,你准备好了么?”柳君逸浑身懒散,悠然的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