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吃人

作者:千斤顶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娘子在种田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天医凤九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明末行最新章节!

    就在庞刚忙着准备军队出征之事时,卢象升也领着两万宣大兵从通州赶往涿州时却遇到了麻烦。

    卢象升在出发时,高起潜分给他的粮草只有区区一千石,一千石十六万斤的粮草看似不少,其实还不够但依照士卒每日两斤粮食的消耗来计算,两万大军每天最少就要消耗粮食四万斤,连带着人吃马嚼的,高起潜调拨的这点粮草还不够大军吃上四天。

    当卢象升走到半道的时候大军就没粮了,当卢象升催促高起潜调拨粮草时,高起潜却总是用“军中无粮”四个字来推脱,就这样,高起潜每天吃饱喝足的远远吊在了卢象升的后面,卢象升却是一边饿着肚子一边和小股清兵作战。

    五月十一日,卢象升的部队开到了保定附近,此时的卢象升已经既无饷银,也无粮草,上书兵部,也如同石沉大海。

    当到达清苑县境内后,卢象升叫清苑县预备粮草,可人家压根就不理睬他。为此,卢象升写了一道手谕派人送给清苑知县,上边说:“如再复迟延,致三军饥饿兵败,当以军法从事!”清苑知县左某倚靠总监军高起潜的势力,不但仍然置之不理,并且挑唆高起潜来书责备象升说:“我公屯兵坚城之下,不进不退,后之大事将何以济?”卢象升率领着饥疲的将士转移到真定,希望能得点接济。不料真定巡抚张其平见杨嗣昌和高起潜都排挤他,也紧闭城门,不让一人进城。军中已经快要绝粮,士兵每天只能吃一顿稀饭,有时连一顿也吃不上,不得不靠草根、树皮和着很少的杂粮充饥,起初张其平答应接济一天的粮食,但是卢象升派官员前去领粮,从中午候到黄昏,从东门转到南门,不开城门,从里边传出话来:“天色已晚,只有折色银一千两,没有粮食。”随即把银子从城头褪了下来。

    可这年头有银子也未必能买到粮食,卢象升得到一丰两银子却无处购粮。有些士兵在军官的默许下,夜间分成小股,悄悄地离开营盘,到乡村去寻觅草料,出现了抢劫和奸淫行为,于是老百姓对官军越发痛恨和害怕。凡官军所到之处,百姓逃得越发干净,逃得更远。

    由于没有粮食,日子那是经常饥一顿饱一顿的,军队里渐渐出现了逃兵的现象,两万大军一路走来是一边饿着肚子一边和清兵交战,战损加上逃兵,到了保定境内的时候,原本刚出发时两万人的大军只剩下了不足一万三四千人。

    此时,卢象升开始绝望了,高起潜、杨嗣昌这些人依仗着皇上的宠信像大山一样地压在他头上。他想战,但又处处受到掣时。皇上不但不支持他,反而生他的气,几次严旨切责,降了他的级,还几乎把他撤职,召回北京去听候勘问。他现在时常提心吊胆,害怕突然接到一道圣旨,把他革职拿问,使他在沙场上尽忠报国的机会顿成泡影。皇上的脾气他是知道的,像这样的事情谁说不会发生呢?也就是从这时候起,卢象升的心中就起了战死的心思。

    正当卢象升陷入水深火热境地的时候,庞刚也正匆匆的往往保定赶去,此次庞刚带领的军队可是有两个步营、一个炮营,外加上一千余骑兵、亲兵队伍以及一个两千多人的辎重营,足有一万六千多的人马。

    五月十五日,庞刚的大军已然开进了河间府,此时的河间经过了鞑子多次洗劫,已经变得十室九空,百里之内人烟渺渺。一眼望去到处都是饿芋遍野,骸骨纵横,各样倒毙的人比比皆是。余下的人,也是睁着一双诡异的双目,那是饿昏头的表现。让众人不能忍受的,还有成结队的人,去割那些倒毙人的肉吃,被抛弃的死婴到处可见。

    刚开始遇到这样的事情,庞刚还下令驱赶那些吃人的饥民,但是随后这种事情看多了,也就麻木了,他只是个凡人,不是救苦救难的神仙……,郝大用骑着战马走在了队伍的最前面,看着官道两旁破败的村庄很是叹息的对身边的一名把总说道:“韦老弟,你看看,这河间府也算是天子脚下的地面,按理说即便不像江南那般繁荣,也不会这般破败,可是你瞧瞧,现在都变成了什么样子?”

    这名姓韦的把总也摇头道:“是啊,现下的大明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越来越不像样子,想来想去还是咱们青州好啊,老百姓安居乐业,虽然不敢说夜不闭户吧,但至少还能让百姓吃饱穿暖,而且这日子还有盼头,可你再瞧瞧这河北地界,啧啧………”姓韦的把总说到这里就止住了嘴,有些话双方明白就可以了,不必说的太透彻,虽说大家都知道自家大人早早晚晚得跟朝廷翻脸,这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可毕竟现在大伙还打着大明的旗号不是。

    说到这里,前方的一片山坡上突然出现了七八个人影,正拼命的向队伍//最快文字更新无弹窗无广告//跑来。

    警觉的郝大用赶紧喝令道:“全体戒备!”

    随着郝大用的命令,他身后的队伍立刻停下了脚步,为首的数十名步卒已经开始给步枪上膛,准备随时听候命令射击。

    很快,郝大用就看清了几位向自己报来的人影,原来这是七八名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女子,在她们的后面还有数十个人在后面追赶,跑到跟前后一名女子立刻大声叫了起来:“军爷,救救我们,她们……他们要吃了我们呐!”

    随着喊话声,这几名女子已经跑到了郝大用的面前,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大声哭叫道:“军爷,救救我们吧,他们要吃了我们啊!”

    郝大用看着前面追过来的那数十个人的手里还拿着木棒等物,虽然也是一脸的菜色,但却神情凶狠,哪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一路上过来他也不是没看到过吃人的惨事,但他们大多吃的是死人,像今天这样吃活人的事情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心中大怒之下郝大用抽出了后背挂着的长弓,搭弓上箭就射了出去。

    “。嗖”的一声,细长的弓弩带着一抹寒光穿透了为首那名手持木棒的饥民胸膛,这名饥民顿时倒在了地上,倒地的声音如同破麻袋从高处落地般无二。

    “把他们都围起来,一个也不许放过!”看来郝大用是动了真怒。

    “哗啦啦啦……”上百名军士立刻冲了上去把那数十名饥民为了起来。

    “把兵器放下,否则格杀勿论!”随着军士们的喝令声,这数十名饿昏了头的饥民纷纷把手中的家伙扔到了地上,他们举着手,惊恐的目光不断的在众军士当中闪过。

    被救下来的几名女子却被郝大用的那一箭给吓呆了,噗通一声跪在了郝大用面前一边磕头一边哭叫道:“军爷,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郝大用叹了。子,和身边的那名把总对视了一眼,下马扶起了为首的那名女子轻声道,“起来吧,我们是官军,不是土匪,不会加害你们的。”

    说完,郝大用看了看前面那几名女子,发现他们都是年轻人,没有老人和孩子,不过想想也正常,这样的世道最容易死去的就是老人和孩子,也只有身体强健的年轻人才能活下来…

    “这该死的世道!”郝大用低声骂了一声,看了看身边的那名姓韦的把总,韦姓把总会意,从腰间的布包里拿出了一块硬邦邦的东西和一个水壶递到了那名女子的面前。

    “这是大饼!”

    一句惊喜的声音在几名女子当中响起,随即几名女子立即尖叫起来,几人就要对这块饼子展开了一翻抢夺。

    “住手!”

    眼看着众女就要为一块大饼而相互对掐起来,一声大喝响了起来,一名年轻的将官走了过来,这名将官来到众女面前,脸上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威严,一下子就把众女给威慑住了。

    来人正是庞刚,只见庞刚瞪了眼郝大用问道:“郝大用,到底是怎么回事,人马怎么停下来了?”

    郝大用看到来人,赶紧立正行了个军礼后才说道:“庞大人,是这样的,卑职来到这里时,发现这几名女子正被这几名灾民追赶,原来他们是要把这几名女子捉去吃掉,卑职看到后……”

    郝大用把情况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庞刚,庞刚听后紧盯着前面那几名女子问道:“事情是这样吗?”

    “是的军爷,他们要吃掉我们啊!”

    几名女子看到这名年轻军爷的官显然要比刚才那个军爷还要大,立即一五一十的把事情都说了出来。

    原来她们都是河北逃难过来的,一路上家人都死光了,只剩下她们一行人。

    没想到今天遇到了这些饥民,这些饿昏了头的饥民立刻就起了歹心要把她们都捉起来吃掉,也是她们命大,拼命逃跑之下遇到了庞刚的大军,否则她们必然难逃被人果腹的下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