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新年

作者:千斤顶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娘子在种田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天医凤九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明末行最新章节!

    公元一六三七年农历十二月三十日这天是华夏的大年三十,也是崇祯九年的最后一天,到了明日就是崇祯十年了。庞刚早早就起床,把马公公亲自送到了青州城外,与之同行的还有一百万两银子和三千名护送马公公进京的士卒。由于一百万两银子数额巨大,庞刚自然要派出重兵护送其进京。庞刚拍了拍领队的军官程凯的肩膀,略带歉意的说道:“程千总,大年三十的还要让你和弟兄们跑一趟,真是不好意思,本官答应你,待你从京城回来后本官放你和兄弟们半个月大假!”

    程凯昂首昂然道:“大人放心,只要卑职还有一口气在,一定会把银子平安送到京城。”

    庞刚满意的点点头:“很好,去吧!”

    “是!”程凯郑重的向庞刚行了个军礼,一拨马缰,向着部众大声喝道:“出发!”

    随着程凯的命令,上百辆满载银两的大车向着北方缓缓移动。

    送走了冒着马公公后,庞刚又马不停蹄的来到了灵山卫,担任灵山卫典吏的李贤和灵山卫新任的千户宾世乾都站在卫所前迎接。

    大年三十的,庞刚特地跑过来就是为了众人分发过年礼物的。千牛卫和安东卫庞刚前天已经去过了,灵山卫是最后一个没有分发年货的卫堡。

    今天,天气非常寒冷,庞刚估计至少零下七八度,风一吹到身上,就如刺骨一般,各人都是用围巾,将头脸包得严严实实的。此时天上虽然没有下雪,但前两天下的大雪使得地上铺着厚厚的积雪。人踩在上面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但在校场上,己是人声鼎沸。众军户们把宽大的校场挤得满满当当的。露天的场地上摆满了桌椅,桌子上满是热气腾腾的酒菜,大家都是坐在桌旁,一边吃喝谈笑着。一边看着场地中间由灵山卫请来的戏班子表演的精彩节目,真是热闹无比。

    许多灵山卫的老人一边吃着酒菜。一边偷偷的抹着眼泪,这样的好日子是他们做梦也没梦到过的。曾几何时,他们就是一群连饭都吃不饱的破落军户。过年的时候有两条咸鱼下饭就已经很不错了。那曾想过会有这么一天能在校场上和大伙大口喝酒大块吃肉呢,这简直就是神仙般的日子啊。

    能校场上吃饭的这些人,全都是灵山卫原来的老军户,他们都是时代定居在灵山卫的老人了。除此以外,而去年加入灵山卫的军户则是在另外的各个农场、厂矿等地聚会。此外,校场外还挤满了各样看热闹地人。他们正用羡慕的眼神看着里面的一切,他们这些人是今年才加入灵山卫的流民。

    原本也有人向庞刚建议要不要把今年收容入灵山卫的三万多流民也让他们饱餐一顿。但却被庞刚拒绝了。对于“人之初性本善”这句话庞刚想来是嗤之以鼻的,他向来认为若想要人人都遵守纪律,一套严密完整的律法是必不可少的。而且这些流民刚来到灵山卫,一点贡献都没做,凭什么享受到和那些辛苦劳动了一年的军户们一样的待遇,赏罚不明向来是军中大忌,军户也是一样。若是这么做了势必会打击那些老军户的积极性,因此,对吃大锅饭向来是深恶痛绝的庞刚不但明确的拒绝了这一建议,还把提出这个建议的李贤等人严厉的训斥了一顿。

    今天,校场上正在举行年奖表彰大会,此时在校场的中央已经搭起了一个台子,庞刚、李贤、宾世乾、齐武明、以及原来灵山卫十多名军官都应邀出席了今天的大会。

    这个校场很大,足以容纳四五千名人,但今天来的人实在太多了,足有上万人涌进了校场,把校场挤得满满当当的。

    青州三个卫所,灵山卫、千牛卫和安东卫,灵山卫是三个卫所中最大也是最富有的卫所,他和主要负责养殖和负责种植粮食的千牛卫和安东卫不同,灵山卫主要负责的是厂矿、制盐以及水泥等各种工业作坊,因此若论起富有程度,灵山卫是三个卫所里最富有的,因此,灵山卫所发的福利也非常的丰富。

    庞刚吩咐过李贤,把那些厂矿中工作最努力,也最为能干的人挑选出一批来,称之为工作能手。而工作能手则分为三等,一等工作能手八十人人、二等工作能手一百八十八人、三等工作能手二百八十八人,这些人也可以称之为灵山卫数万军户的典范。

    此时,校场内外数万名新老军户都把目光齐刷刷的望向了主席台,主席台上堆满了一地的牲畜、布匹和银两,绝大多数的军户目光中混合着羡慕、嫉妒以及艳羡等等神情。而那些估计自己有可能评上工作能手的军户们的眼里也是闪烁着欣喜和激动的神情,许多人心里都在盘算着若是能领了奖,自己要买什么。

    很快,李贤就上了主席台,手里还拿着一个铁皮大喇叭,大对着大喇叭说道:“乡亲们、给位老少爷们,现在大伙都安静一下,听我老李说几句。”

    李贤手里的喇叭很大,声音传得也很大,很快校场上的声音慢慢小了下来,无数双眼睛都眼巴巴的看着台上的李贤,李贤举着大喇叭,声音从那块薄薄的铁皮上传了出来:“各位老少爷们,这一年来大伙的日子都过得怎么样啊?”

    “好!”校场上传来了一阵雷鸣般的声音,虽然声音很是凌乱,也不怎么整齐,但却是一阵一阵的从周围传来,很是大声。

    “嗯,看来大伙对今年的日子很是满意啊。”李贤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但是大伙知不知道今天的好日子是从哪来的?”

    “知道,是庞大人给的!”这次的声音整齐了很多。

    “大伙知道就好!”李贤点了点头,“大道理俺老李不会说,但是有一点俺希望大伙明白,喝水不忘掘井人,咱现如今日子过得好了。但是希望大伙可别忘了庞大人的恩德,谁要是作出对不起庞大人的事。俺老李决饶不了他。”

    “那是。谁要是做了对不起庞大人的事,不用李典吏你动手,俺们头一个就饶不了他。”校场上的人一个个群情激昂。虽然他们不懂得什么大道理,但是最基本的做人道理他们还是明白的。也清楚若是没了庞大人,他们的好日子就会像那无根的浮萍。说不定啥时候就没了。

    看着校场上重军户们激动的情绪,庞刚暗暗点头,没想到这个李贤才做了一年多的小吏。不断说话的水平提高了很多。连调动人们情绪这种有难度的事情都会做了。

    “好了,现在俺就不多说了,有请庞大人为大家宣读咱们今年的工作能手名单!”

    “哗啦啦...........”一阵雷明般的欢呼声伴随着掌声响了起来。

    庞刚微笑着走上了前台,他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张写满了名字的白纸,大声的宣布道:“现在,本官来宣读获得今年工作能手名单。工作能手分为三等,一等工作能手共八十八人。现在本官念到名字的人都请走上台前来。”

    庞刚清了清嗓子念道:“赵思明、李铁柱、吕正义、程栓娃、胡狗子..........”

    “诶,狗子,你个狗日的还不上去,大人要给你颁奖了。”

    “小李子,赶紧的快上去。”

    随着庞刚念到的民资,操场上的众人怀着既欢喜又嫉妒的神情把自己旁边的人“赶”出去,被念到名字的军户家属们,一个个脸上都浮现出骄傲的神情,看着自己男人或者孩子上了台,她们的心中既紧张又激动。

    随着庞刚念到的名字,众人一一走上前来,在庞刚的前面站好,庞刚念完名字后亲自从身后手持托盘站着的随从那取出了一朵朵大红花给他们别上。看着面前一张张被风霜吹得裂开了一道道口子的脸庞,庞刚微笑黑着握着他们粗糙的大手,一一鼓励他们好好做事。

    获得一等工作能手的军户奖励是白银十两、肥猪一头、鸡鸭各五只,二等工作能手是白银七两、羊一只、鸡鸭各五只,三等工作能手则是白银四两、鸡鸭各六只。

    随着念到名字的人一一上前领奖,随后赶着赶着肥猪,提着鸡鸭下来,一个个的脸上都笑得合不拢嘴。下了台后,他们各自的家属赶紧迎了上来,各家的孩子接过了父亲手中的鸡鸭,婆娘们接过了丈夫手中的银两,一个个都是与有荣焉的神情。

    紧接着,庞刚又宣读了对各个百户以及各位官吏的奖励,各位原来灵山卫的百户庞刚并没有把他们都编入正兵里,毕竟他们摸了大半辈子的锄头,早就熟悉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庞刚干脆让他们管理各个农场和厂矿。今年灵山卫的荒地都获得了好收成,厂矿也都收获颇丰,庞刚对他们自然也就不吝奖赏。

    得奖赏最多的当属李贤这个灵山卫的大管家,庞刚奖励他白银一千两,其他的百合则是每个人白银五百两。让庞刚称奇的是一千两白银总共不到一百斤,可也不轻,庞刚没想到李贤这个五十多岁的老头竟然把白银装入袋子后扛上肩膀连气都不喘一口就走下了主席台,看得庞刚啧啧称奇。

    对于那些刚刚逃难来的流民,庞刚也给他们每家每户都发了一些米面,让他们不至于空着肚子过年,对于这些人,庞刚来年还有大用,自然不会让他们饿着。

    这一年来,青州各个卫所的变化是显而易见的,不论是灵山卫还是千牛卫、安东卫,和以前相比都有了深刻的改变。

    三个卫所不是成了养殖场就是变成了农场,要不就到处是作坊工厂,不论是早先来的军户还是后来的流民,都能在这里稳定的生活,人们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到了天色开始暗下来的时候,天空中又开始下起了鹅毛大雪,庞刚踏着沉重的脚步走进了定国将军府。他一踏进内院,就惊喜的发现内院里到处飘荡着一片红色的亮光,无数下人们都喜气洋洋的四处穿梭。

    庞刚一推开大厅的大门,眼前的一切却让他吃了一惊。大厅一片喧闹,不但庞刚的六位妻妾都在大厅里。就连自己的两位岳父魏同年、柔娘、孔文、孔林等人全都聚集在了一起。加上孔林的妻妾和几个儿女,林林总总加起来足有近二十人,轩轩嚷嚷的挤满了整个大厅。

    “老爷回来了。”当庞刚走进大厅,一股暖流扑面而来。灵儿这个妾侍和巧儿快步迎了上来,一个帮庞刚脱下了外套和斗笠。一个帮庞刚脱下了厚厚的官靴,换上而来轻巧的布靴。

    看到庞刚恢复,众人纷纷和他打招呼。就连魏同年和孔文这两个岳父也不例外。随着庞刚的势力和官职越来越高,威严日胜,一众亲家在他面前也愈发不敢放肆。庞刚走到中间做了下来笑着对众人道:“大家都在聊什么呢?这么热闹?”

    坐在庞刚身边的孔文笑道:“也没什么,大伙都在恭喜魏大人高升呢,没想到一眨眼,魏大人就升到山东巡抚了。真可谓是官运亨通啊!”语气里透着一股艳羡和巴结的味道。

    这也怪不得孔文俗气,虽然他和魏同年同属庞刚老泰山。抡起财产孔文不知彼魏同年多了多少,但魏同年是读书人出身,且如今官至巡抚,抡起地位那是孔文拍马也比不了的,因此孔文话语里透着艳羡自然也不足为奇。

    庞刚点头道:“那是,岳父大人为官清正廉明又能干,能高升自然不足为奇。”

    魏同年却是老脸一红,他自然知道自己这个巡抚之位是怎么来的,且不说庞刚在里面出了多少力,使了多少的银子,若是单靠他自己往上爬能不能爬到这个位子且不说,即便是能爬到这个位子就不知道要熬多少年。

    魏同年一摆手转移话题道:“好了,既然朝栋已经来了,咱们就开始吧。”

    随着一声吩咐,早就候着着下人们就把酒菜流水般的送了上来,不一会就摆满了两大桌,男女各分成了一桌,大家开始热热闹闹的吃了起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庞刚站了起来,对魏同年说道:“岳父大人,过了年您就要去济南上任了,小婿在此恭祝您鹏程万里,大展宏图!”

    魏同年赶紧站了起来,面带愧色道:“朝栋,说起来老夫这个巡抚之职还多亏了你的周旋,否则就算是再过上十年老夫也不知能否坐上这个位子,感激的话老夫就不多说了,一切都在酒里,干了它!”

    “干杯!”

    众人纷纷举起了酒杯,饮尽了杯中美酒,随着美酒下肚,大厅里的气氛也越来越热烈,大厅里充满了一阵阵的欢声笑语。

    随着酒意上涌,众人也放开了话闸子,庞刚对坐在左边的魏同年道:“岳父大人,你奉旨前去济南上任,看似风光,但济南府里菩萨太多,尤其里头还有一尊大佛,您可要小心才行啊!”

    魏同年也点点头:“这个老夫又何尝不知呢,济南府里最难办恐怕就是鲁王了,这尊大佛骂也骂不得,打更是别想了,老夫正为此事头疼着呢,若是能把鲁王摆平,山东之事就好办多了,贤婿有什么好主意吗?”

    庞刚摇摇头,“鲁王府可是山东一霸,历任的山东巡抚都为这个头疼,他们都没有办法,小婿又能有何办法。不过,小婿以为,济南府的两天已经有是五成都归到了鲁王府名下,济南虽是山东首府,但那里的百姓却是最苦的,您此去可千万要小心才是,否则一个不好就会酿成民变,届时............”

    说到这里,众人的脸上不由露出了忧色,在座的众人由于庞刚的关系,可以说成了一家人,也形成了一荣俱荣易损俱损的关系,所以有些话也不怕说出来。

    孔林吐了吐舌头道:“原本只是羡慕当官的威风,没想到当官也有这么多苦恼。”

    “那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嘛。”庞刚摇头后不理会孔林,又对魏同年说道:“岳父大人,你此番上任,小婿给你派去两千士卒,专门负责您的安全和听您差遣,有什么事您只管吩咐就是,甭客气。”

    魏同年皓然道:“没想到老夫这个巡抚的位子是靠着贤婿弄来的,连上任后的事情贤婿也帮着老夫安排,老夫真是惭愧啊!”

    庞刚笑了,“岳父大人客气,咱们都是一家人,您又何必见外呢?再者说了,您能在济南尽快站稳脚跟,小婿也好有个靠山嘛!”

    魏同年指着庞刚无奈的笑了,“呵呵,朝栋你这张嘴可真能说。”魏同年对庞刚确实很是感激,他明白这是庞刚在宽慰自己呢,自己这位女婿现在羽翼已成,连朝廷都让他三分,哪里还会需要自己这个靠山呢。不过自己若是能在济南站稳脚跟,想来也能对他产生一些帮助吧。

    想到这里,魏同年也暗自下了决心,一定要尽快把济南府掌控在手里,至少也不能拖了自家女婿后腿才行。

    今天是八月十五,祝大家节日快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