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这里的码头静悄悄

作者:千斤顶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娘子在种田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天医凤九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明末行最新章节!

    宽阔的海面上,慢慢烘出一个半圆形的浅红色轮光,轮光下面突然冒出了半边鲜红鲜红的太阳,越冒越高,转眼跳出水面,一轮又红又大的太阳已然稳稳的挂在了海面上。

    在这片辽阔的海面上行使来了一支船队,这支船队是由十艘庞大的船只组成,在这支船队为首的一艘大船的船头上站着一名身穿红色官袍的年轻的官员,要是凑近一看名官员的胸前绣着的凛然是代表着三品高官的虎豹服。

    这名年轻的官员长得虽然不能说俊俏,但身材高大,白净的脸上却是有股不怒自威的神情,此时他的正站在船首上眯着眼睛眺望远处的海面,仿佛在观察着什么。

    这时,一名较小玲珑的身影轻手轻脚的走到他身后,正要做出恐吓状吓唬他,当她举起双手正要扑过去时,原本站立不动的年轻官员却突然向后一转做了个鬼脸,把这名正要偷袭的身影吓得发出了一声尖叫。一个站不稳就要跌倒在地,幸好这名年轻官员伸手一捞就把这个妙曼的身影搂在了怀里。

    “哼!你坏死了,竟然吓我。”被吓了一跳的少女气得伸出了小手在这名年轻官员的胸前使劲捶了起来,只是无论怎么看她的这双粉拳都没有什么杀伤力。

    “谁让你先吓唬我的,你这是活该。”

    “你这个堂堂定远将军、青州都指挥使就不会让着人家这个小女子一下马?”

    “诶,你可是一国君主的女儿,公主啊,你应该比我更懂礼才是吧?”

    说话的这俩人正是从青州前往杭州庞刚和李雪珠,他们从望海堡出发,已经在大海上航行了三天,此时已经靠近了浙江的地界。

    在这三天的海上生活里,庞刚与李雪珠朝夕相处,相互之间的情感倒是提升了一大截。原本庞刚答应收下李雪珠的主要原因是为了方便日后的朝鲜攻略,不过经过这些天的亲密接触,庞刚倒是真的开始喜欢起这位倒贴来的朝鲜公主了。

    李雪珠虽然脾气有一点小刁蛮,但心眼却是不坏,有时候虽然会撒撒娇,但却不会真的惹怒别人,毕竟身处于一国之主的的家庭,耳濡目染之下为人处世方卖面又怎么会差劲呢。

    看着李雪珠的情绪比起上船前高涨得多,庞刚和她的关系也在慢慢的升温,比如刚才李雪珠从后头要吓唬庞刚这一出,换做三天前在指挥使府邸她就根本做不出来。

    搂着怀中娇小的柔软的娇躯,一股少女特有的幽香传入庞刚的鼻字,再加上少女胸前两团巨大的凸起不停的摩擦着庞刚,使得刚起床不久精力充沛的庞刚渐渐觉得小腹开始热了起来,眼神也不知不觉变得炙热起来。

    靠在庞刚结实宽阔的胸膛上,闻着男人特有的气息,李雪珠的俏脸也红了,原本忽闪忽闪的大眼中开始出现了一丝丝柔情,小巧精致的鼻翼一张一合,小嘴也吐气如兰的张合着,娇躯也情不自禁的在庞刚怀中扭动,把庞刚磨得有些火大。

    “这个小妮子年纪不大,本钱倒是不小,这对双峰比起若兰和灵儿可是大多了,按照后世的算法也应该有E罩杯了吧。”

    庞刚为怀中的佳人惊叹的同时,双眼也不由自主的往那里偷偷瞄了过去,虽然庞刚双目扫过的时间不是很长,但出于女人天生的敏锐直觉,对于庞刚的小动作李雪珠却是看了个一清二楚。

    “原来这个坏蛋还是喜欢自己的啊!”

    李雪珠咬着贝齿,心中又是羞涩又是骄傲,原本她只是因为父命和有求于人不得不跟在庞刚的身边,虽然已经做好了献身的准备,但庞刚对她却一直是不温不火,一度让她有些沮丧。

    现在看到自己托付终生的人却在偷看自己的身体是,她不禁又是娇羞又是骄傲。

    李雪珠咬着银牙娇嗔道:“大坏蛋,看够了没有,有什么好看的。”

    被人拆穿的庞刚并没有感到不好意思,而是厚着脸皮道:“这么好看的东西怎么会看够呢。”

    “色狼!”

    庞刚的话惹来了怀中佳人一个的大大的白眼,只是在飞白眼的同时小丫头却把胸部悄悄的挺了起来。

    “雪珠!”

    “嗯,干嘛!”

    “你把胸部再挺起来让我看看!”

    “就不,你这个大色狼,别以为人家不知道你想干什么。”庞刚的话换来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正当庞刚和怀中的小丫头调笑时,忽然发现前面已经隐隐看到了一丝隐隐约约的海岸线,身后也传来了桅杆上的瞭望手惊喜的叫声。

    虽然心中有些小小的失望,可庞刚还是轻轻的推了推伏在自己怀中的佳人一把“雪珠,快起来,杭州到了。”

    “嗯.....到就到呗,进了码头再告诉人家嘛。”怀中的佳人紧搂着爱郎的腰,懒洋洋的回答着,恍若一支慵懒的小猫咪。

    黄老四是杭州码头的一名从九品副巡检,去年,在衙门里干了十多年的他好不容易凭着自己的老资历升到了副巡检,管着手下十多名兵丁。平日里的工作也就是在开着那条破旧的小帆船在码头附近的江面上巡视一下,顺便捞点外快。刚升官时他满以为可以凭借着手中的权力捞油水,可当上了这个位子后他才知道,自己这个微末小官实在是太不起眼了。

    这年头日子难混,零星小商贩没有什么油水,而那些大客商却绝不会把他这个芝麻绿豆大的小官放在眼里,人家即便是要巴结也是巴结像杭州知府、杭州兵马允辉使这些大官,象他这样的小人物人家是连正眼都不会瞧一眼的。

    今天,黄老四照样带着手下十几名弟兄开着这艘破旧得看不出样的小船在江面上晃荡,不过今天也怪了,一个上午快过去了,平日里船来船往的江面上竟然还没一艘船入码头。

    “呸!”把一口浓痰吐如了江里,黄老四骂骂咧咧道:“今儿真是邪门了,咱们守了一上午竟然连一条船都没有,照这么下去今年过冬的炭钱都没着落了。”

    旁边的一名手下也气愤的说道:“可不是嘛,往日里那些运盐的小私盐贩子还是挺多的,可今年以来,咱们的盐路全被那些山东来的盐贩子给霸占了,咱们本来就没多少的油水现下更是没指望了。”

    “对头,那些山东来的盐贩子也太霸道了,一点油水也不分给咱们这些苦哈哈,他们是把事给做绝了,真要惹恼了老子,老子就把他们给扣下来。”

    “你拉到吧,你这个小胳膊小腿人家打个喷嚏就把你吹走了,还扣人家呢?”旁边就有同伴在一旁讥讽了。

    “你放屁,今天他们要真来了哥今儿还真豁出去摸一把老虎的屁股。”

    “咦,哥几个快醒醒诶,前边有船来了。”正当他们正在无聊的打屁时,一名巡丁指着前方大喊了起来。

    众人一看,在东边的江面上突然出现了一排桅杆,正在向己方快速开来。

    黄老四等人一看,顿时精神起来“他姥姥的,买卖总算是来了,兄弟们,赶紧给老子拦住他们。”

    说完,黄老四抹了袖子把船向前方开去,不一会那支船队的模样就清楚的出现在他们的眼前,一排排的桅杆上那明晃晃的日月旗在半空中咧咧吹响。

    看到那支硕大的船队,黄老四他们一个个都傻了眼,他们在杭州码头上混了这么些年了,何曾看过这般雄壮威武的船队。

    “头,情况好像不对啊,这些船......这些船莫非是咱大明的水师?”一名手下结结巴巴的指着前方喃喃的问道。

    “大大明水师,开什么玩笑,咱大明现在有这么神气的水师吗?”

    随着黄老四他们乘坐的小帆船的靠近,他们和这支船队的距离已经很近了,完全可以看清楚船舷上站立着士卒和船体中间那一排排窗口,只要不是瞎子的人都能从外头看到窗口里那一门门闪着寒光的火炮。

    黄老四吞了一口口水,猛然意识到这支船队决计不是自己这个小小的芝麻官能够招惹得起的,机灵的他赶紧对那些还在发愣的手下喝道:“你们还冷着干什么,赶紧拿起桨往回划,咱们得赶紧向巡检衙门报告去。”

    对于刚刚杵在前面的那条小船庞刚并没有在意,他此时正站在船头眺望着远处的码头,此时的杭州码头自然没有后世的繁华,但是依旧停泊着形形色色的上百条船只,只是让庞刚觉得奇怪的是,为什么那些形形色色的船都只是安静的靠在码头上,码头上的人也是非常的稀少。

    这个发现让庞刚感到有些纳闷起来,他回头对站在他身后的林峰问道:“林知事,怎么这里的码头都静悄悄的,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林峰也有些疑惑的摇摇头:“卑职也不知晓,卑职平日里过来时这里进进出出的可热闹了,像今日这般情况卑职可从未见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