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威震敌胆

作者:千斤顶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娘子在种田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天医凤九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明末行最新章节!

    当无数的清兵纵马想要跳过作为屏障的大车时,他们却惊讶的发现这道原本在远处望来并不太高的大车却足有四尺高,更要命的是明军还把这些大车布置成了两排,间隔也不远只有五步,但就是这要命的五步的距离难倒了这些清国的轻骑。纵然是清兵从小就生长在马背上,可要跳过这么缺德的障碍也不是人人都能办到的,许多人在跳过了第一道大车后速度就降了下来,当他们想要继续跳过第二道大车组成的障碍时才发现自己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里竟然没法策马加速了。

    有些清兵在翻越第二道障碍物时就连人带马的撞到了大车上,还有的人在跳过了大车后却被马前失蹄被摔了下来,能够连人带马平安跳过去的却是少之又少。

    “杀!”

    一名好不容易跳过了大车的清兵还没来得及擦掉脸上的冷汗,就发现不是什么时候五六杆长枪就像自己的自来,而且这些长枪刺的地方非常刁钻,有的刺马、有的刺人,把这名枪兵弄得手忙脚乱,很快这名失去了马速的清兵就被几名长枪兵活生生的给刺下马后又被后面一拥而上的刀盾兵给剁成了肉酱。

    一直站在战阵当中观战的庞刚看着前方清兵手忙脚乱的样子,嘴角浮现出了一丝冷笑“我灵山卫的便宜是这么好占的吗?今天只是一道开胃菜,你们的苦日子还在后头呢。”

    看到这里时,庞刚也注意到了移动到两侧的鸟铳兵已经全部到位,随即命令旗手打出了旗语,很快接到命令后的鸟铳兵门手中的鲁密铳又“碰碰”的响了起来。

    就在庞刚率领着灵山卫的军士和鞑子拼杀的时候,站在一里外观战的阿巴泰脸色越来越变得铁青,刚才他亲眼看到了令他不敢置信的一幕,他旗下的健儿竟然被那些他向来看不起的明军像打野鸭一样一只只的打落下马,而且还毫无还手之力。

    阿巴泰抖动的手指着前放的战况颤声问道:“谁能告诉我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我们的勇士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许多甲喇章京都低下了头不敢和阿巴泰对视,拄着一根木棍百被两名亲随搀扶在一旁的阿穆尔也低下了头,眼里暗暗观察者众将神情的他在心中冷笑不已。刚才他狼狈回来的时候被阿巴泰一怒之下差点就推出去砍了脑袋,众将却无一人为他求情,要不是哈扬力贝子求情他的脑袋指不定已经挂在营寨门口了,现在看到众将吃瘪他心里不由得涌出了一股快意。

    阿巴泰背着手转了两圈,脸上露出一丝阴沉的神色缓缓说道:“看来我是小瞧了对面那支明军了,朵思言要吃大亏了。命人吹号让所思眼撤军吧,否则就来不及了。”

    阿巴泰此言一出众人不禁大急,一名甲喇章京出来大声说道:“饶余贝勒,现在朵思言已经和明军纠缠在了一起,要是撤军的话那不是把后背暴露给明军了吗?依奴才之见咱们再派援军上去支援朵思言一下吧!”

    “派谁去,等到你们把人上去朵思言他们早就全军覆没了!”阿巴泰瞪着眼喝问,看到众将皆不吭声,长叹了口气轻轻摆了摆手道:“好了,吹号撤军!”

    “呜呜呜...........”

    凄凉的号角声在清军大营中回荡,正带着数十名白甲兵猛攻明军车阵的朵思言听到退兵的号角如听到大赦般连忙率着残部退了回来,朵思言领着两百余名残兵摇摇晃晃的来到阿巴泰眼前时,刚才还在阿巴泰的跟前信心满满的他重重的跪在了阿巴泰面前请罪。

    “贝勒爷,奴才..........奴才辜负了您的期望,奴才给您丢脸了,请您责罚奴才吧。”

    看着眼前这位损兵折将的手下,阿巴泰罕见的没有呵斥他,而是伸出了双手把他搀扶了起来叹道:“这件事不怪你,是我低估了这支明军,以至于会有此失败。”说完,阿巴泰转过头来诚恳的对阿穆尔说道:“阿穆尔,适才我错怪你了,你能在今天早上的那场溃败中把大半的勇士带回来已经证明你做得很好,你辛苦了!”

    看到阿巴泰亲自向自己道歉,刚被打了二十军棍都没掉眼泪的阿穆尔此时的泪水终于涌了出来“奴才不辛苦!只是奴才没有办好主子交给的差事,奴才对不起主子的信任啊。”

    阿巴泰听毕拍了拍阿穆尔的肩膀说道:“好了!刚才的事情你也别往里去,你身上有伤,先回去休息吧!”

    目送着阿穆尔回去后,阿巴泰才沉着脸道:“刚才这股明军的战力大伙都瞧见了,这支明军的战力在明国无人可出其右”说到这里,阿巴泰的眼里露出了一丝丝凶光,阴阴的接着说道:“他日我大清若要入主中原,便要摧毁一切潜在敢战的明国军队,使他们畏惧我大清再不敢兴反抗之心”所以这名明军将领他必须si!”

    “这..........”听了阿巴泰的话后清兵众将领不禁面面相视起来,刚才这队明军的战力他们已经看到了,适才他们只是结阵而战就这么厉害了,若是和他们在城墙上作战起步更加厉害吗?

    清兵虽然龇牙必报,但也不傻。遇到自己难攻的坚城时,他们一般都会绕过去不与对手缠斗。不过在遇到有威胁,强悍敢战的军队时,他们却会不惜代价,一直将对方摧毁或是完全打垮为止,现在阿巴泰既然这么说显然是把眼前这个明军将领当成一个真正的生si大敌来看待了。

    人们常说满人都是些头脑简单的家伙,连兵书都只会读三国演义,其实不然,尤其是阿巴泰此人,在历史上就颇有眼光与谋略。

    阿巴泰虽然是努尔哈赤的第七子,但由于和皇太极、多尔衮等人不是一个妈生的,自然从小就不被自己的几位哥哥弟弟所待见。

    努尔哈赤si后皇太极坐上了老子留下来的位子,把多尔衮、多择、豪格、岳托等兄弟重臣都晋封了亲王,就连阿济格也封了个郡王,只有阿巴泰依然是原地踏步,还是做他的贝勒。这样一来问题就来了,世人皆有八卦之心,皇太极作为满人的皇帝,一举一动都会受到旁人的关注,更何况是封爵这种事呢。你皇太极把自己所有的亲兄弟都封了亲王,就算再差的也混了个郡王,这个阿巴泰也是你同父异母的兄弟啊,却怎么就原地踏步了呢?

    俗话说唾沫星子能淹si人,被人议论多了这些话也慢慢的传到了皇太极的耳朵里,皇太极可能是被bī无奈,最后在阿巴泰这个贝勒的前面加了一个饶余的美号,以示差异。虽然如此,但与亲王相比,爵位依然整整低了两级。

    在皇太极当政期间,阿巴泰多次受到皇太极的羞辱与处罚。但是耐人寻味的是,阿巴泰虽屡屡被罚,却只是罚银、罚物,从来没有受过降爵或削爵的重惩。

    之所以如此,不是因为皇太极心胸宽广,而是处于他对阿巴泰的轻视,皇太极认为阿巴泰出身偏房,又有勇无谋。对他的位子从来都构不成威胁。因此皇太极此人虽然心狠手辣、寡恩薄情,对桀骜不驯的大贝勒阿敏,莽古尔泰从来不讲宽容,可以毫不留情地将他们置于si地,但是对于阿巴泰这个非嫡出的弟弟却从没有没有这方面的担心。

    阿巴泰此人在外界的盛传中素来是有勇无谋,只会使用武力,但实际上此人却是颇有谋略的,他对明朝的态度向来就很明确,他们一直认为此时的明朝已经是外强中干,大清国完全有机会也有能力入住中原。尤其是在后金征服了整个漠南蒙古得到那块传国玉奎,将版图从辽东扩展到整个蒙古高原后,整个清国从上至下都充满了认为这是上天给予满人的一个机会,他们入住中原的时机到了。

    从这以后,清国上下对于明朝的态度也发生了转变,以前他们一向是抱着抢一把就跑,没吃没穿就从大明这里拿的想法。但是现在已经有所改变,许多人已经认识到清国也可以有机会入主中原,最不济也可以防效南宋的金兵,占有〖中〗国的半壁江山,而在这些人力阿巴泰就是其中态度最为坚决的一位。

    听到阿巴泰这么说后,不禁有将领问道:“饶余贝勒,依奴才所见,这支明军分明就是个难啃的硬骨头,况且现在他们已经开始进入德州城了,若真要硬攻奴才怕要损失不小啊。”

    “是啊,我们大清丁口较少,和汉人以命换命划不来啊。”蒙人古固山额真多罗子贺也出言相劝。

    阿巴泰神情凝重摇头道:“现在不把这个明军将领消灭掉等他成长起来我们就更难对付了。”

    众将卡看到阿巴泰已经下了决心,也就不再劝阻,纷纷回营准备明日的作战了。

    就在清兵众将领摩拳擦掌做好作战准备的时候,德州府府的南门也城门打开,德州知府纪如兴和兵马守备易江也亲自出城迎接庞刚等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