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这里不需要怜悯

作者:千斤顶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娘子在种田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天医凤九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明末行最新章节!

    每一个人这辈子都做过让自己后悔的事,对于出身于扬州的泼皮狗脸来说这辈子就后悔的事情应该莫过于今天。

    当狗脸看到数十只黑压压的枪口和一名名面露冷神色、穿着大红色鸳鸯战袄的明军时,原本被银子刺激得几乎要爆血管的的热情突然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紧握着短刃的右手也不知什么时候定格在半空,两只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打起了摆子,嘴角不断蠕动,却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跟在狗脸身后的泼皮们和他们的老大没什么差别,一群人就这样傻傻的愣在路上,距离原本这群原本他们认为的“肥羊”不到五十步的距离。

    “完了,老子被人坑了!”这是狗脸回神后的第一个念头,“他娘的这哪是肥羊,这分明就是一群老虎啊。”

    这时,前面传来了一道洪亮的声音:“前面的人听着,立刻弃械投降,否则格杀勿论!”

    “器械投降,否则格杀勿论!”

    这道声音说完后,前面的士卒又集体发出了一道雷鸣般的怒吼,如雷般的怒吼把几名泼皮吓得当场把手中的短刃跌落在地上。

    对面的着些明军官兵虽然只有两百多人,但他们严整的队形、无声的杀气让他们发出了恍若千军万马才有的气势。

    虽然狗脸他们往日都混迹在扬州的大街小巷,平日里与人打架斗狠那是家常便饭,但是面对着专门为了杀戮而存在的军队时,他们害怕了,惊恐了。

    这一次不用狗脸指挥,他手下的数十名泼皮很有默契的扔掉了手中的各种兵器,兵器落地的清脆声音不断响起。

    看到这些泼皮全都放下武器投降后,庞刚对身边的一名总旗命令道:“程凯,把这些歹人都绑起来,顺便给他们长点记性,若有反抗者,杀!”

    “是!”一名总旗领命带着三十名刀盾手来到了这些泼皮跟前,举起手上的腰刀,转过刀背对着前面的泼皮立刻就敲了下去。顿时一阵阵钝器击中肉体的声音,随之而来的则是一声声惨叫声。

    程凯对于这些泼皮也很是上心,亲自出手关照他,虽然他用的是腰刀的刀背,但是不管的刀背还是刀刃,用肉体来试探金属的硬度总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

    等到军士们遵照庞刚的意思给这些泼皮长记性完毕后,地上已经躺满了一地的泼皮。这些军士可不知道什么叫手下留情,庞刚的命令一旦下达他们可是往死里揍,虽然没有把人揍死,但脱一层皮那是肯定的,揍完了这些泼皮后,庞刚又命军士们把这些泼皮的腰带都解了下来,把这些泼皮用腰带绑了起来并连成了一片。

    当做好这一切后,庞刚才慢慢的来到他们跟前,用手中的弯刀挑起一名泼皮的下巴沉声问道:“说,你们的头头是谁!”

    这名泼皮被坚硬而锋利的刀剑挑起了下巴后只觉得一股冰凉的冷意随着刀剑渗入了自己的心里,他颤颤巍巍的用目光望向了身边的狗脸。

    “不错,你很识相!”庞刚放下了这名泼皮来到狗脸的身前厉声喝道:“告诉我,是谁让你们来袭击我们的,你不知道袭击官兵于谋反同罪吗?”

    狗脸一直在打哆嗦,不断变化的脸色很清晰的把他的情绪表现在了脸上。在今天以前狗脸一直觉得自己是条好汉、够狠、够毒,不光是他这么认为,周围的人泼皮混混们也是这么奉承他的,狗脸也常常为次而自豪。但是今天狗脸才知道自己错了,所有的人都错了,自己根本就不是什么好汉,自己只是一条欺软怕硬的可怜虫而已,面对着这名军爷的目光和弯刀他竟然失禁了,一股湿漉漉的液体从他身体的某个部位流了出来。

    “大人,大人!小人冤枉啊!小人事前并不知道有军爷要来啊,要是知道是您这些军爷就是给小人一百个胆子小人也不敢啊!”面对着庞刚冰冷的目光和眼前这把闪烁着美丽缎纹的弯刀,狗脸知道自己只要敢蹦出半句让这位军爷不满意的话那么这把看起来非常漂亮的弯刀下一刻就会钻进自己的身体内。

    狗脸跪在庞刚的面前,把头磕得梆梆响,脑袋撞在,满是碎石的官道上碰得鲜血淋淋。

    望着跪在自己面前如同可怜虫状般的泼皮,以及传出的阵阵骚味,庞刚不屑的冷笑道:“对付老子,谅你也没有胆子。本官再问你一次,到底是谁让你来劫持孔少东家的。”

    此时的狗脸跟一条癞皮狗也没有什么区别,他的脸上满是额头流下的鲜血、眼泪和鼻涕的混合物,他带着哭腔大声说道:“大人,小人是受孙府的二管家委派,特地在此等候孔少东家。二管家说了,只要把空少东家给做了,再抢了他带的红货,二管家就会分给小人五千两银子,小人一时.....一时利益熏心,脑子一热就干下了这等糊涂事。大人,您就把小人当成一个屁给放了吧!”

    狗连交代事情的时候,孔林一直站在庞刚的身边,此时的他已然没有了平日的镇定和从容,紧握的双手由于太用力已经露出了青筋,脸上也不断变换着颜色。

    他低低的怒吼道:“欺人太甚、真是欺人太甚!孙希夷难道真的要致我死地才肯善罢甘休吗?”

    庞刚在旁边一撇嘴,“你说错了,不是难道,是一定要至你于死地!虽然本官不知道孙希夷为什么一定要你死,但是本官却可以断言若是在这样下去,你的小命随时都有可能玩完,今天本官虽然能保你一时,但却不能保你一世,你以后的路还是要靠你自己走。好了,你自己慢慢考虑吧,来人,把这些胆大包天的反贼都挑断了手筋,然后再把他们送到扬州知府衙门,请这里的知府治他们的罪。”

    说完,庞刚翻身上了马,命令队伍开始继续前进,并不理会在他身后的泼皮们发出的阵阵凄厉的惨叫。对于这些人渣庞刚并没有半点同情心,因为他知道,若是换成自己被擒,这些泼皮绝不会有任何一个人对自己产生一丝一毫的怜悯之情,自己能够求个全尸已经是万幸了,要想在这个混乱的时代中活下来就必须要学会一件事,那就是决不能对自己的敌人产生任何的怜悯和同情。

    求推荐,求抽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