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三章 小心他!

作者:我是三道河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娘子在种田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天医凤九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乱晋我为王最新章节!

    朝阳斜洒,树影惺忪,透过稀疏的灌木,留下斑斑的暗影,给人一种很是孤寂的感觉。

    然而,就在此时,两匹战马也是相对而立,马上之人更是一言不发的对视着。

    “怎么,就想这么一直的看着!还是说你这丫头有话要说!”

    “靳大公子!其实本不想多说,但谁让你当了慕容鲜卑的王!”

    “哦,竟然与老子的这个头衔有关!那就说说吧!”见那慕容语嫣一身黑色长袍立于马上,缓缓的盯着自己,靳商钰也是率先开口打破僵局。

    “好!那就说说吧!你这一走,如果顺利,是不是就要回中原了!”

    “这,应该吧!”

    “那好,皇家农苑里的人全部归你了!这是小型兵符,他们都知道在本姑娘的手中!”说话间,那慕容语嫣也是把一块有些奇形怪状的石质牌子扔向了靳商钰。

    “你个丫丫的,竟然这么大方!看来这丫头短时间内是不会去中原了!”一边伸手接过那块兵符,靳商钰一边在心中喃喃自语着。

    然而,就在靳商钰心中感慨万千之际,那慕容语嫣又再度开口说道:“还有一个事儿,你必须要提前有所准备!”

    “美女,什么事儿,不妨直说!”

    “别贫嘴!本姑娘说的是正事儿!”

    “哦,原来是正事儿啊!那就快些说吧!”见慕容语嫣有些不快,靳商钰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之前在帝都洛阳时,发现了一个现象,不过,本姑娘猜测这些线索都指向了一个人!”

    “谁!”

    “贾谧!”

    “是他!”

    “对,就是他!本姑娘敢肯定,也许他才是一个危险的人物!另外,不要问我有没有什么证据!说白了,就是一种本能的感觉!”说到最后,那慕容语嫣也是变的越发的严肃起来。

    “娘的,竟然是贾谧!算啦,先记下吧!以后看来要小心一些这个家伙了!”感受到慕容语嫣的情绪变化后,靳商钰也是在心中快速的思索着。

    不是靳商钰想的多,而是他在之前的一些事情中也是感到奇怪!比如那吴华宇,本来从皇后贾南风那里已然知道了一些关于他的事情,但真正交往起来,这个人给靳商钰的感觉太怪了!

    当然了,就像慕容语嫣说的那样,要证据还真是没有,只是一种猜测而已。

    “好啦,话也说完了!我走了!”

    “那个,你不会是直接回那个叫做梨花宫的地方吧!”

    “算是吧!别问了!”见靳商钰临别前还问了这么一句,那慕容语嫣也是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而她的人早就策马远去了。

    “你个丫丫的,真是一个没法说的女人!算啦,既然对老子不错,就不与你计较了!”喃喃自语的同时,靳商钰的战马也是呼啸而去。

    就这样,因为慕容语嫣的出现,也是让靳商钰又多了一项权利,那就是随意调动指挥皇家农苑的慕容鲜卑军士。虽然只有几千人,但对于靳商钰来说已然是不小的力量了。

    当朝阳的红晕慢慢消褪后,靳商钰早就与自己的护卫骑兵分队合为一处。

    “大人,刚才慕容小姐可是很着急的样子,所以,所以末将也不敢多说!”

    “那个,没事儿了,就是告诉咱们一些事情!对了,他当时的表情,除了急切,还有没有其它的变化!”

    “这,这个,应该是有的吧!不过,也不好说!”

    “臭小子,什么叫做不好说!有话就直说吗!”

    “老大,其实,其实小弟怎么觉得她对你有意思啊!”说到最后,那马天河也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这么说,也不知道靳商钰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不过,让马天河不解的是,靳商钰在听到这句话后,竟然稍稍的愣了一下神儿,尔后便策马而去,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

    “不是,我说老大!你到是给个话儿啊!不对,那个,要不,就算兄弟我没说,还不成吗!”

    “臭小子,你不去管理队伍,老是跟着老子做什么!再说了,本使就是想看看石武兄!难道,这你也要跟着吗!”

    “老大,天河不是那个意思!既然你都听见刚才的话了,末将也就不再多言!”嘻嘻一笑间,那马天河也是快速的向队伍的前方行去。

    “你个丫丫的,怕什么就来什么!不过,幸好现在都各过各的了,否则还真是个难办的事儿!”就在人家马天河策马而去的时候,靳商钰也是在心中胡乱的寻思着。

    就这样,没过多时,靳商钰已然来到了一辆马车之上。在那里,段石武已然缓缓的坐了起来,但从其神色上来看,依然是酒力未减,整个人都像是有些虚脱一般。

    “怎么样,还行吗!要不是你着急,老子就准备过几天再走!”

    “商钰啊!还是早点回去吧!瞧瞧,这都是你给弄的!现在头还痛的厉害!”

    “那个,我说石武兄!话可不能这样说啊!昨日里,可是你自己非要喝的,还说什么自己酒量是有的,就是平时不愿意显露而已!”

    “有吗!我说过吗!为什么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是不是你小子自己编出来的!”

    “不是,我说,真是气人啊!早知道,就应该把你之前说的话录下来!省得你现在耍赖!”说到最后,其实靳商钰就知道自己又犯了老毛病。

    不过,因为酒意还未退去的原故,那段石武也是没有太过于较真儿,所以也就没有深追这个“录下来”是什么意思。

    “娘的,真是有些险啊!这要是问起来,老子又要解释大半天!算了,还是到外面自己骑马走吧!”心中喃喃自语的同时,靳某人也是稍稍点点头便下了马车。

    “怎么样,段将军他没事儿吧!听说,昨夜你们喝到了天明!真是没有看出来啊!竟然还有人敢与大人您对杯!”

    “哦,是天河啊!这么快就又赶上来了!没事儿,就是有些头疼,睡一会儿就好了!那个,记住了,告诉兄弟们,到了段部一切要低调行事,那里对于老子来说非常的重要!你们懂吗!”

    “放心吧!老大!天河知道该怎么做!”见靳商钰这样说道,那马天河也是很严肃的回答着。

    就这样,虽然路途比较远,但因为众人也没有遇到什么特殊情况,所以就在他们出来后的第七天中,靳商钰与恢复了体能的段石武也是露出了一抹笑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