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六章 问答

作者:乱红莲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极品神医在花都最新章节!

    其他几个专家的脸色也是相当的难看,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感觉脸都被打肿了。

    此时他们没有一个人敢开口说话,生怕韩逸飞话锋一转,再告诉他们其实全是耍他们的。

    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血气妄行,丧生之本也这种说法,韩逸飞所说的类经他们也没看过。

    就算看过,也早就忘了,谁还能记得书里的这么一句话?

    也就韩逸飞这种变态一般的人物了。

    几个专家被韩逸飞给问道不敢说话了,台下顿时响起了一阵掌声与欢快的笑声。

    无形装逼,最为致命,韩逸飞可是把这几个强行不懂装懂的专家的脸都给打肿了。

    几个专家很尴尬,只有钱正宁显得很高兴,满是欣赏的看着韩逸飞。

    “这句话的全文叫做“多语则气乏”,否则“荣卫失度,血气妄行,丧生之本也”,没想到韩逸飞你连这种古籍上的句子都了解得这么清楚,不错,真不错。”

    钱正宁哈哈大笑,看向几位专家,道:“几位,这句话的前半段,恐怕你们都知道,后半句怎么就都想不起来了?所以我说多跟年轻人接触,是大有好处的,有时候可是会有意外收获的。”

    几个专家红着脸,都不敢搭话,感觉一下子就跟钱正宁的水平拉开了差距,而且还被一个小辈给碾压了,实在是丢人。

    其他几个专家羞愧的安静了下来,而穆青峰,看向韩逸飞的眼神则是显得越来越愤怒,而且还带了几分怨毒。

    “会这么一句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都不是神,不记得那么一两句典籍中的内容,有什么奇怪的?”穆青峰咬着牙替自己申辩着。

    “不记得一两句古典中的内容,是不奇怪,但是不懂装懂,这可就没什么意思了。穆大师,你说是不是?”韩逸飞笑眯眯的道。

    “你!!!”穆青峰再次气结,指着韩逸飞说不出话来。

    一边还显得从容不迫,而另一边,看起来已经快被气到吐血,可以准备救护车随时带他去抢救了。

    这两人的高下,也是一眼就能看出来了。

    台下的观众们都显得很是兴奋,看这架势,穆青峰还不服啊,两人还得继续刚一波。

    有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小伙子甚至给亲朋好友打去了电话。

    “喂,小伟,现在干嘛呢?在家啊,那快开电视啊,可好看了,我就在现场。”

    电话那头的小伟显得兴趣乏乏,有些无聊的敷衍道:“电视有个锤子好看啊,这时间,不全在演无聊的泡沫言情剧么?”

    “擦,谁跟你说是言情剧了,市电视台,正在直播手撕老中医。”

    “我草,真的假的,那可得看看啊。”

    这样的声音在演播厅里此起彼伏,几分钟内,温海市电视台的收视率直接暴涨了接近一半。

    对于撕逼大战,一般吃瓜群众都还是很乐意围观的。

    特别这还是一个年轻中医跟老中医的撕逼,那可不是一般的撕逼啊,肯定刺激。

    毕竟是中医,撕逼手法肯定跟普通人不一样,不能拳打脚踢的吧,当然了,要是能在电视直播上打一架,那就更带劲了。

    他们还不怀疑那老头就被韩逸飞打得半身不遂,大小便失禁。

    不过现在的情况看来,韩逸飞及时不动手,发扬敬老爱好的好品格只用嘴,穆青峰也快被气得半身不遂了。

    台下,曹文轩此时也是被气得不清,没想到出丑丢脸的不是韩逸飞,而是穆青峰。

    这小子,真他妈邪乎!

    感受到无数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自己跟韩逸飞的身上,穆青峰的脸更加涨红了一分。

    如果再这样下去,自己也太没有面子了。

    一咬牙,穆青峰瞪着韩逸飞,道:“小子,你不是自认为记忆力很好,很会背书么?那好,我便来考考你!”

    穆青峰觉得,韩逸飞就算记性再好,博览群书,他才几岁,能看个百来本书并且记下来就很不错了。

    而华夏自古流传下来的医术,少说也有上千本了。

    自己随便回想一本书里的一个说法一个句子,穆青峰不信韩逸飞能知道出处。

    “那我就洗耳恭听了,穆大师,你问吧。”韩逸飞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那从容不迫胸有成足的样子让穆青峰越看越气,心里冷笑不已,小子,等下就有你出丑的时候,你就趁着这最后一点时间多开心开心吧。

    沉下脸来,穆青峰快速的在脑海中回想起自己所看过的古医书。

    他已经今年六十岁,看过的医书还真不少,有接近百本,但是大多数的也就是大概记得里边写的什么东西,具体的内容,早就忘了。

    想了好一会儿,穆青峰才回想起了一本比较冷门的一本医书上的东西,一脸自信的开口了。

    “每日必须调气补泻,按摩道引为佳。勿以康健便为常然,常须安不忘危,预防诸病也。”

    穆青峰沉声开口,目光犀利的看着韩逸飞冷笑:“年轻人,这句话你可听过,出自哪里?”

    “当然听过,出自《孙思邈养生长寿集要》。”

    韩逸飞几乎都没思考,就回答了出来。

    穆青峰傻眼了,自己算是师承孙思邈一脉,才读过这孙思邈所著的比较冷门的一本医书,韩逸飞居然知道?

    穆青峰一脸懵逼,韩逸飞则是笑了笑,道:“穆大师,这就是你的问题?会不会太简单了点,这书,我在六岁的时候就已经熟读了。”

    穆青峰感觉体内一阵气血翻涌,差点一张嘴喷出口血来。

    他感觉简直快气疯了,如果不是在摄像头前,恨不得破口骂娘了。

    六岁?六岁自己还在玩泥巴呢,这小子就把这么难的古书给看完了?骗鬼呢!

    这种冷门的书,只有少量的手抄本流传下来,上边用的字,可不是现在简化过的简体字,全都是用楷书工整的手写的繁体字。

    六岁,他能看得懂?

    看着韩逸飞依旧淡定的笑脸,而且眼中似乎还带着一丝对自己的嘲弄,穆青峰气得牙痒痒。

    反正自己没说只问他一个问题,那自己就再问几个,一定要让他答不出来!

    “故养老之要,耳无妄听,口无妄言……此皆有益老人也。这话,出自哪儿?”穆青峰瞪大着眼睛问道。

    “《要方·养性》”韩逸飞淡然回答。

    “命本者,生命之根本也,决在此道。虽服大药及呼吸导引,备修万道,而不知命之根本。根本者,如树木,但有繁枝茂叶而无根本,不得久活也。这话,又出自哪儿?!”穆青峰咬着牙,说话的声音都已经有些不对了。

    “《道林》”韩逸飞笑眯眯答道。

    “春来之病,多自冬至后,夜半一阳生,阳无吐,阴无纳,心膈宿热,与阳无相冲,两虎相逢,狭道必斗矣。这话,出自哪!”

    说道最后,穆青峰几乎已经的咆哮出来的了。

    “穆大师,你这么激动做什么?”韩逸飞笑了起来。

    “这下你总算不知道了吧!”见韩逸飞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出来,穆青峰顿时一喜。

    韩逸飞神色古怪的笑了笑,道:“我什么时候说过不知道了,这话出自元代的刘处士,不过没有具体的被收录在哪一本医书内。这人还说:过避风如避箭。避色如避乱,加减逐时衣,少餐申后饭。”

    “后面这句话,想必学中医的人多多少少都有听说过,这,并不难吧?”韩逸飞笑道。

    韩逸飞这话一出,几个年轻中医马上点了点头,感觉有听过这句话,但是让他们说出出处,他们是肯定说不出来的。

    甚至他们连刘处士这个人都不知道他是谁。

    接连几个被自己认为最为偏僻的几句话都被韩逸飞说出了出处,穆青峰的脸变得越来越红,只觉得自己都没有脸继续在这个台上待下去了。

    自己回答不出韩逸飞的问题,被他戏耍,而自己的问题就跟小孩子的幼稚一般,被他轻松一一回答出来出来。

    这巨大的屈辱感,简直跟一座大山一样压得穆青峰简直喘不过气来,看向韩逸飞的眼睛都红了。

    见穆青峰的情况有些不对劲,吴映雪感觉站了出来大圆场。

    “感谢两位给我们带来精彩的辩论问答,现在请韩逸飞医生给我们发表一段总结,让我们来结束这一环节。”

    说罢,吴映雪偷偷的朝着韩逸飞眨了眨眼睛,似乎在说我可是给你特别的出镜机会了哦,你可要好好把握。

    穆青峰觉得在这台下待不下去了,悻悻立场,回到了他的位置上。

    而韩逸飞则是苦笑了一下,接过了话筒。

    突然要自己总结什么的,自己可是没有准备啊。

    不过韩逸飞也不慌,只是稍微想了一下,就沉声开口了。

    “这次受邀参加这个节目,我感到很荣幸,因为我觉得这是一个能跟诸多专家,还有同行一起讨论,共同进步的地方。我来到这里,是想要见识其他中医的想法,想要了解他们的长处,取百家之所长,加以学习。”tqR1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