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一章 身世暴露

作者:程砚秋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不朽凡人雪鹰领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有妖气客栈最新章节!

    望着面前壮观的景色,余生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弄这么多条龙,即便是东荒王的儿子也很累的。

    他吐出一口浊气,刚要准备休息一下,“小外甥,许久不见,本事见长啊。”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余生被吓一跳,转过身一看,城主站在屋檐一角,悠哉游哉的看着他。

    黑妞抬头见到城主,高兴起来:“城主,你终于回来了,客栈来了一名叫居宝的家伙,他口袋里可以掉出钱。”

    余生眉头微皱,以怀疑的目光打量着城主。

    黑妞不觉,继续道:“我告诉你哦,掌柜的把掉出来的九成当私房钱藏起来了。”

    “你大爷,我可是给了你封口费的。”余生道,当初居宝的钱余生付了一成给她。

    黑妞搓了搓手指头,不屑道:“一成才多少钱,城主说了,只要揭发你余生藏私房钱,就给我其中的两成。”

    “好啊,小外甥,你居然敢藏私房钱,快给小姨妈交出来!”城主站起来,对余生怒目相向。

    余生不理城主,“两成?”他不解的看着黑妞,“以小姨妈那扣门性子,她会给你两成?”

    “嘿,怎么说你小姨妈呢,快点儿,把钱交出来。”城主向余生走过来。

    “你小姨妈在这儿呢,不信你问问。”黑妞说。

    余生回头瞪了城主一眼,“这人忒贱,才不是我小姨妈。”

    黑妞嘴巴张大了,以为余生长出龙胆来了,居然敢这么说城主。

    城主也恼怒,“臭小子,没大没小,快点私房钱交出来,让小姨妈置办身新衣服,不然小姨妈可以打屁屁教训你了。”

    听这语气,就算是傻子也听出不对劲儿来了,黑妞戒备的望着她:“怎么回事,这是谁,妖怪?”

    “又丑又贱的剑灵。”余生说,方才一眼之下,余生就识破了她的面目。

    “胡说什么呢。”剑灵还要顽抗到底,不过下句话就把自己暴露了,“什么叫丑,小姨妈的剑能说丑吗?没大没小。”

    她靠近余生,“置办身衣服是真的,乖外甥,快点把私房钱交出来。”

    “你要是把私房钱交出来。”她压低声音,“你对小姨妈的任何幻想,我都满足你哦”,说罢,眨了眨眼。

    “你姥姥!”余生浑身一颤,“小心我告诉小姨妈,让她用你来切萝卜。”

    “咳咳”,剑灵登时收敛许多,“小外甥,你看你,小姨妈就给你开个玩笑。”

    “少来,我小姨妈呢?”余生问,说着向下面探头,期望找到小姨妈的身影。

    “别找了,主人要是在,我也不会在这儿招摇撞骗了。”剑灵说,“她现在还在城里呢,让你快些去城里救下急。”

    扬州城现在已经陷入洪水包围中,城主不得不请余生出山。

    剑灵望了望周围的水龙,还真别说,余生在治水方面还是一位小能手。

    “行,我知道了。”余生跃下屋檐,回到阁楼所在,见黑妞正在蹑手蹑脚的往楼下去。

    “站住!”余生喊住她,“现在知道逃跑了?刚才出卖我的勇气哪儿去了?”

    黑妞回过身,干笑道:“公子,那个,我去看看叶子高那厮有没有被别的女人勾走魂。”

    说罢,黑妞脚底抹油,“唰”的消失在木梯口处。

    “小外甥,你不行啊,身为龙王子,居然降不住一头小蛟龙。”剑灵站在余生身后。

    “不过你放心,以主人扣门的性子,那两成不会白给她的,最多折算成工钱提前发给她。”剑灵嚼着东西含糊的说。

    余生回过头,见她手里握着一把刚采的青菜,正往嘴里塞。

    见余生看着她,剑灵递过去一根,“刚从你地里采的,你尝尝?”

    “你是剑灵,不是兔子!”余生痛心疾首,虽不是他的剑,但以后也是他余家的传家宝,怎能如此不成体统。

    “这是什么味道?”余生的手鬼使神差的伸了过去。

    在快要碰到时,剑灵收回去放到自己口中,“甜丝丝的,挺好吃的,还有灵力。”

    “你姥姥。”余生往楼下走,准备吩咐几句赶往扬州。

    “我没姥姥,仔细说来,城主就是我姥姥。”剑灵嚼着叶子跟下来,“哎呦,原来你小子一直打着这坏主意呢。”

    余生无奈的回头,“那你得喊我一声外公了?”

    “去你大爷。”剑灵一脚踹下去,余生避过,快速下了木梯,见司幽他们还坐在大堂。

    “四百万贯!”见到余生,百草司幽狠下心咬牙说。

    “公子,这已经司幽城极限了,还请公子看在苍生的份上答应下来。”

    “呃”,正啃青菜的剑灵打个嗝,被蒙眼人开口四百万吓到了。

    她把手伸到司幽面前晃动,见对方不为所动,“哪儿来的盲人,开口四百万贯,让你治病的?”

    “那你至少得分我一百万贯花花吧?”剑灵对余生说。

    苏翠花看着嘴巴上叼一根青菜的剑灵,“这莫不是个傻子吧?”

    “你猜对了。”余生按住剑灵的脑袋把她推走,“让我再考虑一下,我现在要去扬州一趟。”

    接着余生吩咐怪哉几句,让他为客人做饭后,出门凌空而去,剑灵化作一把剑,跟在余生的身后。

    望着他们消失的背影,祭司百草凝重而缓缓的放下手中的茶杯。

    这时因为水退去,大家都出去忙了,大堂只留下了他们和在旁边献殷勤的莫问一家子。

    苏翠花道:“看样子,他丝毫不为钱所动,要不要用锦囊?”

    四个司幽全看着百草,等他拿主意,相对于白泽处得来的余生爱财的信息,锦囊才是花了大价钱的。

    不过白泽吩咐过,只有打开锦囊,他们的交易才算达成,现在钱还算是他们自己的。

    “别嫌贵,这是买命钱,若不是你,我要价还得翻十倍。”白泽在传书中对城主说。

    百草迟疑片刻,想到四百万贯还打动不了余生,只能用一百万贯的法子了。

    他点了点头,喊道:“小二,带我们回房休息。”

    “好嘞。”白高兴走出来,刚要领着司幽去后院,被莫问拦住了。

    “怎么能让司幽住通铺呢?开房,开上房,我出钱,不差钱”,莫问说着甩出一贯铜钱。

    余生曾白高兴说过一句名言,“有钱不赚王八蛋,这是一位姓周的名人说的,他还说过许多名言。”余生当时说。

    “譬如?”

    “我没说过。”余生说。

    “啊?”白高兴了,他至今没搞懂掌柜的脑回路,不过不要紧,只要会赚钱就成,白高兴当即把他们引了上去。

    进到上房,在支走莫问后,百草取出城主郑重交给自己的锦囊,上面有蜡封,印着的白泽栩栩如生。

    又向四个人确认下眼神,百草轻轻地揭除腊封,刚离开锦囊腊封就消失不见了,司幽城与白泽的交易正式达成。

    “我倒要看看,这里面有什么锦囊妙计。”百草吐一口气,把用手指把里面的东西捏出来。

    “一张信笺?”百草看了看指间,不信邪的扒拉锦囊,里面什么也没有了。

    “一张破纸,一百万贯?”苏翠花说。

    百草不说话,在凳子上坐稳了,把那张纸缓缓地打开,上面寥寥几个字。

    只扫了一眼,“啪”,在起他四个人上前查看之际,百草直接拍在桌子上,一脸的震惊,额头的汗水也沁出来。

    “怎么了?”苏翠花见百草这样子吓了一跳,“我们被白泽骗了?”

    百草摇了摇头。

    “那上面写了什么,余盟主别的爱好?”苏翠花猜测,见百草又摇了摇头,伸手去抓桌子上的纸张,被百草拦住了。

    他死死按着纸张,吩咐手下一位司幽,“你去外面看看,小心隔墙有耳。”

    司幽出去查看一番后回来摇了摇头,百草又对一女司幽说,“设下屏障,莫让旁人听见了。”

    女司幽依言而行,百草却还不放心,又让苏翠花设下一道屏障,脸色才放松一些。

    “纸上面究竟写了什么?”苏翠花再次好奇的问。

    百草按着纸,一字一字的道:“余掌柜的身世。”

    “嗨,我当什么事儿呢,余掌柜身世还用白泽说?全大荒都知道他是东荒王的儿子,白泽莫不是把我们当傻子了?”

    苏翠花说着见所有司幽用看傻子的目光看着她,“你才是傻子吧?”他们异口同声。

    “东荒王一个人生的下儿子?”百草没好气的瞪苏翠花一眼,“这上面是余生父亲的身份。”

    “哦,对。”苏翠花这才想起来,余生还得有个父亲,“这人是谁?”她追问道。

    百草慎重的不说话,这话说出开,万一被传出去,莫说他了,司幽城都要被牵连。

    “难道余掌柜的父亲是北荒王?”苏翠花说。

    “是他倒好了,那样也不怕传出去。”百草苦笑着摇了摇头,“怪不得白泽要一百万贯,老实说,还有点便宜了。”

    见他有些退缩,苏翠花急道:“管他是谁,难道还比唤醒我们的火种重要?堂主,你可不能退缩。”

    “见到这个名字,你也会退缩的。”百草随手又设一道屏障,“万一传出去,大荒将又是一场血雨腥风。”

    “堪比神圣之战。”百草说罢,把桌子上的纸条翻过来。

    “扑通”,只看了一眼,苏翠花直接坐在了地上,妈了个大爷的,他们难道要用这消息去威胁余生?

    其他司幽也是震惊的难以言说,房间安静许久,可以听得见窗外雨“沙沙”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苏翠花站起身回过神,“不得不说,有这样的父母,余掌柜才这点儿本事,莫不是个傻子吧?”

    百草瞪了她一眼,现在是考虑这个的时候吗?

    “白泽让咱们用这消息去威胁余掌柜?”一男司幽开口了,“不得不说,这是个好法子,他不想答应怕也得答应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