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神秘任务

作者:庄毕凡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冰封之遗落的世界之痕敛财人生[综].全能运动员超能名帅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敛财人生[综]绿洲中的领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异界全职业大师最新章节!

    林立这一句话出口,顿时让所有人都把目光落到了他身上,十几个白银之手成员心里,不约而同的冒出一个念头。

    “这家伙发了……”

    图萨丁是什么人物?那可是奥兰纳众多佣兵团当中,唯一一个亡灵魔法师,本身就拥有接近大魔导士级别的实力,毫不夸张的说一句,旭日佣兵团能够有今天的成就,至少有一半的功劳要算在图萨丁头上,要不是因为图萨丁的存在,他们又哪有机会挤进奥兰纳十大佣兵团之一?

    可就在刚才,这位大名鼎鼎的亡灵魔法师,却死在了一个低级战士手上……

    没有人能够想到,战斗竟会以这样一种充满戏剧性的方式结束,就在所有人都已经绝望的时候,一个低级战士却举起了十字狙击弩,利用一支带有神圣力量的弩矢,轻而易举的就射杀了一位接近大魔导士级别的人物。

    这家伙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

    刚好遇上了图萨丁施法失败,正处于最虚弱的时候,刚好又拥有一根带有神圣力量的弩矢,于是这一个又一个的巧合,就刚好把图萨丁送上了绝路,同时也将这个家伙送到了白银之手贵宾的位置。

    射杀了图萨丁,也就等于是救了白银之手十几个人,这其中还包括萨琳娜团长自己,这样的恩惠,可不是一两句话就能感谢完的,就凭这一件事,就足以让整个白银之手将他奉为上宾,在这样的背景下,就算他提出什么要求,恐怕萨琳娜团长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对于这样的际遇,白银之手众人羡慕之余,也只能以一句“发了”来概括。

    可惜,某个发了的低级战士,却一点也没有发了的觉悟。

    这家伙正手提十字狙击弩。在那很奇怪的嘀咕了一句:“这个什么什么魔法师,看起来好象很厉害,原来都是装出来的,才一下就被射死了,我还以为他会放出什么厉害魔法呢……”

    听着这欠揍地话。萨琳娜只觉得眉心一阵猛跳。好不容易压抑着揍人地冲动。才很艰难地回了一句:“他……他运气比较差……”

    “哦……”

    “费雷先生……”在场所有人中。除了希恩之外。恐怕就要数汉克最清楚林立地底细了。刚刚那话。汉克真是越听越不对劲。这家伙是干什么地。汉克可是再清楚不过了。象他这样地人物。又怎么可能说出这么无知地话来?

    可是汉克嘴巴才刚一张口。就突然发现那个年轻魔法师正望着自己。虽然脸上笑容依旧温和。但眼神中地警告意味。却是让汉克看得明明白白……

    这充满威胁地眼神。让汉克吓了一跳。

    惹火这个年轻魔法师会有什么后果。汉克连想都不敢去想。当初住在黑山镇地时候。那群强盗把他惹火了。结果是个什么下场?在千叶酒馆地时候。红月佣兵团地人也把他惹火了。结果又是个什么下场?汉克可不想被他身边那个怪物乱刀砍死。更不想被一根冰锥插在胸口插死……

    所以,汉克很明智的就把脑袋埋了下去。

    看到汉克住口不说,林立这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开什么玩笑,要是被你一句话把老底揭穿,老子先前干的事,岂不是都白干了?

    这事说来也巧,一开始的时候,林立只不过是为了不让图萨丁发现,这才尽量收敛起身上散发出来地魔法波动。以他的精神力,干起这种事来自然是轻车熟路,完全没有任何难度。如果林立愿意的话,他甚至可以将自身魔法波动控制在完全静止地程度,就算是传奇级别的人物,也无法通过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魔法波动,判断出他的真正实力。

    而事实也证明了,这确实是一次成功的偷袭。

    图萨丁完全没有发现,这走廊上的十几个人中。竟还藏着一个实力丝毫不比自己逊色的魔法师。

    关键时刻的一记魔力反馈。彻底决定了这场战斗的胜负,

    至于之后地太阳尖刺。其实并没有众人想象中那么关键,用一记魔力反馈控制住图萨丁之后,林立至少有好几种办法,可以轻而易举的杀死图萨丁,太阳尖刺只不过是其中最省力的一种……

    而在射杀图萨丁之后,林立却突然想起了先前汉克的提议。

    老实说,他对这个提议真的有些心动。

    白银之手可是一棵大树,搭着他们的顺风车去火羽山,至少能为自己省下一半的力气,到时候要地图有地图要马车有马车,万一要是有什么琐事要人跑跑腿,还可以从白银之手借几个人。

    但问题是,这是一个公平的世界,享受了权利,自然要尽义务,万一到了火羽山之后,白银之手遇上什么麻烦,自己岂不是也要跟着倒霉?

    所以林立犹豫了一下,还是很委婉的拒绝了,他不喜欢麻烦,更不喜欢帮别人解决麻烦。

    可等到图萨丁一死,麻烦却一下就没有了。

    他现在可是在场众人地救命恩人,外加还是一个低级战士,你指望一个低级战士尽什么义务?太重的义务他承担不了,太轻的义务没这个必要,人家可是你们团长的救命恩人,你好意思让救命恩人去跑腿?

    所以林立背着十字狙击弩,穿着火炎蝾螈皮甲,在那尽职尽责的,扮演着一个低级战士的角色。

    果然,低调才是王道呀……林立很得意的这么想着,却忘了这种行为其实也叫装比……

    跟林立预料中一样,萨琳娜听说他要前往火羽山之后,很热情的就邀请他同行,萨琳娜的说辞是:“大家一起走,万一有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

    当然,说辞只是说辞。

    不管是萨琳娜自己,还是正装比地林立。其实都很清楚这话里地意思----小伙子,火羽山那个地方可是很危险的哦,就你这低级战士地实力,还是跟着我们一起混好了……

    总之就这样,林立在天亮之前,搭上了去火羽山的顺风车。

    中间跟萨琳娜又聊了几句之后。林立才渐渐搞明白,原来早在两天之前,白银之手就在火羽山扎下了营地。

    而且这一次前往火羽山的,还不仅仅是白银之手,奥兰纳三大佣兵团中,这一次就去了两个,外加四个足以进入奥兰纳前十地强大佣兵团。

    至于这些佣兵团为什么会在一夜之间齐聚火羽山,萨琳娜却并没有明说,只是说有一个很大很大的任务要去完成。为了这个任务,六大佣兵团甚至已经封锁了从黑山镇到火羽山的道路。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林立也不由有些庆幸。幸亏搭上了白银之手的顺风车,不然光是如何通过这些哨卡,就足以让自己伤头脑筋了。

    倒不是因为害怕这些冒险者,几个佣兵团虽然强大,但在林立眼里,还算不上什么无法抗衡的势力,以他今时今日地实力,除了马拉顿家族这种庞然大物之外,已经很少有东西能够让他害怕了。

    但这会给他带来麻烦。万一发生冲突的话,势必会影响到这次火羽山之行,如果再耽误了回去的时间,导致自己赶不上药剂师公会的邀请,那可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这家伙就这么以一个低级战士的身份,暂时加入了白银之手佣兵团。

    一轮圆月之下,几辆马车载着众人。向着火羽山方向疾驰而去……

    今晚的黑山镇确实热闹得吓人,图萨丁连续不断的尸爆术,几乎把旅店生生拆掉,一直等到几辆马车远去,那位挨了一个耳光的旅店老板,才有些心有余悸的从柜台后抬起头来。

    “真是谢天谢地,可算把这些家伙给送走了……”望着马车卷起地滚滚尘烟,中年人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

    可是紧接着,他就为自己的旅店头疼起来。这群家伙走之前。倒是留下了足够地赔偿,可是被连环尸爆肆虐过的二楼。又岂是一天两天能够收拾干净的?看来自己又有一阵子好忙了“真是灾星……”中年人叹了口气,正打算先上二楼收拾一下的时候,却又突然听见一阵马蹄声从远处传来。

    跟着他就看见,几辆马车从夜幕中驶来,一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是刚刚走掉的冒险者又回来了,可是等他看见那几辆马车车厢上的家徽时,一张脸顿时就吓得白了……

    在马车车厢上绘上自己家族的家徽,这是贵族才拥有的特权,中年人在黑山镇上经营旅店,见过地贵族也算不少,但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几辆马车车厢上绘着的,竟是一柄金色铁锤!

    “马拉顿家族的人!”

    就在旅店老板脸色发白的时候,几辆马车已经缓缓的停在了旅店门口。

    一个年轻人从马车上走了下来,看上去还不到三十岁,一头长长的金发,即便是在黑夜中也是显得异常耀眼,英俊的面容,红色的眼眸,在一件黑色长袍的包裹下,让他浑身上下都充满了一种邪异地魅力,当他扯动嘴角露出笑容的时候,顿时就让人想起了一个词语----邪邪一笑!

    “真是乡下地方……”青年从马车上下来之后,似乎是低声抱怨了一句,之后才回过头来,向旅店老板招了招手:“你,过来。”

    “尊敬的先生,有什么吩咐?”这可是马拉顿家族的人,旅店老板一见他招手,赶忙点头哈腰的就迎了过去。

    “今天晚上,你这里是不是有人闹事?”

    “您怎么知道?”旅店老板吓了一跳。

    他毕竟只是一个商人,就算再怎么见多识广,也绝不可能明白,魔法师可以仅凭着一丝残余的魔法波动,就判断出无数信息的……

    “你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你只要回答我的问题就行了,好好看看这个。是不是有一个这样地人住进了你地旅店里?”说完之后,青年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画相,随手递给了正点头哈腰的旅店老板。

    画相上画着地,是一个同样身穿黑色长袍的年轻人,看上去二十来岁的年纪,黑色短发黑色眼眸。面容清秀,笑容温和,让人一见之下,就不由大生好感。

    旅店老板拿着画相,皱着眉头看了半天,才有些不太肯定的点了点头:“好象是有这么个人……”

    “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他刚刚离开。”

    “走了?”

    “是的,大概半个小时之前,他乘着马车走的。”

    “半个小时之前……”青年想了想,从口袋中拿出一袋金币。这袋金币沉甸甸地,大概有一百多枚,青年将金币拿在手上。在旅店老板眼前晃了晃:“你好好想想,这个人乘着马车去了什么地方,如果你能够想起来的话,这袋金币就是你的了。”

    “对了,我提醒你一句,如果你敢骗我……”

    “不敢不敢……”旅店老板赶忙澄清,他说的是老实话,这可是马拉顿家族的人,就算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为了一袋金币去欺骗马拉顿家族的人。

    旅店老板紧紧皱着眉头,在那好一阵冥思苦想之后,才终于是一下想了起来:“对了,我想起来了,跟他一起的那几个冒险者好象说过,他们要去火羽山!”

    “火羽山?”青年将金币放进旅店老板手中,又快步走到一辆马车前,低声向车厢中的人说了几句,过了好一会之后。才看见他抬起头来,向其他几辆马车发出了命令:“天亮之前,必须赶到火羽山!”

    从黑山镇到火羽山,不过两个小时的路程,林立躺在车厢里,才刚刚眯上眼睛不久,就感受到了火羽山特有地温度。

    “费雷先生,我们到了。”汉克停下马车,小心的将林立叫醒。

    “这么快?”林立揉了揉眼睛。脸上还带着几分睡意。从车厢里出来的时候,他又突然停下了脚步:“汉克。我叫费雷,不是什么费雷先生,还偶,我是一个五级战士,不是什么魔法师,下次认错人地话,你可能会有点小麻烦……”

    六个佣兵团在火羽山下扎下了六处营地,其中白银之手的营地正在最外围,林立从马车上下来之后,一眼就看见了数百个帐篷密密麻麻的连在一起,这也就意味着至少上千的冒险者……

    一时之间,林立不由有些疑惑,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任务,竟会同时吸引六个强大的佣兵团?

    奥兰纳三大佣兵团,可不是开玩笑的,其他两个实力如何,林立还不怎么清楚,但因为伊娜的关系,他对白银之手多多少少也有些了解,就算抛开著名的银色风暴不提,光是各个等级地冒险者,白银之手就拥有数千之多,其中达到十级以上的,也至少有数百人。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的话,林立真的很难相信,有什么任务是白银之手无法独立完成,而必须跟其他几个佣兵团合作的。

    合作这种事,对佣兵团来说可不常见……

    俗话说同行是冤家,特别是象三大佣兵团这种重量级的同行,更是冤家中的冤家,奥兰纳三大佣兵团,个个都控制着数千冒险者,数量如此庞大的冒险者群体,平日里有些矛盾自然是再所难免,特别是涉及到利益冲突的时候,这种矛盾更会显得异常尖锐,让他们合作,简直比登天还难……

    可是这一次地任务,却真让他们合作了起来,而且看上去,好象还合作得不错,至少把营地扎在一起的时候,还没有一见面就打起来。

    林立带着几分疑惑,跟着萨琳娜等人,一路向白银之手的营地走去。

    白银之手的营地布置得不错,一百多个帐篷占据了大片空地,而在帐篷的四周。又搭建起了几个临时的哨塔,几个目光锐利的弓箭手,正在哨塔上放哨,而在哨塔之下,一队队全副武装的战士,正在营地里来来回回的巡视着。

    警觉性不错……这就是林立给白银之手地评价。

    所以他才有些疑惑。警觉性不错地白银之手,怎么会让团长被人堵在旅店里,还差点被一群实力不怎么样的冒险者给干掉?

    可惜,还没等他疑惑完,就发现了一个熟悉地身影……

    营地中央的帐篷,是整个营地里面最大的,毫无疑问,这是白银之手地临时总部,而那个熟悉的身影。就是从这间帐篷里面走出来的,看起来二十多岁,一身战士打扮。满头的金发在清晨的阳光下显得特别耀眼。

    “我靠,怎么是这家伙!”林立吓了一跳,从帐篷里出来的,居然是伊莱恩!

    那天一起逛过黑市之后,就一直没有见到这家伙,林立当时还有些奇怪,明明叫了他第二天来魔法公会拿蛮牛之力药剂的,怎么就一直没见人影,现在林立才明白。原来这家伙竟是比自己先一步跑到火羽山上来了……

    想想也有些道理,这家伙也是十大佣兵团团长之一,这个什么什么任务有他一份,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不过他来他的,干嘛要挑这个时候出现……

    林立真是一阵头大,这时候撞见伊莱恩,可不是什么好事,万一这家伙不懂事,一句话把自己老底给揭了。那麻烦可就大了……

    “萨琳娜团长,您可算是回来了……”伊莱恩远远看见白银之手地人过来,顿时一脸焦急的迎了上去,可是才刚刚走到半路,伊莱恩脸上的表情就僵住了,因为他发现了人群当中地林立:“费……费雷……”

    “伊莱恩团长,真的是您?”林立哪敢给他开口的机会,万一叫出什么费雷魔法师来,自己该怎么解释?伊莱恩脸上的表情刚刚僵住。林立就已是一脸惊喜的迎了过去。很热情的给了伊莱恩一个拥抱:“您打算什么时候还我钱?”

    “……”伊莱恩差点没把舌头咬到,心想不是你欠我三瓶蛮牛之力药剂么?怎么又突然变成我欠你钱了?

    不过还好。伊莱恩也是聪明人,一看林立脸上神色不对,就知道这个年轻魔法师肯定有什么事想隐瞒,当下也不敢怠慢,赶紧顺着他的话头就接了过去:“这……这事能不能缓一缓再说?”

    “又缓?您可都缓了好几个月了……”趁着近身逼债的机会,林立压低声音向伊莱恩说了一句:“记住,除了欠我钱这件事情之外,其他的事情你一概不知道,明白了吗?”

    “明白……”伊莱恩点了点头,脸上神色却显得异常尴尬,堂堂十大佣兵团地团长,居然被人当众逼债,这要是传了出去,还不知道要丢脸丢到什么地方。

    “伊莱恩团长,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幸亏这个时候,萨琳娜及时开口,才避免了伊莱恩的尴尬。

    “是这样的,萨琳娜团长,您昨天让我办的事,我已经办好了,现在图纸就放在您帐篷里,您现在要过去看看吗?”

    “我这就去。”萨琳娜点了点头,又把汉克叫了过来,让他先帮林立等人找个地方安顿下来。

    一开始的时候,林立其实是想把伊莱恩叫上的,一是统一一下口风,二是打听一下这个任务,萨琳娜不肯说不要紧,伊莱恩不会也不肯说吧?可惜萨琳娜没给他机会,进帐篷之前,又把伊莱恩给叫住了,说是有点事情要找他商量。

    无奈之下林立也只得跟着汉克一起,在营地北边靠近篝火的地方,找了两间帐篷先住下。

    “汉克,进来聊聊天。”刚才在马车上只顾着打瞌睡,林立倒是很多问题都忘了问了,现在反正也有时间,也就不急着休息,干脆把汉克留了下来,问起了一路上都没能想通的问题来:“说说,你们昨天晚上,怎么会被旭日佣兵团的人堵上地?”

    之所以想知道其中原因,倒不是因为林立有多八卦。

    图萨丁临死之前那句话,留给他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

    “原来……原来是你……”这种话从一个亡灵魔法师口中说出来,不管是谁听了,恐怕都会忍不住毛骨悚然,被亡灵魔法师惦记,这跟被一条毒蛇盯上有什么分别?

    所以林立才迫切的想要知道,这中间究竟藏着一些什么东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