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踏月流星

作者:勇猛的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超级黑科帝国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单机连杀最新章节!

    李燕北乃是京城一等一的地头蛇。

    所以,他李燕北的朋友,自然不会和寻常人那般挤在小小的客栈里。

    京城的一家别院内。

    此时,安邑正端坐在一座碧绿的竹楼内,四周也都是一根根笔挺的青竹,清风拂过,树叶攒动,竹林里发出哗哗的脆响。

    安邑正在磨合他的轻功。

    这原本就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不过他身边多了个陆小凤,这一切就都不同了。

    陆小凤的轻功世间难寻。

    得意武学便是“身无彩凤****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身无彩凤****翼是说他的轻功很高,心有灵犀一点通是指灵犀一指,说白了就是无论对手是什么兵器,刀剑鞭矛,都能被他用右手食指和中指一下子夹住,再不能动。能与之媲美的武功,大概只有李寻欢的小李飞刀或是楚留香的轻功了,除了灵犀一指他还有和司空摘星一般上下的轻功。

    有时还偷学一下叶孤城的天外飞仙,虽只是皮毛,但也足以御敌。

    他对轻功的理解超乎常人,在古龙系列里,轻功绝对排在前五名。就连盗圣司空摘星,在开始的时候也不是他的对手,苦练了几年后,方才略占上风。直到陆小凤见识了叶孤城那招完整的天外飞仙,偷学了一些精华,方才重新胜了司空摘星半筹,可惜,司空摘星却并不知此事。

    有这么一位轻功绝顶的宗师级人物教授,虽然只是短短几天时间。安邑也觉得自己收获颇丰。

    轻功‘踏雪无痕’的进度,原本在爆出两本秘笈后便顺利达到了从99%,如今更是推进到了100%,成为了一门圆满的高级轻功。

    梯云纵也达到了99%的大成极限,无限接近于圆满。

    最弱的少林身法虽然只是72%,也有一般人苦练三五年的程度了。

    可即便是如此,安邑依旧比不上陆小凤。

    二人昨夜相约登高饮酒赏月。从竹屋一路朝着十八里外的一座小山上赶去,结果,等到安邑赶到的时候。陆小凤已经手提酒壶,运功将酒给温开了。

    这让原本还对自己轻功自信满满的安邑一下就清醒了过来。

    不说剑法,单是他引以自傲的轻功。在这些天之骄子面前,也不过只是比之寻常人妖高超点儿的脚力罢了。

    夜色已浓,浓如墨。

    安邑静静的坐在竹楼内,偶尔睁开双眼,喝口水,或是走动走动。

    不知不觉间,安邑已经走出了竹屋。

    竹林处,安邑的身影不断在茂密的长竹之间来去晃动着,心中糅合着脑海中的轻功身法,一边悠闲地在河边走着。一边踏出怪异的步法。

    每次行走之间,都看似不经意,其中却包含着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不知何时,陆小凤已经来到了竹林,若非他及时阻止了四周的仆从。只怕安邑已经被打搅到了,哪能像现在这般如此安心的在竹林中晃悠?

    “这是在琢磨什么轻功吗?”陆小凤觉得安邑的身法相当奇特,第一眼看去,她觉得安邑的身法相当怪异,第二眼再去看时,又会觉得这身法十分的和谐。仿佛平时走路一般,但其中又带着一丝丝飘渺。

    只见安邑的身影一会儿忽左忽右,一会儿忽上忽下,再看他时,又在正常走路,让人捉摸不定。

    更恐怖的是,安邑手中的长剑时不时的挥出,虽然没有带上内力,却挥舞得虎虎生风,挥舞的频率也越来越快,越来越随意。

    竹林里的一颗颗青竹,瞬间便被安邑手中的利剑断成了几十截,有的甚至被削成了一根根竹片。

    “不错,有些天赋,没想到他只是看了一遍不完整的天外飞仙,便能抓住其中的关键,将轻功步法融入到自己的剑道之中。呵呵,看来,要不了多久,这江湖上便能又多出一位绝世剑客了。”

    陆小凤知道,安邑的身法在不断地进步着,身法与剑法的融合也更加的紧密,要不了多久便能将二者联系起来。

    忽然,安邑身子一闪,来到了一节青竹上,随后身体一跃,离开了树枝,凌空飞渡,居然直接飞跃了不知多远的空间,直接消失在了陆小凤的视线之中。

    “好快!”

    这一手神乎其技的轻功将陆小凤给惊呆了。

    不!

    这已经不能算是轻功的范畴,若是一定要给它加上一个说法,那么也许挪移之法更加合适一些。

    只有安邑心中清楚,在关键时候,他猛然加入了自巫行云身上得到的,初学不久的瞬间移动,虽然只有10%的修练进度,连小成也达不到,可是在关键时候,却被他融入了这身法之中。

    在他消失之处的十几丈外,安邑的身影重新出现。

    直到这时候,他方才回过神来。

    “刚刚,我好像变态了?”

    安邑回忆起刚刚的那一幕,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似乎自己刚刚做了什么牛逼之极的举动。

    若只是简简单单的瞬间移动,安邑自然不会如此惊异。可是,看着地上那条十几丈长的剑痕,他脑海中便不由自主的想着,如果刚刚有人站在这条线上面的话……

    “我好像创出了一项了不起的轻功啊!”

    安邑的嘴角不由自主的翘了起来。

    与此同时,主神的提示也来了,询问是否为此轻功命名。

    随后,安邑抬头看着头上的残月与漫天的星斗,灵机一动,打开属性表,将这新创出的轻功命名为——踏月流星!

    也行是因为他是原创者的缘故,踏月流星一出现。修练进度便达到了10%。

    别看只有10%,比起他那必杀一击,这还是初学乍练的踏月流星却要更强一些,跟快一些。

    “不知我现在的剑法,比起天外飞仙来,谁更快一些?”

    命名完毕,安邑忽然想起了叶孤城的天外飞仙。

    那惊艳的一剑。至今依旧留在他心里。

    “咦,有人?”

    直到这时候,他才发现竹屋边上的陆小凤。

    此时的陆小凤。正拿着酒杯,仿佛看怪物一般上下打量着他。

    …………

    依旧是夜。

    夜色已浓,浓如墨。

    秋风荒草。白杨枯树,一轮冰盘般的明月刚升起,斜照着这阴森凄凉的庭园。

    就算有鬼也看不见,陆小凤迎着扑面而来的秋风,竟忍中住机伶伶打了个寒襟。

    每次在凶杀不祥的事发生之前,他总会有种奇异的预感。

    安邑紧紧跟在他背后。

    按照他是说法,他欠了陆小凤一个人情,所以暂时担任这位爱管闲事的人的保镖。

    二人的好感度虽然只有65点,但这并不妨碍陆小凤让他跟着。

    枯树在风中月下摇曳,看来就傣是一条条鬼影。突然间。黑暗中响起了阵吹竹声,这吹竹声很是奇特,但二人对此并不陌生。

    白天的时候,他们便听过这特殊的声音,可惜却找不到那吹竹的人。

    陆小凤与安邑箭一般蹿过去。这次他们终于看见了那吹竹的人。

    人就在前面的枯树旁,二人的身形却又突然停了下来。

    吹竹的人,竟只不过是个十一二岁的孩子。

    这孩子长得并不高,穿着件破夹袄,圆圆的脸,大大的眼睛。面在发抖,显得又冷又怕。可是他手卜却赫然拿着个奇形的竹哨,声音便是从里边传出的。

    陆小凤看着他,慢慢地走过去。

    孩子显然很喜欢这哨子,情不自禁又拿起来吹了—下。尖的哨声一响起,别的声音就完全听不见了。陆小凤并没有见别的声音,但却忽然又有了种奇怪的预感,忍不住要回去看看。

    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他自己也说不出来。但就在他回头这一瞬间,他忽然看见有条赤红的影子,从地上蹿厂起,就像是一根箭,速度却比箭更快,甚至比闪电还快。

    红影—闪,忽然间已到了陆小凤咽喉。

    就在这同一刹那间,安邑手中的寒铁剑已刺出,穿过了它的七寸。

    另一边,陆小凤也一指点出,灭杀了另一只躲藏在暗处发难的毒蛇。

    “好一招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第一只蛇只是吸引我们的注意,另一只则趁机偷袭。”安邑长长出了口气,反手一摔,将毒蛇摔在一块石头,再抬起头来时,这又可怜,又很老实的孩子竟已远去。

    风吹荒草,枯树摇曳。

    安邑道:“公孙就是被这样的红蛇杀死的,那孩子是他们的人?”

    “他不是。”陆小凤看着远处踉跄的身影“不是因为他小,也不是因为他不懂武功,是因为他刚刚那个惊恐的表情没有作假,慌张的眼神也没有骗我,他根本不知道吹那哨子会弄出两条毒蛇来。”

    安邑听懂了,既然事情与这孩子无关,抓了他也无济于事。

    “江湖上,能这么训练毒蛇的人可不多。”安邑眉头皱了皱。

    昨夜练成踏月流星后,今天白天他便和陆小凤等人去寻找无所不知的公孙,结果却听到一声哨响,然后便眼看着公孙死在了他们面前。刚才,居然有人利用这哨声吸引二人前来调查,实际上却是要借着二人的好奇,用这训练的毒蛇杀死二人。

    陆小凤摸了摸他的八字胡,挑眉道:“你猜我想到了谁?”

    安邑道:“唐门?”

    陆小凤点了点头,皱眉道:“不错,可是,唐门的人为什么要杀死公孙大娘,为什么要杀我?”

    “你没有得罪唐门?”

    “没有。”陆小凤摇了摇头。

    “你插手过唐门的事情?”

    “这个……”陆小凤想了想,忽然对安邑笑了笑“看来,我很快就要插手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