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0章 苏棠

作者:青行萤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超级黑科帝国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最新章节!

    “阿棠,阿棠……”

    梦里是一片无垠的黑暗,黑沉沉压下来,让苏棠很难受。胸口的疼痛已经蔓延到了全身,她蜷缩在黑暗的角落里,痛得浑身发抖。

    真的好疼啊……

    “阿棠……阿棠……”

    那个熟悉的带这点稚嫩的声音一直回荡在耳边,让苏棠愈发痛苦。

    “姐姐……姐……”她嘴唇动了动,说出这个称呼。

    医院里,楼先生楼夫人依偎在一起,看着沉睡中脸上还带着痛苦的养女,脸上的神情满是悲恸。

    她刚刚做了手术,这会儿却没有醒来。

    楼先生和楼夫人只觉得难受。

    他们甚至开始后悔,当初为什么要把这个孩子接到家里。若是她没有来,那么现在也不会这么不舍……

    世间最绝望的一件事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这个孩子从小就乖巧可爱贴心,让夫妻俩感觉到由衷的温暖。可这个孩子,很快就要离开他们了。

    楼先生和楼夫人眼里含着泪花,他们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他们更不敢把苏棠犯病做手术的事情告诉自己的儿子。

    楼越那个孩子就住在楼上的病房,他此时还不知道自己即将要失去他的妹妹。

    楼先生楼夫人不敢说,生怕楼越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也会受刺激。他们承受不起那样的后果。

    楼夫人捂着嘴压抑地哭了出来,她把头靠在楼先生的肩膀上,浑身发颤。

    楼先生也落下热泪。

    而病床上虚弱苍白的苏棠,嘴里却开始喃喃说出两个字来。

    “姐姐……姐……”

    她说道。

    声音很微弱,但她确实醒了。

    楼先生楼夫人惊讶了一下,连忙找来了医生。

    让所有人觉得惊奇的是,医生原本都说她撑不过今天了,但此时,生命迹象却在转好。这实在是一个奇迹。

    总而言之,苏棠不会死了。

    至少暂时不会。

    楼夫人心情大起大落之下差点承受不住晕倒,但是一家人都很高兴。

    苏棠很快就醒了。

    她看着养父养母高兴的样子,嘴角也缓缓勾起。

    在他们眼里,苏棠不过是犯病之后做手术,结果差点死掉。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真的死了。

    那一片黑暗彻底把她吞没之后,她看到了自己的灵魂飘飘悠悠地飞了出来,看到了伤心的养父养母。

    她当时很难受,很绝望。

    而那时,她却看到一道亮光闪过,一个长得像足球的的玩意儿说话了。

    它说它是智脑2777,是来寻找符合要求的宿主的,而它找到的就是苏棠。

    苏棠其实有些懵懂,她不太理解这意思,但还是明白了,只要答应它,就能让自己活过来。甚至,还能得到救治自己哥哥的办法。

    苏棠毫不犹豫就答应了,然后开始了第一个初始任务。

    2777很活泼,也明白苏棠的性格,于是特意给她选择了构造部门。言下之意,就是参与各个世界的基础建设,从最小的做起,等到能力足够强大,就可以直接建造一座城市,甚至一个星球。

    这个部门适合苏棠这样有些内向的人。若是像其他维护部门逆袭部门之类的,就太考验个人的心理素质了。

    显然,对于一个常年患病情绪不能太大起伏的人来说,苏棠是不行的。

    构造部门算是后勤部门,苏棠一开始很不习惯自己健康的身体。但她在投入到工作之后就慢慢适应了。

    由于苏棠个人情况的关系,2777特别贴心地让她能在完成一个任务之后可以回到自己的世界,和家人团聚。

    虽然楼先生楼夫人只以为她是手术之后大难不死醒来的,事实上苏棠已经经历过了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她待了三年,等回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有些茫然。

    不过好在这不要紧,他们都没有看出苏棠的异样。

    苏棠的情况很快就稳定了下来,甚至已经可以下床走路了。而她的哥哥楼越也正好出院,兄妹俩跟着爸妈回家,气氛轻松愉悦。

    但很快,楼越就发现了苏棠的不对劲。

    他是一个模样格外俊美的青年,比苏棠大了几岁,平时很是宠爱她也非常了解她。

    在他发现苏棠开始看起很多基建类书籍,查询这些资料之后,楼越就觉察出了一点不对劲。

    直到那一天,他打算去找苏棠,却发现她在和空气对话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了。

    而苏棠也发现了楼越。

    两人都很惊讶,然后一瞬间,苏棠就决定告诉楼越真相。

    她不想对他说谎,甚至在他面前,她所有的谎言都是可笑的。

    就像是她一直很喜欢很喜欢楼越,在楼越稍微试探的时候,她就承认了一样。

    苏棠对于楼越,是完全坦诚的。

    苏棠把2777的存在告诉了楼越,把自己即将开始穿越到下一个世界工作的事情也告诉了他。

    楼越从一开始的不相信到最后被说服,也只是经历了很短的时间。

    他不能阻止,哪怕他很担心。

    毕竟,若是苏棠不去,那她会死。为了能让她好好活着,楼越也不能去阻止。

    苏棠见他这么好说话,也松了口气。

    “哥哥,我不会有事的,我会努力保护自己,然后完成任务。我一定可以救你的。”苏棠认真地说道。

    楼越抬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发,“你自己安全才是最重要的,知道吗?”

    苏棠知道他担心自己,不由得绽开笑容,“我会的,不过……哥哥,我一个人也会有点害怕,你能送我一样东西陪着我吗?”

    楼越想了想,自己这个妹妹对他一向依赖,甚至产生了那样的情愫,他虽然也……但是为了彼此,他还是委婉拒绝过。他当然不希望苏棠会有一天消失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对于她这个要求,自然是可以满足的。

    楼越把自己从小戴到大的玉坠,从脖子上取了下来,戴在了苏棠的脖子上。

    “这个送你。”

    苏棠惊讶地伸手握住那个还带着楼越体温的玉坠,眼睛一下子泛红了。她哽咽了一下,压抑住自己喷薄而出的感情,“谢谢哥哥……我会好好珍惜的。”

    楼越沉默地看着她,心口有些疼。

    他小时候第一次见到苏棠的时候,对方就是这样红着一双眼睛,像个可怜巴巴的小白兔,可怜又可爱。

    当时,楼越性子很沉闷,因为生病的关系,他已经很少见到其他小朋友了。那个时候看到和他一样生病的妹妹,心里就起了怜惜。

    她还那么小。

    她还没有亲人。

    她把他更可怜。

    当时,楼越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想去抱抱这个可爱的妹妹。

    而苏棠则是揪着大人的衣服,咬着嘴唇憋住眼泪。

    “妹妹,你别哭。”当时的楼越这样说道。

    苏棠听到这话却一下子哭了起来,“……呜哇哇我想姐姐……要姐姐……”

    她一哭起来就没完没了,让楼先生楼夫人都有些手足无措。好在楼越却过去牵住她的手,说道:“哥哥陪你玩好不好?”

    苏棠抬着泪眼汪汪的眼睛,一边打嗝一边看着面前好看的哥哥。

    虽然她还是觉得姐姐最好看,但这个哥哥也好看……于是,她还是点头了,跟着楼越去了玩具房。

    自此之后,兄妹俩就一直生活在一起。

    比起楼越,苏棠的性格更加内向,而且她是一个很深情的人。对待感情,她一直不会忘记。

    当时的她还小呢,可是却一直记得孤儿院的院长妈妈和苏梨姐姐,直到她十六岁,在电视里看到苏梨,也第一时间就认了出来。

    楼越当时还有些吃醋,他觉得这个姐姐在苏棠心里的地位比他高多了,这让他难免有些酸意。

    再后来,他却很高兴苏棠能有这样一份期待。

    至少,在他生病住院的时候,还有她的姐姐可以让她安心。

    但楼越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苏棠那样心心念念的姐姐,有一天竟然出了意外,比他们这些身患的人离开得都要早。

    当时他特别担心,然而他自己都因为情绪起伏而直接被送去了医院。

    而现在,楼越才知道,苏棠竟然是死过一次了。

    他的心脏仿佛正在撕裂开来,那种疼痛让楼越的表情都有些控制不住。他很想把苏棠抱在怀里,然而不可以。

    他苍白了一张脸,勉强露出笑容。

    “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他说。

    苏棠用力地点头。

    “哥哥我要走了。但是很快我就回来了,下一秒钟,你还是可以看到我。”她扬起一抹笑容,灵魂脱离身体。

    楼越下意识伸手一接,然后时间定格在苏棠的记忆里。

    这是苏棠的第二个任务,她被投放到了战乱年代的一个村子里。她的身份是普通猎户的女儿,兄长已经去了战场,而她即将要被嫁给一个乡绅当小妾,用于换取全家人的粮食。

    苏棠:……

    苏棠沉默了,然后大概是因为社交恐惧战胜了一切,原本柔柔弱弱的女孩子开始雄起。

    2777看着原本性格柔弱身体娇弱的女孩子,带领着全村人拦了胖乡绅把人打了,逼他交出抢走的粮食的时候,整个智脑都要昏头了。

    没想到,它家宿主还有这种天赋!

    苏棠谦虚道:“小时候姐姐经常带着我们去找那些欺负我们的小孩和大人,她总是很厉害……”

    然后说到这里,又开始伤心,一张小脸上带着苦涩的神情。

    “如果……如果姐姐也可以跟我一样就好了。”苏棠难过地说道。

    2777不能跟她说这个几率很小,它只好闭嘴陪着她。

    苏棠那时候没料到,在很久之后,她和她的姐姐终于重逢了。

    苏棠的任务完成地很顺利,当她终于带领全村人发家致富之后,便回到了自己的世界。

    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就被楼越接着,她下意识脸上带起一片绯红。

    “哥哥?”

    楼越眼神茫然了一下,“怎么了?”

    “我回来了。”苏棠说道。

    楼越又是一愣,“真的只有一秒钟啊。我在这一秒钟里,都不知道你经历了一些什么。”

    也许他真的是最了解她的人,等楼越回过神的时候,就发现苏棠又有了一些变化。

    就像是前一秒钟她还是个娇弱妹妹,现在却仿佛强大了很多。

    “能告诉我吗,你遇到了什么?”

    苏棠很乐意跟他分享,事无巨细把遇到的所有事情告诉了楼越。

    楼越沉默:“你说你这一次在那里呆了五年?”

    五年时间。

    那多么漫长啊。

    楼越觉得她仿佛会随时离开一样,时间,才是最可怕的东西。

    上一次是三年,这一次五年。

    那么下一次呢?

    十年二十年,甚至五十年。

    等她经历了这么多,还能记得自己吗?

    楼越的心思不动声色,但是却让自己产生了许多压力。

    苏棠不知道他的想法,只是用一双眼睛凝视着他。

    她不能告诉他,自己有多么多么想念他,五年的时间,她都没有见到楼越。她只能依靠着他送自己的玉坠,汲取一点温暖的记忆。

    她看着是个很温柔的人,但事实上比谁都要疏离。

    她在任务世界这么久,但始终觉得自己孤身一人,2777这时候也没有让她完全接纳,她孤立无援。

    苏棠既深情又冷漠。

    这一点,楼越还看不明白。

    直到很久很久很久之后,苏棠带着药剂,治好了楼越。

    彼时,她已经在异世界度过了几百上千年,但是她看向楼越的眼神依旧如往常一样。

    楼越终于可以毫无芥蒂地拥抱她,告诉她:“我一直爱你,但我怕我走得太急,让你伤心。”

    他永远记得,苏棠知道苏梨死后的情形。

    楼越不敢赌。

    他的病是一种折磨,对所有人的折磨。

    他的苏棠,已经失去了她的姐姐,他们的父母,不能再失去爱人。

    所以楼越一直恪守着那条线,如果有一天他死了,也是以哥哥的身份死去,或许苏棠不会那么绝望。

    但现在,他终于可以放下一切顾虑,抱住他最爱的人。

    苏棠笑起来,“我知道。不过你也要知道,如果你真的死了,我也不会活下去的。”

    苏棠的世界一直那么小,被她喜欢的人,她可以付出所有,倾尽全力,飞蛾扑火。

    她曾经在某个世界带了一百年,那时有个男人一直喜欢她追求她,但是她从未答应。等她离开的时候,那个男人才放弃了。

    “你真是无情无心。”他说。

    苏棠知道,她不是无情无心。只是她的心一直在楼越身上,为他,才愿意交出自己的一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