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大获全胜

作者:紫钗恨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反套路系统一念永恒女配师叔修仙路莽荒纪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三寸人间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仙凡同修最新章节!

    有水轻盈这句话就够了,白玉凰当即大开杀戒,如果在刚才厮杀之中白玉凰还特意保有三分余力的话,现在白玉凰可以说是使尽浑身解数,甚至把一些正常情况元婴期才能施展的剑法都提前施展出来。

    这段时间她虽然已经拿到了整套承天剑书,但是承天剑书后面的传承却是元婴期甚至元神期的传承,以白玉凰金丹后期的修为强行参悟承天剑书上的传承自然是有如读一部无字天书一般,甚至到了承天剑书所说的每一个字每一个动作都要反复琢磨半天,但最后还是一无所获满头雾水,但是既然与柳空涯的生死存亡有关系,这一刻白玉凰觉得承天剑书的一切记载都变得如此生动起来。

    现在白玉凰的剑术突然之间就上了一个台阶,而对面的魔蝗教修士作梦也没想到她会突然有如此惊人的突破,等到真正交手的时候才发现白玉凰的剑术竟是如此可怕,但是明白这一点已经是血流成河了。

    而魏香丘更是同样大举反攻,现在不管是金丹还是筑基,只要被魏香丘盯下就是当场陨落的下场,现在大家终于知道魏香丘这位玄天剑宗最可怕的元婴真君绝对不是浪得虚名,毕竟她在大开杀戮的同时还把海昌魔君这位元婴真君打得落花流水,甚至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而与柳空涯、桑丘以及雁回峰诸位女修士对峙的魔蝗教修士就完全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那两位金丹女剑修会赶去舰首,现在原地只有柳空涯、莫桑在内的数位雁回峰女修士,虽然可能还有几位雁回峰女修士可以随时赶来增援,但是实力最强的也不过是一个筑基后期而已,这简直是让他们占尽一切便宜。

    他们是实在没想明白这一点,哪怕上官雪君没留下来,只要留下来一个水轻盈也足以让双方实力对比变得平分秋色,哪怕只要留下白秋霜他们都会有所顾忌,而不象现在这样完全一边倒,因此魔蝗教这群修士不由犹豫好一会,直到上官雪君与水轻盈、白秋霜在舰首大开杀戒,他们终于鼓足了勇气:“杀啊!”

    “一个都别留!”

    “把他们都杀得干干净净!”

    “不,用最残酷的手法来收拾他们!”

    “对,弄死了们!”

    而莫桑的神情也紧张起来,不仅是魔蝗教这边想不通,这几位雁回峰的女修士同样想不通柳空涯会让水轻盈与白秋霜这两位金丹修士赶去支援魏香丘!

    虽然她们也知道魏香丘的胜负重于一切,对于柳空涯的决定没有任何怨言,但是总觉得应当还有更好的解决办法,特别是看到对面的队伍之中甚至还有两位金丹魔修,莫桑觉得这一次必然是九死一生。

    生死之间自然就有许多奇怪的想法,莫桑突然发现自己似乎与柳空涯靠得太近了!

    实际靠得太近并没有什么,毕竟师姐师弟之间平时有点近身接触不算什么,但问题在于莫桑发现自己今天几场厮杀之后身上的罗衣已经变成了许多布条,而柳空涯的情况也差不多,两个人现在大片大片的肌肤相触在一起!

    但是发现这一点的莫桑没有任何羞意,反而有一种极其幸福的感觉,觉得自己即使陨落了身边也有个男孩子能贴身靠在一起,因此她现在只想和柳空涯一同赴死!

    而看着蜂拥杀来的近百位魔修,柳空涯的神情却是一点都不紧张,他虽然手握空霜冻星剑,但是却很清楚自己即使再施展出一招“流霞映星剑”也改变不了战局,因此他朝着空中突然大声嚷道:“锦娘!”

    锦娘?

    魔蝗教的魔修们都不明白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但是下一刻她们就明白柳空涯为什么叫特意叫出这个名词,因为御虚凌云舰突然来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超高速回旋,速度与机动性几乎是超越了这艘御虚凌云舰的极限,甲板上的诸位雁回峰女修士几乎都是第一时间全部摔倒在地,齐齐把柳空涯压在身下!

    但是对于这队魔蝗教修士来说最大的变化就是他们原本面对的地方是甲板,但是这一刻却变成了御虚凌云舰的舰首,那位曾经跟水轻盈玩牵制战术的金丹初期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他大声叫道:“快跑!快撤!”

    但是话刚出口,对面舰首那座让魔蝗教屡屡付出惊人代价的仙炮已经发射,不管是金丹、筑基还是炼气的魔修这一刻都觉得只能一边硬着头皮扛上去一边大叫大叫:“散开散开!快散开!”

    对于御虚凌云舰上造成魔蝗教惊人死伤的这门仙炮,魔蝗教这边可以说是印象深刻,但是在几轮惨重牺牲之后,魔蝗教这边也总算是弄清楚这门仙炮的最大弱点,那就是威力虽然惊人,一道光柱的覆盖范围却只有十几丈而已,对付飞舟、飞舰之类的大型目标这门仙炮可以用无上神器来形容,甚至还重创了一位元婴魔修。

    但是对于目标不大的普通修士来说,这门仙炮却似乎是牛刀杀鸡,而且只要及时散开这门仙炮总不可能一口气把相隔相远的近百名金丹、筑基与炼气修士一扫而空吧!

    正是抱着这样的想法,魔蝗教这边第一时间东奔西逃,总觉得自己能在这门仙炮一击之下幸存,只要挨过了这一击接下去就要狠狠收拾柳空涯这批小修士。只是他们才一眨眼就发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因为舰首这门仙炮轰击过来的不是一击,而是一整轮密集无比的攻势,就在他们眨眼之间这门仙炮已经连续不断地打出了几十个甚至上百个淡红色光柱与光弧。

    与这门仙炮之前全力打出来的光柱相比,魔蝗教修士即使用肉眼观察都能感觉得到这些光柱、光弧的威力大减,而且覆盖范围也小了整整一圈,但问题在于对面攻出来的是真正意义的光雨,虽然魔蝗教这边拼命东奔西跑,但是这一轮光柱、光弧密集连射却是最大范围的饱和攻击,谁也别想从这轮饱和攻击中侥幸逃走。

    更糟的是虽然这些光柱、光弧的威力大打折扣,但在场的诸位魔蝗教修士并不是海昌魔君这样的魔婴大修士,哪怕是被这些雨点般的光柱、光弧稍稍探擦过都是去了半条命,更不要说正面对撞自然是直接灰飞烟灭。

    只有两位金丹修士才能扛得住这轮炮雨的正面猛击,但问题是御虚凌云舰这边直接把这两位金丹修士作为重中之重进行攻击,结果就是别人顶多挨上半发或是一发光柱、光弧攻击,而那位金丹中期直接扛了十几发光柱、光弧,直接被轰得粉身碎骨,而那位金丹初期的情况也是如此。

    好不容易从雁回峰脂粉堆里爬出来的柳空涯看到这?丽无比的一幕只觉得特别赏心悦目,而那边传来了锦娘的声音说道:“哥哥,我刚才是不是特别厉害!”

    柳空涯现在身边都是雁回峰的师姐们,大家一齐倒在甲板,至少有三四位师姐跟柳空涯撞在一起挤在一起甚至到了肌肤相触的地步,可以说是香艳至极,但是柳空涯顾不得这些美人师姐就答道:“是啊,锦娘太厉害了!”

    虽然锦娘事先专门有过提醒,但是他还是没想到锦娘操纵舰首仙炮居然会这么华丽到?烂的地步,虽然这一轮仙炮过后还有十几个走了狗屎运的魔修趁乱逃走了,但是包括两位最具威胁的金丹修士都被这一轮炮击一扫而空,今日胜局已定。

    只是她还没想好该怎么样好好表扬一下锦娘,就听到那边传来了魏香丘无比兴奋的声音:“魏香丘今日与白玉凰、上官雪君、天虹山联手再斩魔婴!”

    柳空涯转过头去还是没看到魏香丘亲手斩杀海昌魔君的这一幕关健场景,只看到原本浩浩荡荡的几十名筑基、金丹、元婴魔君现在几乎被魏香丘、白玉凰、上官雪君、水轻盈一扫而空,只有三五名魔修现在还在仓促逃窜!

    大获全胜!

    那边真魔蝗巢原本还有一些中低阶魔修正准备赶过来支援,但是这一刻看在前线的两位元婴、数十金丹数百筑基连同不计其数的炼气修士已经被魏香丘与一艘御虚凌云舰尽灭扫灭都是齐齐色变。

    魏香丘异常张扬地说道:“魏香丘今日必将再斩三元婴,谁再来凑个数?”

    魏香丘这话一出,真魔蝗巢那边无人敢回答她的问题!

    玄天剑宗最强的元婴修士果然是名不虚传,魔修们虽然悍不畏死,但是现在也想到了当年魏香丘剑斩三元婴重创四元婴的场景,而且今日魏香丘风采依旧甚至更胜当年,没费多少时间没费多少力气就已经斩杀了两大元婴修士,至于折损于他手下的金丹筑基炼气修士更是数都数不过来,现在真魔蝗巢中只有一位最弱的元婴魔君,而且他还得分心操纵真魔蝗巢,战力只有正常情况的三分之一都不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