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没心没肺

作者:卓牧闲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娘子在种田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天医凤九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韩四当官最新章节!

    韩秀峰本以为川帮能在天黑前凑足银子就很不错了,结果等了还没半个时辰,去筹钱的夫头就满头大汗跑回来了,从怀里掏出几张银票气喘吁吁地说:“八爷,六哥,一共三百两,你们看看对不对。”

    八爷不识字,干脆把银票递给韩秀峰。

    韩秀峰接过银票看了看,确认全是盈封钱庄开具的,禁不住问:“咋这么快?”

    姜六似乎不想让送银票的夫头再说话,起身道:“救人如救火,当然要快点。四哥,帮人帮到底,麻烦你再帮我们走一趟。”

    “有银子就好办,我去衙门找张彪,你们在这儿等着。”

    “四哥,我呢?”潘二急切地问。

    “你也在这儿等着,我马上就出来。”

    潘二欲言又止,姜六以为他是想说大头的盘缠,转身道:“四哥,大头跟你去京城的盘缠我回去再凑,尽管放心,保准儿不会耽误你们的事。”

    “那个不急,我们又不是明天就走。”韩秀峰拍拍他胳膊,随即头也不回地往衙门走去。

    求人的事难办。

    给人送钱的事好办!

    跟门子打了个招呼,先进去找到张彪,再把剩下的一百两银票当作刘班头面交给王经承,然后在捕厅门口等了两炷香的功夫,张彪从内堂跑出来让皂班的衙役们放人,包括大头在内的十一个川帮脚夫,就这么垂头丧气地跟着他走出了县衙。

    见大头果然没事,八爷老泪纵横,举着拐杖边抽边骂。大头晓得老人家不是真打,生怕老人家摔着磕着也不敢躲,就这么杵那儿咧嘴傻笑。

    姜六警惕地看看四周,提醒道:“八爷,这不是说话地方,我们先回去吧。”

    “哦,先回去。”八爷想想还是不解气,抡起拐杖又抽了一下:“你个不省心的瓜娃子,下手没轻没重,回去再收拾你,回去再跟你算账!”

    大头用委屈的眼神看看韩秀峰,边跟着走边嘀咕道:“四哥,你真有本事,说几句话就让官差把我给放了。谢谢了,以后你有啥东西要背就让人给我捎信。”

    “几句话,我的话有那么管用吗?”想到跟他也解释不清楚,韩秀峰干脆转身道:“六哥,我和潘二先回去,有啥事回头再说。”

    姜六再次看看四周,见街角有个脚夫鬼鬼祟祟地朝这边偷看,不动声色说:“你们先走,等天黑了路上没啥人我再去找你。”

    “行,就这样。”

    大头平时要在码头上背货,一年也见不着韩秀峰几次,见韩秀峰说走就要走,忍不住喊道:“四哥,你咋说走就走,说会儿话呗。”

    “说啥?”韩秀峰回头问。

    “你不是跟柱子在一块儿吗,你来了柱子呢?”

    “他在找地方埋死人,在帮你擦屁股!”想到不敲打敲打他,以后指不定又要闯祸,韩秀峰走到头大脸大身材魁梧的像门神一般的大头面前,仰头指着他鼻子冷冷地说:“大头,几个月没见,你龟儿子长出息了,敢上街跟人打架,还一棍子把人家给打死了。”

    大头搓着手,一脸委屈地说:“四哥,不是我要打架,是六哥喊我去的。”

    “就算是六哥喊你去的,你也不能没轻没重把人打死!”

    “不是我想打死那个龟儿子,是六哥让的,六哥让我往死里打!”

    姜六气得七窍生烟,猛地踹了他一脚:“劳资就是那么一说,你龟儿子还当真?你啥时候变这么听话了,劳资让你去吃屎你去不?”

    “我又不是瓜娃子,吃屎肯定不去。”

    “这就是了,还说啥子我让的,我看你龟儿子是皮痒了!”

    大头没心没肺,再说下去要把姜六气死,八爷急忙打圆场:“好啦好啦,先回去,有啥话回去再说。”

    ……

    潘二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直到走出半条街才愁眉苦脸地说:“四哥,带大头去京城的事你可得想好,他不光脑壳不好使还背着人命,搞不好我们都得被他连累!”

    “你以为我想带?”

    “不想就不带呗,重庆府这么大,就算巴县不能呆,大可以去江津,去璧山,去长寿,去永川,去荣昌,去綦江,去南川,去铜梁,实在不行可以去大足,去定远!带上他就等于带上个麻烦,还是个大麻烦!”

    韩秀峰抬头看看他,无奈地说:“潘兄,想不带简单,随便找个借口就是了。但不能不带,因为我们得求川帮做件事,我们能不能坐上运滇铜的顺风船,就看这件事川帮能不能帮我们办成。”

    潘二不解地问:“啥事?”

    不解释个清楚,潘二会没完没了地说这事,韩秀峰干脆凑到他耳边低语了几句,潘二恍然大悟,顿时笑道:“四哥,我就晓得你有办法。既然我们得求着川帮,那就带上他。不过你得给他上点规矩,让他晓得啥事能做啥事不能做。”

    “这你大可放心,大头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八爷、我和柱子三个人,我们说的话他不敢不听。”

    “他怕八爷是应该的,怕你也是应该的,你不光是读书人还在衙门当差,连川帮茶帮都要给你几分面子,何况他个脑壳不好使的脚夫。我就是不明白,柱子凭啥能让他怕?”

    潘二问起这个,韩秀峰禁不住笑道:“小时候我们玩得挺好,后来渐渐地都晓得事了,也都要做事。就像你说的,我开始读书,还在衙门帮闲,他不敢再跟以前那样跟我打闹,就去跟柱子玩。”

    “后来呢?”

    “后来柱子也要做事,柱子小时候没少被他欺负,毕竟他个头高力气大,就跟他开了个玩笑,带他一起去收敛死人,还是个死了快一个月的死人,臭气熏天、面目全非、尸水横流,大头被吓坏了,好像还害了一场病,从那之后见着柱子就跟见着鬼一样,有多远躲多远。”

    “柱子够坏的,不过人吓人真能吓死人。”

    “所以你别再欺负柱子,把他惹急了,真会趁你睡着背个死人放你床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