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大意思

作者:无罪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仙魔变最新章节!

    “你所有做的一切事情,都是因为觉得你没有我这样的天赋,觉得不公平,你在炼狱山里是受了很多苦,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经历过什么样的战斗,我受过多少苦?你怎么能肯定,我的修为就来得容易?”

    林夕看着张平,痛苦的说道:“去不去大莽,修行不修行魔变,你所认为的不公,你都可以选择,云秦养育了你,青鸾学院教导你,让你成为修行者…你想想我们先前的战斗,先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什么?我们很多时候没有选择,是因为我们必须为我们的朋友,我们在意的人而战斗,但你呢?你毁灭雷霆学院,只是为了要想看看我失去妻子之后还能不能在千魔窟见你时一样微笑?”

    “你说我面对你这样的朋友,我还能不能笑得出来?”林夕惨然的一笑,“你不要忘记,高亚楠不止是我的妻子,她也是你的同窗,你的朋友,和你一起战斗过的战友。还有姜笑依他们,还有徐生沫老师他们,你将友情、恩情全部都踩在脚下,你已经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你竟然还告诉我,你做了更多的事情,即便是那名死在你手中的云秦女潜隐,也是希望你能够好好的活着。但是你看看你,你变成了什么!”

    “不要指责我,你终究不是我,谁也不可能你和我换了一个人生,会不会变成我这样。而且我没有觉得我变得不好,只为自己战斗的感觉很好。”张平看着林夕分外惨淡的笑容,愉快了些,“乘着我还有告诉你一些你不知道的事情的兴趣,你只需要告诉我想不想听,不用再说毫无意义的废话。”

    “更何况,说再多的废话,高亚楠和姜笑依他们也不会活过来。”带着更大的莫名愉悦,张平看着林夕,微讽而恶毒的补充道。

    南宫未央的眉头蹙了起来,深深的形成川形。

    熟悉她的人,知道她的不喜已经到达了,她已然按捺不住要出手。

    然而林夕却是对着她摇了摇头,阻止了她,“我想听听他还做出了什么样的事情。”

    张平淡淡的看了一眼南宫未央,然后他冷漠的目光再次落在林夕的身上,“你现在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要对付你,却还要传给你更厉害的魔变,传给你‘成魔’修行之法?”

    林夕看着他,没有说话。

    “这不是为了要获得你的信任。”张平看着林夕,很是平静的说道:“这里面有我很多的意思,很多的安排。”

    秦惜月的浑身都在不停的颤抖,她此刻很想让张平闭嘴,然而她又想听听张平到底有什么样的阴谋。

    她得到了青鸾学院某件强大的音震魂兵,又得到了夜莺的音震之法,她觉得各种声音都有各自的韵律,她也喜欢静静的聆听各种声音,然而她却是第一次连张平说话的声音都开始痛恨。

    “成魔这种修行之法,是最为简单也最为强大的修行之法,最为关键的一点,就在于杀人吞噬元气。”张平冷淡道:“但被动杀人和主动找人杀,是完全不同的。我传你成魔,其中一点重要原因,就是我想看看你为了突破圣师,杀死很多人吞噬元气之后,会不会迷恋这种感觉,将来或者会不会看见一个修行者,就想杀死他,吞噬他的元气。到时候你眼中所见任何人,都不是什么朋友或者亲友,而是活动的丹药,可以让你提升力量的补品。只是我唯一没有想到的一点,是你居然有一头海妖王,你居然没有杀人就在来中州城前就将近突破圣阶。”

    这是一个极其隐秘而恶毒的心念,花寂月的手脚都如同泡在冰水里一样的冰冷。

    “现在你看其他修行者,便都是这样的目光么?”林夕看着面容黝黑如铁的张平,语气也开始冰冷,“你始终觉得我天赋比你强,你难道就不担心,我修习了成魔之后,将来修为始终比你强?”

    “这便关系到我传成魔给你的第二点原因,你将来的修为,永远都不可能比我强。”张平看着林夕的目光之中,甚至带上了一丝可怜林夕的神色,“关于古修行者世界的仙魔之争,即便青鸾学院都没有确切的记载,只是说青鸾学院有可能得自登天山脉之后古修行之地青鸾宫的传承,然而我在天魔狱原中得到真正天魔宫的传承时,我却也看到了最真实的记载,所以我是这世上,唯一一名真正知道上古修行者仙魔之争的修行者。”

    南宫未央的眉头猛的跳了跳,她的想法一直简单而直接,在确认张平是暗中的罪魁祸首之后,她便只有杀死张平的一个想法,在杀死张平之后,她才会考虑其它事情。

    然而现在她却开始认真的听张平这些话。

    因为古修行者世界的毁灭和重生,始终有无数种流传的故事,但谁也不知道哪种才是真实,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古修行者世界对于魂力和符文的研究和了解,要比现在的修行者多得多,所有现在的修行者都公认,古修行者世界里的修行者,远比现在更为强大。

    “一念成仙,一念成魔,在已经消亡的古修行者世界里,这是两种不同的修行理念。”张平注意到了南宫未央的神色变化,面对这个时代修行界已然公认最强的女圣师,他的心中也莫名的产生了一些愉悦之感,“简单而言,修行者的世界曾有两种不同的强大修行方式。一种是在战斗的时候调用天地元气,而另外一种,却是不断加强自己的体魄,不断炼体,吸纳更多的力量存储在自己的体内。”

    “对于修行手段、符文的摸索和认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所以这两种方式和谐并存了很久,那时的修行者,想要决定走哪一条路,就走哪一条路。”

    “然而随着修行者对于天地元气和自身力量的理解越来越深刻,这两种修行手段,也慢慢的走到了极致。”

    “终于在修行者世界的巅峰时期,在战斗的时候调用天地元气的修行者,被称为仙。他们之中的强者,能够以自己的身体为媒介,源源不断的吸取天地元气,再迸发强大的力量。”张平微讽的看着南宫未央的眼睛,接着说道:“你可以想象,一名修行者在战斗之中,身体就像是无数个窟窿,无数天地元气滚滚的注入他的身体,然后通过他的双手或者魂兵打出,甚至几乎不会耗竭,相当于永远都有异常强大的魂力调动,这是什么样的景象,这会如何的强大?”

    南宫未央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张平的目光自然让她更加不喜,然而张平描述的那个画面,那种修行者,却依然让她感到震撼。

    “另外一种是魔?”所以她不带丝毫感情的,认真的问道:“那是如何?”

    “修魔的最强者,身体便是这世上最坚硬的东西,难得摧毁,而且他们可以利用成魔这样的手段,不停的吞噬对方修行者的元气,化成自己的力量。”张平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古怪的笑意,“你也可以想象,在许多修行者交战的战场上,这些修魔的强者,不停的杀死对方的修行者,不停的化为自己的力量,那是什么样的景象?而且每杀死一名对方的修行者,便能获取强大的力量,甚至力量还会取得爆发性的增长,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战斗不停止,修魔的修行者的元气也永远不会耗竭。”

    南宫未央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微微闪动,“所以在修行者世界的最巅峰时刻,最后爆发了这样走两种不同道路的修行者之间的大战?”

    ‘如果将现在整个世界分成两半的话,最后走所谓仙道,随手调集天地元气战斗的修行者,占据了北边。而修魔的修行者,便占据了南边,便是设立在天魔狱原中的一些宗门。”张平点了点头,说道:“修魔的修行者自然要靠杀死修仙的修行者获取元气,修仙的自然不想被杀,这样的碰撞到了极致,无数的修行者战死,依附修行者的国家毁灭,走到巅峰的修行者世界便开始消亡,最终反而那些没有修行者的小部落,甚至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普通凡人,才繁衍生息了下来,成为这片世界的主宰。”

    “最后的大战便是没有胜者?”林夕终于再次出声,他看着张平,道:“或者说修魔的修行者最终还是失败了,否则天魔狱原里那么多的修行之地,也不会消亡,变成残骸遗迹。”

    “也可以这么说,我也明白你说这些的意思,你是想说,即便当时修魔的修行者那么强大,最终还是失败,就像今日的我,即便再强,还是会败。”张平看着林夕,平静道:“真正的大战进程时,修魔的修行者在很长的时间里占据了绝对的上风,因为吞噬夺取比起缓慢积累要快得多。修魔的修行者身体本身也是占据绝对的优势,然而最后随着修仙道的修行者越来越少,修魔的修行者得不到足够的元气补充,反而出现劣势,所以反而出现修魔的修行者和修魔修行者之间的战争。”

    “只是这样的历史不会重演的。”张平看着林夕,接着道:“因为这世上真正成魔的,便只有我们两个。”

    南宫未央眉头再次微微蹙起。

    张平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我虽然告诉了他一些修行方法,但是他之后便不可能再有那些恶心的长虫作为食物修炼,那些长虫虽然恶心,然而却是不停修炼魔变的必要药物,所以他的身体,永远不可能比我更强,他每天往前走一步,但我每天却可以往前走十步。”

    “成魔的修行者,身体便是最重要的容器,即便他天生有着超过正常人一倍的魂力厚度,然而成魔的修行者的身体,将来除了容纳恐怖的魂力之外,最重要的,还是吞噬的速度。”

    “更强的身体,能够承受更强的吞噬,吞噬炼化一个修行者元气的间隔时间更短。”

    “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一个比我先前所说的一切更为重要的问题。”张平的语气又愉悦了起来,“青鸾一脉,曾经是修仙的修行者中最重要的力量,出过许多强大的仙变修行者,然而两者修行之法格格不入,被魔药改变,修炼过真正魔变,成魔的修行者,便不能够再修行仙变。”

    “所以即便这世上还存在着记载中的那种强大仙变,可以无尽调用天地元气,永不耗竭的战斗…即便林夕今后还能够得到那种修行之法,他都不能够修炼。”

    张平突然狂笑了起来,震得整个地宫之中的空气都在涌动,“所以他已经注定是一个魔,而且是魔的世界里,最弱小的一个魔,一个永远被我压在底下,只能仰望我这个魔的…最弱小的魔。”(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