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神仙打架

作者:无罪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仙魔变最新章节!

    倪鹤年走在铺满修行者和中州卫尸体的中轴大道上。

    曾有那么一两名中州卫军士冲向他,然而只是接近他身边,便已经飞了出去。

    他的双手根本连动都没有动上一动。

    或许是对于超脱这个世间的强者的本能畏惧,就如老鼠发现是只猫走来一样,接下来便没有任何中州卫接近他的身边。

    一辆马车缓缓的从文玄枢身后的车队中行出。

    这辆马车很新,只是这两天似乎连续赶了太多的路,车轴磨损得十分厉害。

    马车的车窗和车门都是关着,溅了太多的尘土,给人的感觉倒像是从泥土里刚刚挖出来的棺材。

    倪鹤年看着这辆行出的马车,若有所思,停了下来。

    “要上真龙山,终究还是神仙打架。”

    看着从身侧经过的马车和皇宫里大道上的倪鹤年,一名中州卫传令官面容上泛起了一丝苦笑。

    不管是平时浑身银甲、威武光鲜的中州卫,还是平时那些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般的仙一学院剑师,以及现在还在皇宫里和中州卫激战的雷霆学院修行者,都只不过是这些大人物手中的牺牲品。

    这场战斗注定是以文玄枢一方杀死皇帝,或者皇帝一方杀死文玄枢而结束。

    皇帝一方要杀死文玄枢,就必须消磨掉文玄枢手中的数万大军,让倪鹤年这样的修行者,能够穿过大军来到文玄枢的面前。

    文玄枢一方想要杀死皇帝,至少要冲上真龙山,将皇帝找出来。

    在此刻,不管皇宫里那些中州卫和雷霆学院修行者之间的战斗到底如何,只要那些中州卫已经不足以阻止圣阶修行者的行动,那这场战斗,便已只剩下了神仙打架。

    ……

    倪鹤年这种级别的修行者,在普通人的眼中,也的确已经和神仙没有太大的区别,自然不会注意到普通军士的神情,他的眼睛在被光明灼伤之后,便已经看不太清楚,然而他还是转过头,将模糊的视界从那辆行出的马车上移开,他看着文玄枢,平淡的说道:“昔ri先皇和张院长立国,但有一批居留氏的修行者yin谋叛乱,做出了一些让张院长难以忍受的事情,按理那些曾以为可以战胜张院长的修行者,都会被处死,然而因为有些地下极珍稀的需脉,唯有圣师阶的修行者才有能力采集得到,所以张院长和先皇便没有处死他们,只是令他们服苦役赎罪。”

    文玄枢自信微笑道:“兵者凶器,贤者用之,倪大供奉此时再来说这些人的来历,是否已经有些为时已晚?”

    倪鹤年永远是一副前辈看着后辈的表情,他摇了摇头,“我只是告诉你,那些人已经死了。”

    文玄枢笑容收敛,神se变得冷漠而强大,“在七座城门落下,狄愁飞反叛时,这些人就注定会死,但他们是圣师,即便老了些,残了些,你们要杀死他们,也要付出一定的代价。这想必就是容家那两名供奉和那些匠师没有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我的那些人,是要在皇宫后方攻进真龙山,容家的人是在真龙山脚杀死他们的么?恐怕这些为长孙锦瑟拼命的人,长孙锦瑟连山脚都不会让他们进吧?”微微一顿之后,文玄枢又讥讽的说道。

    这一句话听上去似乎毫无意义,然而像文玄枢这种级别的人物,在这种时候,自然不会说没有意义的话。

    “这种话对我而言毫无用处。”倪鹤年冷漠的看着文玄枢:“我的兴趣不在真龙山或者其余的哪个地方,我只在意我的修行。对于我而言,像你这样的人的价值,还不如钟家的钟城和仙一学院的贺白荷。这中州城便是人世间,我在这人世间成圣,这人世间便已经足够我修行。yin谋算计,对我而言,没有任何的用处,因为我在这座城里是无敌的,谁也不能阻止我杀死你。”

    这句话霸气到了极点,然而此时没有任何人出声嘲笑倪鹤年。

    因为倪鹤年在中州城里,的确是无敌的。[~]

    在很多年前开始,中州城的修行者便都承认他在中州城里的无敌的。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有倪鹤年的存在,很多在世间已经强大到了极点的人物,才一直不出现在中州城。

    对于中州城里的人而言,倪鹤年的这句话无法反驳。

    文玄枢没有再说话,只是转头看向他身侧前方的那辆很新,但显得分外风尘仆仆的马车。

    ……

    马车里到底是什么人?

    他身前那名心情悲哀的中州卫传令官震惊的看着那辆马车。在他所处的这皇宫中轴线附近的战斗力,他已经看到了很多惊人的画面,看到了皇帝和文玄枢不停的推倒手里的一张张底牌,而倪鹤年和文玄枢的对话,让他这种普通将官知道,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皇帝和文玄枢也已经推倒了手中更多的底牌。

    关闭lt;广告gt;

    而现在,这辆马车里的到底是谁?分量竟然比那些底牌还要重?

    马车紧闭的车门,就在这一刻打开了。

    任何普通的木制马车,在车厢门打开的时候,都会有声音,然而这一扇车门打开之时,却是没有任何的声音,因为这扇车门在打开的瞬间,就已经燃烧了起来,瞬间化为灰烬。

    火焰是黑se的,灰烬是黑se的。

    然后黑se的浓烟从车厢里冒出。

    一条浑身包裹着黑se火焰和黑se浓烟的身影,从车厢里走出。

    马车前的两匹马也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因为它们已经恐惧得蹲踞在地,根本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车厢也在这条身影的身后燃烧,化成一片片黑se的灰烬,就像传说中魔王降临时,虚空中生出的罪恶之花。

    马车厢并不高,任何正常的人走出都要弯腰,然而这人却是挺直着身体走出来,根本没有弯腰,因为他没有双腿。

    这条身上的浓烟和火焰漂浮到两层楼阁高度的身影,继续前行,他身前的两匹马也燃成焦炭,发出刺鼻的味道,一些流散出来的黑烟,却是涌入这条身影的体内,就像是献给魔王的祭品。

    中州卫传令官和他身后的一些中州卫将领震骇到了极点,张开了口也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他们难以想象,世上竟然还有这样的存在。

    “我能阻拦你。”这条浑身包裹着黑焰和浓烟的身影,冷冷的出声。他的云秦话听上去十分生硬,执拗,就好像两块燃烧着的石头在摩擦。

    倪鹤年如松花蛋一般的眼瞳发出些异样的光亮,他看着对方身上布满玄奥符文,像岩浆一样流动的黑袍,看着对方手中的权杖,他明白了对方的身份。

    “只是个断腿的。”他的面目间,开始散发出炽烈的神se,如同一朵花开到最浓烈处。

    断腿的炼狱山大长老微微一怔,旋即大笑起来。

    笑声中许多黑se火焰和烟气飞散,就像一只只黑se的燕子在空中飞掠。

    虽然被炼狱山掌教炼去了双腿,变成了一个残废,且剥夺了炼狱山长老的身份,但他毕竟在炼狱山,在这个大莽比皇帝还要尊贵的位置上,坐了不知道多少年。甚至在他这样的人看来,整个天下,整个人世间,他也只是一直在炼狱山掌教一人之下。

    所以他自然有积威。

    笑声里自然还蕴含着那种将天下众生视为蝼蚁的强大威严和自傲。

    “你也只是个瞎子。”他鄙夷的大笑道。

    倪鹤年不再说话。

    他开始前行,走向这个从未真正出现在世间,出现在云秦的神秘对手。

    每走出一步,他身外的气息便越加的收敛,一层层的空气,都向他身上收缩,在他的身外形成了一片薄薄的晶壁,就像是披了一件透明的甲衣,他的脚步不急不缓,落脚很轻,和正常人走路并没有任何两样,也没有摧毁沿途的任何东西,然而他头顶上方的天空,却骤然明亮了起来,一道天光,从上方的天空中落下,落在他的身上。

    断腿的炼狱山大长老笑声收敛。

    “有些意思。”

    他的声音变得有些凝重。

    然后他也开始前行。

    他身上的黑se火焰,随着他的前行,往后拉伸,而他身上冒出的黑烟,却是片片如雪,朝着前面飞洒。

    他伸出了手里的宝杖。

    天地间的元气很快做出了回应。

    数千片纸片灰烬般的浓厚黑烟,汇聚在一起,隐隐凝成一个黑se骷髅的形状,涌向倪鹤年。

    这个骷髅头十分庞大,比倪鹤年的身体都要庞大,令人说不出的恐惧和心生畏惧。

    倪鹤年的面目也变得极其凝重。

    他伸出五指,有五股透明的元气在空中发出奇异的啸鸣,然而迎面而来的黑se浓烟,如一个牢笼,依旧将他笼罩其中。

    他身上的元气、头顶落下的天光,表面都发生了奇异的扭曲,一丝丝元气,不停的和他的身体脱离,就好像一条条烛火般燃起,便成黑烟。

    巨大的骷髅头,好似在狞笑。

    倪鹤年眼中和这名炼狱山大长老的距离,陡然变得无比的遥远。

    倪鹤年的眉头,开始深深的皱起,开始沉静的思索。

    他在这种旷世大战之中,宁静的思索。

    因为他很清楚,除非自己能够想通些什么,否则自己绝对会在这段看似已经永无尽头般的距离中倒下。

    就在此时,一道淡淡如月夜下柳枝影子的飞剑,倏然从文玄枢左侧的空中飞来,疾速的刺向文玄枢的脖颈。(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