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黑

作者:无罪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仙魔变最新章节!

    这名神象军军士的金色禅杖往上一砸,没有多少烟火气。

    修行者交手时,地上溅起的尘土,激起的风流,身上和兵刃上发出的光线,这些都是人世间的气息…云秦重武,中州城中便经常有修行者的切磋、决斗。早在很多年前,便有文人描绘修行者之间的对决,给人的视觉享受,不在于刀剑切入对方身体的那一瞬间,而在交手之中的风尘大作,光焰大作,有著名才子,便用笔述之,觉得修行者之对决犹如两名大厨在做菜,火焰涌动,锅菜瓢铲翻动,热气升腾,整个过程尽是热闹美妙。

    有过这样的描述,云秦中州城的一些人看修行者的切磋和战斗看得多了,外行看热闹,便也看出了些门道出来。

    看到声势不惊的,便时常会鄙视的嘀咕一声,没什么烟火气,也出来卖菜?

    此刻这名神象军军士的金色禅杖笔直往上一砸,在云秦中州城中的人眼中,便必定会获得这样的评价。

    在袭向这名神象军军士的修行者眼中,这一击的力量,也的确不怎么惊人。

    然而就在他手中缠绕着宝蓝色光芒的战刃和金色禅杖相击前的一刹那,这名神象军军士身下的金甲白象前面双足猛踏在地上,身体往上震起,神象军军士姿势不变,手中的金色禅杖直直的继续往上。

    烟火气瞬间大作。

    地面荡起两圈尘土涟漪,冲撞在一起。

    金甲巨象和神象军士身上的金甲震响,金光耀眼。

    金甲和空气的震荡,使得四周骤然多出了无数破碎的空气嘶鸣。

    一股巨力由地面涌起,通过了神象军军士的身体,通过他手中的金色禅杖。

    “当!”的一声巨响,就如两架疾驰的钢铁马车在空中骤然相撞。

    神象军军士的双手微微的一沉,虎口震出血来,禅杖从他的双手震脱,往下滑落。

    身穿天魔重铠的修行者口中鲜血狂喷,糊满了面甲内里,连铠甲眼眶中的两片白色晶石都瞬间被染成了血红,沉重的钢铁身躯,在空中骤然停顿。

    一声巨大的嘶鸣声响起。

    烟火气更巨。

    一团白气从金甲白象的口中喷涌而出,热气升腾。

    “当”的一声爆响,覆盖着金甲的巨象长鼻,狠狠的抽打在了这名身穿天魔重铠的修行者身上。

    在空中刚刚开始下坠的金属天魔倒飞而出。

    ……

    所有正准备跃起,或者正在往前急冲的金属天魔全部瞬间凝滞了。

    所有这些金属天魔身上的宝蓝色光华和双瞳中白色晶石的光华,都在剧烈的闪烁着,昭示着内里的修行者的惊骇莫名。

    他们谁都可以看出,即便是先前那神象军军士一击的力量,大多都不是来自那名神象军军士本身,在那一瞬,白色巨象座上的神象军军士只是起到了一个支撑,他只是像将自己的身体变成了一个挺直的钢柱,让金甲巨象一拱的力量,通过他的禅杖撞到了那名修行者手中的兵刃上。

    然而这里云秦的每个人,本身惧怕的,也不是座上的军士,本身就是这一头头金甲白象。

    他们惊惧的,本身就是这金甲巨象的庞大,这金甲巨象的力量。

    他们身上的兵刃,即便能刺入这金甲巨象的身体,对这样庞大的身体,又能造成多少的伤害?

    恐怕只相当于普通人,在手中拉开了一条浅浅的血口。

    要想杀死金甲巨象身上的神象军士,又势必要高高跃起。

    然而在空中,又无法随意改变身位。

    神象军士表现出来的这种身体成为支柱的战斗方式,和金甲巨象可以轻易抽飞数百斤重物的长鼻,对于他们而言,都是致命的威胁。

    这并不是他们擅长的战斗。

    或者说,这本身便是不适合他们这种身披重铠的修行者的战斗。

    只在这一瞬间的震惊和凝滞之中,那尊倒飞着的金属天魔还未落地,这整支神象军最前方,也是体型最为高大的金甲巨象鞍座上,那名将领的眼中,出现了一丝嘲弄的神色。

    他座下的金甲白象骤然加快步伐。

    这依旧是任何云秦修行者,都根本无法适应的步伐。

    看上去脚步依旧不算很快,但一步,却是等于修行者的无数步。

    一名身体刚刚凝滞的修行者骇然看到,一只巨大的肉掌朝着自己落了下来。

    “啊!”

    在这一瞬间,这名对速度和距离的概念已经充满了错觉的修行者只来得及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叫声,用尽自己所有的力量,举起手中的战刃,朝着上方刺去。

    闪耀着宝蓝色光华的战刃刺入了巨大巨掌之中,但是却根本没有刺出血来,也根本没有能够阻止这只巨掌的踏下。

    “咚!”

    巨掌落下。

    金属天魔直接被金甲巨象,一脚踏在脚底。

    金甲巨象的脚掌抬起,继续往前走。

    金属天魔的整个身体没有全部陷入土石之中,还有胸口以上的部分,露在地面之上。

    但越是如此,这种景象,却越是让人骇然欲绝。

    就像打桩一般,第二只随后跟上的脚,接着踩踏到这尊泥土没到胸口的金属天魔身上。

    脚掌抬起,继续往前。

    这尊金属天魔唯有一个头颅露在地面上。

    然后第三只脚踏上去,抬起,往前。

    这尊金属天魔,完全消失在了地面上,唯有一丝金属的光芒,在那一个凹坑中闪闪发光。

    所有身穿天魔重铠的修行者,都彻底丧失了战斗的勇气,开始后退。

    他们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和这样的一支军队交手,如何能够杀死一头金甲白象。

    所有的云秦重铠骑军也丧失了战斗的意志。

    身穿天魔重铠的修行者尚且如此,他们这种连座下战马的恐慌都已经无法控制的骑军,在神象军的面前,便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像一堆堆的蜗牛一样,被人踩死。

    张秋玄轻咳了一声,一口鲜血从他的口中涌出,落到了他身上的真龙宝衣上。

    他也已丧失了和神象军交手的战意。

    他知道这个世上没有无敌的修行者,也没有无敌的军队,他还知道神象军从建立至今,从不过千,但他同时也十分清楚,这支神象军,并不是他们现在这些人,这些军队可以匹敌的。

    他再次抬起了头。

    般若走廊的上空,飞着一只闪耀着黄光的神木飞鹤。

    现在唯有这一只神木飞鹤上的箭手能够对付神象军士…虽然这名箭手不可能杀光巨象背上的神象军士,但却已是掩护他们大多数人撤离,甚至在极端不利的情况下,带他撤退的唯一希望。

    一道箭光落了下来。

    神木飞鹤上的那名箭手都因为震骇而出现了犹豫。

    他原本是想射最前的一名神象军将领,然而这极短的时间里,出现在他视线中的一幕幕画面,也使得他的信心出现了动摇,他的这一道箭光,只是射向了为首将领身后的一名神象军士。

    那名神象军士没有能够阻挡住这一箭,在箭矢的冲击下,从金甲巨象背上坠落。

    …

    一条身影在般若走廊的入口一侧,充满神秘色彩的光线中显现了出来。

    夕阳开始落山。

    这条在张秋玄等人的退路上出现的身影,此刻也没有什么烟火气,然而只是显现出身影的一瞬间,张秋玄这方的大多数人,神木飞鹤上的箭师,却已经注意到了这人的存在。

    张秋玄的双手陡然开始震颤起来。

    神木飞鹤上的箭师,瞬间被一种莫名的恐惧充斥,背上的毛孔中全部沁出冷汗,心脏抽搐般的疼痛。

    这名皇帝秘密培养出来的箭师无法理解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但他直觉,自己如果不能杀死这名出现在张秋玄退路上的人,自己便注定要死在这里。

    所以他屏住了呼吸,以平生最快的速度,朝着这名在幽暗光线里面,看不清面目的人射了一箭。

    就在他射出的箭光刚刚落下神木飞鹤的一刹那,一个浓黑的圆色光球陡然出现在那人的身外,然后收缩,天色似乎暗了一暗。

    一片浓厚的黑暗,瞬间侵蚀了他明亮的箭光。

    坚固的金属箭身瞬间粉碎。

    黑光继续往上席卷。

    神木飞鹤粉碎,神木飞鹤上的两名修行者,在无比恐惧的尖叫声中,粉碎。

    此时张秋玄身边不远处地上的李真石还活着。

    在神象军出现的瞬间,他的嘴角便出现了一丝讥讽的笑意。

    此刻,即将死去的他无力发出声音,但是他用尽自己最后的一分力气,努力的抬起头,看着浑身都在发颤的张秋玄,他在心中,却是畅快解气的说道,“什么狗屁圣意即天意!”

    ……

    神象军最前的金甲白象上的将领看着天上碎裂的神木飞鹤,冷傲而满意的点了点头,带着一丝慵懒般道:“真龙宝石难得,不要弄坏。”

    他这声音,只是对着那一名站在张秋玄等人退路上的那人说的。

    那人没有应声,只是点了点头。

    浓黑的黑色光球骤然再次在那人身外出现。

    张秋玄面色惨然,体内所有的魂力,滚滚析出,无数的金色闪电在他的身外形成了一片闪电的海洋。

    黑色光团依旧在,那人没有动手。

    张秋玄带着无数金色闪电,急速的朝着那人逼近。

    在距离那人只有十余步之遥时,一道黑光瞬间进入了金色闪电的海洋。

    在无数金色闪电的冲击下,这一道黑光越来越细,最终就像是一根黑色的光丝,刺入了张秋玄的丹田。

    “噗!”

    一条极细的血光从张秋玄的身后冲出。

    张秋玄的身体继续前进着,但身外的闪电,却是已经消失。

    他无力的坠倒在那人的身前。(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