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吉祥之阴险

作者:无罪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仙魔变最新章节!

    只有拥有最坚强战斗意志以及最强烈求生欲望的军人,才能在所属军队被打散之后,在没有足够食物和甚至饮水、没有足够休息还要不时的经历厮杀的最困苦环境下坚持这么多天,生存下来。

    所以莫寻花和所有这些身穿残破黑甲的云秦军人虽然不想死,但绝不怕死,早就做好了随时为国捐躯的准备。

    但对于他们而言,林夕和高亚楠是比他们这些人更有用的人,所以他们宁愿自己死,也不愿意林夕和高亚楠死在这里。

    所以一时间莫寻花和这些黑甲云秦军人都是沉默着,心中有些抗拒林夕这个看上去成功可能性不大的计划。

    “没有什么好犹豫的,虽然我不在军中,不是你们的上阶长官,但同样,你们也不是我的长官,所以你们也没有办法命令我。”林夕很清楚这些令他尊敬的云秦军人心中想的是什么,他口中的话语很骄傲,但语气却是充满了尊敬和请求,“所以即便没有你们的帮助,我也还是会试着去刺杀这名大莽前来劳军的人物…所以我想我们还是不要有什么争执了。即便没有多少可能,我们也试一试。”

    ……

    这世上,没有什么比生死更加真实。

    在所有决定生死的时候,人的感情便最为真挚,最没有虚假。

    莫寻花和所有艰难存活下来的云秦军人沉默着,他们都知道没有办法改变林夕的决定,不知是谁起头,所有这些意志最为坚定的云秦军人,开始一个接一个的,全部对林夕郑重的行了一个军礼。

    “如果这次能够成功,我们能够活下来…”

    莫寻花也对着林夕行着军礼,同时轻声而坚定的说道:“今后在云秦,不管在什么时候,您便是我们的上阶长官。”

    林夕深深躬身回礼,开始认真的对吉祥交代着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

    一轮弯月当空。

    连绵的营帐外围,矗立着简陋却实用的木塔楼。

    经过严格训练的军人,在双目习惯夜色之后,在这种能见度下,至少可以看到百米左右的风吹草动,所以这种有些微月光的夜间,并不是最好夜袭的时机。

    莫寻花和所有身穿残破黑甲的云秦军人全部匍匐在林夕身后,距离马场外最近的塔楼也正好只在百米左右。

    在此之前,他们已经在林夕的带领下避开了两道暗哨,但在这样的能见度下,即便这塔楼上都没有燃灯,要想不被察觉的穿过百米的距离,也是不可能的。

    就算林夕能够精准的射杀塔楼上的大莽军士,但这同样会马上被发现。

    所以此刻他们虽然趴在地上,但是头颅却都是微仰着,看天。

    高高的夜空上面,有数片乌云。

    他们都在祈祷着这数片乌云能够遮住月光,这样他们就会有可以潜入马场的机会。

    只是这数片在空中缓慢漂浮着的乌云,能不能遮住月亮,遮住月亮之后,又会不会在他们潜近的途中,又很快飘开…这却是没有办法掌控,没有人能够知道的事情。

    所以这些云秦军人都是紧张得额头和背心都是细密的汗珠。

    乌云还没有遮月,和那轮细细的弯月还有很大的距离,但就在这时,所有这些已经趴了很久,心中越来越紧张的云秦军人,却是看到林夕在前面缓缓的伸出了手,用力的捏成了拳头。

    这在他们先前潜近这片连营之前,便是已经说好的暗号。

    只要林夕做出这个手势,他们便要用最快的速度,尽可能不发出任何声音的潜入马场。

    但是,在这种时候发动,难道塔楼上的岗哨,会发现不了他们么?

    莫寻花和所有黑甲云秦军人都觉得难以理解,然而他们看到林夕的手势异常的坚定,而且他们十分清楚,若是他们被发现,林夕和高亚楠也不可能走脱,而对于他们而言,在决定听从林夕统御之时,便已经将生死全部都交给了林夕。

    所以只是一瞬间的迟钝,在这一瞬间的迟钝过后,莫寻花咬紧了牙关,做了个手势,紧紧的握着手中的黑色长刀,开始佝偻着身体,开始朝着前方的马场,迅速的突进。

    所有的黑甲云秦军人全部如狸猫一般,飞速的跟在他的身后。

    在不顾一切的快速潜近了数十米,已经连塔楼上木柱的树皮纹理都看得清清楚楚的时候,莫寻花和这些黑甲云秦军人都心中无比震惊的发现,他们还没有被塔楼上的岗哨发现。

    而这时,天空中的乌云,还没有遮住月亮。

    随着距离更近,他们看清,塔楼上的两名岗哨的头颅都是略微低垂着的,眼睛都是合着的。

    两名岗哨同时打瞌睡,这无论是在云秦军队还是在大莽军队之中,都是极罕见的,这只能说明,这支大莽军队在先前可能也经过了一场战斗或者经过了急行军。而且这种站着暂时寐着的时间不会太长,一旦岗哨发现自己竟然疲倦到不由自主的眯着了,接下来必定会采用一些强烈的刺激手段来阻止自己的睡着,因为岗哨睡着,在军中是要承受最严厉的军法处置的。

    但这样极短暂,极罕见的时机,却是被他们抓住了。或者说,被林夕抓住了。

    ……

    塔楼上的两名岗哨的确十分疲惫。

    因为在过去的十余日里面,顾云静采取化整为零,四处袭扰的手段,使得各处的战斗不断,所以他们这支军队如同救火队一般,连续经过了数次急行军和追击,在体力大量透支,又有确切军报显示方圆两百里范围都已经没有云秦大股军队,心情放松的情况下,这两名大莽军人都打起了咳嗽。

    但这的确是很短的时间。

    在身体略微前倾,脖子被自己系着的一根绳带勒到的情形下,其中一名岗哨很快惊醒了,看到身旁的同伴竟然也是合着眼,他的额头上顿时冒出了一层冷汗,睡意全消,在自己大腿上狠狠的掐了一把的同时,低微的咳嗽了一声。

    他身旁的同伴顿时马上惊醒,同样自己惊骇到了极点。

    而此时,他们头顶上方,那几片乌云,却是已经遮住了弯月,遮住了惨淡的月光。

    这两名岗哨都听到了一些轻微的声音。

    这声音好像是干裂的树皮的轻微裂响声,似乎来自他们身后的马场。

    这两名岗哨马上极其紧张的转过了身去,眯着眼睛努力的在黑暗之中寻找…因为眼睛的一时不适应,所以这两名岗哨都没有第一时间发现什么异动,也就是这极短的时间,一声马嘶突然响了起来。

    马匹在夜间都不会十分安端,当然也会弄出各种各样的声响,但是这些大莽军人也是经过了长年的训练,那种正常的马嘶声和受惊的马嘶声却是一下子就听得出来。

    这两名大莽军人的身体顿时僵住,心中第一反应不对,但是又有些犹豫,不敢相信会有敌人可以潜入,生怕误报…也就在这一两个呼吸的犹豫之中,整个马场之中,马匹的嘶鸣声,已然响成了一片,瞬间就化成了狂潮,如雷的马蹄声,也划破了寂静的夜空!

    “敌袭!”

    两名身体僵硬的大莽军人几乎条件反射一般,用尽全身力气,发出了一声尖锐至极的尖啸,同时用力的敲响了身旁的警锣。

    所有沉睡的大莽军人,顿时瞬间惊醒,无数的惊呼声和金铁撞击的声音响起。

    一朵朵火光在连营之中以惊人的速度闪亮起来。

    在这些火光燃起之时,林夕和高亚楠已经潜行到另外一个塔楼下方,在这混乱刚起的瞬间,两人如同一阵风一般,急剧的越过一道木栏,扑入了最近的一座营帐的阴影之中。

    马场周围也有许多火光燃起。

    在朦胧的火光之中,马场附近的大莽军人都骇然的见到,所有的马匹都已经被放出了马厩,而且形成了一股洪流,以惊人的速度,朝着马场大门处冲来。

    “呆着做什么!”

    “堵住大门,拒马桩!”

    “箭…”

    一名还没来得及披挂铠甲的大莽校官对着在马场大门附近惊呆了的数十名大莽军人,震怒的连连叫骂,用最严厉的声音飞速的发布军令。

    此刻在这黑暗之中,这名大莽校官和附近的这些军人虽然还根本没有看到敌人的踪迹,但他的经验,却可以让他极其肯定,没有敌军的控制,这些经过严格训练的战马绝对不会全部朝着大门冲来。

    也就是说,绝对有不少云秦军人,以侧骑或者腹骑的姿势,隐匿在马群之中,控制着这些战马。

    这些战马都是大莽军队的宝贵资源,但与其让这些战马全部都冲出去,被这些云秦军人带走,还不如杀死一部分!

    只要能够杀死最前的一部分,光是这些马匹的冲撞和互相拥堵,便足以令大半的马匹冲不出马场!

    所以这名大莽校官,甚至发出了让周围所有手中有弓箭的大莽军人直接射杀冲来的马匹的命令。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一股股恐怖的寒流却是这名大莽校官脚下不远处的草丛中冲出。这名大门处的大莽校官和五六名大莽军士,瞬间变成了白色的冰雕,死去。

    在一阵阵骇然的惊叫声中,狂嘶狂奔的战马如同决堤的洪流一般,冲出马场,将大门处冻僵的大莽校官和大莽军士全部撞飞,践踏成血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