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当军杀

作者:无罪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仙魔变最新章节!

    这名中年文士,自然就是苏仲文。

    他也是皱着眉头,有些疑惑的走入了这片街巷之中。

    为什么陈妃蓉今日要特意约他到这片街巷之中见面?

    在苏仲文看来,陈妃蓉自然是不敢对他做什么手脚,要是他在这清远城中出了意外,陈妃蓉肯定脱不了干系。

    陈妃蓉是聪明人,越是聪明,越不可能直接做将他杀了灭口的事情。

    且要杀人,也可以选在更不容易为人发现的夜间。

    所以越是觉得不可能,苏仲文便越是觉得疑惑,不知道陈妃蓉派人带来口讯,神神秘秘的约他来这里做什么。

    在死胡同的画师转身看到他的时候,他也一眼看到了画师。

    苏仲文这名平时极会谋划的人,此刻还不知道今日的一切都是出自林夕的谋划,他此刻也不知道小巷尽头那名清癯教书匠模样的人是谁,然而只是一眼,他的心头就有种被针微刺的感觉,就知道这小巷尽头的清癯教书匠模样的人不是普通人。

    “画师”是云秦的一等重犯,这样的重犯,若是被生擒,必定是要当众千刀凌迟处死,所以在平时,他自然能够极好的收敛住身上的气息。

    然而他看得出苏仲文不是凑巧路过这里的行人,在他的眼中,苏仲文肯定就是那名知道了他的身份,约他在这里见面的人。

    他便自然难掩敌意,难掩身上蓄势待发的气息。

    “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微微眯起了眼睛,眼中闪烁着寒光,心中警惕着,反而慢慢迎向了苏仲文。

    苏仲文顿时一怔。

    这个问题按理来说应该是他问的,但反而被对方问了去。

    这一瞬间,他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但一时却无法彻底理清,还来不及反应是哪里不对。

    “在下苏仲文,只是和人约了在这里见面。”

    微微犹豫了一下之后,苏仲文先行说了一句自己认为得体的话。

    就在此时,微冷的空气中,传来了一阵奇特的声音。

    这声音还极轻,在这条小巷之中,还只有像苏仲文和画师这样的修行者才听得到。

    但是画师却骤然变脸色。

    因为他听得出,这是包了棉布的马蹄,急剧而密集的踩踏大地的声音。

    这种声音,而且是分几个方向传来,这种声音,只可能是强大的云秦军队,突袭而来的声音!

    “你是官?”

    画师的口中,急剧的挤出了三个字。

    在这种时刻,被这种催命般的声音包围的画师,做出了几乎所有人都会做出的第一判断。苏仲文是云秦官员,是为了尽量减少无辜平民的伤亡,才故弄玄虚,故意将自己引到这处人烟稀少的陋巷之中,用军队进行袭杀!

    苏仲文的眉头猛的一跳。

    在这个时候,他也做出了绝大多数人都会做出的第一判断。

    对方是一名江洋大盗!

    陈妃蓉竟是想让一名江洋大盗来杀死自己,恐怕她也已经备好了后路,可以让人知道是谁杀死了他,可以证明大德祥和这名江洋大盗没有任何关系。

    只是这名江洋大盗不知如何走漏了消息,已经惊动了军方?

    一念至此,苏仲文根本不做任何的回答,只是一声低喝之间,体内的魂力就滚滚的从足底涌出,他的整个身体,便已经发出了急剧的破空声,往后掠出!

    其实不管苏仲文此刻是何等的想法,哪怕是知道了这是林夕的安排,第一时间逃,也是最为正确的选择。

    然而画师不想让他轻易的逃,因为外面的云秦军队,未必知道他是如何的面目,但苏仲文却是知道他的真实面目,不管苏仲文有没有其他的同僚,对于画师这样的云秦重犯而言,能够杀死一名知晓自己真正面目的云秦官员,自己便多一分安全。

    “啪!”

    就在苏仲文一言不发,直接往后疾退之时,画师左手往脸上一抹,一个色彩斑驳的面具,便罩在了脸上,与此同时,他的右手却是像条长鞭一般,往前一抽,发出了一声炸响。

    就在这一声炸响之间,他的指掌之间红光一闪,如有一头火焰鸟冲出,“嗤”的一声,他前方的空间都好像被彻底的割开,却是将他那柄淡褐色的短刀,直接将暗器一般投掷了出去。

    苏仲文刚刚才转身,就已经感到一股极其恐怖的力量压到了身后,此时他才知道,对方竟是一名平时整个栖霞行省都极其罕见的大修行者!

    在这一瞬间,脸色剧变的他根本来不及细虑,体内的魂力往脚下猛的一冲,他的身体侧掠出去,闪过了画师的这一击,轰的一声,撞在了身旁的民居巷墙上,将巷墙撞出了一个大洞。

    一撞进去,内里似是一个灶火间,没什么人,堆了些干柴,光线昏暗。

    感觉出对方修为可怖的苏仲文根本顾不得肩膀的疼痛,只是双手护住双目,一声厉喝之中,连连撞破门窗,像一匹发狂的猛兽一般,一路从这片民居之中横冲直撞,朝着外面的大道狂逃。

    但只是连掠十余步,苏仲文就已听到后方屋面上,轰轰声连番爆响,就像一块巨石,又像一头体重极其惊人的猛兽在疯狂跳跃,片刻之间,就已经到了自己的身后不远处。

    “这么快!”

    苏仲文头皮一阵阵发麻,再次一声厉吼,正当不惜拼着受些损伤,更加剧烈的喷发魂力之时,“砰”的一声巨震,他只觉得身后的空气好像瞬间被排空,就像是好像突然到了海边,一个巨大的浪头,从身后拍了上来。

    转头只是一瞥之间,苏仲文便骇得连浑身的寒毛都冒出了凛冽的寒气。

    他身后整个半面民宅的墙壁,已经被画师拍得崩飞了起来,朝着他撞来。

    “砰!”

    苏仲文也是极其会战斗的修行者,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他的身体猛的往前一倾,身体近乎横飞起来,双脚往后一蹬,却是蹬在了这面崩飞而至的墙壁上,就想反而借势往前冲出。

    但他却还是低估了这一面断墙上蕴含的力量。

    “啪!”

    他双脚靴子的厚布底全部裂开,整个人被往前撞得立足不稳。他随地一个翻滚,就要发力继续再往前冲。

    但画师的身影已经在四分无力的断墙后显现出来,就在苏仲文刚刚完成翻滚,一步蹬踏在地上时,画师的整个人也已经跃起,凌空一冲而下,整个人就仿佛一匹纵腾飞跃的奔马扬蹄,狠狠的践踏下来。

    苏仲文再也无法闪避,骇然的一声尖叫之中,双臂十字交叉横档,浑身的魂力都不计自身损伤的强行往双臂中涌至。

    “咔嚓!”

    国士阶的力量和大国师阶的力量,毕竟无法抗衡,当下,他的两条手臂,便齐齐折断,整个人的身体,如投石车投出的一块巨石一般,往后弹飞而出,撞碎了后方的木窗,落了出去。

    ……

    ……

    正武司参将李安霆在朝着苏仲文和画师交战的地方急掠,他的身后,紧跟着十名身穿云秦主战青狼制式重铠的军士。

    在率领第一支骑军到来,随后数支骑军开始分割包围这片街巷之时,所有在这片街巷数里范围内的军士,都已经听到了恐怖的爆响声和轰鸣声。

    这种声音,就像有两架马车在撞击,又像是有两头巨兽在奔袭。

    听着这样的声音,又看到街巷中爆开的一团团尘焰,所有的军士都清楚,那是高阶修行者交手的景象。

    对于李安霆而言,这便意味着苏仲文所说的应该是真的,而且苏仲文已经被画师发现,已经在被画师追杀。所以他和他的军队,便必须要更快一些!

    此刻李安霆和十名已经开始动用魂力的青狼重铠军士,已经距离前方爆出尘焰的街巷极近。

    也就在此时,再度轰的一声巨响,李安霆和十名青狼重铠军士前面侧前方的一处宅墙轰然倒塌,无数碎屑纷飞之中,一道身影带着一条条残影,以极其惨烈的姿态,横撞出来。

    “杀!”

    李安霆顿时一声厉啸,浑身的魂力也更加剧烈的喷涌而出,双足在石板路上踏出道道裂纹,以更加惊人的速度,朝着那道撞出的身影迎去。

    他虽然只是从城门守军的回报之中,知道有苏仲文这样一名柳家的修行者进城,并没有见过苏仲文的面目,然而他知道这名逃出的人,应该就是苏仲文,否则不可能主动朝着他们所在的方位逃来。

    他这一声厉啸之间,距离苏仲文已经直差二十余步,然而就在此时,苏仲文身后的宅墙再塌一方!

    数十块砖头如流瀑一般飞出,一条异常强悍的身影,带着恐怖的尘流,从中冲出,一拳,闪电般击向苏仲文的后背!

    李安霆的心脏骤然冰冷,这一瞬间,他判断出来自己已经来不及抢到身前。

    这一瞬间,他只来得及看见那名修行者的面上,带着一张色彩斑斓的面具。

    然后他便无比的愤怒,他愤怒于,光天化日之下,这名重犯竟然胆大到如此程度,竟然在他们已经到了眼前的情况下,还敢冲上来击杀苏仲文!他愤怒于,苏仲文用了拙劣的激将法激他过来围杀这名修行者重犯,但他竟依旧晚到了一步!他竟是没有机会呵斥苏仲文,他身为云秦军人,即便是面对再强悍的修行者,付出生命也是不惧,又何需激将法。

    “贼子!你敢!”在急怒攻心之下,他发出了一声滔天的厉吼。

    在他厉吼之下,画师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手上磅礴的力量迸发,轰的一声,一团红光轰在苏仲文的背上。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