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首辅隐世、强将避难

作者:无罪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仙魔变最新章节!

    在这个彻底和云秦朝堂,和修行者的世界隔绝的清冷小院中,微怔了片刻的林夕想明白了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之前陈妃蓉发现他突破到了国士修为,感叹他的修行速度时,便劝慰他破境总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他也的确真正的高兴。

    而此刻,明白自己能力发生了什么样变化的他,心中更加的高兴。

    因为这种变化,让他瞬间感觉到自己变得更加强大,似乎有股新生的力量,注入了他依旧还脆弱的身体,让他知道自己将可以更快的走出这个院子,更快的做一些自己必定要做的事情。

    他再次伸出了手指,在面前平滑的桌面上开始书写起来。

    在他的魂力涌动之下,坚硬的檀木桌面上木屑飞洒,出现了一个个每一道笔画如小剑飞舞般的字迹。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在写着这样的诗句的同时,他在心中时而轻声的喊着“回去”二字…所以这篇本身在这个世界没有人知晓的李太白的侠客行,最终留在桌面上的,只有寥寥的几个字,根本没有任何人会明白这寥寥几个字的真正含义,将来也不会有人能够从这桌面上这寥寥几个字上体会出林夕此刻的心情。

    在林夕的脑海之中,在他一次次的动用这特殊能力之后,那一个“青色轮盘”也终于慢慢黯淡,变得死寂。

    但林夕知道,在明天这个时候,这个“青色轮盘”又会如太阳般正常升起。

    他也感知的十分清楚,虽然那十停的时间没有任何的改变,但是能够一点点的动用,便代表着更多的机会…更强大的能力。

    ……

    ……

    不管朝堂的风雨刮得如何,不管前线的局势如何紧张,对于绝大多数普通的云秦百姓而言,这一年的生活还没有任何的改变,就如闻人苍月的叛变,遥远的大莽的老皇帝终于寿终正寝这种事情,也只是让他们多了些茶余饭后的谈资。

    时间过得极快,以天凤玉珠行为首的十七家专营米面生意的商号宣布联营已经过去了近一月的时间,再过三天就到新年。

    一个老宅院中,一名中年文士和数名老仆正在挂些火红的灯笼和长串辣椒,以增加些过年的喜气。

    此时看这名中年文士的神情姿态,不认识的人,只以为他是一个久试不中的落魄读书人,绝对想不到他便是在民间的名声和威望还远在昔日闻人苍月之上的周首辅。

    就在这名中年文士亲手挂着一串干红辣椒之际,一名身穿黑色皮袍,头发灰白的老人和一名身姿挺拔的浓眉中年男子从外面没有设门房,直接洞开着的大门走了进来,只是一眼看到此情此景,身穿黑色皮袍的头发灰白老人便马上朝着周首辅跪拜下来,伏地痛哭:“国之大梁,经天纬地之才,竟至于此,文玄枢任人唯亲,南伐一起,国之大难,已然临头。”

    还未来得及招呼,眼见这名老人便伏地痛哭,周首辅微微变色,马上一步抢到跟前,扶起老人,苦笑低声劝解道:“孙老大人,既已至此,又何必徒增伤悲。且文家本控吏司,现又继任首辅,掌控中州防卫,权倾朝野,孙老大人在朝中任职,对文玄枢斥责之言若是传入他的耳中,可是十分不利。”

    此名老者名为孙养韬,原是律政司给事中,出名清正,此时已升任律政司副司首,那名在东港镇林夕和军方之争中拍案而起的文官刘学青,便是他和数名清流一起看重,顶了他的缺。这名刚正的老大人,也曾在皇帝刚提南伐之事时在金銮殿外长跪不起,以血书谏,想让皇帝取消南伐的念头,乘着龙蛇边关暂时平定而先养国力,但接下来皇帝连连发力,一时之间,风云色变,却是再也无力回天。因为极其了解周首辅的才能和为人品格,看到这样的人物竟然被弄得赋闲在家,空耗岁月,他心中激愤悲伤,便根本不能自持。

    “我年岁已高,本也活不了多少年。难道我还怕文玄枢对付我不成。”听到周首辅劝解,这名涕泪横流的老人顿时忍不住强声道。

    “以老大人的风骨,一人之死生当然早已抛之度外。”周首辅以手抚这名悲愤难当的老人的背,苦笑道:“但云秦若是少了老大人,可是又少了一堵墙,老大人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您最为放在心上的云秦百姓考虑。”

    孙养韬感其言,一时间痛哭无言。

    “大人。”

    身姿异常挺拔的浓眉中年男子躬身行礼,到此时才出声沉冷道:“既然大人隐居在此,也总需有人照应,我等就全部过来了,只是担心惊扰了大人,其余人都只是在外面候着。”

    “不必了。”

    周首辅平静的摇了摇头,看着这名双眉渐渐竖起,身上散发出凌厉气势的浓眉中年男子,轻声叹道:“我不在朝中,圣上和文首辅可能会让你们受不少委屈,你们若是觉得不便,可以离开中州,但不要聚集在我这里…此种局势之下,最好还是不争,隐于世中,随遇而安。”

    浓眉中年男子面沉如水,声音也渐怒:“我不明白大人的意思,难道大人是想我们全皆告老还乡,各自回想做农户,做渔翁去么?”

    周首辅微微苦笑,低声解释道:“圣上已经对我起了疑心,而且他现在是借文家和冷家之力来压制胡家和宇化家,正是要尽力扶大文玄枢的时候,在太子身亡之后,他的心性又有了很大的改变,哪怕我的部下只是聚集在我这里什么都不做,他恐怕也会怀疑我们心存不满,要暗中起事。所以此时最好的方法,也唯有学一些古之大贤的做法,不问不争,蛰伏静待。以我看,孙老大人你也不要心急,明年春南伐战事一起,用不了太长的时间,局势便会有所改变。到时圣上或许便自然会明白青鸾学院和元老会不只是压制和平衡,还是帮扶。”

    气势凌厉的浓眉中年男子沉默了片刻,终于点了点头,不再多话,只是再次躬身行了一礼,一声叹息。

    他们这些追随周首辅的修行者和门客,想的大多只是周首辅和自身的荣辱,但孙养韬这样的云秦老臣,想的却是更多,听到周首辅这一句,这名老大人的面色越发惨白,颤声道:“周首辅,你认为南伐我云秦必然大败?”

    “既然决心乘此机会彻底摆脱青鸾学院和元老会凌驾于天子之上的局面,圣上自然想尽可能不动用青鸾学院和九元老的力量,便打赢这场大战。但是闻人苍月在碧落陵就已证明他比外界想象的还要强大的多。他率领的大莽军队,比大荒泽穴蛮要更难对付。”周首辅默然的点了点头,道:“且千魔窟和炼狱山已然一统,有着炼狱山的绝对支持,千魔窟和大莽朝堂中的反对势力也逐一被清除,闻人苍月在拥有稳固后方的地利下,胜算极大。我料想云秦最终必定大败,只是不知道这一败,要付出多惨重的代价。”

    孙养韬先前只是觉得云秦出军恐怕不利,但没有想到周首辅竟然如此肯定,一时之间心神更是激荡,张开口却说不出话来。

    “老大人若是真当我是朋友,从我这里离开之后,就不要再行向圣上劝诫。已经必然进行之事,再去使力,根本没有任何的用处。”周首辅看着这名老大人,却是十分凝重道:“老大人也千万不要在圣上面前提及任何出兵会败的词句。在这必定出兵南伐之前,圣上认为你这种言辞打击士气,会降下严厉的惩罚,即便将来真遭大败,他也恐怕反而恼羞成怒,对你更加不利。在此种情形之下,我们不如只是等着,等到圣上自觉不对,要让我们再出力之际,我们再为云秦不恤自身便是。”

    孙养韬感到国之危难将近,却是无能为力,想来想去也只觉只能听从周首辅所言,在这原本应该喜庆的日子里,依旧伤悲不已。

    ……

    在遥远的唐藏古国,气候不像云秦帝国一般寒冷。

    在唐藏古国的北方边境,到处都是黑色森林的半沙化荒原中,驻扎着一支以白色巨象为坐骑的军队。

    这支军队是整个唐藏古国的最强军队,但这支军队,却一直是效忠于死在谷心音手下的唐藏皇叔萧湘。

    就在周首辅的一些部下和门客聚集到周首辅隐居的老宅,却是得到令他们各自回家隐居避世的消息这一天,一名背着一个巨大弓盒,身穿一件如不停散发着佛光一般的古铜色战甲的将领带着一行随从,到了这支神象军的军营。

    “耿大将军,你为何到我神象军来?”神象军的最高将领,一名浑身笼在绣着金边的白袍之中的神秘男子,坐在一头比食人巨蜥还要高大的白色大象身上,发出了十分宏大的声音,对着这名不速之客发出了喝问。

    “凤轩和青鸾学院既已联手…我还算什么大将军,我只是一个被唐藏遗弃的可怜人而已。”身穿古铜色战甲的将领疲惫的苦笑。

    神象军的最高将领看了一眼这名将领身后背着的巨大弓盒,想明白了这个弓盒之中装的是什么,他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神象军欢迎你的到来。”

    ***

    (终于铺陈开来...大戏要上演了...三更的节奏,需要大家的火力支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