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想到炖鸡和杀人

作者:无罪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仙魔变最新章节!

    外面已经是炎热的夏日,但这岩洞之中却是一点热意都没有,相反十分阴冷。

    那些水老鼠于顷刻之间已经跑得踪迹全无,倒是使得这个岩洞显得干净。

    沿着平地再往里走了十几步,林夕看到地上都是一条条的凿痕,他顿时明白这一块平地也并非天然生成,而是为了采石方便而凿平。

    再往前走了几步,却是霍然开朗,林夕赫然看清,好像进入了一个空旷大殿,中间堆着无数乱石,其中有些已经是凿成了长条形的方石,有些却是完全不规则的大石。

    这大洞里面的许多角落都堆着一堆堆的圆木,表面光滑,还没有腐朽,林夕知道这应该是当时运送石材所用的滚木。

    就在左手侧不远处,他就看到了数个人工开凿出来的石室。

    林夕先行走入了这几个石室,他马上看到这几个石室之中一片狼藉,但还有残破的灶台,显然当时的采石工许多时候都在这里面吃住。

    只是查看到第二间石室,他的嘴角就又忍不住上扬了起来。

    一个陶罐。

    在废弃的灶台旁,有一个破了口的普通黑陶罐,罐身上和罐中落满了灰尘,但除了缺了个口之外,却是完好的。

    “这也应该算是个文物了吧…要是在那个世界,用来和以前一样煮东西吃,那就是有点奢侈了。”

    林夕自言自语的轻笑了一声,他几乎已经确定,既然当时的采石工都直接在这里面烧煮东西吃,那这里面生火通气应该便不会有什么问题,按照他在青鸾学院中的所学,这种洞窟只要超过数十米的高度,只要没有直上直下的通风洞口出去,升火时的烟气便会在山体缝隙之中冷凝和过滤掉,尤其这采石窟又在山峰底部,即便有直上直下的通道,两三百米的高度,一个烧旺的小火堆的烟气也几乎不可能透到山体外被人察觉。

    但若是这个采石场还有别的进口,在这里大吃大喝,结果有人轻易搜了进来,那便是真正的乐极生悲了。

    所以虽然此刻林夕真是连一步都不愿意多走,但还是努力克制住了自己马上将那三头银婆龙挪来这里先填饱肚子的想法,继续朝着这个采石窟内里走去。

    只见里面不远就又是一个大洞,不见任何出路,地上到处都是泥土,生长着一些地衣等物,这大洞更高,林夕抬头看时看到许多山石裂缝,有许多条藤蔓般的树根却是长长的垂了下来,有些甚至触及到了这山洞的底部。

    看到这个采石洞窟只是进深不到百米的两个相连大洞,林夕顿时彻底的放下了心来。

    只要找不出他来,他便根本不急,只要伤势略好,即便三头银婆龙吃完,他也可以想办法捕水老鼠,捕鱼,在这采石洞窟中撑多久都可以,但东林行省调动的上万军人和那些修行者却不可能始终等着。

    这种博弈,只要一方已经不需着急,那便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一些石耳、地衣之中,也有对修行者来说大补的种类,而且即便只是普通能吃的地衣,在这个采石洞窟里面对于林夕来说也算是蔬菜,不然银婆龙的肉再好吃,没有些别的调剂一下口味,也会觉得异常腻味。

    修行本身是件枯燥的事,但修行者本身,就是可以将之演化成很多有趣的事,这个世上的很多事,本也如此。

    在确信自己体力还没有问题,坚持走向一片地衣长得很密集的地方时,林夕看到这个里面的大洞没有任何采石的痕迹,应该是这个大洞的山石之间本身有许多裂缝,夹杂着泥土,不甚严密,采石起来容易塌方,所以才在外面那个都是坚硬岩石的洞窟开采。

    看着地面上生着的都是一些普通的石地衣,因为只有左手五指才能略微动作一下,所以林夕便用脚在地上刮来刮去,设法将厚厚一层的地衣先聚集一堆,接下来再设法包起来带出去。

    就在他已经刮了约有两三斤分量的一堆时,前方那些从这山洞顶部长下来的一些老藤般数根上生长着的一些植物,却是让他觉得十分眼熟。

    青鸾学院的野外求生课程教的东西本身极杂,尤其各种洞窟本身便是在野外的修行者获取食物的很好来源,有关各种洞窟的知识便传授的很多,所以林夕知道那些都是寄生类植物。

    往前走了几步,林夕于黑暗之中彻底看清楚了。

    这是一些小手指般粗细的植株,长度也只有一尺不到,直直的一根赤红色的茎上长着一些白色的绒毛,让人一下觉得就像一条小猪尾。

    “赤麻芝!”

    骤然,林夕想到了这是什么东西,一时又是怔住。

    洞中一时寂静无声。

    有点点幽幽绿光在洞壁下方土洞中钻出来。

    这些肥硕的水老鼠看到了站立在这个大洞中的林夕,一时又是瑟缩不敢动作。

    林夕动了。

    他费力的抬起了左手,拔下了一株赤红色的植株。

    因为左臂的肿胀裂痛,他的动作显得十分僵硬困难,看上去有些可笑。

    但所有出洞的肥硕水老鼠却是都哗啦一声,全部仓皇的掉头就跑。

    原本在外面坐着的林夕在它们的眼中并不可怕,但那几条银婆龙在它们的眼中却是极可怖之物,而那些银婆龙出现了,林夕却是还好好的走了进来,在它们的小脑袋里,林夕便陡然变得无比可怖。

    ……

    “没有秘籍,可终究还是有些好东西,好歹是个前人留下的采石场啊。”

    林夕看着乖乖躺在自己手心的“小猪尾巴”,心满意足的微笑,有些感慨。

    赤麻芝一般用来炖鸡,味道非常鲜美…而且还有延年益寿的功效….而且对于修行者,也是大补……。

    他刚刚终于想到了这东西是什么,便也马上想起了这东西的相关记载。

    这种东西本身应该是生长在林地里面的,生长在泥土里面,便能长得更高,更粗壮,但是却没有什么药效,只有寄生在一些老根上,生长在这种黑暗无光的环境里面,才会奇特的滋生出一些对于人体特别有益的养分。

    这种东西生来是比较喜欢泥土的,喜欢自力更生,所以生长在林地泥土之中,从来都不会扎根到附近的树根里面,只有被移植在这种树根上,接触不到泥土,需要汲取养分的时候,才会无奈的扎根在其它树的树根之中。

    所以这里的赤麻芝都应该是当年那些白云观的道人种的,林夕看到,这里的一些老根上,有不少厚大的结疤,当时种在这里的赤麻芝

    …听说当年那些不懂修行,只懂养生的闲散道人都活得很长,所以他们当年一定经常用这种东西炖鸡…说以当年的三茅峰上的山林之间,本来应该有不少的赤麻芝,可都被这些不需要念经颂道的闲散道人搜刮了,移植到了这里面。

    后来那些经常用这东西炖鸡的闲散道人们应该都不在了,所以后来没有人知道这山里面的白云观和龙光塔是用哪里的石头建成的,所以这剩余的二十几株,就一直等到了本来只想采些地衣的林夕。

    因为没有人会抢这些东西去炖鸡,因为新鲜的效果会更好,而且吃多了会虚火过旺流鼻血,所以林夕只是采了两株,便卷了一小包地衣走出了这个洞窟。

    当十分小心的用胳膊夹着那唯一完好,只是缺了个口的大陶罐往外走,开始清洗这个至少也几百年的老陶罐时,林夕想到了薛成涛,想到薛成涛在山顶上对自己说谢谢,他便又摇了摇头,在心中对着这个不死不休的对手道:“我倒是反而要谢谢你…没有你,我怎么会知道以前白云观的道人,经常用赤麻芝炖鸡呢?若不是你,我又怎么尝得到赤麻芝炖银江.猪是什么味道呢?”

    ……

    洗干净的陶罐装着清澈的山溪水被林夕带回了内里的石室中。

    一个很旺的火堆很快生了起来。

    陶罐被林夕架了上去。旁边一块洗干净的木板上,堆放的一大堆从三头银婆龙身上切下的厚皮,这种大鱼的外皮银白色半透明,十分柔软有弹性,如果让林夕用两个字来形容的话,以他的个性,一定会说“很q”。

    等到水烧开,林夕将两株赤麻芝和数大块鱼皮丢到陶罐中之后,又切下了一大块鱼肉在火上烤着。

    接着林夕开始努力的用尚且能动的左手,做了一副小夹板,然后手口并用,固定住了骨折的右手手腕。

    完成这个步骤之后,肉香已经在这间数百年前采石工用过的石室中弥漫了开来。

    林夕皱着眉头,用刀切下了火上表面一块已经烤熟的鱼肉,不顾滚烫,开始大口的吃了起来。

    他左胸上的伤口已经再次止血,背上和身上其余的一些刺伤和擦伤也不用去管,唯一要注意的便是双手的伤势。

    他的左手虽然能动,但是臂骨在薛万涛的一记重击下,却是有数次骨裂,此刻每动一下,却都是要忍受着巨大的疼痛。

    这种忍受疼痛和此刻的赤麻芝炖银婆龙一样,都是薛成涛带来的,而且林夕知道对于自己的修行都是大有好处。

    然而薛成涛,他却是一定要杀。

    不仅因为薛成涛是要杀他的死士,还在于薛成涛在被他斩了左手五指之后,性情变得有些变态,似乎又少了许多人性,而林夕可以肯定,等到他出去,薛成涛知道他未死,性情恐怕会更为变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